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谢选骏: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3200条“推特”分析:读懂川普的政治手腕》(2018年6月16日 转载观察者网)报道:
   
   与以往纯熟的政治家相比,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任以来一直以其琢磨不定的处事风格,让与其打交道的政客难以招架。

   
   特朗普究竟是媒体“口诛笔伐”的“疯子”,还是一直遵循着他独有的处世之道。我们试图从其自传及推特中一探究竟。
   
   1987年,特朗普出版了一本自传——《做生意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在其中他颇为骄傲地向大家展示了自己处事的艺术。这种行为方式,可以说到现在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不过是从Mr. Trump变成了President Trump。我们试图从特朗普最重要的宣传工具——推特上来进行分析,试图理解特朗普的长久以来形成的行为模式。
   
   我们选取了从2017年2月11日到2018年5月24日这467天内特朗普所发送的3200条推文作为对象,以周为时间单位进行分析。得到的结论很大程度上印证了特朗普自己仍旧醉心于30多年前公之于众的所谓“做生意的艺术”。
   
   这种处事的艺术在面对需要解决的问题时基本上分为四个阶段:一,提出惊人的目标;二,大肆宣传;三,决策反复摇摆;四,获得直观的结果。这与特朗普的推文表现出来的特征相互印证。
   
   1.Think Big & Fight Back
   
   敢想,这是特朗普的重要特质。有时,他开出的条件、提出的设想极为大胆,外界往往目之为疯狂,但他却沾沾自喜。“我认为大胆的想就像一种受控的精神病,我在很多成功企业家身上都见识过这种品质(I think of it almost as a controlled neurosis, which is a quality I’ve noticed in many highly successful entrepreneurs)”。现在,全世界都从特朗普的身上见识到这种品质了。
   
   他要求中国减少2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要求北约国家军费必须翻倍,威胁提高10倍汽车关税,向数十个国家征收惩罚性关税,要投资上万亿美元搞基建等等。凡此种种,都给外界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应对各方往往如临大敌。
   
   这正是特朗普惯用的招数。“我敢想。我总是这样。大多数人不敢想,只是打小算盘。因为大多数人害怕成功,害怕做决定,害怕胜利。这给了像我一样的人很大的优势(I like thinking big. I always have.Most people think small, because most people are afraid of success, afraid of making decisions, afraid of winning. And that gives people like me a great advantage.)。”
   
   很多时候特朗普以“回击”为理由给自己的行为正名。“如果有人对我不公平或者想占我便宜,我的态度就是狠狠地回击他们(when people treat me badly or unfairly or try to take advantage of me, my general attitude, all my life, has been to fight back very hard)”在这种策略下,特朗普以受害者自居,以牙还牙的手段更刺激了“敢想”这一特质,使他毫无顾忌。
   
   公平和不公平这对词组在推文中出现了43次,而且是在中美贸易战开场之后急剧升高的。如果特朗普觉得美国被如此不公的对待,那么2000亿美元也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了。
   
   2.Get the Word Out & Enhance Your Location
   
   特朗普总统十分重视宣传和舆论工作的重要性,并于此道浸淫已久。他明白,哪怕有最好的产品,如果没有人知道,也就值不了多少钱(You can have the most wonderful product in the world, but if people don’t know about it, it’s not going to be worth much)。哪怕土地的位置不是最好的(那时他还只是一个地产商),但宣传可以让它的位置变得更好(you can enhance a location, through promotion and through psychology)。
   
   很多政客都明白宣传自己的政策至关重要,但特朗普的宣传极为不同。通常政客的宣传活动要花费巨额的资金,因为他们要租用场地,招待记者,准备宴会,购买广告,聘请团队等等。但特朗普对此嗤之以鼻,他决定自己宣传自己。“可以雇佣公关团队来宣传,付给他们钱,让他们卖你想卖的。但对我来说,这就像雇一堆外行专家来研究市场。我自己干才是最好的(It’s never as good as doing it yourself)。”
   
   随着时代的发展,特朗普选择用推特(Twitter)为自己打call。他很满意于推特这种高效和低成本的自媒体工具,他曾说“我爱推特,推特就像拥有自己的报纸,而且不会亏钱(I love Twitter it's like owning your own newspaper--- without the losses)”。对于twitter在其竞选中起的作用,他直言不讳,“如果没有社交媒体,我怀疑我还能否坐在这儿(I doubt I would be here if weren't for social media, to be honest with you)”。
   
   特朗普Twitter截图
   
   推特为特朗普赢得了太多的关注。特朗普是推特上受关注最多的人,差不多有5200万人。根据盖洛普的民意调查,大约有130万美国人是特朗普的忠实关注者——他们每天都阅读特朗普所发送的所有twitter消息,并且经常转发。这种扩散效果是极为惊人的——约有76%的成年美国人经常看到特朗普的推特消息,这远远超过了选举投票率。
   
