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貞女抗暴?野外婚禮? --《詩經》“野有死麇”賞析]
金光鸿文集
·告王歧山王大人书
·习近平,回家生儿子去吧--谨以此文献给二零一六年西洋愚人节
时评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四二五事件”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英雄乎? 犬彘乎? --二零一四年新年致习近平先生
·为自由而战--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中国网民很生气--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国外没有更好地治疗,但国外有尊严
·只想自己好何过得好,不顾他人死活和尊严
·君子之争(二)--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谁也不能让博讯关掉
·消费者永远是正确的!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人权至上,疑罪从无
·马英九被判4个月徒刑…
·任何人不得被迫自证其罪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貞女抗暴?野外婚禮? --《詩經》“野有死麇”賞析

善政善教系列
   
   貞女抗暴?野外婚禮?
   --《詩經》“野有死麇”賞析
   

   
   金光鴻律師
   
   野有死麇,白茅包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林有樸樕,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
   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
   --《詩經.國風.召南.野有死麇》
   
   一
   
   在大紀元網上看到一則《詩經》賞析,覺得大煞風景。這麼美的一首詩經,居然被這位作者解讀成“貞女抗暴”詩,且多所牽強附會,甚至穿凿附會,这样的讀書人,只配與我磨墨、添香!不由興起,寫下了這篇詩經賞析。(見附二)
   
   網址鏈接:http://www.epochtimes.com/gb/9/8/9/n2618072.htm
   
   隨手在網上查閱了各種解釋,有煞風景的,也有切題的。我本人沒有專門研究過《詩經》,但喜歡《詩經》的韻味,也喜歡“詩言志”(出自《尚書舜典》)的境界。
   
   煞風景的,古已有之:
   
   1、漢末鄭玄《毛詩鄭箋》:“貞女欲吉士以禮來,厖又疾時無禮,強暴之男相劫脅。”
   
   2、唐孔穎達《毛詩正義》:“此為貞女拒暴之詞?”
   
   3、南宋朱熹《詩集傳序》:“凡詩之所謂風者,多出於裏巷歌謠之作,所謂男女相與詠歌,各言其情者也。”“此章乃述女子拒之之辭,言姑徐徐而來,毋動我之帨,毋驚我之犬,以甚言其不能相及也。其凜然不可犯之意蓋可見矣!”
   
   切題的有:
   
   1、宋王質《詩總聞》:“女至春而思有所歸,吉士以禮,通情而思有所耦,人道之常。或以懷春為淫,誘為詭;若爾,安得為吉士?吉士所求必為貞女,下所謂如玉也。……當是在野而又貧者,無羔雁幣帛以將意,取獸於野,包物以茅,護門有犬。皆鄉落氣象也。”“尋詩時也正,禮也正,男女俱無可譏者。”
   
   2、清姚際恒《詩經通解》:“此篇是山野之民相與及時為婚姻之詩。厖總而論之,女懷士誘,言及時也。吉士玉女,言相當也。”
   
   詩言志:
   
   1、 《毛詩序》雲:“《野有死麕》,惡無禮也。天下大亂,強暴相陵,遂成淫風。被文王化之,雖當亂世,猶惡無禮也。”
   
   2、衛文《韓說》曰:“平王東遷,諸侯侮法,男女失冠昏之節,《野麕》刺興焉。”
   
   筆者認為,這是一首很有韻味的情詩,比興手法運用得相當巧妙,反復吟詠,韻味無窮,雖是情詩,也暗合了“詩言志”的古風。
   
   二
   
   《詩經》據說是孔子晚年所編,《論語為政第二》中留下了這樣一段話:“子曰:詩三百篇,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可以作為我們賞析詩經也好,品評詩經也好,至少有個方向吧!
   
