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马学的作用]
东海一枭(余樟法)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学的作用

   马学的作用

   邪说最大的作用是以邪知邪见抹黑真理,粉饰罪恶,为罪恶行为提供冠冕堂皇的理由。有了邪说支持,罪犯可以充当功臣,屠夫成为充当救主,魔鬼可以化身圣佛,人世间各种罪恶,包括极权主义暴政和极端主义恐怖,都可以变得理直气壮。邪说之用大矣哉。

   马学就是最大的邪说,集极权主义、极端主义、民粹主义之大成,自成体系,自圆其说。其民粹又集物质主义、集体主义、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之大成,故欺骗性、煽动性、危害性都特别大。很多人受到洗脑,就像灌了迷魂药,一辈子也觉醒不了。甚至不少反共批马者,哲学上仍然陷在唯物主义的泥沼里。

   大量政治恶行,在西方行不通,在古代更行不通,在马家社会则畅行无阻,即使受到阻止,也无法根治,会不断复发,根源就在于马学。在这种文化体系之下,任何好话都会沦为巧言空谈,即使形成纪律、法律、宪法都没用。保护言论自由保护私产,都是宪法或法律规定,又如何?

   仅仅食品药品安全问题,就开过无数会议,行业领导、各级领导和历代领导包括习,都作过大量指示批示,类似“坚持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的话,国人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效果又如何?毒奶粉、地沟油、假羊肉、镉大米、毒生姜、染色脐橙、假疫苗等事件接二连三,层出不穷,毒食假药依然泛滥成灾。

   马学就是最大的假冒伪劣文化,而且是剧毒品。马学在上,解决问题、惩罚罪恶的速度,永远赶不上制造问题和罪恶速度。马帮一大特色是,最善于制造问题,最不善于解决问题,既缺乏解决问题的智力能力,更缺乏解决问题的内在动力。哪怕问题已经危及它们自身,终于产生了解决问题的冲动,也难以解决问题,因为已经丧失了解决问题的智能。

   它们的智能是单方面的,只能用于制造形形色色的问题,制造层出不穷的社会苦难和人道灾难,只能解决指出问题、批判罪恶的人。

   有一句流行的名言: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是集中力量办大事。没错,但所办的大事,只能是反人道、反人权、反人类的坏事,当然也是反社会的。苏联就是殷鉴。它办成的大量大事,可有一件正能量的吗?大量史无前例的坏事中,仅仅切尔诺贝利事件,就足以把它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马学在上,政党就是马帮,国家就是马邦,无论怎么改革,无论左中右,本质与苏联无异。马学在上,国家无救,人民无望。2018-8-1余东海

(2018/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