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双普会不在于达成一致 而是实现战略平衡]
shenmecaishiminzhu
·川普蒲亭抵芬兰总统府 举行历史性会谈
·被控干预美大选 俄称愿和华府讨论
·川普总统称美俄关系处于最糟糕状态
·通俄门调查背景下美俄首脑首次正式会晤
·联邦调查局官员否认个人观点影响工作
·史佐克國會作證 駁「反川普」指控
·特普会前夕送给普京带毒的礼物
·被控干预美大选 俄称愿和华府讨论
·隱匿通俄門資料?挺川眾議員槓副司法部長
·川普私人律师称家国优先 若遭抹黑将反击
·美国自杀率20年上升25% 自杀已成美十大死因之一
·美国自杀率持续上升 成为社会关注的问题
·美议员猛批川普在赫尔辛基的涉俄评论
·普京川普的4小时会晤改变了什么?
·普京称“普特会”十分充实,并称赞特朗普“很能干”
·川普怪涉俄调查阻碍美俄关系,普京坦承希望川普赢
·普京否认干预美国大选及掌握对川普不利信息
·川普的新世界要联俄破中 ?
·普京:勿让美俄关系被绑为“人质”
·特朗普:是非凡的选战让我当上总统
·川普和普京会谈让欧洲越来越感到担心
·川普会蒲亭 北京:应该不影响中俄关系
·特朗普拒指普京干预大选 “与敌为伍”震怒舆论
·特普会晤一结束 华府反对派就骂翻了天
·世界杯与川蒲会后 芬兰:俄可能寻求化身和事佬
·川普不批蒲亭 官员透露未按计画进行
·川普信任蒲亭甚于美情报团队 专家:应警戒
·川蒲会突破西方孤立 俄赞蒲亭一大胜利
·痛批川普 佛里曼:首次有美国总统言行牴触宪法
·普京:川普无足轻重 俄罗斯对他没兴趣
·又改口!特朗普称完全接受俄罗斯干预大选结论,“我口误了”
·“贱己媚外的川普 联合普京诋毁美国”
·共和党骂川普:对普京卑躬屈膝,可耻!
·卖国!民主党疑普京握有川普黑资料
·全美炸锅 普普会罕见速要梅开二度
·暴动小猫如何策划令普京尴尬的世界杯决赛
· 美国指责中国非法获取美核技术用于军事 中国官方否认
·峰会才提避武器竞赛 蒲亭回国就展示新武器
·特朗普让国家安全顾问安排普京今秋访美
·特朗普:与普京公开好,还是私下好,这是个问题
·听闻川普邀普京访美后 美情报总监笑了
·普京的王牌让欧洲四分五裂 让美鞭长莫及
·史上最恐怖合成照 川普、普京合而为一
·讽刺“双普会” 特朗普普京合成照登《时代》封面
·外国政府若干预国内政治 美将警告民众
·美停止向朝鲜运油的要求遭中俄拖延
·忘掉宗教,崇拜习主席,北京对少数民族加强“政治再教育”
·为川普翻译:崩溃了 他说的简直不是英语
·美航若不修改台湾称谓 中方将采取措施?
·别看在外凶,川普在家也很憋屈
·普京:他们为了自身野心而牺牲美俄关系
·欧洲“来势汹汹” 川普:别逼我放大招!
·美议员吁弹劾川普:把他推进历史垃圾桶
·川普表示准备对价值5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双普会 美国“联俄制中”的升级版
·FBI局长:情报界坚认俄干涉美2016总统大选
·和普京会面后,特朗普为何被骂“叛国”?
·著名妈妈桑“曼哈顿夫人”遭检察官传唤
·性、金钱、权势录音档曝光 故事才开始
·普京果然不上特朗普的当!不过,也留了个钩给白宫咬!/占豪
·不惧美俄走得近 中国有筹码对付俄罗斯
·川普直播改口:接受CIA俄涉美国大选说法
·美俄首脑会谈令世界陷入更大不安
·双普会不在于达成一致 而是实现战略平衡
·川普招一片骂声 “卖国贼”成美国热搜
·川普“接受”美情报界有关俄干预选举结论并称在赫尔辛基有口误
·美国无法打赢贸易战 川普认为中国很穷
·外媒:普京向川普要一个人 暴露他的弱点
·双普会引发反弹,川普为自己辩护
·俄媒:特普会或是美俄联合抗中序曲
·德将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还西班牙处置
·警告德国若遣返加泰普伊格蒙特等政治领袖们后果非常严重
·向坚强不屈勇敢捍卫美国人民真理的英雄战士麦凯恩先生致敬(2)
·向坚强不屈勇敢捍卫美国人民真理的英雄战士麦凯恩致敬(3)
·向坚强不屈勇敢捍卫美国人民真理的英雄战士麦凯恩致敬(4)
·向坚强不屈勇敢捍卫美国人民真理的英雄战士麦凯恩致敬(5)
·中企并购转投欧洲 德国将首禁中资收购德企
·川普可以分分钟让中国断网习近平只能用鸡毛信
·达赖喇嘛访努布拉谷获佛教与穆斯林社区欢迎
·北约秘书长:川普领导得力 北约拟增军费
·美台关系提升 中国拉响警报
·欧盟高官:美国对中国采取贸易行动情有可原
·希腊和俄罗斯互逐外交官
·德国外长:“我们不能再毫无保留地信任白宫”
·欧盟促美中俄 齐力防止贸易冲突
·川蒲相会在即 诸多议题存在巨大歧见
·普特会:普京迟到1小时 特朗普指美俄关系处于最糟糕状态
·川普称峰会富成果美俄关系否极泰来
·伊姆兰汗自称赢得巴基斯坦大选 将改善印巴关系
·伊姆兰汗自称赢得巴基斯坦大选 将改善印巴关系
·伊朗军方警告川普:若美开战 伊将胜利
·普京送特朗普的足球装有芯片 阿迪达斯解释
·美国众院司法委员会一致核准“入藏互惠法案”
·老三老四反老大 德日联手抗美 推动自由贸易、巴黎协议
·美国欧盟达成贸易协议 中国联欧制美失败
·美国务院:被迫供罪事件阻碍中国法治建设
·不接受认罪 瑞典外长向中国当局“要人”
·瑞典驻华使馆对瑞典公民被拘表示关注
·在大使馆居住5年后 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获厄瓜多尔公民身份
·南美小国“抱团”庇护斯诺登
·瑞典放弃调查阿桑奇 伦敦警方找谁买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双普会不在于达成一致 而是实现战略平衡

