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双普会不在于达成一致 而是实现战略平衡]
shenmecaishiminzhu
·美司法部长设专案小组 调查通俄门来龙去脉
·美司法部拟一周内发布涉俄调查报告编辑版
· 眾院司委會主席:穆勒報告疑含彈劾川普依據
· 包庇川普 穆勒团队对司法部长恼火
·弹劾川普?川普最头疼的人竟踩煞车了
·川普妨碍司法?民主党准备启动弹劾
· 川普涉妨礙司法 穆勒追查關鍵7件事…
· 希腊向德国寻求赔偿世界大战损失 或达数千亿欧元
· 波兰向德国索要二战赔款,一开口就是9000亿美元,德国:我不赔
· 巴維理事事體貼老闆 川普就是要這種司法部長
· 联合国秘书长在北京未提维吾尔族被关押 人权组织失望
· 前署理司法部长:特朗普若非担任总统早被起诉妨碍司法公正
· 检察官穆勒表态!通俄门还没完
·民主党人呼吁司法部长巴尔辞职
·通俄報告嚴重分歧 30年老友公開決裂
·特朗普与众议院民主党人权斗升级
·新疆恐关300万穆斯林美国防部高官轰中国的集中营
· 穆勒初定5/15眾院作證 川普改口反對
· 穆勒初定5/15眾院作證 川普改口反對
·开始服刑的特朗普前律师: 还有很多要说的
·特朗普:“非常惊讶”儿子被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传唤
·民调:支持弹劾川普的美国人比例增加
·千萬人連署彈劾川普 民主黨議員提案
·消息:巴尔派检察官 审查通俄门调查起源
·通俄案調查「源頭」 司法部要查
·要弹劾川普 共和党员终于开了第一枪
·美联邦法院裁定特朗普会计公司需履行国会传票
·美官员:热比娅获释为美中精心交易
·据称中国或准备镇压维吾尔穆斯林
·热比娅在新疆子女被中国公安软禁
·热比娅:维吾尔民族不需要独立
·BBC:新疆維吾爾人護照將遭警方強行代管
·美众院决议促中国释放热比娅子女
·美国承认中国为军事超级大国 要冷战式谈判
·美国准备向中国出口46项高科技
·财政部次长:美支持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
·俄官员强调加入世贸组织对俄很重要
· 俄罗斯就入世同美国取得突破
· 美中关系四月摊牌:是否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 美国务院二号人物访华 意在“解铃”办三大急事
· 奥巴马连说6次对选举负责
· 震驚世界的陰謀 天安艦真相被古巴曝光
· 金正日再访中国 要的是“一箭三雕”
· 奥巴马:中国占了美国几十年的便宜!
·普京为何说中国“喝了我们不少血”
·川普说中国“谋杀了我们25年”
·前美参议员称人民有能力评估911文件
·前北约秘书长:世界需要警察 美国是唯一选择
·川普真急了:美国不能继续充当世界警察
·奥巴马最大成就是“什么也没做”
· 打腐检察官被开除 疑因查到川普
·著名检察官拒绝辞职 川普下令撤职
· 全面换血!46名前朝检察官突遭解职
· 开掉FBI局长 川普要掀空前大风暴?
·川普警告柯米 勿泄露两人谈话内容
·川普上任第7天 1对1晚餐要柯米效忠
· 媒体揭露FBI局长被开除隐情:拒绝向特朗普效忠
· 美参院情报委员会公布通俄调查阶段报告
·围魏救赵 通俄门枪口转向奥巴马和希拉里
·美国会调查奥巴马执政时多个争议问题
·奥巴马政府巨额受贿证据确凿 通俄门得以逆转
·美国司法部对克林顿基金会展开新调查
·美司法部再对克林顿基金会展开调查
·“通俄门”调查:美国大陪审团批准首批指控
· 通俄门终于打出第一枪!马上展开拘捕
·他就是涉嫌组织策划发动9•11恐怖袭击事件中共代理人
· 宣誓就职前 川普恐要先上法庭
· 预测特朗普胜利教授再次预测:特朗普将被弹劾
· “态度惊人逆转” 川普同意巨资和解川普大学欺诈案
·川普对华关系十大语录 抨击中共耍手段
·穷人为何挺川普?他做这些事媒体都不报
· 美国撕裂:川普当选,加州人宣称要脱离美国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不认为川普涉华评论全是负面的
· 环球时报:如果破坏一中原则 不惜与美断交
· 特朗普胜选引发全美抗议浪潮
·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带来震惊和转折
·联合国安理会罕见通过谴责以色列决议 美国弃权
·美众院共和党人撤回限制道德办公室权限计划
· 川普推文平息内乱 美媒:他能让他们畏惧
·美众院压倒性投票 谴责联合国对以色列决议
·美国军人意见调查:中国是安全威胁头号国家
· 美议员建议川普见达赖喇嘛
·美候任国务卿对华态度强硬 中国官媒反应强烈
·利益交换 川普家族已经被北京搞定了?
·美防长人选:美多届政府长期持一中政策
·川普首认 普京应为攻击美国大选负责
·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模糊不清
·美国情报官员说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证据确凿
·特朗普正式就职,宣告“讲空话的时代”结束
·美国退出联合国!川普前顾问在国会提案
·道德监督组织发声明:川普十分可疑
·美国法律界人士欲起诉特朗普,称其违宪
·特朗普被控违反美国宪法
·华盛顿道德观察组织起诉川普违宪
·川普就职当日 奥巴马暗中给巴勒斯坦2亿美元
·川普真的要“拼”了?一定比奥巴马更累
·晤国会领袖 川普又扯非法移民投票
·川普执政第一周将签一系列政推行新政策
·美参院民主党领袖促川普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
·美16州司法部长誓言“让特朗普屈服于美国宪法”
·特朗普的谎言将危及美国信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双普会不在于达成一致 而是实现战略平衡

