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枭眼看世之六十二:春雷何日起潜龙?
·枭眼看世之六十七:关于金庸及其它
·枭眼看世之六十八:愚民思想,可以休矣
·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枭眼看世之七十七:战士与性交大师
·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枭眼看世之八十五:放过苍蝇问老虎
·枭眼看世之八十四:风雨千山我独行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枭眼看世之八十八:找骂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不配】小人不仅不配为政为师,也不配从事公益事业和任何伟大正义的事业。盖小人有三缺:一缺择法之眼,不能分辨思想之是非正邪;二缺知人之明,不能分辨人物之优劣善恶;三缺自知之明,不知自己几斤几两;四缺克己制欲功夫,动辄欲望膨胀,泛滥成灾,灾人灾己,灾害事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三家】朱光潜曾评价弘一法师曰:“以出世之精神,做入世之事业”。这句话饱受赞扬,百年流行,误人非浅。精神出世,不在人世,心不在焉,又焉能真正关心人伦人事,做好人世间的事业?大学八条目,佛道于格物致知、修齐治平皆不用心,便是诚意正心,也有所不足,又焉能尽心尽性尽伦尽制呢?

   【三家】《二程集-程氏粹言》记载:“或问:庄周何如?程子曰:其学无礼、无本,然形容道理之言,则亦有善者。”庄子之学其实并非全然无本,而是其本不正,坤道不足以为本。但这个评价还是相当中肯的,也适用于老子。无礼不仁,不识性与天道之全,这是老庄的致命内伤。

   【三家】对于佛道,历代圣贤大儒如二程、朱熹、王阳明、王夫之们皆有批判。王夫之的批判或过于严厉,但佛道学术品格不高,则已是儒门共识和定评。两家自辩,外人不明而为佛道辩,都可以理解。但一些号称儒家者,亦为佛道辩护不休,或将释老与孔孟相提并论,甚至把老庄都说成真儒,太自以为是了。

   【三家】或谓“杜保瑞教授提出一个观点:老子是儒家的智者,其以批儒姿态出现,是对儒家价值被政客利用的虚伪状态的一种反驳!”这个观点不成立。“儒家价值被政客利用的虚伪状态”应该批评,但不应该将批评的矛头指向仁义、礼制、王道、圣经和圣人之言,不能从根本上否定儒学。

   【痛心】吾国地大物博,族类优秀。如果以儒治国,实行王道政治和新礼制,人民之幸福度、社会之和谐度势必唯我独高,举世无双,中国不难成为世界中心。即使退一步实行民主制,也不难追赶西方和美国。只可惜放着正道、大道不走偏要走马路,付出了无数惨重代价,至今依然执迷不悟、怙恶不悛。呜呼哀哉!

   【君子】君子一定是好人,好人未必是君子。一般好人的好,或者不真,或者不正,或者不大,或者无恒易退,靠不住。君子仁性光明,人格健美,智勇双全,君子的好,是真正的、恒久的好,大好,可靠。用曾子的话说:“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

   【因果】反儒势力必然是恶势力,最善于欺诈暴力;反儒社会必然是恶社会,最适合极权暴政。这种社会,无论官员民众,强人弱势,精英草莽,无不灾难深重。官员、强人和精英,虽然得志一时,难免后患深重,大多无好下场。君不见,毛时代多数官员饱受迫害,知识分子几乎被群体灭绝。

   【击蒙】或说:“我們和統治者的代溝,不是一代人两代人的代溝,而是隔着幾代人的代溝。我們用二十一世紀民主思想要求他們,他們卻用中世紀皇權專制皇朝的方式來統治我們!”这是栽赃。他們的文化款式、制度模式、統治方式明明是马家的,与西方中世纪无关,与中华传统王朝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杂家】主张三教合一、统合孟荀、马儒结合的都是杂家。二程说:“荀子极偏狭,只一句性恶,大本已失。”又说:“荀卿才高学陋,以礼为伪,以性为恶,不见圣贤,虽曰尊子弓,然而时相去甚远,圣人之道至卿不传。”主张三教并尊或孟荀并尊或马儒并尊者,亦于道无得,大本有失。不论才高不高,学陋是一定的。