双普会不在于达成一致 而是实现战略平衡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18日 转载)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8/07/201807181353.shtml
   
    来源:界面网

     
   
   
   
    
    当地时间7月16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了会晤。这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俄首脑首次举行正式会晤。双方围绕克里米亚、叙利亚、朝鲜半岛、通俄门等问题进行了“直接、公开、高效”的谈话。
   
    会谈结束后特朗普宣布,“美俄糟糕的关系已经过去”;普京则表示,他和特朗普已经“为改善双边关系、在可接受的程度上重建信任”绘好了蓝图。
   
    在两国关系陷入冷战以来最低点的时刻,特普会能成功挽救美俄关系吗?这次对话,特朗普和普京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叙利亚和克里米亚问题会出现什么样的新走向?中俄关系又是否会受到影响?
   
    围绕这些问题,界面新闻对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欧阳向英进行了专访。以下为采访内容,经过编辑整理。
   
    界面新闻:这次会晤是否将如特朗普所言,成为美俄关系改善的“良好开端”?
   
    欧阳向英:从外交意义来讲,特普会可以说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毕竟美俄是世界上两个最重要的、能维持战略平衡和世界安全的大国。他们能恢复外交上的积极对话,是非常有必要的。
   
    实际上,这次特普会不在于双方达成了哪些细节上的一致,而是取得战略上的平衡。因为会谈的背景有两个:一是美俄关系降至了冷战后的最低点,第二个是美国正在与中国打贸易战。
   
    美国肯定不想同时与中国和俄罗斯为敌,或者把俄罗斯推向中国一方,所以俄罗斯就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制衡因素。在这个意义上讲,取得战略平衡应该是特朗普的首要目的。
   
    界面新闻:当记者向普京提问关于俄罗斯涉嫌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时,特朗普却抢答了,称自己赢得正当。接着普京才开口否认,“你从哪看出来,特朗普信任我或者我信任特朗普了?”您怎么看普京的回答?
   
