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恶必贱】人世间有两种东西至恶无比、至贱无双:一是极权主义,一是恐怖主义。至于哪种东西更下贱,殊不易言。两种东西表现有异,精神一致,极权主义是政治恐怖主义,恐怖主义是宗教极权主义。人类社会要文明发展和谐幸福,就必须文化、法律和武力多管齐下,将这两种东西送进历史的垃圾堆。

   【恶必贱】下贱有两种表现:或者变态自尊,妄自尊大,闭关锁国,与世隔绝,与文明世界为敌;或者崇洋媚外,吃里扒外,低三下四,见人就拜,把异国异族的劣质人口当爹。两种表现貌似相反,其实相成,同归于贱,同归于恶,同归于极度的不自信。

   【恶必贱】贫穷非劣,邪恶必劣。所谓劣质人口,与贫富无关,特指那些思想低劣、品性恶劣者,包括极权分子、恐怖分子、邪教徒、盗贼等。其中暴君、暴民、酷吏、贪官为四大劣质人口,最非人、最垃圾的四种人。王道政治的义刑、义杀、义战就是为它们准备的。

   【恶必贱】毛氏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改一下就很正确:卑贱者小聪明,高贵者最愚蠢。还可以化用一下:卑贱者固然卑贱,高贵者更加卑贱。上流社会成了卑贱分子最集中的大本营。换言之,文化、政治等精英群体中,劣质人口特别多。

   【盐铁论】汉武帝孙子汉昭帝继位后不久,召集各地贤良文学至长安,与以御史大夫桑弘羊为代表的朝廷官员们,围绕一系列财政经济政策和文化政治问题展开讨论,史称“盐铁会议”。有趣的是,会上贤良文学一方坚持儒家立场,桑弘羊一方则嘲孔贬儒,双方言无不尽,毫无隐讳,可见当时言论自由度之高。

   【真谛】宇宙微尘里,何物能坚牢?答曰:良知。王阳明“生天生地,神天神地”的良知,大光明心,孟子“万物皆备于我”的我,《中庸》“天命之谓性”的天命之性。人身会死,良知不亡;天地可毁,天性不灭。

   【真谛】乾元有四性:一曰统帅性,乾元所在,坤元随之,乾坤不二,统称太极;一曰健动性,乾者健也,至诚无息,生生不息,无为无不为;一曰潜在性,潜在于宇宙生命一切现象之中,人人有一太极,物物有一太极;一曰超越性,超越于天地万物一切现象之上,所谓形而上。形上形下,一以贯之。

   【儒家】就学术而言,可称儒学、仁学、良知学;就道德而言,可称中道、仁道、孔孟之道;集教育、教化和宗教精神(信仰)而言,可称儒教、礼教、仁教、良知教。统称儒家。儒家道德为中道,最高境界为圣人,从心所欲不逾矩;政治为王道,最高理想为大同,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将王道落实于制度,为礼制。

   【辟毛】毛氏的话无意中透露了马帮的秘密:所谓反抗、斗争和干社会主义,归根结底,无非就是造反作乱。革命的本意是革暴君、暴政之命,是顺天应人的,但在马家话语系统中,革命成了造反的同义词,成了反人权、反人性、反人道乃至反人类的背天逆理的暴力恶行。

   【真谛】助人为乐,助恶为苦。救助恶狼的东郭先生被狼吃掉,救助毒蛇的农夫被蛇咬死,合情合理,合乎天理和因果律。赞美鼓吹各种邪道邪说,歌颂逢迎各种恶人恶势力,包括暴君暴政暴民,都是助恶,都是有罪的,难免自遗后患、自找麻烦乃至自招恶报。慎之哉!

