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野蛮焉能胜文明]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野蛮焉能胜文明

   野蛮焉能胜文明

   君子斗不过小人,文明斗不过野蛮。这个观点非常流行,其实完全颠倒。在势均力敌或者势力不太悬殊的情况下,应该是小人斗不过君子,野蛮斗不过文明。

   对于斗争、决战的双方,《尚书•泰誓上》提供了一个取胜的定律“同力度德,同德度义。”《孔传》:“力钧则有德者胜,德钧则秉义者强。”双方力量差不多,德高者胜;道德差不多,义大者胜。合而言之,义也是德;分而言之,德侧重于原则性、保守性,义侧重于适宜性、灵活性。

   《泰誓》武王革命的誓词。周文王十一年十二月,武王率领战车三百辆,勇士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东进伐纣。在孟津与诸侯会盟并举行了誓师仪式。武王列数了商纣王的许多罪状,鼓舞军队和商纣决战。纣王发兵七十万人拒战。可是纣军毫无战志,反而盼望武王胜利进入朝歌,很多人掉转矛头引导周军杀向纣军。纣王大败,连夜逃回朝歌,登上鹿台纵火自焚。

   这场战争的胜负不卜可知。正如《尚书正义》所说:“武王志在养民,动为除害,有君人之明德,执利民之大义,与纣无者为敌,虽未交兵,揆度优劣,胜负可见。”武王革命轻而易举成功,为“野蛮斗不过文明”作出了很好的证明。这样的证明史不绝书,让“野蛮斗不过文明”成为历史规律。邪不胜正,此之谓也。

   1929年重庆大学在菜园坝杨家花园正式开学,同时发布《重庆大学宣言》,其中有这么一段话:“故昔之言国者也:乌合之众,不足当技击之士,技击之士,不足当节制之师。今之言国者曰:野蛮之民,不足当半开化之邦,半开化之邦不足当文明全盛之国。”

   可以肯定,斗不过小人的君子,不是真正的君子,仁智勇三德必有不足;斗不过野蛮的文明,或非真正的文明,或是文明,但仁义程度有限,道德根基不牢。就如被秦国一一消灭的六国。

   何光训先生说:

   “文明往往斗不过野蛮,秦国从根本上是扼杀人性和自由的野蛮专制制度,但却手段性的借用中原文明的制度和资源。楚国一定程度上保持着人的自由和分封制的权力自治,但短时间内资源确实难以整合。楚国如楚怀王这样的当政者既不能坚持周的制度,也同时被短视的利益所吸引,而后终于败给秦国。这种文明的失败,有近于当代文明的危险,那就是文明越来越讲理和宽容,而野蛮却从根本处拒绝文明,但在斗争策略上学会了用文明社会的宽容与制度了。我的悲观在于,文明最后都会败于野蛮。”

   楚国和六国斗不过秦国,不能证明文明斗不过野蛮。当时的六国已离文明愈来愈远,早已礼崩乐坏乃至学绝道丧了。楚怀王“被短视的利益所吸引”,就是一种野蛮的表现。岂但楚国,其它五国也都一个比一个短视,而且纷纷习于欺诈之术,相互开展野蛮竞赛。六国与秦国之争,无非野蛮与野蛮之争。我在《仁者无敌续论》中指出:商鞅变法烈性壮阳药式的立竿见影,起了一个特别坏的作用,各国在诈力的邪道上越滑越远,进入恶性循环。战国七雄之争变成了比坏比烂比下流。

   当时若有哪个大国能够实践孔孟之道,胜负尚难逆料。或者说,这是其它六国有效抵抗秦国侵犯、阻止秦国极权式统一的唯一希望。注意,必须是真正的孔孟之道,仁义之道,真仁真义,大仁大义。假仁假义在春秋尚有霸道之望,在战国则完全行不通了。

   战国之时,礼制法度崩坏已久,实行王道仁政,也必须变法,重建礼法。例如,重农桑、奖军功、实行土地私有、削弱贵族特权、实行统一度量和建立县制等等,都是必须的,适当严峻刑法也应该,乱世重典。商鞅变法,其刑法并非错在严峻,而是错在恶酷,轻罪重罚,某些刑法内容悖德违礼,违反人道。

   更重要的是,商鞅变法的指导思想不良,君本主义加军国主义。当时如果有圣贤君子得志,立足于中道立场,汲取商鞅变法的某些可取之处开展儒家变法,在坚持一定道义底线的前提下展开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包括经济、科技、军力竞争,那么,则秦国的命运、天下的命运都将大不一样。

   何光训先生指出“文明越来越讲理和宽容”,确是当代文明的一大危险。这也是西方文明度数不高的征象之一。文明固然讲理和宽容,但并非空谈道理和一味宽容。有文事必有武备,真文明必有有力量。文明的根基是道义,道义是扬善除恶并重,除恶的方式包括义刑义杀义战。2018-6-28余东海北京之春

(2018/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