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谢选骏文集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亚洲民主国家全是美国卵翼的雏鸡
·林和立他真的坐过共产党的监狱吗——解放军磨刀霍霍又要屠杀人民了
·不搞台独也是死路一条
·中国领尸馆的催命电话太多了
·死亡是文明的基础
·美国汉学家饱汉不知饿汉饥
·天安门亿万亡灵降临香港
·死刑就是消除犯罪基因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警探喜欢包庇异性凶犯
·白种人的负担到沦为负担的白种人
·独立先于自由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专政终于撕下了法律的面具
·香港的赎罪
·穆斯林头巾为了便于偷袭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严刑拷打中降临世界
·世界大战就是人类的自杀
·日本终于沦为牲口国家
·台湾升级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圣地
·中美两国只能一个黑暗一个光明
·欧美人不懂中国人喜欢迟到
·阶级斗争瓦解中国科学界
·战狼其实狗腿
·在香港演习天安门大屠杀
·白种人不怕孤独
·波兰人出售自己的耻辱
·肯尼迪小兵崇拜希特勒元首
·李鸿章不懂中国历史
·中国是一座难民营
·香港警民不打不相识
·美国大学的中国化进程
·白人民粹主义者的革命宣言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香港青年武装海葬国旗
·人民币为何毛了
·活捉了一个五毛
·贸易战中的宗教因素
·香港公民意识能否继承辛亥革命
·越大就越是容不下大
·叫的狗不咬人
·川普浪费了两年半可能恶补吗
·改革开放是共产党中国的死猫跳
·社会主义的草又来吃掉资本主义的苗
·没有内债外债的日子一去不复了
·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奴才不能比主子更有学问
·献身给台湾的悲惨下场
·废垃需要暴政治理
·科学只能改善无法拯救人类命运
·美国看待太平洋如同中国看待南中国海
·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活例
·家族主义是农民抢地的意识形态
·香港政府为何虐待暑期学生
·共军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美军是雇佣军还是占领军
·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共产党就是“精苏族”、“精俄族”、“汉八旗”
·切尔诺贝利就是共产主义乐园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柯文哲满脑子流寇主义、毛泽东思想
·俄国和美国的区别
·在新疆体验海外的生活
·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伪劣产品为何畅销
·香港人即将沦为蝗虫
·中国的大饥荒大杀婴对于科学研究的贡献
·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港督就是共产党
·共产党里的好人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谢选骏: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黎安友认为奥斯林更有说服力的观点,是提出高层腐败的程度破坏了中国一党统治的合法性,以及中共政权为强化其合法性而进行的高压宣传是多么无效。但即便如此,调查却显示,因为持续的经济增长和严厉打击腐败,中国公众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奥斯林赞同一位未具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显然是乔治·华盛顿大学广受尊敬的学者沈大伟——认为中国政权已经进入了“残局”。这可能是正确的,但几十年来同样的预测被如此频繁地提出,以至于现在很难令人信服了。
   
   但是,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如果是真的,为何不像西方或日本甚至像苏联或纳粹一样,进行一次自由的差额选举呢?难道就像我说的那样,是因为中国的内战状态尚未结束吗?

   
   《黎安友(Andrew J. Nathan): 中国的世界秩序》(徐伟 译)说:
   
   编者按:这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2017年10月12日发表在《纽约书评》上的评论。文章评述了三本最近出版的、涉及中国崛起与国际秩序的著作,它们分别是迈克尔·R·奥斯林的《亚洲世纪的终结:世界最动荡地区的战争、停滞和风险》(The End of the Asian Century: War, Stagnation, and the Risks to the World’s Most Dynamic Region by Michael R. Auslin)、奥利弗·斯图恩克尔的《后西方世界:新兴国家如何重塑全球秩序》(Post- Western World: How Emerging Powers Are Remaking Global Order by Oliver Stuenkel)、格雷厄姆·埃里森的《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逃避修昔底德陷阱吗?》(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 by Graham Allison)。感谢黎安友教授和《纽约书评》同意本刊发表中文版。原文链接:http://www.nybooks.com/articles/2017/10/12/chinese-world-order/.
   