   【东海律】以怨报德、恩将仇报是恶人恶势力一大共同点。这也是一切灾星的特征。对它越好,帮它越多,离它越近,就越容易受到它的侵犯、伤害和迫害。貌似不公道,恰恰是天理。因为助恶近乎作恶,遭到恶人恶势力的侵犯、伤害和迫害,也属于报应之一种。助贼受贼害,拜鬼被鬼击,此之谓也。

   【击蒙】有正义之士痛斥现状曰:挂社会主义的羊头,卖资本主义的狗肉。不由得悲哀。不少人坚持认为,马主义是正经,社会主义是正道,只是被当权派念歪了走邪了。蠢到这种程度,令人叹为观止。古人云吃一堑长一智,这些人吃了无数堑,也没能长出一点智来。

   【后路】“化学阉割”肇始于美,流行于欧,实践于韩国等亚洲国家。曾为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的赵秉志,承认“化学阉割”在预防犯罪方面有效,但会由此带来的人权等方面问题,所以中国不采纳这一做法。看来这个被举报性侵和强奸的学者,为自己留了后路也。

   【有感】最近一批公共名家被爆性侵性骚扰,成了江湖一大谈资和笑柄。若非诬告,罪责当然主要在男方,但也与女方不自爱、缺教养有关。慢藏诲盗,负乘致寇,此之谓也。这不奇怪,反掉儒家之后,君子之风、淑女之德罕闻罕见,男不自尊女不自重、男士轻浮女士飘荡早成常态。

   【女德】世人不闻女德、女性缺乏德养久矣。何谓女德?《女诫》第六条开宗明义:“贞静幽闲,端庄诚一,女子之德性也。”忠贞,宁静,幽娴,闲雅,端正,庄重,真诚,专一。这八个字是对女德最好的总结。这样的淑女才是君子的良配,得到尊敬的概率必高于常人,那些轻薄之徒焉敢轻易侵犯。

   【答客】或问如何看待苏轼和曾国藩,两位谁更接近孔孟之道。答:当然是曾国藩先生。苏轼只是儒门杂家,东海在《儒门三大杂家》一文中有详析,兹不赘。曾国藩先生是一代大儒,在清朝具有相当代表性,道德修养和儒学水平皆高于苏轼。

   【公仆】儒家强调为政要有父母之心,但不称公仆。服务、公仆之类说法易讨好民众,是民粹主义巧言。传孙传芳说过一句话:“那些争当人民公仆的其实都是骗子,要当就当人民父母,不当公仆!因为当仆人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不是拐骗主人的小老婆,就是偷主人钱财,而天下父母没有一个不爱自己孩子的!”然哉。

   【女德】明确两点:一,讲女德不是不讲男德。儒家道德要求本来侧重男性,对男性的要求比对女性多得多高得多,故没必要另讲男德。二,论法,“我可以骚,你不能扰”没错,女有骚的自由,男无扰的权利;论德,骚扰者固然猥琐龌龊,那些被骚扰的“自由女”也值得反思,是否自轻自贱自取其咎。

   【自由】自由有两种,一种有序,良性自由;一种无序,恶性自由,丛林化的自由。春秋战国和民国的自由就是丛林化的,政治上诸侯乱华,诈力盛行;文化上诸子乱道,邪说泛滥,最后最邪的学说获得独尊地位。社会由丛林变成监狱。也就是说,丛林化的自由是通往极权暴政的捷径。

   【杂家】一法不立,无法不容。这是杂家的观点。如果是在为人为学毋必毋固、不抱成见这个意义上说一法不立,自然没问题。但人不能没有基本原则立场,就像宇宙不能没有太极、人类不能没有良知一样。故圣人作易,“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人之道曰仁与义,立地之道曰柔与刚。”(《说卦传》)