双普会不在于达成一致 而是实现战略平衡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18日 转载)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8/07/201807181353.shtml
   
    来源:界面网

     
   
   
   
    
    当地时间7月16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了会晤。这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俄首脑首次举行正式会晤。双方围绕克里米亚、叙利亚、朝鲜半岛、通俄门等问题进行了“直接、公开、高效”的谈话。
   
    会谈结束后特朗普宣布,“美俄糟糕的关系已经过去”;普京则表示,他和特朗普已经“为改善双边关系、在可接受的程度上重建信任”绘好了蓝图。
   
    在两国关系陷入冷战以来最低点的时刻,特普会能成功挽救美俄关系吗?这次对话,特朗普和普京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叙利亚和克里米亚问题会出现什么样的新走向?中俄关系又是否会受到影响?
   
    围绕这些问题,界面新闻对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欧阳向英进行了专访。以下为采访内容,经过编辑整理。
   
    界面新闻:这次会晤是否将如特朗普所言,成为美俄关系改善的“良好开端”?
   
    欧阳向英:从外交意义来讲,特普会可以说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毕竟美俄是世界上两个最重要的、能维持战略平衡和世界安全的大国。他们能恢复外交上的积极对话,是非常有必要的。
   
    实际上,这次特普会不在于双方达成了哪些细节上的一致,而是取得战略上的平衡。因为会谈的背景有两个:一是美俄关系降至了冷战后的最低点,第二个是美国正在与中国打贸易战。
   
    美国肯定不想同时与中国和俄罗斯为敌,或者把俄罗斯推向中国一方,所以俄罗斯就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制衡因素。在这个意义上讲,取得战略平衡应该是特朗普的首要目的。
   
    界面新闻:当记者向普京提问关于俄罗斯涉嫌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时,特朗普却抢答了,称自己赢得正当。接着普京才开口否认,“你从哪看出来,特朗普信任我或者我信任特朗普了?”您怎么看普京的回答?
   