   10年前,记者孟捷慕(James Mann)出版了《中国幻想》(The Chinese Fantasy)一书,批评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用某种他称之为“慰籍性情景”(the Soothing Scenario)预期,来证明其对华外交和经济合作政策的合理性。按照这个情景预期,中国得到全球化的好处会使其接受民主制度,并支持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但与这个观点相反,孟捷慕预测,中国将继续是一个专制国家,而其成功只会鼓励其他独裁政权抵制变革的压力。[1]
   
   情况表明,孟捷慕的预测是正确的。中国利用全球自由贸易日益增长的潜力,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和第二大经济体。它成为亚洲其他国家的首要贸易伙伴,或许最重要的是因为中国处于这样一种关键地位,即它组装亚洲其他地方生产的零部件。64个国家加入了中国2013年宣布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计划连接中国与东南亚、中亚、中东和欧洲的港口、铁路、公路和机场—— 这条“新丝绸之路”如果获得成功,将会大大扩展中国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5月中旬,29个国家的政府首脑参加了北京的“一带一路”峰会。
   
   但与此同时,中国仍然是个一党专制国家,在势力越来越大的军队支撑下维持统治。在过去的25年,中国的军费预算与其国内生产总值同步增长,从1990年的170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520亿美元,增长了900%。这使得中国能够获得航空母舰、尖端导弹、先进潜艇和网络作战能力,从而挑战美国在亚洲的军事主导地位。在中国称为“近海”的海岸线附近,它极大地扩充了海军力量,甚至进入了太平洋和印度洋。
   
   中国取得这种新的强国地位的同时,基本上遵守了它2001年加入的WTO(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然而,2016年西方国家的政府发现,它们不得不违背(renege on a commitment)自己在中国加入WTO时作出的承诺,即十五年后给予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这种地位会使其他世贸组织成员国更难以起诉中国的“倾销”(dumping)——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产品,来排挤竞争对手——而承诺给予这种地位,曾经是基于这样的期望,即中国会变成西方模式的市场经济。
   
   这种期望并没有实现。相反,中国政府继续对经济施加控制,努力扩大中资企业在国内外的市场份额。北京进行工业间谍活动来获取西方先进的技术,通过合资企业和并购协议迫使西方的技术转移到中国企业,而且一度(虽然不是现在)为了刺激出口而压制人民币汇率。2006年以来,北京使用了WTO未禁止的各种形式的法规,使外资企业难以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竞争,同时给中国企业提供便利——特别是在半导体、尖端制造业和信息与通讯技术等前沿的领域。
   
   中国越来越无孔不入的经济影响力,已经引起西方许多国家的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运动,包括美国的唐纳德·.特朗普。一个出乎意料的反转是,在2017年1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上,发表讲话极力维护全球化的,不是欧洲或美国的领导人,反而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寻求加强美国在亚洲的联盟,以遏制中国的崛起。特朗普总统相反,他质疑与日本和韩国联盟的价值,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并且暂时搁置了在南中国海的美国“自由航行行动”(FONOPS)。在4月的马阿拉哥庄园(Mar-a-Lago)首脑会晤上,特朗普令人难堪地像习近平的学生一样,对朝鲜日益增长的核威胁问题表示:“听了[习近平]十分钟后,我意识到这不容易。”然后他就抛弃了自己的竞选承诺——提高对中国关税和反制中国操纵汇率,而他寄希望于中国会为他解决朝鲜问题,事实证明不过是徒劳的幻想。恰恰相反,平壤在7月4日成功试射了能打到阿拉斯加的远程导弹,朝鲜核威胁随之升级。
   
   令事情更糟糕的是,特朗普家族已经将自己显著地放在了中国的“开薪”名单上,以特朗普和其女儿伊万卡的品牌商标的形式接受未来利润,并寻求中国投资女婿库什纳的房地产项目。当“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一家纽约的劳工权利组织,曝光生产伊万卡品牌的鞋厂的恶劣条件时,中国当局拘留了该组织的三名实地调查员,这是“中国劳工观察”的调查员唯一一次因揭露虐待中国工人而被拘留。[2]
   