   “野有死麇”詩出自《國風召南》,就說是從召南這個地方采風采來的詩。
   
   召南,據《互動百科》之“召南”詞條,當為今天江漢一帶,時當春秋亂世,人口稀少,森林茂密,農耕之餘,田獵之事有之,本詩描寫的就是這個場景下發生的一段青年男女相戀、相愛、成婚、洞房花燭的故事。
   
   某年春天,青年獵人狩得一條野鹿,帶著獵狗,興沖沖地歸來,途中遇到一個正當妙齡懷春待嫁的少女,於是獵人就割下一塊死鹿肉,用白茅包好,向少女獻殷勤。
   
   是時也,春天也,不僅是獵人狩獵的季節,也是少女懷春的季節(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是地也,林深草密正好作洞房,野鹿是聘禮;
   
   是人也,各當妙齡,男當娶,女當歸,“吉士”玉女,野外邂逅,男獻殷勤,女樂受之,乃天作之合,適齡男女互生愛慕,擇偶婚配,繁衍人類,乃造物主造化之功也!
   
   所以“野有死麇”一詩,實際上吟誦的是春秋戰亂時期那個年代的一場野婚。
   
   春秋亂世,諸侯連年混戰,禮崩樂壞,民不聊生,人命比紙還薄,然飲食男女之事不可廢也,《禮記》上說“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無飲食則不能養身,無男女則不能育後,雖是亂世野婚,然由於文王禮樂教化傳世,“猶惡無禮也”,只不過作些權變罷了!
   
   首句“野有死麇,白茅包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乃是男子割下一塊死鹿肉,用白茅包好作禮,相贈於女,女若受之,則是男有情女有意。
   
   次句“林有樸樕,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顯然女已樂受,詩人開始極力薰染場景和人物了,林深草密堪作洞房,死鹿是聘禮(這個婚俗在我老家湖北農村就有,男女辦婚事,夫家要送豬作聘禮的,有整頭的,也有半頭的),男女各當妙齡,詩人用“白茅純束”來形容妙齡男子,用“有女如玉”形容妙齡女子,一個“純”字,一個“玉”字,用來形容少男少女的純潔無暇,正相匹配!
   
   全詩最後幾句“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描寫的男女情動,男子已然在動手給女子寬衣解帶了,可能由於動作太粗暴了,所以“玉女”就溫言軟語含情脈脈地對“吉士”說,慢點動手脫啊,小心不要驚了我的佩巾,也不要惹得狗叫!
   
   造物主賦予男女不同的生理特點,男為陽為剛,容易急躁衝動,動作粗魯;女為陰為柔,內斂沉靜,溫柔克制,陰陽互補,相生相剋,方有蘊男育女之功!
   
   “舒而脫脫兮”,舒,徐也,脫,讀退,解除,兩個脫字連一起,描繪慢的樣子,不僅語氣溫柔,而且極言其徐,翻譯成現代漢語大致相當於“慢點來啊,不要那麼猴急”。
   
   “無感我帨兮”,帨,佩巾,《儀禮.士昏(婚)禮》中說:“父送女,命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毋違命。’母施衿結帨,曰:‘勉之敬之,夙夜無違宮事。’”就說女子出嫁時,父親以言相贈,母親要給女兒“施衿結帨”。感,《說文解字》上說“動人心也”,現代漢語“感應”的意思,不是以手動之類的動作,我沒研究過古代服飾,但女人穿著打扮掛點小飾物、小佩巾什麼的很正常吧,古人男耕女織,佩巾很有可能是少女的母親織的,這裏大概是男子動作粗暴,女子在婉勸,說動作粗暴會驚了佩巾的,這時少女佩巾可能已然解下,也可能還在身上,但這都無關緊要,說“無感我帨兮”實際上是少女請求男子溫柔一點的一種委婉地說法,這和後面的不要惹得狗叫,是同樣的意思。
   
   “無使尨也吠”,《說文解字》:尨,犬之多毛者。“無使尨也吠”,就說不要惹狗叫。詩詞語言本來就濃縮冼練,要用最少的語言表達最豐富的內涵,是不允許有多餘的詞句的,詩的前文沒提到狗,這時出現狗,顯然男子身邊是有狗相隨的,聯繫到死鹿,那就是狩獵歸來。
   
   《鄭志 . 答張逸》記載:“正行昬禮,不得有狗吠。”昬禮,婚禮。看來古人行婚禮講究還多,其中之一就是不得有狗叫,這和前面的“無感我帨兮”是一個意思,是女子希望男子溫柔有禮的一種委婉地說法。
   
