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共產黨躲避29年]
严家祺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
《首脑論》(1986)《三种政体》(1979)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①
·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②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③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④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⑤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克里米亞戰爭與中俄邊界問題
·
海外民运
·
·19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旧文
·《苹果日报》文章《伦敦会见方励之》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中共當局三次迫害高瑜
·釋放王炳章!“釋放”王軍濤!
·嚴家祺:王炳章和時代廣場的鐵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產黨躲避29年

   

共產黨躲避29年


香港《苹果日报》


嚴家祺


   • 適中字型

   • 較大字型
   資料圖片
   共產黨躲避29年

   
   六四至今29年了,六四遇難者家屬群體「天安門母親」的發言人尤維潔發表公開信說,89年發生在北京的那場大屠殺中,「我們失去了兒女、親人,29年來,我們每個家庭飽受着痛苦的煎熬。如今,父母親們大多已進入了耄耋之年,年老體弱、令人堪憂。迄今為止,我們群體中已經有51位難屬永遠離開了我們。」29年來,「我們在維護做人的尊嚴、尋求公平正義的道路上艱難地走着。」
   一個政府,面對人民的和平抗議,用機槍坦克進行屠殺。29年了,中國政府對「天安門母親」的呼聲,始終置若罔聞。六四大屠殺摧毀了正義、摧毀了整個中國社會衡量是非曲直的標準。冤屈無處申訴,這樣的一個國家的政治和社會就必然愈來愈扭曲。既然公開的殺人犯都不受法律制裁,那麼,貪污腐敗就可以大行其道。近五年來,中國大反貪污腐敗而仍然不為六四翻案,這種做法,使江胡時代形成的「政治扭曲」和「社會扭曲」更加嚴重。中國官場普遍的貪污腐敗、和嚴重的兩極分化的根源,就是六四大屠殺後權貴資本主義發展的直接結果。這種情況的進一步發展,就是經濟扭曲增長後,也正在陷入經濟衰退階段。
   在悼念六四遇難者時,也聯想起了六四後發生在羅馬尼亞的一場大屠殺。羅馬尼亞名義上是「共和國」,齊奧塞斯庫從1965年起,在長達25年時間內擔任了黨的總書記、共和國總統、國務委員會主席、國防委員會主席、武裝部隊總司令和愛國衛隊總司令、經濟和社會發展最高委員會主席等多種職務,被塑造成「羅馬尼亞千年以來最偉大的領袖」。正是這個「最偉大的領袖」,用武力屠殺和平抗議的人民。
   29年前的1989年12月17日,羅馬尼亞西部城市蒂米什瓦拉發生了大規模的和平抗議運動,上萬人湧上街頭,高喊「要自由」、「要麵包」、「要熱水」、「要暖氣」、「打倒齊奧塞斯庫」等口號,部分示威者衝入了市政府。齊奧塞斯庫的第一反應,就是學習半年前的中國,使用武力鎮壓,對和平抗議的民眾進行大屠殺。齊奧塞斯庫是東歐領導人中唯一下令軍隊向平民開槍的人。與六四大屠殺相比,羅馬尼亞的死亡人數少得多,但用暴力對付人民的慘烈程度,同出一轍。在羅馬尼亞,造成了全國抗議蒂米什瓦拉大屠殺的高潮。
   蒂米什瓦拉大屠殺發生後3天,齊奧塞斯庫總統結束對伊朗訪問回到國內,抗議浪潮仍在向全國蔓延。政治黑暗,和平抗議是天然合理的,大屠殺是對人民的犯罪,殺人者應當受到審判,這成為民眾的共識。但齊奧塞斯庫企圖用總統的權力來扭轉人民對大屠殺的看法。齊奧塞斯庫回到國內的第二天,在布加勒斯特的黨中央廣場,召開了10萬人的群眾大會,宣佈蒂米什瓦拉發生的騷亂是流氓暴徒煽動的恐怖行動,是與反動勢力、帝國主義勢力相勾結的、搞亂羅馬尼亞的秩序與穩定的動亂。
   在人類社會中,面對社會中人們普遍關心的問題,一個人不是為了個人目的、而是憑良知作出的判斷,是相同的。這種判斷,中國人看來,是良心的引導,基督徒看來,就是神的指引。齊奧塞斯庫企圖違逆民眾對蒂米什瓦拉事件的看法而為大屠殺辯護時,從廣場的一個角落突然有人大喊了一聲:「打倒齊奧塞斯庫!」這一聲音,是良知的聲音,也是羅馬尼亞人民的共同呼聲,瞬間,這一呼聲在10萬人會場上傳播開來。
   齊奧塞斯庫立即調來了大批武裝員警,包圍了廣場,企圖用武力鎮壓,但親臨現場的國防部長米列亞命令員警和軍人「不准向人群開槍」。羅馬尼亞的軍隊宣佈中立。第二天(12月22日)中午,齊奧塞斯庫夫婦乘坐直升飛機逃離黨中央大廈。12月25日,「偉大領袖」齊奧塞斯庫被逮捕並遭特別軍事法庭審判。審判結束後,齊奧塞斯庫被帶到了兩扇窗子之間的牆下,齊奧塞斯庫夫婦中彈後跪倒。
   1976年的第一次天安門事件翻案後,鄧小平頭腦是清楚的,他知道,個人崇拜有害人民,也有害自己。終身制只能給人民帶來災難,所以,鄧小平在掌握大權後,反對個人崇拜。在1982年憲法中,明文規定,國家的首腦人物「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就是到1989年12月25日齊奧塞斯庫被處死後,鄧小平的頭腦還是清楚的,就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躲起來,以免引起像羅馬尼亞大屠殺那樣的連鎖反應。據中國官方的《鄧小平年譜》,鄧小平在1989年12月的前半個月有六次會見活動,但從12月17日──齊奧塞斯庫下令向人群開槍的那天──到來年的1月18日之前,沒有任何會見的紀錄。
   這是29年前盡人皆知的歷史,在悼念六四遇難者29周年的今天,共產黨一直迴避這段歷史。這一事實告訴我們,正義被扼殺、是非被顛倒,無論多長時間,是不可能過去的。29年來,對這樣重大的事件,共產黨和中國政府一直不能面對現實、正視現實,恢復六四真相,作出一個能為全中國人民接受的說法。如果說,鄧小平躲避了一個月,那麼,共產黨躲避了29年。面對正義遭到扼殺、是非遭受顛倒,躲避是無濟於事的。
   正義是不能被扼殺的。29年的躲避,使六四大屠殺造成的問題愈積愈大。正義本身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數以千百計的六四遇難者和趙紫陽總書記的冤屈一定會得到昭雪。
(2018/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