   他在推特上不厌其烦地宣传自己,在我们统计的15个月内,总共发送了3200条推文,平均每天7条。不管人们是支持还是反对,特朗普的口号和政绩,已经是妇孺皆知了。
   
   特朗普推文中的高频词汇有两种,一种是日常用词,比如“让美国再次伟大”此类美国优先的口号。
   
   基本上此类词的用词频率比较平均,但是出现总次数很多。一些反常的用词高峰代表国庆日、圣诞节以及重大政策出台之时,特朗普用自己的这些常用词宣传自己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理想,顺带着还忘不了抨击一下奥巴马和希拉里的昏聩无能。Great在其推特中竟然出现了704次之多,提到美国也有579次。这表明了特朗普的施政基调,让美国再次伟大是特朗普政策的最中心。奥巴马和希拉里也是总统推特的常客,各出现了96次和76次。
   
   另一种高频词汇则是由事件驱动的,出现时间明显有集中性的特征。
   
   随着特朗普政策重点的变化,其推特文章的重点也随之变动。推特文章关键词频率的变化显著地反映出了特朗普施政着力点的转移。2017年上半年,Obamacare出现的次数异乎寻常的多,表明那时候特朗普专注于医改问题。到了下半年,Tax这个词使用频率猛地升高,表明特朗普已经从医改转向税改。2018年三月开始,Job、Trade、China、Fair开始成为特朗普推特中最流行的词汇,表明贸易摩擦成为了特朗普的关注中心。
   
   此种词汇的变动,有时候要比新闻更敏感。当特朗普突然对某些主题进行高频次表达,表明特朗普开始以此作为施政重点。具体怎么宣传倒是次要的,但只要还在宣传,事情就还在进行中。事情一天不停止,宣传就一天不停止。这也就意味着,当宣传停止了,事情也就暂告段落。
   
   以中美贸易战为例,从3月下旬开始,Trade等贸易战主题词汇出现频率成井喷式增长,表明特朗普将大部分精力转移到贸易问题上。但是到4月下旬,该主题词汇出现频率迅速下降,表明中美贸易战对特朗普来说,重要性暂时下降。但该词频率仍然较贸易战之前要高,这也暗示了特朗普没有完全放下这个议题。仍有可能在朝鲜问题解决之后再次打贸易牌。
   
   而且特朗普明白,不是只有赞扬才是宣传,批评也是宣传的一种(even a critical story, which may be hurtful personally, can be very valuable to your business.),关注就是价值。所以特朗普从不怕引起争论和批评。
   
   最有代表性的例子莫过于特朗普对新闻媒体旷日持久的攻击。特朗普创造了一个词来反击那些他认为“带有偏见的主流媒体”——假新闻(Fake News)。这个词在467天中出现了264次,加上一些零散的对于媒体的批评,这意味着特朗普几乎每天都在和新闻媒体对抗。这使得被激怒的各大新闻媒体在不遗余力地批评特朗普之外,还必须得连篇累牍地证明自己的真实性。
   
   而每一次对特朗普的批评,都是在对特朗普的宣传。而且,这种批评如特朗普所预料的那样,给他带来的好处远胜坏处。事实上,接受特朗普推特信息的人群中,民主党支持者占多数。大约有64%的民主党人经常看到特朗普的推特信息,而共和党人相应的比例只有49%。而一旦他们被特朗普的言论激怒,激烈的辩论就会引起更大的关注,而这可能正是其想要的。
   
   特朗普是在独自一人同整个媒体界对抗,更关键的是,他丝毫不落下风。今年3月份monmouth的民调显示,信任CNN胜过信任Trump的人仅有48%,而高达77%的人认为,媒体界在制造“假新闻”。
   
   毫无疑问,特朗普已经做到了“Get the Word Out”,并成功地以其达到了“Enhance Your Location”的效果。
   
   3.Maximize Your Options & Use Your Leverage
   
   反复调整决策是特朗普很热衷的事。他认为,当对手被“Think Big”吓得目瞪口呆之后,最忌讳的事就是急于成交(The worst thing you can possibly do in a deal is seem desperate to make it)。这时候要留有余地,以让宣传进一步发酵,给对方施加压力。“开始时,我会尽量让球停在半空(For starters, I keep a lot of balls in the air)”特朗普称之为“灵活(being flexible)”。
   
   最近朝鲜问题让各方充分认识到了特朗普的手段有多么“灵活”。
   
   就在今年年初,特朗普还在推特上不遗余力地攻击金正恩。但自二月起,特朗普开始暗示在寻求同朝鲜进行“交易”。5月10日,特朗普突然之间宣布将在6月12日举行美朝首脑会谈,随后就是充满友好气息地大批推文。两周之后的24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特朗普突然宣布取消会谈。更惊人的是,次日特朗普转而又表示会谈还是还很有可能的。最近,特朗普已经在炫耀美方团队在朝鲜地区的先期工作了。特朗普的来回变道结果是促成了朝鲜更大“诚意”的示好。
   
   这表明特朗普“难以琢磨”的“不确定性”手段确有收效,而且特朗普不仅充分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以此为傲。
   
   事实上,特朗普这种“灵活性”在此之前也已经多次展现,他很倾向于在挑起议题后用这种手段来获取优势,尤其是在国际谈判之中,在北约问题,钢铝关税问题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问题上,特朗普无一例外的出尔反尔了。反转的速度令人惊异的快,通常是刚刚表示谈判很成功,没几天就转过头来大发雷霆。在朝核谈判上,特朗普更是展现了“美国速度”——24小时之内反转两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