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谢选骏文集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谢选骏: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作者:巴山老狼)深山嚎叫:
   
    昨日看谢选俊一篇文章《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让老狼笑掉大牙百颗!


    一问谢选俊:德国的领导人、德国的舆论、德国的民众什么时候说过中国与俄国是德国的兄弟?全世界除了你谢选俊一个人满嘴跑火车,胡说德国成了中国俄国的兄弟外,肯定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二问谢选俊:你懂不懂这国家间称兄道弟的事只能在独裁专制国家间发生,如毛泽东时代的“越中情谊深,同志加兄弟”、“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居”、“鲜血凝成的伟大友谊”、“苏联老大哥”……
    三问谢选俊:你谢选俊根据什么强把一个民主德国与专制中国、俄国的关系搞成“兄弟”?民主的德国,有什么“资格”与专制的中国、俄罗斯称兄道弟?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的《环球时报》专门编造各种谎言,给大陆的中国人洗脑,其登载的文章和消息的可信度极低,想不到谢选俊居然根据一份专业从事假消息报导的《环球时报》发表的所谓民调结果,就能发明出 “德国成为中国俄国的兄弟”的荒谬结论,这样的人不能简单地说他是无知、弱智、白痴。如此跳跃性的、无逻辑的思维只有在精神不正常的人中才会发生!
    《环球时报》所说的德国对中国俄国正面的民调有没有?值得怀疑。但却透露出一个事实:前几年BBC、皮尤研究中心等机构的全球形象调查中,德国民众对中国的形象看法较为负面,甚至有时是“欧洲最为负面的”。一个几年前对中国的形象最负面的国家,怎么可能几年后就变成了“兄弟”?
    谢选俊神经不正常地发明出了“德国与中国俄国是兄弟”,还为这个“兄弟”理论找出了历史依据:“因为德国在二战结束以后,有两百万妇女被苏联士兵强奸混血了,六七十年下来,其杂交的后代没有数千万也有数百万了;而以俄国与中国(尤其是北部)为主的社会主义大家庭,又同受蒙古人统治并杂交了一两百年……这样,德国人和俄国与中国,就具有了同样的蒙古血统了。尤其是在默克尔生活的东德地区。现在,东西德国统一,当然产生返祖现象,越来越面向东方了。”
    对谢选俊这番神经错乱的理论老狼试做一番清理:
    其一、强奸与混血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强奸后没有后代产生,就没有混血。谢选俊懂不懂?
    其二、谢选俊统计过当年被苏军强奸的两百多万德国妇女生出了多少俄、德混血儿?被强奸后能生出俄、德混血儿的少之又少吧?怎么仅七十多年就会有几百万到千万混血儿?
    其三、谢选俊更把蒙古对中国和俄罗斯的统治拿来说事,因蒙古对中国与俄罗斯统治期间制造了混血儿,所以德国人与中国、俄罗斯一样有蒙古人的血统。谢选俊知道不知道当年蒙古人口少之又少,能在中国、俄国制造多少混血儿?
    其四、谢选俊根据中国、俄国、德国有共同的蒙古混血儿血统,就得出德国与中国、俄国成兄弟了。这得有多么严重的神经病才能发明出来的理论啊!
    其五、根据谢选俊的德国、中国、俄国因有共同的蒙古混血血统,所以成了“兄弟”。为什么此前几年德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又是欧洲最负面的?俄国吞并克里米亚德国人最反对!谢选俊该如何解释?是不是先自煸一百个耳光?
    友情提醒谢选俊:你这篇文章对德国历史伤疤的胡乱解读文章最好不要让德国人看到,否则德国人会把你烹了吃掉!
    谢选俊如此弱智、白痴、荒唐、无知,再加神经错乱的胡言乱语,让老狼笑掉了百颗大牙!老狼强烈要求谢选俊打造一副纯金假牙赔给巴山老狼!
    巴山老狼同时提醒自己:今后凡是谢选俊的文章一概不读。不为别的,怕的是老狼也染上谢选俊的白痴加精神病毒。
   
   谢选骏指出:没有牙的老狼不仅分不清楚“骏”和“俊”,而且证明了德国人喜欢烹吃人肉——这不正是蒙古人混血的结果吗。其实,没有牙的人等于在磨难自己的牙床,等于在吃自己的肉了,这叫不打自招了。
(2018/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