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谢选骏文集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谢选骏: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为新蚁后选夫婿这件事上,蚁后可以在短时间内只产公蚂蚁的卵,工蚁无法立即发现,即便发现并杀死了公蚂蚁的卵,最终还是会留下很多发育长大。所以蚁后并不是傀儡。
   
   保幼激素对于蚂蚁是一种很重要的刺激物。用保幼激素处理蚁群,幼虫、卵和蛹会直接无法转化为成虫或者发育畸形。这是因为保幼激素干扰了正常发育过程的缘故。保幼激素还可以诱导工蚁自相残杀,还可以解除蚁后信息素对工蚁和雌蚁的抑制,诱使工蚁转化为蚁后。保幼激素还可以抑制蚁后的卵巢功能。

   
   《金正恩亲哥曝光性格像小女生迷恋音乐和吉他》(2018年05月26日NTDTV)报道:
   
   朝鲜脱北大使太永浩(Thae Yong-ho)最近出版回忆录,书中讲述了一段金正恩的哥哥金正哲(Kim Jong-chul)当年逛伦敦一段陈年旧事。据称,金正哲性格像个小女生,沉迷听音乐会和表演吉他。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已故前领导人金正日的三个儿子中最小的一个。金正日在2011年死后,年轻的金正恩通过一系列的有效清洗接管并巩固了权力。
   
   太永浩在回忆录说,金正哲比金正恩年长3岁,但金正日在选择接班人时,选择了弟弟而非哥哥。一位曾在金氏家族内担任寿司厨师的日本人说,他有一次听到他们的父亲说,哥哥过于柔弱,无法领导这个高度军事化的国家。
   
   两兄弟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Kim Jong-nam),他一度被认为是父亲的最爱,比金正恩年长8岁。金正男一直流亡国外,2017年2月在马来西亚遇刺身亡,金正恩被认为是幕后指使这场谋杀的主谋。
   
   相反,金正哲得到了弟弟全方位的保护,享受着只有家人才有的福利。人们对与金正哲有关的事所知甚少,只知道他和金正恩少年时都曾在瑞士留学,以及他是一名狂热的吉他手。
   
   太永浩在回忆录中说,金正恩的这位兄长非常喜欢歌星艾瑞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以至于朝鲜政府曾在一份合同中提供100万欧元定金,邀请克莱普顿赴平壤演出。但是这位音乐家拒绝了,定金也被退了回去。
   
   回忆录说,2015年5月,金正哲去伦敦观看演出和购物。为了伦敦的那场音乐会,太永浩受命购买6张演出票,并在该市最好的一家酒店定两个套房,在顶级餐厅里预订位置。
   
   金正哲乘坐头等舱经莫斯科深夜飞抵伦敦后,命令太永浩直接带他去伦敦的购物街牛津街上英国最大的实体音乐商店HMV,但商店早已关门,金正哲要求太永浩施加外交影响,让那家商店推迟关门。当得知朝鲜使馆也无法完成委托时,金正哲十分不快。
   
   那次金正哲在伦敦逗留了61个小时,期间他观看了两场歌星克莱普顿的音乐会。
   
   回忆录写道,在克莱普顿的音乐会上,金正哲购买了T恤和唱片等纪念品。演出中,他完全被音乐迷住了,他站起来,疯狂地鼓掌,还举起拳头。
   
   后来金正哲还在牛津街的百货商店为自己的孩子买了些衣服。伦敦的丹麦街上有很多吉他店。回忆录写道,在那里金正哲“非常高兴,就像拥有了全世界”。在一家店里,金正哲拿起一把吉他,随手弹了几段,打动了店老板,他们即兴表演了一场二重奏。
   
   金正哲还在HMV商店正常营业的时候,光顾了那儿逗留了40分钟,他买了一把2400英镑的美国吉他,据说,他当场的即兴演奏引来围观者一片掌声。
   
   回忆录说,在与金正哲相处的61个小时里,他发现,金正哲完全被排除在金正恩的权力机构之外。金氏家族的其他成员通常被称为“指挥官同志”,金正哲没有这样的头衔。
   
   金正哲和他弟弟一样,喜欢抽烟喝酒,他在伦敦期间还光顾麦当劳吃汉堡。他还曾在车上唱起了美国歌曲《我的路》(My Way),唱的时候,眼神有点迷离。
   
   回忆录说:“他只是一个迷恋音乐和吉他的人。”
   