   【中道】于“性与天道”,唯三家认得。其它中国诸子西方百家都不认得。三家中佛道各有所蔽,唯有儒家彻悟圆证,抓住了大象全体,是真正的中道。佛道可以超越,儒家无法超越,因为中道无法超越。只有立足儒家,才能允执厥中;只有允执厥中,个体才能成就圣德,政治才能建设王道,世界才能实现大同。

   【根本】或说“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民众”,或说“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国家”,或说“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民众”,或说“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制度”等,都有道理都不准确。对于制度、政府、民众具有根本性决定性影响的是文化。有什么样的主体文化就有什么样的制度政府民众。

   【我见】常有落马官员被称为高级黑,意谓以极端谄媚吹捧的方式达到抹黑栽害对方的目的。不排斥这种情况,但不可一概而论。一些人虽然为当局制造了巨大的麻烦,但主观上并非故意要“黑”当局,而是它们的思维早已物化了,马脑猪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此之谓也。

   【天眼】在此贫富空前悬殊、道德极度缺乏、法律又严重不公的情况下,如果经济处于上行期,生活能持和有望,多数人还能恐惧政府武力,社会勉强维持稳定。一旦经济下行,生活下降,压力加大,铤而走险的人将急遽增加,各种意外事故恶性案件将恶浪滔天。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儒联】税驾从所欲,修辞立其诚。上联出自西晋诗人陆机诗《招隐》结尾。其诗曰:“富贵苟难图,税驾从所欲。”下联出自《易经•乾文言》:“子曰: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发言为文不真诚,是为人为政是大忌,更是学儒之大忌。谨以此与有志之士共勉。

   【谦德】谦德固然重要,真诚更加关键。真诚没有时空边界,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可或缺,不诚必然非君子;谦德则有其适用范围,不谦未必非君子。该谦则谦,不该谦则不谦,见义应勇为,当仁不可让。孔子说“文不在兹乎”,孟子说“舍我其谁也”。文化人就应该责任自肩,有所承担,岂能虚谦哉。

   【历史眼】由于汉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影响,百年来对于清朝的评价基本负面,一些儒生对之亦评价过低,抓住其阴暗面而不知其光明面。清朝固然有满族主义和君本主义两种倾向,然以儒立国,有道统有学统,实行礼制,学制科举,经济民有,名儒大儒辈出。康雍乾盛世,岂偶然哉;维持三百年,非侥幸也。

   【人口】或说:“每次人口大清洗后,土地作为一种主要财富相对人口就是一个从富裕到平衡再到紧缺,最后不足以支撑人口生存要求。这个过程唐宋明清都差不多。”此说很流行,全错。不能支撑人口生存要求的不是人口众多而资源不足,而是王朝晚期制度道德败坏导致的无度浪费、贫富悬殊和恶性争夺。

   【人口】或说“古代人口大清洗乃是发展到盛世的必要前提”云。此说既有违圣言儒理又有违历史事实。孔子说“庶之富之教之”,增加人口是为政三要素之一,是让人民富裕起来、文化起来的前提。而人口众多也是历代盛世的基础之一。盛世五大标准:文化昌盛,政治清明,经济繁荣,社会自由,人口富庶。

   【答客】或拟在文章中引用东海在某群的一段话,问是否可以。答:当然可以,完全可以,毫无必要征求意见。儒者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我以前说过,没有经过我的审阅不要公开我的私聊,是因为私聊本来表达难以全面和严谨,听者理解又未必准确,故一般不宜公开,公开之前须审核。

   【我信】浏览了一下熊培云先生《两袖红尘碧雨,一枕青史黄粱——我的供词》,完全相信他的招供。指控者未必故意泼脏水,但未免想多了。据说指控者是个女权主义者,那就不奇怪了。熊先生的错误就是警惕性太低,忘了君子当防火防盗防女权主义者,居然接受采访并要她为自己送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