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乐行忧违”释]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乐行忧违”释

   “乐行忧违”释

   “乐行忧违”这个成语出自《乾文言》:

   “初九曰,潜龙勿用,何谓也?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

   “乐则行之,忧则违之”句,今人金景芳解曰:“乐,我心以为乐;忧,我心以为忧。行谓为之,违谓不为。乐行忧违,是说天下有道我就见而有所为,天下无道我就隐而无所为,绝不枉道徇人。”(《周易全解》)不中肯。其他学者解释为“所乐的事就去做,所忧的事则避开”之类,就更不准确了。

   这句话应该解释为:自心乐意的事就做去,不乐意的事就不做。说的文雅点,心之所乐则为之,心所不乐则不为。用现代话语说,一切听从良知的指挥。

   忧字多义,有愁、思、愁思、疾、辱、居喪、孕病等等含义。《康熙字典》:“又幽也。《易•乾卦》憂則違之。《註》謂時當幽隱也。”认为“乐行忧违”的忧是“幽”的意义,意思仍不明朗。因为幽亦多义,有幽隱、深微、深遠、幽闇、幽囚等等意义。我以为,这里的忧,是病之、疾之、不乐意的意思。

   注意,“乐行忧违”意谓具有龙德者在天下无道时保持意志、道德之自由,“乐行”指隐居之时做些乐意的事,还谈不上“天下有道就见而有所为”。 初九之时,“潜龙勿用”,龙德的人宜隐而不出,不急于去改造社会,不去追求名声成就,隐遁世间没有烦闷感,面对野蛮外力和政治高压绝不动摇。

   关于“乐行忧违”,古人的理解各有精彩,录此共赏:

   孔颖达:“乐则行之,忧则违之者,心以为乐,已则行之,心以为忧,已则违之。”(《周易正义》)

   虞翻:“阴出初震,为乐为行,故乐则行之。坤死称忧,隐在坤中,遁世无闷,故忧则违之也。”(《周易集解》)

   杨万里:“内乐存,故不有行于时,必有行于己,所谓遯世无闷、乐则行之也;外忧亡,故不见知于人,必见知于天,所谓不见是而无闷、忧则违之也。”(《诚斋易传》)

   王夫之:“而言乐行忧违者,立阳刚之质以为德基,由此而行乎二五,则利见矣;行乎三四,则无咎矣。二五者,乐地也;三四者,忧地也。违者,远于咎之谓。其行其违,皆以刚健之德为退藏之实,故曰确乎其不可拔。”(《周易内传》)

   來知德说:“事有快乐于心者,则奋然而行之,忘食忘忧之类是也。事有拂逆于心者,则顺适而背之,伐木绝粮之类是也。违者,背也,言不以拂逆为事,皆置之度外。如困于陈蔡,犹援琴而歌是也。盖不易乎世,不成乎名,则必遯世而不见信于人矣,而圣人皆无闷焉。是以日用之间,莫非此道之游衍。凡一切祸福毁誉如太虚浮云,皆处之泰然。此所以乐则行,忧则违,忧乐皆无与于己而安于所遇矣。非龙德何以有此。”(《周易集注》)2018-7-7余东海

(2018/07/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