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差等】差等和平等相反相成。没有一定平等的差等,是绝对不平等,极权主义;没有一定差等的平等,是绝对平等,平等主义。平等主义与极权主义也是相反相成的。提倡男女平等、人人平等的太平天国,建立起来的却是极端不平等、等级最森严的极权恶制,原因就在于此。

   【差等】儒家既讲平等也讲差等,乐主和同,礼主别异。夫妇有别,父子有别,君臣有别,长幼有别,内外有别,亲疏有别,贵贱有别,人物有别。同中有别,这才是人类世界之常态,才能避免社会平面化无序化,才能获得正常、有序、可持续的发展。唯儒家王道将平等和差等、自由和秩序统一得最完美。 【答客】或问:儒学很容易变成心灵鸡汤,要想避免成为心灵鸡汤,应当注意点什么?儒学与心灵鸡汤的区别是什么?答:儒佛道三家中,儒学是最不容易鸡汤化的。儒学与心灵鸡汤的根本性区别有二:一是形上性,有性与天道信仰;二是政治性,有外王追求和理想。摒弃这两大特色,儒学便不成其为儒学矣。

   【答客】或问外道和杂家有何区别。答:不同的文化体系意味着不同的三观,不同的文化立场意味着不同的道德立场及政治立场。外道是立场不中正,良性外道是正而不中,偏离中道;恶性外道是背逆天理,背道而驰。杂家是立场不稳定,甚至多立场,亦儒亦佛亦道,或中或西,多立场其实是无立场。

   【杂家】杂家的一大特征是油滑。似儒非儒,似佛非佛,似道非道,似耶非耶,似中非中,似西非西,没有基本立场,不受任何规范,特别自由超脱。例如,对于君父之仇,报不报复,他们都有理由。报复,那是以直报怨,春秋精神;不报,甚至相逢一笑,那是以德报怨,超然境界。

   【警惕】对于毋必、毋固、毋我,须善加体会,不可莽撞意度。毋必,父仇必报,知过必改,不可不必;毋固,择善固执,允执厥中,不可不固;毋我,于万物皆备于我之我,不可不觉。如果一切毋必毋固毋我,便无法立定仁义的脚跟,容易堕入外道或杂家的油滑泥沼。

   【仁爱】儒家的爱有三大特点:一是爱有差等,亲亲仁民爱物,秩序井然;二是爱无局限,中国一人,天下一家,民胞物与;三是爱人以德,不姑息迁就。政治上爱民以德,爱民有道,包括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制之以法。仁政爱民,惩恶罚罪、义刑义战也也属于仁爱的范畴,所谓生道杀人是也。

   【仁爱】所有学说包括邪说都讲爱人。关键是立足于何处,怎样爱法。立足点不同,爱法就不同,优劣真伪正邪由此而别。耶教立足于神,秦法家立足于君,集体主义立足于集体,国家主义立足于国,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立足于族,都不行。自由主义立足于个人,也不够。唯儒家立足于仁,故真正仁爱,大爱有序而无疆。

   【仁政】或谓“义刑义战非仁政范畴”,这是不明仁政之真。仁政即德治,即王道政治,必须落实于礼制。礼制包括礼乐刑政,刑即刑法,礼制之刑,即祥刑义刑。同时礼制规定,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礼制之下自天子出的征伐,就是义战。春秋善善恶恶,仁政扬善惩恶,义刑义战就是惩恶的两种方式。

   【我见】或谓孟子思想过于强调个体的主观能动性,不利于组织的建立、团结和发展。非也,组织可分为三类:君子组织、小人组织和盗贼组织,即道义集团、利益集团和邪恶集团。孔孟之道都是立足于人格、人道建设的学说,最善于培养圣贤君子,圣贤君子又最容易形成和而不同的道义集团和健康力量。

   【仁爱】外道有两种:正道和邪道。儒家待之态度不同。对于正道是有破有收,对于邪道是破而不收。破是批评、抨击、破斥之意,与“辟邪说”的辟近义。破邪道辟邪说,是圣贤君子当仁不让的天赋使命。对于异端外道,尊重它们的言论信仰自由,是宽容的表现;破斥它们的思想观点错误,是文化的责任。

   【包容】“条条大路通罗马,儒释道都一样,都是一家。大家不要批评,要互相包容。”如果这个说法成立,孔子批道家,孟子辟杨墨,程朱和历代大儒排佛道,他们岂非都不懂得包容,都有违“儒释道都是一家”之高论?释尊对外道、老庄对孔子何以也不讲包容?言者岂非比儒佛道诸家大宗师都高?

   【礼学】小南海“礼三层说”,将礼分为理念、制度、器物三个层次,很好。只是要正确理解理念这个概念。我在《礼运大义》中指出,礼属于外王,又是沟通形上与形下、连接内圣与外王最重要的一道。《礼运》中一再说“礼必本于大一”、“礼必本于天”、“礼本于义”、“仁者,义之本”等,将天、仁、义视为礼之本。

   【礼学】大一和天都指形而上之天道,义为仁之节制。仁统形上形下,可以彻上贯下,上彻天道太一,下贯义德和礼制。因此,礼的最高依据是天,礼的基本原则是仁义。礼本于义是儒家一贯思想。孔子说:“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卫灵公》)

   【礼学】天道和礼,仁义和礼,都是体用、本末之关系。相对于仁,义为用为末;相对于礼,义又为体为本。“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即礼以义为本之意,只不过《礼运》侧重于政治之道,《论语》中这句话侧重于君子修养。注意,体用、本末有别而又不二,就像一棵树之根与枝一样,不能完全等同,不能割裂为二。