   【真谛】东郭先生和农夫救助恶狼毒蛇,是出于怜悯之心,故没有死于狼蛇之口。而百年来那些支持、拥戴、帮助暴君恶魔者,很多人是为了争名争权谋取私利,受尽迫害乃至被害致死,实属天公地道,无非自作自受,虽是人祸,实为天诛。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击蒙】把毛思想说成湖湘学派的硕果,在毛时代是会被视为恶毒攻击的。毛氏地狱有知,也必齿冷不屑。毛氏偶尔地、零星地、轻描淡写地说点孔子和儒家的好话,丝毫无碍于它反儒尊法的思想本质。商鞅、韩非子都说过尧舜禹等圣王的好话,暴秦的朝廷上还有不少儒生呢。

   【革命】为了强调革命事业之艰难、革命成功之不易和革命精神之丰沛,共官喜欢炫耀革命代价之巨大,动辄三千万人头。殊不知,仅千万人头级别的牺牲这一点,就彻底否定了其所谓革命的正义性。如果是顺乎天而应乎人、以至仁伐至不仁的真革命,完全不需要付出那样惨重的代价。

   【天眼】对于反孔和尊马两派来说,动机如何已不重要。即使动机是为了救民救国,结果也必然殃民祸国。因为正邪善恶颠倒,一切无不颠倒,爱之适足以害之。换言之,此辈为善不足,作恶有余,偶有好心,只能坏事。其次,反孔尊马本身就是最大的愚昧和邪恶,最根本的殃民祸国。

   【看中国】借用托尔斯泰的话说,文明的国家各有各的文明,野蛮的国家都是相似的。各马邦相似程度又特别高。《苏联崩溃前的状态》一文,介绍了勃烈日涅夫时代苏联社会的状况,包括民众的愚昧,官场的虚伪,朝野上下犬儒主义的弥漫和利益主义的泛滥等等,简直就是现中国的传神写照。

   【教育】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毕业典礼上提出“不撒谎不告密不独利”之三不寄语。讲得很好,只不过,对大学毕业生提出的要求或希望如此之低,未免可悲。这充分说明这些学生未能建立基本人格,证明大学教育之失败。马家学校培养不出正人君子也。

   【答客】或说:哪有什么纯粹的儒家思想?孔子都有“吾与点也”的时候。自程朱始,儒学更是渗透佛道两家因素,阳明心学与禅宗密不可分。答:四书五经就是纯粹的儒家思想,孔孟程朱阳明都是醇儒之大者。程朱与佛道、阳明与禅宗存在着根本性、原则性区别。

   【击蒙】僧璨《信心铭》说:“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最为一些杂家、浑人和糊涂人士所喜爱。殊不知,没有择法之眼和明辨功夫,不明是非优劣善恶正邪,欲明大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不能疾恶好善者,或可修断情绝爱之禅,不能成正人君子之德也。

   【击蒙】董明珠有句话说得好:“没有人才,一切归零;没有道德,人才归零。”简言之,没有道德,一切努力终将归零,并且难免付出沉重的代价。归零还可以从头开始,古往今来恶势力崩溃灭亡的时候,无不负债累累,万劫不复,彻底丧失回头是岸和从头开始的可能。

   【击蒙】以善恶为执念,以超脱善恶鸣高,对于人世间的善恶正邪大是大非,既分不清楚也不屑于分清楚,不屑于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这是很多佛道人士及国学杂家的通病。于大学八条目中,这些人士严重缺乏格致诚正齐治平努力和能力,一味强调修身。这种人成仙成佛难,修成糊涂虫倒很容易的。

   【公有制】所谓的全民所有、国家所有制、集体所有,都属于公有制;所谓的特权市场经济,本质上还是公有制。而所谓的公有制,实质上又是权有制。盖公有制最方便特权阶级将国家人民的资源财产据为己有,最方便它们以一党、一己之私冒充天下国家之公。公有制等于权力私有制。

   【公有制】所谓的社会主义道路,落实于经济制度就是公有制。支持公有制,是对极权政治和特权阶级最好的支持,就是支持它们冠冕堂皇地剥夺民权民产。倡导和坚持公有制的三界精英特别恶,支持和拥护公有制的人民大众特别蠢。上恶下蠢,以党主制、公有制为支柱的恶制自然就落地生根了。2018-7-3余东海

   

   

(2018/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