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点滴人生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現在距離美國大選還有兩年多的時間,筆者的判斷是﹕特朗普連任無望。

   任何美國總統,在還可以重選連任的情況下,都謀求連任。一方面,這是表示對他過去幾年的工作的肯定,二方面世界上有哪份工作比美國總統聲譽更高,對世界影響更大﹖

   差不多做了兩年,特朗普現在是開始做連任的功夫了。不過,我恐怕他這次沒有機會了。

   兩年前,當特朗普和希拉莉爭逐總統寶座時,希拉莉在民調中一直領先。但筆者在投票之前的一周說,特朗普有機會。原因之一是,希拉莉雖然領先,但長時間不能拋離特朗普,兩人的差距不足十點,這個差距,一個筋斗便可翻越過去。原因之二是,美國人,特別是一般大眾,愛變化。選希拉莉,其政府必然是遵從過去的一套,但特朗普有新意,而且有娛樂性。

   果然,特朗普是勝出了,而他過去的一年半,確是沒有令人,特別是他的選民,失望。他充滿娛樂性、刺激性、出位性,而雖然到目前為止,我們仍然看不到他有什麼實質的政績,但和他有關的新聞沒有使人覺得沉悶。但是,這是到目前為止的情況,往後仍然是這樣,恐怕會令人生厭,甚或憎惡了。

   最近他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會面,可能是他在美國人眼中的分水嶺。之前,可能仍有為數不少的一部分美國人接受他﹔之後,可能許多人已經對他不存什麼希望了。

   特朗普的說話,言大而誇,經常用高端的言辭,不說“好”,而說“很好”,有時甚而“很很很好”,不說“偉大”,而是“非常偉大”。這樣極端,聽得多確是令人討厭。同時,他的公開說話,經常隔天便要糾正或修正,已經成了慣例。堂堂一個美國總統,說話如此不踏實,是國家的恥辱。而且,美國總統說話,一向一言九鼎,人們依據他的說話作出投資決定,或研判國際關係的走勢,但特朗普說話如此反覆,人們根本莫知所從。這使他的國內和國外的公信力日走下坡。

   特朗普經常說錯話,原因是他衝動。他這衝動令他的幕僚難以適應和接受。他上任以來,親密的幕僚換過不少,政府之所以仍然能夠運作,要多得制度的巨大穩固力量。特朗普雖然像孫悟空一樣騰上跳下,但無損美國的文化和核心價值,而體制內對抗他的人不少。我們看到特朗普雖然是行政首長,但政府內部有相當一部分的人是和他對著幹的。

   特朗普會見普京,是美國的外交大事,但司法部門沒有給他營造一個諧和氣氛。就在他們預定見面的幾天前,司法部對俄國軍方十二名情報人員提出控訴,指他們涉嫌干預前年美國總統大選。這明顯給特朗普難題,因為這十二個人是在俄羅斯國度裡,不是在美國。這不是給特朗普為難嗎﹖之後他的前私人律師曾錄下他倆關於支付十五萬美元給一個模特兒作掩口費的對話,這對話的錄音帶被當局搜出,並被《紐約時報》加以報導。這自然是聯邦調查局所給的料,可稱十分不給特朗普面子。

   特朗普會見普京的時候,有一節是他們兩人的私下談話,其間只有翻譯在場。究竟他們要談什麼,這樣秘密﹖美國總統的一舉一動應是公開透明的,美俄關係,有什麼不可對人言﹖這與數月前特朗普會見金正恩不同。在那次會見之前,美國開出很嚴苛的條件,才願意舉行美朝最高領導人會談。特朗普先私人見見金正恩,試探一下,才正式會談,無可厚非。但普京已是國際政治領袖,實毋須試探其誠意。因此兩人公事上私下談話,並不恰當。聞美國政界有倡議舉行一聽證會,傳召特朗普-普京私人會面時的翻譯出席,接受查詢。我認為這並非不宜。

   特朗普的支持,主要來自美國大眾,而非中產階級和政界,由於社會大眾已開始厭惡特朗普的反覆和好鬥,特朗普將愈來愈受到美國上下所唾棄、對付和攻擊,他的日子會愈來愈困難。尋求連任,是不可想了。

   在此時候,特朗普必然把怒火和國內壓力引到外間去,中美貿易戰可能愈打愈大了。

(2018/07/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