   美国政策中的这些混乱信号加快了中国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增长。在亚洲,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软化了以前菲律宾政府对南中国海领土争端的立场,接受了包含大量中国贸易和投资的一揽子计划;马来西亚领导人纳吉·拉扎克批准了对中国船只的首次购买,来装备其海军;韩国选民选出了一位新总统文在寅,他曾经承诺与北京建立更密切的关系;越南加强了与中国的外交和军事关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坚持美日同盟,但如果美国政策继续示弱,日本最终将面临一个选择,要么对中国在东海的领土要求做出妥协,要么更大幅度地重新武装自己,甚至可能发展核武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主任格雷厄姆·埃里森在他的新书《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中所说:“在可预见的未来,全球秩序的关键问题是中国和美国能否逃脱‘修昔底德陷阱’ ”;所谓“修昔底德陷阱”,他定义为一个主导强国与崛起大国之间的可能战争。
   
   然而,最近出版的另外两本书却以非常不同的方式讨论这个主题,认为中国并不像许多评论家让我们相信的那样具有威胁性。 保守的胡佛研究所研究员迈克尔·奥斯林宣告亚洲世纪早在其开始前就结束了,因为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主要国家,并没有采取对商业友好的经济惯例、朝向民主的政治改革以及合作性的区域机构,而这些才能使他们有效地与西方竞争。更左派的巴西学者奥利弗·斯图恩克尔则认为,中国和其他亚洲大国的兴起,是一个无法扭转的既成事实,但力量的转移并不会对西方利益构成严重威胁。虽然这两本书都讨论的是整个亚洲,但中国却是他们论述的中心。
   
   奥斯林的分析,是基于一套有争议的观点,曾经被称为“华盛顿共识”——认为自由市场、自由贸易以及政治民主是经济增长和政治制度保持稳定所必需的。由于中国的发展道路无视这一理论,奥斯林认为,这个国家在对美国的优势构成严重挑战之前就会跌倒。他观察到中国经济中的许多问题,包括国有企业的数量和规模过于庞大,公司治理不透明,巨额政府债务(据一些人估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百),房地产泡沫,以及过度依赖出口。 但是,这些仅仅说明了经济是如何运行的,而并不意味着这种运行方式将不起作用。
   
   事实上,中国经济并不像奥斯林认为的那么脆弱。首先,因为中国的货币,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所以人民币的持有者很难不经政府批准就在中国以外的其他地方进行大规模投资。可以肯定的是,少量的海外资本就足够允许在温哥华、洛杉矶和纽约购买高档房地产,而这几乎不足以使中国的投资枯竭,或使人民币受到货币投机的影响。其次,正像美元作为价值载体,即使没有任何有形资产的支持,仍然被普遍接受,从而享有“超级特权”(exorbitant privilege),人民币也被中国经济的参与者、甚至在有限的国外地区,接受为一种价值载体,这使得中国政府能够在有限的通货膨胀风险下,随意印刷货币以刺激经济增长。
   
   第三,中国经济中的债务人和债权人大都是政府实体,所以政府可以调整债务关系,而不会造成金融危机。北京通过创建“资产管理公司”(或“坏账银行”),从国家银行的账簿中扣除不良贷款,来摆脱以前的债务积压,这的确发挥了作用。而这种策略在需要时能够再次运用。
   
   奥斯林更有说服力的观点,是提出高层腐败的程度破坏了中国一党统治的合法性,以及中共政权为强化其合法性而进行的高压宣传是多么无效。但即便如此,调查却显示,因为持续的经济增长和严厉打击腐败,中国公众对政权给予了信任。 奥斯林赞同一位未具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显然是乔治·华盛顿大学广受尊敬的学者沈大伟——认为中国政权已经进入了“残局”。[3]这可能是正确的,但几十年来同样的预测被如此频繁地提出,以至于现在很难令人信服了。奥斯林把中国政权和其他没有发展出西方模式政府的亚洲政治制度,如泰国、缅甸和马来西亚,视为“未完成的革命”的例子,就犯了把政治稳定与民主化混同的谬误。
   
   与奥斯林不同,斯图恩克尔不相信中国的力量会衰退,但他认为中国的野心更多的是在经济上而非军事上。而事实是,中国在南海建造沙岛并构筑防御工事,增加军队投入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行动,在吉布提建设一个小型海军基地,用中国海军从利比亚撤出约3.6万名中国工人,并派出舰船参加亚丁湾的多边反海盗巡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