   【仁爱】为政而不能惩恶罚罪,那不是包容而是包庇,无异于助恶;为学而不能摧邪纠谬,那不是宽容,而是纵容,无异于同流。学者任凭歪理邪说泛滥而置之不理,有三大原因:一缺智,缺乏明辨能力,不辨是非;二怯懦,缺乏浩然正气,怕惹麻烦;三乡愿,你好我好大家好。

   【理据】或说:“有的人就靠打着儒学的旗号,发表毫无文献依据、现实基础和起码逻辑常识的奇谈怪论!”这种人是自外于儒家,自绝于君子之道,自我夷狄化乃至禽兽化。盖君子发言为文,必须有理有据。理者,道理也,天理也,易理也,儒家义理也;据者,事实根据也,经典依据也。

   【最好】儒学是否最好,在儒门中从来不是问题。儒家作为中华文化的核心和代表、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和中华的民族魂,当然是最好的文化,三观最正,三性(真理性正义性普适性)最高。从理论的中正到实践的伟大,从历代圣贤君子的道德实践到历代儒家王朝的政治实践,都已充分证明这一点。

   【儒善】裸捐当然是善行,但仅凭这一点,不足为儒。儒者可以裸捐,裸捐者未必儒;儒者固是善人,善人未必是儒。因为儒者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善人。儒者之善,不一而足。那是君子之善,是全方位、多层次、立体性的善,要信仰、解悟和践行中道,要仁智勇兼备。

   【老庄】老庄与孔孟、道家与儒家道不同,是儒门共识。二程、朱熹、王阳明、王夫之们对佛道两家都持严厉批判和排斥的态度,《论语》对道家隐士们虽不乏尊重,却有严肃批评,《中庸》对道家的人生态度亦有间接的批评。如果庄子是真儒,历代大儒们就成伪儒了,连孔子都有伪儒之嫌。

   【儒佛】佛教有句话叫破相显性,破除一切妄相而直显性体。此为儒家所不许。盖性在相中,性是相之所以然,相是性之所现、所然。宇宙万象都有太极内存,非幻非妄。朱熹说“人人有一太极,物物有一太极”,孟子说“形色,天性也”。形色之相,即是天性之性所现。破相的结果,不是显性而是损性。

   【儒佛】孔子可以集儒学之大成,因为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同道,他们都能“允执厥中”,道德和政治、理论和实践,一以贯之地统一在中道上。朱熹可以集理学之大成,王阳明可以集心学之大成,也是同样道理,因为理学和心学,一以贯之地统一在天理和良知上。理学心学也没有本质歧异和冲突。

   【儒佛】说阳明集心学、儒、释之大成,一非事实,二不可能。王阳明儒佛道兼修,但龙场悟道之后,坚执良知之大象,对于佛道两家便极警惕和排斥。同时,儒佛道三家虽有相通,立足点和基本原则大不同。可以“道并行而不悖”,无法“相为谋”,更无法三教合一地集合在一起。倡导三教合一者,皆浑人也。

   【态度】在问题讨论、思想争论的时候,真话直说就是对他人最好的尊重。只要是真话,就值得鼓励。说错了没关系,不到圣贤境界,孰能句句真理。这里的真话指发自内心的话。不一定要正确中肯,不一定是正知正见,只要不伪---不伪装伪饰更不伪造事实,就是真话。

   【大一统】关于大一统,儒学自有政治性正解,与世俗理解不同。大一统与通三统相反相成。东海主张文化大一统,大我儒家道统;同时尊三统,尊佛道和自由主义三统,形成一主三辅的文化格局。至于其它传统诸子、西方百家,既维护它们的言论自由,又破斥它们的错误思想。对于所尊三统,同样有收有破。

   【觉民】得君行道和觉民行道,虽各有侧重,但毫无矛盾。孟子引用伊尹的话说:“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斯道觉斯民也,非予觉之而谁也?”(《孟子•万章上》)孔孟以斯道干诸侯和以斯道觉斯民,完全一致。觉悟之民就不再是一般庶民而是圣贤君子。

   【觉民】觉民是儒者的天职本分。程颐说:“周公殁,圣人之道不行;孟轲死,圣人之学不传。道不行,百世无善治;学不传,千载无真儒。无善治,士犹得以明夫善治之道,以淑诸人以传诸后;无真儒,天下贸贸焉莫知所之,人欲肆而天理灭矣。先生生千四百之后,得不传之学于遗经,志将斯道觉斯民。”(《明道先生墓表》)

   【三家】不仅歪理邪说泛滥成灾,佛道西学也喧宾夺主,乱成一团。佛道堕落为利益之乡、乡愿之家乃至黑恶之窝;自由主义堕落为民主主义、平等主义,与极权主义貌似相反,其实相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儒家主体不立,中华道统不尊。

   【三家】儒佛道都讲觉悟,唯儒家觉悟最为高明中正。《系辞》言易道曰:“与天地相似,故不违;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故不过;旁行而不流,乐天知命,故不忧;安土敦乎仁,故能爱。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通乎昼夜之道而知,故神无方而易无体。”这种境界、作用和功能,非佛道所能及也。

   【三家】体用不二,用全因为体大,全体才有大用,有内圣之体全,才有外王之用大。如果外用不全,证明内存不足。大学八条目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前有格物致知之功夫,后有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功用,故儒家的诚正度即真诚和正义性特别高。古来附佛附道之外道邪教多得是,但从来没有附儒的邪教,原因在此。

   【历史眼】恶人恶势力之敌不一定是正人君子正义力量,往往是同样邪恶的人物和势力。五胡乱华,最先是匈奴人刘渊建立前赵,刘渊刘聪子孙被靳准诛灭,前赵到刘曜时被刘渊部属羯族石勒所灭。石勒死不久,儿子被石虎所杀,石虎子孙又被冉闵诛杀。人物一个比一个凶,势力一股比一股恶,相继诛灭无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