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君子知几如有神]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君子知几如有神

   君子知几如有神

   至诚之道可前知,祸福将至善必先知,君子至诚如有神。《中庸》说: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龟,动乎四体。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诚如神。”

   这是《中庸》第二十四章,意谓抵达至诚境界,就可以预知未来。国家将要兴旺,必有吉祥的征兆;国家将要衰亡,必有反常的现象,可以从著草龟甲上呈现出来,可以从手脚动作上表现出来。祸福将要来临时,福可以预先知道,祸也可以预先知道。所以至诚的人如同神明。

   妖孽,反常的现象,草木之类称妖,虫豸之类称孽,常用来比喻邪恶的人和事,所谓人反常为妖,物反常为怪。“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这种现象,历代的正史野史记载不胜枚举;对于此理,历代圣贤大儒多有阐说。

   董仲舒说:

   “美事召美类,恶事召恶类,类之相应而起也。如马鸣则马应之,牛鸣则牛应之,帝王之将兴也,其美祥亦先见;其将亡也,妖孽亦先见,物故以类相召也。”(《春秋繁露•同类相动篇》) 又说:

   “凡灾异之本,尽生于国家之失。国家之失乃始萌芽,而天出灾害以谴告之;谴告之而不知变,乃见怪异以惊骇之,惊骇之尚不知畏恐,其殃咎乃至。以此见天意之仁而不欲陷人也。(《春秋繁露•必仁且知篇》)

   董仲舒这两段话,可以看作《中庸》第二十四章的注解。

   国家将兴将亡,都会出现相应的征兆。国家和个人祸福即将到来之前,圣贤君子都能预知。至诚如神,心诚则灵,此之谓也。良知光明,就会产生一定的前知和预测能力。《易经》说:“知几其神乎!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

   几是细微、隐微,引伸为事物的苗头、预兆。知几,从细微中预见变化,从偶然中发现事物的趋势。这是君子的大智慧。审几度势,对家国大事有先见之明,或预作防备,或在“可以不死”的时候避凶趋吉。

   关于知几,二程说:“知几者,君子之独见,非众人所能及也。穆生为酒醴而去,免于胥靡之辱;袁闳为土室之隐,免于党锢之祸;薛山守箕山之节,免于新室之污。其知几矣。”(《二程集》)

   这里提到《汉书》记载的三个“知几免灾”的小故事。

   穆生辞醴免辱。穆生是汉初鲁地儒生,与白生、申公一起,是汉高祖同父少弟楚元王刘交的贵客,得到刘交高度敬重。穆生不喜喝酒,元王每次摆酒,常为穆生准备甜酒。到刘交之孙刘戊即位,开始也常为穆生准备甜酒,后来渐渐忘了准备。穆生就说,可以走了!楚王的心意怠慢,不走,将会有后患。于是称病卧床。申公、白生不同意:“难道就不想想先王的恩德吗?现在楚王只是失于小礼,何至于那样!”穆生回答说:“易称‘知几其神乎!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先王之所以礼吾三人者,为道之存故也;今而忽之,是忘道也。忘道之人,胡可与久处!岂为区区之礼哉?”于是称病辞归。申公、白生继续留下。刘戊逐渐淫暴,后来因为在给薄太后服丧期间私下通奸,削减两个郡,于是和吴国暗通。二人劝谏,不听,受胥靡之刑,身穿赭衣举着杵,到市上舂臼。

   袁闳隐居免祸。袁闳是东汉时隐士。他家族富足昌盛,但见当时政治环境险恶,党祸将起,就披散头发与世隔绝,想隐居到深林中去。因母亲年老不宜远走,于是修筑土室,庭院四周不设门,只从窗户接取饮食。早上在土室中朝东方向母亲行礼。母亲想念袁闳,时常去探望他,母亲离去后便关门,兄弟妻子孩子都见不到他。隐居十八年,黄巾贼兵兴起,攻陷郡县,百姓受惊四散,他朗诵经书而无动于衷。贼相互约定不进入他住的村庄,乡人都到袁闳住的地方去避难,都得以保全性命。五十七岁时,在土室中去世。

   薛方守节免污。箕山,是唐尧时隐士许由、巢父隐居的地方。箕山之节,指归隐以保全节操。西汉末年名士,齐地人,朝廷多次征用他,他都不愿离开。后来,王莽用豪华大车迎接薛方。薛方谢绝使者说:“尧舜在上,下有巢由,今明主方隆唐虞之德,小臣欲守箕山之节也。”2018-7-12余东海首发于中国文化基金会公众号

(2018/07/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