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川普幫中國清算赤龍的錢囊]
謝田文集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幫中國清算赤龍的錢囊

    商管智慧 / 第576期 20180404

   川普幫中國清算赤龍的錢囊

   by 謝田 2018.04.02

   美國總統川普開始了一系列對中共的貿易戰舉措,從表面上看對中國的經濟和貿易非常嚴厲,但其長遠的影響將會惠及中國的普通民眾,會傷及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並幫助中國人民清算赤龍的錢囊。圖為川普和習近平2017年11月在北京。(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國總統川普今年對中共實施的經濟和貿易制裁,或者說是貿易大戰的前哨之戰,出手突然、迅疾,而準確,令中共新政府措手不及,幾無還手之力。川普的魄力和膽識之出眾,還在於他全方位出手,因為鋼鐵的進口關稅幾乎在向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宣戰。當然,最後美國豁免了歐洲國家和加拿大、墨西哥等國,其縱橫捭闔令世界都為之動容。更有趣的是,川普似乎巧妙的學會了中共歷來慣用、對外發難的「統戰」策略,針對鋼鐵市場,不費吹灰之力就形成了一個世界各國聯合行動、共同對付中共低價傾銷鋼鐵的策略。

   川普的招數是這樣出籠的:他先給予緊鄰美國的加拿大和墨西哥以鋼鋁關稅的豁免,然後邀請與美國有戰略夥伴關係的盟友也申請豁免。各國官員遊說、請求之後,歐盟、澳大利亞、阿根廷、韓國和巴西的鋼鋁關稅也都得到了豁免。但這些豁免是有條件的,這就是川普的「統戰」策略!這些國家加入了美國對付中共的計畫,會合力制止中共扭曲的貿易政策,在G20全球鋼鐵論壇上與美國配合,在WTO與美國共同對中共提起申訴,並加強與美國的安全合作。實際上,川普是聯合了北美、南美、歐洲、澳洲和亞洲的諸多自由國家,在全面挑戰紅色的共產黨中國!

   川普一系列對中共的貿易戰舉措,也是與外交、軍事手段混合施用、連環出擊的。在貿易戰出臺之際,美國立法取消了與臺灣各級官員互相訪問的限制,並立即派國務院的外交官和經貿高層官員訪問臺灣。在南海,美國海軍的巡邏再次挑戰中共的指稱,令南海爭端又擺上了檯面。當然,最引人注意的還是經濟和貿易上的爭端,川普的這些貿易戰舉措,從表面上看對中國出口的前景非常不利,但究其長遠的影響,會發現它們將最終惠及中國的民眾、普通的百姓,會損傷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並幫助國人清算赤龍的錢囊。

   中美的貿易衝突,為什麼說最終對中國人民是好事呢?因為在過去三十年來,世界對中國開放了,但中共卻把中國給牢牢的鎖住了,讓中國百姓不能嘗到開放的益處。中美貿易衝突會迫使中共打開國內市場,然後,中國百姓才能真正享有進口帶來的好處。中共的貿易政策,只為自己一黨的利益拼命賺取外匯,不允許國人自由持有外匯,只讓中國商品打出去,而不讓外國的商品正常的進來,結果是中國民眾既無法享有出口帶來的利益,也無法分享進口帶來的甜頭。

   2001年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做出了諸多承諾,包括開放市場、降低關稅,讓中國民眾買得起進口商品。十七年後中共依然高築關稅壁壘,外國商品在中國市場價格居高不下,人為的阻斷了中國民眾按公平的市場價格獲取外國商品的權利。也因此,才出現了中國居民到海外旅遊之際,會大規模的瞎拼、掃貨、購物的奇怪現象。

   川普對中國產商品徵稅的目的,是減少中美貿易的順差,並不是要限制中國商品進入美國,而是希望更多美國貨能夠進入中國。川普徵收關稅的舉動,能迫使中共開放國內市場,當物美價廉的美國商品進入中國時,中國老百姓才能真正享有「入世」的福利,而不是被逼「中國人為外國打工」。

   中共不肯開放商品進口的原因至少有兩個:第一,在執行強制結匯的制度下,中共可以迅速聚斂老百姓的財富,同時將出口的利益收歸己有,中共貪腐利益集團才能在避人耳目的情況下實現財富的轉移。2001年,中國進出口貿易總額只有區區的5000億美元,2017年攀升到4萬億美元,增加了8倍。與此相對應的,2001年中國的外匯儲備僅為1600億美元,2017年底為3.1萬億美元,是十七年前的幾乎20倍!中國外匯儲備的高峰,一度幾乎達到4萬億美元。對一個人均收入還處於低水平的發展中國家,這樣的外匯儲備遠遠超出了中國正常進口所需,是非常奇怪、反常的現象。

   其背後真正的原因,就是因為中共把外匯儲備作為了自己用國際硬通貨計數的小金庫,一個赤龍的隱祕錢囊,一個他們可以隨意控制,可以從國庫予取予奪,一個可以在海外隨意揮霍、自由自在的轉移財富的絕妙工具。

   中共從中國人身上榨取、掠奪的錢財,除去已經被他們花費、揮霍、浪費掉了的之外,剩下的可以稱之為具有流動性、可立即變現的部分,主要就體現在中國的外匯儲備自身。中共的外匯儲備,最高的時候曾經接近4萬億美元,現在是3萬億美元左右。中共每次面臨生存危機的時候,他們立即考慮到的,就是黃金和外匯儲備,但黃金儲備不方便運輸和轉移。

   六四屠殺之後,中共在全中國人民一片反抗聲浪之中,其實已經做好了沉船跳船的準備。據當時的消息,中共將700億美元的外匯轉移了出去,進入了他們在瑞士銀行的帳戶。當然,中國在1989年時的外匯資產家底,遠沒有今天這麼多;中共的野心和貪婪,也沒有今天這麼熾熱。

   筆者在2013年出版的《赤龍的錢囊》一書中,指出了中共賴以發財、斂財、聚財的附體吸血之道。從目前的狀況來看,美國總統川普實際上是在替天行道,替中國人民向中共清算,迫使中共吐出他們非法攫取的外匯,用這些外匯購買外國優質商品,用這些商品讓中國百姓增加購買力和消費能力,用這些外匯彌補給其他國家造成的逆差、平衡國際貿易,讓中國人童叟無欺、公平待人的商業之道大行其道。自然,這樣做的最終結果,還會讓中共在經濟上難以為繼、資金匱乏,而使中共的鎮壓、維穩和極權統治難以為繼,會極大的促成、甚或迫使中共走向經濟上的破產和政治上全面的瓦解。 ◇

(2018/07/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