   研究朝鲜的世界顶尖专家之一列昂尼德.彼得罗夫(Leonid Petrov)博士表示,金正哲“个性柔和”,对金正恩的威胁低于金正男。
   
   担任金正日厨师13年的藤本健二在回忆录中写到,金正日认为金正哲太像小女生。
   
   彼得罗夫说:“金正哲对政权不感兴趣,相对于政治,更喜欢流行音乐和音乐会,以及在朝鲜特工陪同下出国旅行。”此外,较少对外公开发言的金正哲,处境比金正男更为安全。
   
   对于金正哲在金氏政权中的地位,彼得罗夫表示,他的作用是协助姐姐金雪松(Kim Sul Song)。
   
   据报,金雪松是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姐姐。出生于1974年的金雪松是金正日的大女儿,也是传闻中最疼爱的孩子。外界对金雪松的了解甚少,据说她是金氏政权中一个很重要的神秘成员,早年曾在宣传部门担任金正日的秘书。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这种教义想把人类变成类似蚂蚁的理想动物,按照固定的轨道生存发展。
   
   网文《动物的性生活之蚂蚁的淫荡史》(2015-12-27 科普集锦)报道:
   
   蚂蚁是一种社会性昆虫。所谓社会性,就是有类似人类社会的各种特性。除了蚂蚁,一些蜂类比如蜜蜂黄蜂都有。蚂蚁的起源非常早,白垩纪就出现了,那时距今可有几亿年。在恐龙灭绝时蚂蚁都没有灭绝,可见其生命力之顽强。除了南极洲和一些岛屿,蚂蚁几乎遍地都是。迄今为止我们一共发现了12500种蚂蚁,预计可能有20000多种。
   
   社会性昆虫自然有分工。没有分工也就称不上社会性了。无论兵蚁还是工蚁,都是雌性。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兵蚁工蚁内部还有等级。主要分为三种工作,育幼蚁、居留蚁和觅食蚁。低级工蚁干最脏最累的活,高级的只要喂喂小宝宝就可以了。当然蚁后只有一个等级。但是有的蚂蚁物种的蚁巢里也有多只蚁后,比如黑褐举腹蚁。最小的蚁巢里也有四五千只蚂蚁,其中主要是工蚁。种群最大的蚁巢里有四五十万只蚂蚁,光工蚁就八成以上。平均一个蚁巢里也有五万只蚂蚁。
   蚂蚁繁殖的适宜温度是25-40度。要这么高温人类早就受不了了。蚂蚁在温度适宜的情况下全年可以交配,如果温度不足则只在4-8月繁殖。所以通常除了冬天,你在蚂蚁窝附近都能看到飞翔的蚂蚁。
   
   蚂蚁交配前,会举行所谓的“婚飞”仪式。其实蚂蚁和哺乳动物一样,都受到下丘脑-垂体-性腺轴控制。尤其是促卵泡激素和促黄体生成素。普通的蚂蚁是不会飞的,只有有生殖能力的雄蚁和雌蚁才会飞。某些种类的雌蚁仅和一个雄蚁交配,有的会和十多个雄蚁交配。一个蚁巢里会同时飞出上千只雄蚁,却只有几百只雌蚁。公蚂蚁多点主要是因为母蚂蚁可以有多个老公的关系。甚至也会只有一只雌蚁和一只雄蚁飞出来,那也就不用争了。雄蚁会先集体从一个老蚂蚁窝里飞出来,找到一个适合筑巢的地点后就释放费洛蒙(或者称为信息素,外激素),召唤雌蚁来啪啪啪。那意思是,喂~你快来啊~我找到一个好地方啦~让我们共度良宵吧!雌蚁也会释放费洛蒙诱惑雄蚁。有时整个啪啪啪过程会有工蚁保护。
   雌蚁可在体内储存精子并选择性受精。这些精子可以在蚁后体内保存几年到几十年而不坏。所以蚁后一辈子只要啪啪啪一次就够了。当然也有的物种比如拟黑多刺蚁里,就常年生活着几只蚁王。他们啥活不干,就负责给蚁后提供精子。话说这种工作谁有?给我来一个。
   