    欧阳向英:通俄门不应该成为美俄关系中具有决定性的一个话题。这个问题其实反映了特朗普在国内的困境:如果特朗普承认情报机构的调查,就是承认自己有问题;如果不维护情报机构,就会被美国国内指责为“叛国”。特朗普在这件事上左右为难,因此才会遇到这个问题就特别激动,赶紧重申自己选举的合法性。
   
    普京的回答看起来是跟特朗普之间缺乏互信,但实际上维护了特朗普的利益;而且从美俄目前的关系来看,也符合实际情况。
   
    界面新闻:特朗普在记者会上称,俄美合作可以挽救成千上万叙利亚人的生命。这是否表示双方在叙利亚问题上已经达成了某种一致?叙利亚方面会有什么态度呢?因为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此前已经表示,叙利亚不会允许西方参与该国重建。
   
    欧阳向英:叙利亚一直存在三方力量:政府、反对派和伊斯兰国(ISIS)。俄罗斯支持阿萨德政权,美国支持的则是反对派武装。美国对叙利亚事务的军事介入比俄罗斯更早。双方在反恐,也就是打击ISIS的问题上是一致的,但在谁掌权叙利亚方面是站在对立面的,双方都是各自扶持亲自己的一方。
   
    所以,特朗普说“俄美合作可以挽救成千上万叙利亚人的生命”,应该是指在共同打击ISIS方面。而且也只有恐怖主义才会威胁到成千上万叙利亚人的生命,政府军和反对派无论是那一方作为执政者上台,都不会大肆屠杀自己的民众。
   
    现在叙利亚的形势已经比较明朗,俄支持的政府军已经占了绝对上风。一方面,特朗普并不愿意在叙问题上投入过多精力,尤其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另一方面,特朗普认为伊朗问题才是中东的关键,比叙利亚问题更重要。
   
    至于叙利亚重建问题,随着政府军胜利的逐渐确定,如果阿萨德主导战后重建,肯定会排斥美国。美国不但多次轰炸政府军所在地,而且还坚决主张阿萨德下台。因此,俄罗斯势必在叙利亚问题上占据主导。
   
    界面新闻:在被问到克里米亚问题时,普京承认,两人的“观点很不同”。特朗普坚称,兼并克里米亚是违法的。这是美欧对俄制裁的主要起因,似乎也是很难解决的一个问题?
   
    欧阳向英:普京曾经对克里米亚问题有过一个很坚决的表态:俄罗斯已经一次性地、且永久性地关闭了在克里米亚问题上谈判的大门。这意味着,特朗普要会谈可以,但克里米亚不要谈。我想,乌克兰对此次特普会也是提心吊胆的,既怕他们谈,又怕他们不谈。不谈的话,就等于是美国默认了现状;谈的话,万一特朗普站在普京一边怎么办?
   
    因此我认为,克里米亚问题并没有成为此次谈判的主要问题。他们谈了,但应该就大概谈了谈原则性的东西,以及各自的立场。特朗普想和俄罗斯在有关美国的利益上达成一致,不会主动去挑衅对方。而且,乌克兰既是西方的一个原则性问题,同时和美国根本利益的关联又不是那么密切。所以特朗普不会让克里米亚问题成为和普京谈判的障碍。
   
    界面新闻:美国页岩油技术的突飞猛进,以及能源政策的改变,使美国逐渐从一个油气进口国向出口国转变。不久前,特朗普还就俄德“北溪2号线”项目指责德国政府。特朗普此举是为了从欧盟获取更多油气市场的份额吗?
   
    欧阳向英:能源对俄罗斯而言是最关键的问题,但对美国并不是。如果特朗普以能源为题对普京施压,那他是抓住了最重要的武器。俄罗斯现在经济不景气,因此必然要将抢夺全球能源市场份额,作为巩固自己地位的重要手段。
   
    而且俄罗斯在全球能源市场的地位并不稳固。自苏联时期开始,俄罗斯就一直在开发油气资源。现在,一些很好的油气田已经面临枯竭,而新探明储量的油气田的规模和质量都出现了下降,同时基础设施老化。
   
    想引进西方新的能源开采设施,却又面临着制裁。现在俄罗斯虽然依旧维持着较高的开采水平,但如果未来战略性的项目开发受限,十年、二十年之后会怎么样呢?所以俄罗斯对能源市场并没有绝对的自信。能源对于俄罗斯来讲,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只要经济结构没有调整过来,俄罗斯就无法摆脱对能源的依赖。
   
