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留美派升官與中國經濟破局]
謝田文集
·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歷史機會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许是好事
·李克强博士:披露真实的数据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中共官员退赃特赦能否施行
·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美国情报机构预言未来二十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讧之兆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中国走向世界有哪几支军队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经济手段回应机构黑客之误
·华尔街七宗罪责的救赎方法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哈佛经济教授的欧元区处方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上)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将相帝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
·中共会发行大面额的钞票吗?
·《致命中国》vs.“索命中共”
·从总裁被囚看中国社会失控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留美派升官與中國經濟破局

    商管智慧 / 第575期 20180328

   留美派升官與中國經濟破局

   by 謝田 2018.03.26

   中共新一屆的政府中,出現幾位出身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並留學美國的學者型官員,他們能否幫助解救中國的經濟困局呢?前景並不樂觀。圖為美國前第一夫人米雪兒‧奧巴馬2014年在北京大學的斯坦福中心演講。(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中共乏味而戲作的兩會,今年快結束的時候居然出現驚人的高潮,一隊士兵面無表情,陰森森的踢著正步入場,把在座的人大代表嚇破了膽。人們一面咀嚼著翻白眼女記者揭示的中共假外媒和大外宣,一面乾瞪眼思忖著新出爐的新「內閣」,看看這些上任的新官,能否在川普已經舉起外交、經濟、貿易三把板斧之時,應對中國社會的困局。

   習近平的新「經濟內閣」包括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副總理劉鶴,和新任命的央行行長易綱。王岐山據信會主導對美外交,化解日趨緊張的中美貿易關係;劉鶴已經兩次奉命出師,先去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再火速赴美安撫川普的鷹派內閣,但兩次都無功而返;經濟學者出身的易綱執掌中國央行,中共想必是要利用他的技術專長,能從貨幣政策和公開市場運作方面,對穩定中國金融有所助益。如黑馬般上位的劉鶴和易綱,被認為是「學者型官員」,其提拔被認為是中共用人的進步,其留美經歷和學識,也許會為中國經濟注入自由市場的因素。真的會這樣嗎?

   據與劉和易都有所接觸的旅美學者、社會學家程曉農博士說,劉鶴和易綱,都是體制內的學者型官員,他們共同的特點是低調和謹慎,在體制內無聲息的往上爬升,人們很少看到他們公開發表的、獨立的關於中國經濟和金融的聲音。身為學者又沒有鮮明的經濟政策立場,所以,可預計他們走的是技術官僚的路線。他們雖然有留美的經歷,甚至在美國大學任教,期望他們會為中國經濟注入西方的市場因素和理念,恐怕是一廂情願。

   從公開資料看,劉鶴只能算半學半官,因為他的教育經歷顯示的是在中國人民大學接受的、基於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產業經濟理論,他從政之後在西東大學和哈佛大學的進修,不能算系統的學習了西方的經濟理論,而只是接受了公共政策、行政管理的短期培訓。易綱博士從北京大學出國留學後,在美國接受了完整和系統的教育,並在印第安納州的IUPUI得到終身教職,應該是熟喑中美經濟思維的學者,可以對中國的經濟體制提出獨到、深刻的改革見解。究竟他做沒做到這一點,還是只就貨幣政策方面給中共核心層提供了技術支持,就不得而知了。

   據《紐約時報》說,「儘管易綱在貨幣政策方面有著廣泛的學術背景,近年來也監管著很多交易,但他在管理央行方面還是會面臨巨大挑戰。」作為央行的新行長,他此前有在前任行長周小川手下的宏觀監控商業銀行的經驗,和外匯管理的經歷,但可能沒有真正管理過具體的銀行業務和商業運作,如今中共委派這樣一位經濟專家來任央行行長,可見中共的首要考量,不是如何更有效的運作銀行,而是試圖穩定脆弱的中國金融。

   外界普遍認為中國經濟面臨極高的債務危險和金融風險,劉鶴和易綱被選擇入閣,應該主要是為了應對迫在眉睫的金融危機。易綱上任後表示四月份要推出一系列金融改革措施,這些措施會深入到什麼地步,是否會對中國的金融體系做結構上的改革,還需進一步的觀察。

   學者為官,或者延攬專家入閣,當然是很好的事情。中國古代就有「學而優則仕」的傳統。這段話出自於《論語‧子張》: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但有一點,中共對此曾經是大肆抨擊、無情嘲弄的。中共的「批林批孔」運動中,把孔子的「學而優則仕」貶得一塌糊塗。至於「仕而優則學」,中共做的就更糟了,什麼假文憑、買文憑、祕書代讀,會把孔夫子給氣暈了。

   「學而優則仕」在臺灣似乎實施得很好,展示了一種優良的社會風氣。去年夏天在臺,接觸到許多臺灣政府官員,從總統到內閣部長,學者型、教授類的官員比比皆是;臺大的許多教授也都有入仕的經歷。「學而優則仕」在美國雖然也有,但好像不太多。川普的經濟顧問納瓦羅教授,算是其中的例外。

   總統制或內閣制(議會制)下,總統或總理延攬專家學者入內閣、成為幕僚,選擇那些與自己政治觀點相同或類似的,都無可厚非,因為他要實施、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政治理念。關鍵的問題是,那些不入閣的教授、學者、知識分子,他們的地位是怎樣的?他們可以公開反對、批評總統、總理、入閣的學者官員嗎?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因為並不是因為這個學者變成部長、行長、或總理了,就表明他是正確的、明智的、有道理的。學者型官員當然是可能犯錯、謬誤、失足的。

   中國的政治體制不能解決的,就是這樣的問題。美國的學者和教授有人願意入閣,大部分可能不願從政、受到約束,因為他們在自己的學術位置上同樣可以激揚文字、評論時政、批評政府,同樣可以對政府、社會施加影響。美國學者有些可能從政,美國政客很多在任期結束後會選擇進入學術界,因為政客是有任期限制的,學術界反而有終身制的保障。

   中國的學者型官員,即便是留美、留歐的,他們可以保持自己的良心、良知和善念嗎?他們會為全社會的人們、為社會公平和正義著想麼?還是他們搖身一變,成為統治者的附庸,而失去獨立思考和堅持真理的特質?他們會不會把從西方學到的先進思想、理念、治國方略當成為中共統治者粉飾太平、擦屁股,和助紂為虐的手段?他們會不會自己坐穩了位置,撈到了甜頭,得到了利益,就出賣自己的良心呢?他們會不會因為身居高位,就反過來對其他知識分子、其他學者,他之前的同事、同儕、或者政見不同的知識分子開始歧視、限制、甚至打壓呢?這才是中國民眾、中國社會需要關注的。因為不管怎麼說,中國的問題,因為中共的昏庸和積久生弊,已經爛透了,已經不是人的力量可以挽回的了,留美學人也做不到,而是只能求得上天助我、天佑中華了。 ◇

(2018/07/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