   一开始我们以为,是蚁后在控制整个蚂蚁王国。可是后来我们发现并不是这样,倒好像是工蚁们在把蚁后当作产蛋机器。毕竟蚁后需要工蚁喂食。不过现在我们发现,其实是蚁后和工蚁共同决定了蚂蚁窝里的一些事情。而且其中好像还有很多阴谋。比如在关于为新蚁后选夫婿这件事上,蚁后可以在短时间内只产公蚂蚁的卵,工蚁无法立即发现,即便发现并杀死了公蚂蚁的卵,最终还是会留下很多发育长大。所以蚁后并不是傀儡。
   蚁后可以释放引发信息素( prime rpheromone)来阻止其他有繁殖能力的雌蚁卵巢发育,也阻止他们脱落翅膀。所以蚁后还是有不少权力的。
   
   受精卵发育成为雌性(二倍体),未受精的卵发育成雄性(单倍体)。二倍体一般是工蚁,但是以后有可能成为新的蚁后。而单倍体只能当蚁后的男宠了。蚁后有时是和自己的儿子交配,然后生下工蚁。蚁后是上一代蚁后和她儿子所生,所以这种男宠们虽然有外祖父和外祖母,却没有父亲,也没有儿子。由于新一代蚁后还可以产生蚁后,蚁后还有新男宠,所以这些男宠也有外孙和外孙女。只不过,蚂蚁的香火总是时断时续,隔一代才能延续上。
   这不是乱伦。
   这不是乱伦。
   这不是乱伦。
   蚂蚁还有个毛线的伦?这只是人家的生活方式而已。
   虽然单倍体和二倍体的性别不同,但是其实性别并不是染色体数决定,而是一个基因控制。这个基因在蚁后体内关闭,所以蚁后产的单倍体只能是雄性。而男宠体内这个基因是开放的,所以受精卵就可以发育成雌性。二倍体都是受精卵。
   
   蚂蚁的蚁巢可能在很多地方建筑。有时在土层下面,有时在烂木头里,有时利用其他动物留下的洞穴,有时直接就在树上建造。
   蚂蚁是完全变态型的昆虫,要经过卵、幼虫、蛹才成为成虫。蚁后一次产卵几十粒,一天就能产几百个卵。卵一开始是椭圆形乳白色的,过几天就会变成粉红色。双齿多刺蚁的卵大约维持10-13天,幼虫期要持续一个月,还要以蛹的姿态活7-10天。蛹是暗褐色的,由于太过于坚实,有时需要工蚁帮忙咬破才能钻出来。走完过场之后才能变成一只蚂蚁。在这个过程中要多次蜕皮。看起来也挺不容易的。一共需要40-60天。而日本弓背蚁的新蚁后从建立巢穴到第一批工蚁诞生大约需要37天,比通常快的多。也有研究认为需要46天。反正第一批工蚁个头都很小。不过工蚁的寿命也仅有35天左右。
   幼虫无法自行进食,需要工蚁喂养,食物包括:流食、富含营养的卵、被工蚁捕获的食物或种子等。幼虫获得的营养和保幼激素可决定发育的方向,尽管雌蚁和工蚁均是雌性,但由于二者食物的营养种类和保幼激素含量不同而在生理上有所差异。幼虫蜕皮成蛹,并进一步发育为成虫。
   保幼激素对于蚂蚁是一种很重要的刺激物。用保幼激素处理蚁群,幼虫、卵和蛹会直接无法转化为成虫或者发育畸形。这是因为保幼激素干扰了正常发育过程的缘故。保幼激素还可以诱导工蚁自相残杀,还可以解除蚁后信息素对工蚁和雌蚁的抑制,诱使工蚁转化为蚁后。保幼激素还可以抑制蚁后的卵巢功能。
   不同的蚁巢之间,有一定的相容性。这主要与两个蚁巢之间的距离和亲缘性有关。亲缘性越近,身上分泌的味道越相似,就越不容易打架。有时在蚁后死亡或者某些特殊情况下,多个蚁巢还会合并。合巢有利于短时间内恢复群体的生命力,抵抗自然界中的不利因素,能在自然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