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美貿易大戰川普一舉九得]
謝田文集
·从总裁被囚看中国社会失控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貿易大戰川普一舉九得

    商管智慧 / 第586期 20180613

   中美貿易大戰川普一舉九得

   by 謝田 2018.06.11

   中美貿易大戰中,美國總統川普可謂一舉九得。圖為今年6月川普在白宮。(Getty Images)

   文 _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美國總統川普就職500天的成績單,看起來非常亮麗。美國經濟欣欣向榮,外交上美國重新主導世界舞臺。當年堅決反對川普的民主黨人,許多也在過去一年半中改變了主意,開始認同川普的理念,表示要在今年的中期選舉中轉向川普。美國普通民眾在目前出乎尋常好的經濟形勢下,心裡知道這是誰的功勞,誰應該對美國經濟的榮景當之無愧。

   日前接待了一位來自大陸的企業老總,他對美國經濟的強勁表示不解,因為他深知中國經濟的困境,所以問為什麼美國經濟增長得這麼快,增長的著力點在哪?我說你正好美國東部、西部、中西部轉一轉,親身體驗一下,你會發現,美國經濟增長的動力,不是什麼新興產業、革命性技術,更不是政府借貸、基建投資,其實就是大規模的私人投資、企業投資,就造成了失業大幅降低、消費者信心大增的局面。這是亂世之中,令許多政府都羨慕不已的局面。

   最引人注目的川普經濟外交的強力舉措,當然是針對中國的貿易戰,和中美貿易戰至今取得的成果。這場圍繞著減低美國貿易逆差、平衡貿易、調整結構的中美大戰,雖然川普的政策工具不多,但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工具都非常有效,不管是課徵關稅、301調查、投資審查、還是高科技限制,都直指中共死穴,一劍封喉,讓中共全無招架之力,並引發其內部激烈的紛爭。據悉,對美中貿易戰,中共內部分為溫和派和強硬派。但不管哪一派占上風,中共經濟破局的最後結果,都是相同的。川普主打的中美貿易戰,實際上一舉九得、四兩撥千斤,注定要徹底改變中美貿易的未來。

   川普九得之一,是加大了美國經濟增長的動力。中美貿易戰極大增加美國製造業的信心,中共行之有年的不公平貿易措施、諸如強制技術轉讓、竊取知識產權等,已得到遏制。加上川普的減稅,讓製造業大舉回流,全美新增300萬個工作機會,製造業就業達到十年來最佳水平;失業率降到4%以下,職位空缺增至660萬,為歷史最高。三分之二的美國民眾相信,目前是尋求更好工作的時機。

   川普九得之二,是不經意間,戳穿了中共的畫皮。中共承受貿易戰挑戰之際,實際上幹了件蠢事,亦即直接承認了中國不是市場經濟國。中共一直在跟美國、歐盟要「市場經濟國」的地位,但歐美就是不給,現在等於中共承認了自己真的不是市場經濟。對正常國家、市場經濟國來說,美國不可能去要求對方承諾國家出錢購買2000億的貨!哪來的錢?難道國家徵收特別稅來購買舶來品?市場經濟的國家沒有這個預算,也不可能政府承諾購買幾千億商品。美國當年也要求日本減低順差,但不會要求日本政府出錢買東西,而只要求日本減低關稅,增加對美投資。中共答應購買兩千億,等於是不打自招,承認自己是竊國大盜、國人身上的吸血鬼。

   川普九得之三,是使中共在美國政商各界的拉攏、收買、控制,亦即中共的「工商業統一戰線」宣告破滅、全軍覆沒。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赴美展開第二輪中美貿易談判時,希望能給中美貿易戰降溫。但《福布斯》援引上海美國商會會長季瑞達(Kenneth Jarrett)的觀點表示,中共在華盛頓沒朋友了,商界不再替中國說好話!中共在美多年慘澹經營,一夜之間幾乎灰飛煙滅。中共外交部和駐美機構,估計會大量換血。

   川普九得之四,是讓美國的貿易赤字銳減,最新的美國貿易赤字的減低,已經出現了端倪。美國貿易赤字的減低,出口的增加,經濟的增長,會帶來相應的政府收入增加,預期會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對減少美國國債有所助益。

   川普九得之五,是戳破了中共赤龍的錢囊。中共通過三十年的對外貿易,通過操縱匯率、匯兌限制、強制結匯,從中國人民身上攫取了巨大財富。這筆外匯財富,就是中國的外匯存底。三十年累積外匯存底保守的說,應該超過了6萬億美元。目前,在中共既得利益集團侵吞、揮霍、盜取、轉移、投資之後,還剩下3萬億。川普的舉措,迫使中共將吞併的財富吐出來,不得不用這些錢購買美國商品,平抑物價。舉措戳破了赤龍的錢囊,也造福於中國人民。

   川普九得之六,是讓百姓認識到,中共外強中乾,「厲害了我的國」是十足的謊言,中共實際上是色厲內荏。中美貿易戰戳破了中共的諸多謊言:中共官媒曾大肆渲染,警告美國「後果很嚴重」,要對美國「勇於亮劍」、「不惜一切代價、奉陪到底」,到最後迅速變臉,說「擴大進口是滿足人民美好生活的實招」、「中美貿易戰停戰是兩國共同勝利」……在川普強力攻勢之下,中共沒有招架之力。中國百姓已經認識到,皇帝不僅沒穿衣服,皇帝也沒那麼強悍,至少在經濟和貿易上,在尖端技術上,弱不禁風。

   川普九得之七,是開始了重塑國際貿易新秩序的過程。美中貿易戰,全世界都在看;美國取勝後,歐盟和日本會緊隨其後。原本在「國際化」旗幟下的多邊、大一統的貿易框架,會土崩瓦解。雙邊、根據貿易雙方國家特性的靈活貿易政策,會取而代之。

   川普九得之八,是通過貿易戰對北韓敲山震虎,讓金正恩意識到,金主中共是不可靠的,中共是經濟上的紙老虎。中共看起來財大氣粗,但美國只一聲吆喝,中共的錢囊就癟下去了。中美貿易戰之後,如果美朝核武談判達成交易,北韓也會想著跟美國做生意、進行貿易,自己去賺美國的錢,而不再需要從「千年宿敵」手中乞討。

   川普九得之九,是他巧妙的利用經濟和貿易手段,一舉削弱了國際共產主義的勢力。國際共運百年,尤其是中共「豹死猶留皮一襲」繼承了前蘇共衣缽之後,狡猾的從經濟上侵蝕西方,壯大了中共的財力。川普斬斷了中共的財源,戳破了赤龍的錢囊,也釜底抽薪,削弱了國際共產主義的罪惡影響。 ◇

(2018/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