    欧阳向英:通俄门不应该成为美俄关系中具有决定性的一个话题。这个问题其实反映了特朗普在国内的困境:如果特朗普承认情报机构的调查,就是承认自己有问题;如果不维护情报机构,就会被美国国内指责为“叛国”。特朗普在这件事上左右为难,因此才会遇到这个问题就特别激动,赶紧重申自己选举的合法性。
   
    普京的回答看起来是跟特朗普之间缺乏互信,但实际上维护了特朗普的利益;而且从美俄目前的关系来看,也符合实际情况。
   
    界面新闻:特朗普在记者会上称,俄美合作可以挽救成千上万叙利亚人的生命。这是否表示双方在叙利亚问题上已经达成了某种一致?叙利亚方面会有什么态度呢?因为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此前已经表示,叙利亚不会允许西方参与该国重建。
   
    欧阳向英:叙利亚一直存在三方力量:政府、反对派和伊斯兰国(ISIS)。俄罗斯支持阿萨德政权,美国支持的则是反对派武装。美国对叙利亚事务的军事介入比俄罗斯更早。双方在反恐,也就是打击ISIS的问题上是一致的,但在谁掌权叙利亚方面是站在对立面的,双方都是各自扶持亲自己的一方。
   
    所以,特朗普说“俄美合作可以挽救成千上万叙利亚人的生命”,应该是指在共同打击ISIS方面。而且也只有恐怖主义才会威胁到成千上万叙利亚人的生命,政府军和反对派无论是那一方作为执政者上台,都不会大肆屠杀自己的民众。
   
    现在叙利亚的形势已经比较明朗,俄支持的政府军已经占了绝对上风。一方面,特朗普并不愿意在叙问题上投入过多精力,尤其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另一方面,特朗普认为伊朗问题才是中东的关键,比叙利亚问题更重要。
   
    至于叙利亚重建问题,随着政府军胜利的逐渐确定,如果阿萨德主导战后重建,肯定会排斥美国。美国不但多次轰炸政府军所在地,而且还坚决主张阿萨德下台。因此,俄罗斯势必在叙利亚问题上占据主导。
   
    界面新闻:在被问到克里米亚问题时,普京承认,两人的“观点很不同”。特朗普坚称,兼并克里米亚是违法的。这是美欧对俄制裁的主要起因,似乎也是很难解决的一个问题?
   
    欧阳向英:普京曾经对克里米亚问题有过一个很坚决的表态:俄罗斯已经一次性地、且永久性地关闭了在克里米亚问题上谈判的大门。这意味着,特朗普要会谈可以,但克里米亚不要谈。我想,乌克兰对此次特普会也是提心吊胆的,既怕他们谈,又怕他们不谈。不谈的话,就等于是美国默认了现状;谈的话,万一特朗普站在普京一边怎么办?
   
    因此我认为,克里米亚问题并没有成为此次谈判的主要问题。他们谈了,但应该就大概谈了谈原则性的东西,以及各自的立场。特朗普想和俄罗斯在有关美国的利益上达成一致,不会主动去挑衅对方。而且,乌克兰既是西方的一个原则性问题,同时和美国根本利益的关联又不是那么密切。所以特朗普不会让克里米亚问题成为和普京谈判的障碍。
   
    界面新闻:美国页岩油技术的突飞猛进,以及能源政策的改变,使美国逐渐从一个油气进口国向出口国转变。不久前,特朗普还就俄德“北溪2号线”项目指责德国政府。特朗普此举是为了从欧盟获取更多油气市场的份额吗?
   
    欧阳向英:能源对俄罗斯而言是最关键的问题,但对美国并不是。如果特朗普以能源为题对普京施压,那他是抓住了最重要的武器。俄罗斯现在经济不景气,因此必然要将抢夺全球能源市场份额,作为巩固自己地位的重要手段。
   
    而且俄罗斯在全球能源市场的地位并不稳固。自苏联时期开始,俄罗斯就一直在开发油气资源。现在,一些很好的油气田已经面临枯竭,而新探明储量的油气田的规模和质量都出现了下降,同时基础设施老化。
   
    想引进西方新的能源开采设施,却又面临着制裁。现在俄罗斯虽然依旧维持着较高的开采水平,但如果未来战略性的项目开发受限,十年、二十年之后会怎么样呢?所以俄罗斯对能源市场并没有绝对的自信。能源对于俄罗斯来讲,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只要经济结构没有调整过来,俄罗斯就无法摆脱对能源的依赖。
   
