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神行太保藏玄機-水滸人物談之七]
张成觉文集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行太保藏玄機-水滸人物談之七

   西游記中的孫悟空一个跟斗翻過十萬八千里,這是神話,無人當真。然而梁山好漢戴宗日行八百里,腳程相當於漢武帝夢寐以求的西域汗血寶馬,卻是讀者耳熟能詳,似乎沒有誰質疑。其速度竟兩倍於當今馬拉松世界紀錄!

   《龍虎山客棧》編劇不落俗套,對此另作解釋,道是戴院長有孿生兄弟,利用信鴿傳遞信息,加上一些變戲法的技巧,掩人耳目,遂使當局的芸芸眾生信以為真。不過說來簡單,做起來還是有點講究的。

   在施耐庵筆下,戴宗論武藝不咋的,可是頻頻出現於重要情節中。晁天王率領吳用以下林沖為首的一干馬步頭領傾巢而出,千里迢迢南下江州營救宋江,即源自戴宗奉命為蔡九知府向東京送信。由此帶出白龍廟英雄小聚會(此乃宋江班底形成之基礎)。其後楊雄石秀時遷入夥,三打祝家莊等重頭戲均離不開戴院長的身影。石碣受天文後一心宋江望招安而冒險赴東京走李師師的門路,隨行者亦少不了這位排名二十的天速星。

   讀者不妨細看一下戴之前都是什麼人:宋盧吳公孫四大首領,關勝林沖等馬軍五虎將,花榮柴進朱仝等三位宋心腹,李應大財主,二龍山三傑魯智深武松楊志,再加猛將徐寧索超。這些名字哪一個不是響當當的?儘管如此,對於戴之神技無不尊重與佩服。

   打個比方,戴便是水泊梁山的軍情局長,身份類似于毛王朝內的李克農,八十年代前期蘇聯的安德羅波夫或葉利欽下面的普京。其能量絕對不容小覷也。

   正因為戴宗資歷與本事不凡,宋江死黨排二十二的李逵,平日在山寨裏天不怕地不怕,但在他面前也輕易不敢造次。曾經背著他偷吃酒,露餡後被修理了一回,從此只有服服帖帖的份了。

   戴宗往常作道裝打扮,他也信奉道家,齋戒沐浴頗為虔誠。平方腊後受封都統制,他卻率先納還官誥,到泰安州岳廟陪堂出家,數日後“大笑而終”。可謂得善報矣!

   6-17

(2018/06/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