    美国对“北溪2号线”的指责,虽然有能源市场的竞争因素,但更多沿袭了冷战时期的做法,就是不能让盟友在能源上对俄罗斯形成依赖。主要还是权力的争夺,而非市场的争夺。
   
    因为一旦形成依赖,里边就可能达成内部交易,即使没有内部交易,至少也会有很多美元、欧元输入俄罗斯,等于是在给俄罗斯输血,这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实际上,这也是冷战期间美国的一贯做法。
   
    在1960年代,苏联成为全球第二大原油生产国时,美国就采取了两步措施:一是加强出口管制,对俄罗斯禁运管道设施,并迫使西欧放弃和苏联已经签订的大口径管道出口协议;同时,明令其盟友切断对苏联石油贸易的依赖。
   
    还有一个手段是做低市场价格。美国与沙特之间有一个经济合作联合委员会,美国就是通过这个委员会使沙特同意大幅度增加石油供给,造成国际原油价格暴跌。
   
    界面新闻:中俄关系是否会因此受到影响?
   
    欧阳向英:其实关于此次特普会,不论是叙利亚问题、通俄门、还是克里米亚,都是老问题,没有出乎我们的意料,但这次还出现了两种新的说法,值得我们注意。
   
    一种是说,特朗普建议与俄罗斯联手,向中国和伊朗施压。这一说法来自俄罗斯独立报的一篇评论文章。特朗普和普京见面,肯定谈到了中国问题,但是具体怎么谈的,我们目前不得而知。
   
    中美正在打贸易战,中美矛盾有可能上升为大国间的主要矛盾,在这种背景下,特朗普肯定是有瓦解中俄战略协作伙伴的意愿。因为特朗普向中国施压,中国必然向俄罗斯靠近。在这个时候,如果特朗普什么都不做,任由中俄关系越来越密切,那么特朗普在国际大棋局中是失误的。
   
    不过特朗普虽然有这个意愿,也未必会直接去谈。因为特朗普是个很务实的商人,他知道,空口白牙地去谈瓦解中俄关系没有用。更何况,美国在最新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已经同时把中国和俄罗斯都视为战略对手,在这种情况下,要让俄罗斯轻易抛弃这种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不可能的。
   
    但另一个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俄罗斯提出,要和美国成立高级别专家工作组,促进两国商界领袖的合作与交流。我认为这是俄罗斯主动提出的,即暂时将外交、军事这些存在分歧的问题放在一边,先发展与美国的经济关系。
   
    从目前来看,中俄之间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还是可靠的。但我们也不能无视,美国正在积极寻求与俄罗斯的战略稳定和战略平衡,这才是此次特普会的实质性内容,虽然现在还看不出端倪。
   
    界面新闻:由于贸易争端、伊核协议等问题,美国和欧盟之间出现了一些不愉快。对普京和俄罗斯而言,现在的国际局势相比2014年更好了一些。有声音说,特朗普这是将欧盟推向了俄罗斯的怀抱。对此,您怎么看?
   
    欧阳向英:我认为,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会逐步缓和,而且美俄关系也会逐步缓和,因为背后都有一个更大的问题——中美关系。中美矛盾会成为世界的主要矛盾,相对而言,其它关系都会逐步缓和。
   
    就欧盟而言,从经济方面看,欧盟和俄罗斯有密切往来;政治方面,包括默克尔和马克龙在内的欧盟大国领导人,以及退出欧盟的英国领导人特蕾莎•梅,他们和特朗普的私交都不是很好,也不认同特朗普的一些做法。
   
    对于历史上与欧洲等国一起达成的国际协定,特朗普政府想退就退,如果对方不同意,他就提出各种要求,比如加征关税,以及让北约成员国增加军费等,这些都让会欧盟感到失望。
   
    而且现在距离2014年乌克兰危机已经过去四年了。间隔时间越长,危机的负面影响也释放得越充分。随着负面影响慢慢冲淡,逐渐就会有正面的东西发挥作用了,比如俄罗斯在国际和平和与安全中的地位,并不是能完全忽视的。
   
    当然也要看接下来这几年,普京怎么处理对美国、欧盟,以及中国的关系,现实的政治走向也很重要。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61353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