   這是表面上看來。
   
   其實質是,少女可能心裏有些不穩,暗示吉士,我倆是在行婚禮,提到“帨”,那就是父母宛然在身邊,就說我倆是有父母之命的;提到狗,就說我倆是在舉行婚禮,不是苟合。這和前面的男以一塊“死麇”肉為聘禮,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婚禮。
   
   三句合起來理解:“舒而脫脫兮”,可以看作是少女在向男子婉求,翻譯成現代漢語就是“請慢點脫衣服啊,溫柔一點啊”。“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是比興手法的運用,借他物詠此事,也表現了女子含蓄、委婉的美德,少女不說你動作太粗暴了我會怎麼樣,而是說,你動作粗暴會驚了我的佩巾的,也會惹得狗叫的。還有就是說我們是有父母之命的,是在行婚禮。
   
   如果我們將“野有死麇”一詩比作一首交響樂的話,那麼,它的三個樂章的主題分別應該是:戀愛,婚禮,洞房。
   
   第一樂章 戀愛:“野有死麇,白茅包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第二樂章 婚禮:“林有樸樕,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
   第三樂章 洞房:“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
   
   美乎? 美也!
   
   善乎? 善也!
   
   “野有死麇”一詩三個樂章次第展開,比興手法運用得巧妙得當,是一首極精美而有韻味且有教化功能的佳作,純美也,亦純善矣,無一絲邪念,這正是孔聖人所說的“詩教”。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論語為政第二》),由此詩可見一斑,決非後世今人所說的什麼“淫詩”或者“抗強暴之詞”!
   
   大紀元的那個作者,引述的資料倒也詳實,但述不達義,其實,本首詩經,只看關鍵字“吉士”“有女懷春”“白茅純束”“有女如玉”……我們便可知,這是身逢亂世,禮崩樂壞的時代的一場純潔的少男少女的相戀、相愛,婚禮,洞房的故事,雖然身逢亂世,禮崩樂壞,但我們仍然可以看到,詩中男女從相戀,婚禮,洞房,男下聘禮,女收聘禮,男女各守其道……,可見文王禮樂教化遺風尚存,決不是什麼“貞女拒淫”或“貞女抗強暴”之類的詞,要讓我說,詩經如果真的收錄這樣的詞,那才真是大煞風景呢!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思無邪。讀者朋友不妨細細咀嚼這首詩,看看是不是這樣?
   
   三
   
   筆者認為,“野有死麇”的教化意義在於以下幾個方面:
   
   1、易雲:“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動靜有常,剛柔斷矣;方以類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是故剛柔相摩,八卦相蕩,鼓之以雷震,潤之以風雨;日月運行,一寒一暑。 幹道成男,坤道成女,幹知大始,坤作成物。幹以易知,坤以簡能。易則易知,簡則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可久則賢人之德,可大則賢人之業;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凡我中華兒女,炎黃子孫,不可不察,不可不曉。
   
   2、《毛詩序》說“天下大亂,強暴相陵,遂成淫風”,“野有死麇”一詩,實際上是詩人是在借少女之口勸誡天下男子對女子要以禮相待,即使情欲衝動時也應“發乎情,止乎禮”,切忌以力相侵!--此乃“大始”也,幹須知也!
   
   3、直來直去的就不是女人了,按中國傳統文化,男為陽為剛,女為陰為柔,陰陽剛柔相生相剋才是天理,春秋亂世,“強暴相陵,遂成淫風”,還有現代社會的很多家庭暴力和性暴力(美國不少),是不是因為女人不懂得如何運用女人的天性呢? 或者是穿衣打扮不够检点,有诲盗诲淫之嫌呢?“野有死麇”一詩的作者給我們提供了另一個答案和選擇!--此乃“剛柔”也,須“斷矣”!
   
   4、按莊子所說,“魚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相造乎水者,穿池而養給;相造乎道者,無事而生定。故曰,魚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術。”(莊子大宗師)就說造物主為道造了人,賦予了男女不同的秉性,讓男人雄壯有力,女人細膩溫柔,雄壯有力者為田力、為狩為耕、為武為戰;細膩溫柔者為家室、為采為織、為育為養,各各以禮相持相守。--此乃“位”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