    美国对“北溪2号线”的指责,虽然有能源市场的竞争因素,但更多沿袭了冷战时期的做法,就是不能让盟友在能源上对俄罗斯形成依赖。主要还是权力的争夺,而非市场的争夺。
   
    因为一旦形成依赖,里边就可能达成内部交易,即使没有内部交易,至少也会有很多美元、欧元输入俄罗斯,等于是在给俄罗斯输血,这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实际上,这也是冷战期间美国的一贯做法。
   
    在1960年代,苏联成为全球第二大原油生产国时,美国就采取了两步措施:一是加强出口管制,对俄罗斯禁运管道设施,并迫使西欧放弃和苏联已经签订的大口径管道出口协议;同时,明令其盟友切断对苏联石油贸易的依赖。
   
    还有一个手段是做低市场价格。美国与沙特之间有一个经济合作联合委员会,美国就是通过这个委员会使沙特同意大幅度增加石油供给,造成国际原油价格暴跌。
   
    界面新闻:中俄关系是否会因此受到影响?
   
    欧阳向英:其实关于此次特普会,不论是叙利亚问题、通俄门、还是克里米亚,都是老问题,没有出乎我们的意料,但这次还出现了两种新的说法,值得我们注意。
   
    一种是说,特朗普建议与俄罗斯联手,向中国和伊朗施压。这一说法来自俄罗斯独立报的一篇评论文章。特朗普和普京见面,肯定谈到了中国问题,但是具体怎么谈的,我们目前不得而知。
   
    中美正在打贸易战,中美矛盾有可能上升为大国间的主要矛盾,在这种背景下,特朗普肯定是有瓦解中俄战略协作伙伴的意愿。因为特朗普向中国施压,中国必然向俄罗斯靠近。在这个时候,如果特朗普什么都不做,任由中俄关系越来越密切,那么特朗普在国际大棋局中是失误的。
   
    不过特朗普虽然有这个意愿,也未必会直接去谈。因为特朗普是个很务实的商人,他知道,空口白牙地去谈瓦解中俄关系没有用。更何况,美国在最新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已经同时把中国和俄罗斯都视为战略对手,在这种情况下,要让俄罗斯轻易抛弃这种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不可能的。
   
    但另一个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俄罗斯提出,要和美国成立高级别专家工作组,促进两国商界领袖的合作与交流。我认为这是俄罗斯主动提出的,即暂时将外交、军事这些存在分歧的问题放在一边,先发展与美国的经济关系。
   
    从目前来看,中俄之间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还是可靠的。但我们也不能无视,美国正在积极寻求与俄罗斯的战略稳定和战略平衡,这才是此次特普会的实质性内容,虽然现在还看不出端倪。
   
    界面新闻:由于贸易争端、伊核协议等问题,美国和欧盟之间出现了一些不愉快。对普京和俄罗斯而言,现在的国际局势相比2014年更好了一些。有声音说,特朗普这是将欧盟推向了俄罗斯的怀抱。对此,您怎么看?
   
    欧阳向英:我认为,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会逐步缓和,而且美俄关系也会逐步缓和,因为背后都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中美关系。中美矛盾会成为世界的主要矛盾,相对而言,其它关系都会逐步缓和。
   
    就欧盟而言,从经济方面看,欧盟和俄罗斯有密切往来;政治方面,包括默克尔和马克龙在内的欧盟大国领导人,以及退出欧盟的英国领导人特蕾莎•梅,他们和特朗普的私交都不是很好,也不认同特朗普的一些做法。
   
    对于历史上与欧洲等国一起达成的国际协定,特朗普政府想退就退,如果对方不同意,他就提出各种要求,比如加征关税,以及让北约成员国增加军费等,这些都让会欧盟感到失望。
   
    而且现在距离2014年乌克兰危机已经过去四年了。间隔时间越长,危机的负面影响也释放得越充分。随着负面影响慢慢冲淡,逐渐就会有正面的东西发挥作用了,比如俄罗斯在国际和平和与安全中的地位,并不是能完全忽视的。
   
    当然也要看接下来这几年,普京怎么处理对美国、欧盟,以及中国的关系,现实的政治走向也很重要。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61353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