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谢选骏文集
·10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2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3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纪录片《自由古巴万岁》里披露:肯尼迪死前不久通过一位法国记者秘密带话给卡斯特罗,说他对共产党不共产党并无兴趣,也不在乎古巴是否奉行共产主义,他唯一关心的仅仅是“战争与和平”。
   
   (一)

   
   网文《纸牌屋告诉了我们 (影射)肯尼迪遇刺的真相!》说:
   
   副总统约翰逊是刺杀肯尼迪的元凶!
   
   1963年11月22日12时30分,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遇刺身亡,不到100分钟,副总统约翰逊便匆匆宣誓继任。他还颁发命令,禁止在2039年之前发表任何涉及肯尼迪遇刺案的重要文件和照片。最近,为纪念这一重大历史事件50年,140本新书的呼啸而至以及各大媒体的专题报道,引发了肯尼迪热的再次升温。其中,新书作者之一的罗·斯通披露第38任总统尼克松的观点,使得本已众说纷纭的“世纪之谜”更加扑朔迷离。
   尼克松曾称约翰逊谋害肯尼迪
   罗·斯通曾在理查德·尼克松的手下工作15年。水门事件后,尼克松下台,斯通担任其私人助手。新书披露,尼克松对斯通和其他秘书多次说过,他确信谋杀肯尼迪的幕后主使是约翰逊。当时,约翰逊曾亲自任命首席法官厄尔·沃伦为彻查此案的特别委员会主席。长期取证后的调查报告,又称《沃伦报告》认定,刺杀肯尼迪的凶手李·斯哈维罗·奥斯瓦尔德系“单独”行动,与其他人和任何组织无关。尼克松将该委员会的活动称之为“大笑话”。还有一次,尼克松告诉斯通,“我和LBD(表示林登·贝恩斯·约翰逊全名的缩写——作者注)的区别是,虽然我们两人都想当总统,但我并没有为此杀人。”
   原有两位知情人的“爆料”
   纵观对约翰逊的怀疑与责难轨迹,此前曾有至少两人的爆料产生过重大影响。一是约翰逊的情妇马德莱娜·布朗。1973年1月22日约翰逊去世,他们的儿子于1990年因患癌症病故,到了垂暮之年的马德莱娜接受法国《费加罗杂志》的专访时,用大量鲜为人知的事实披露,刺杀肯尼迪是得克萨斯州的石油大亨出钱、约翰逊具体策划和幕后指挥。
   二是彼里·索尔·埃斯特。这位上世纪50年代富甲一方的得克萨斯州显赫人物,一贯以民主党的拥护者自居。他一面在肯尼迪与约翰逊之间巧妙周旋,一面暗中保持着同约翰逊更为亲密的往来,他们投桃报李的关系日益成熟。约翰逊成为埃斯特所资助政要中获利最丰的一个,而埃斯特则成为约翰逊政治轴心中重要的一员,财源也随即滚滚而来。当埃斯特以同国家签订几项合同为由,向某银行申请大笔贷款时,约翰逊欣然为埃斯特保驾护航。
   然而,与其他官商勾结的内在规律一样,约翰逊和埃斯特的互相利用也不是永恒的“平静”,“血拼”的一天终于到来。在1962年至1964年的两年间,埃斯特录下了同约翰逊及其身边人所有的电话通话,并且妥善保留。其中,就有以约翰逊为首的“四人帮”(除埃斯特外,还有约翰逊最得力的顾问克里弗·卡特和约翰逊最忠实的马前卒,以及俗称“地地道道的冷面杀手”的马科姆·维勒斯——作者注)制造的一系列谋杀案,包括谋害肯尼迪的可靠证据。73岁的埃斯特身患前列腺癌,在家乡为自己选好墓地后,才向《周末三日》的记者口述了“圈里”的真实生态。“现在是我摆脱这个爱尔兰孽种的时候了!”——约翰逊这句杀气腾腾的话就在埃斯特保存的录音磁带之中。
   据埃斯特口述,维勒斯本人也有很大的嫌疑,肯尼迪案件的两个中心人物,即:凶手奥斯瓦尔德和被雇来杀人灭口的夜总会老板鲁比也都由维勒斯雇用。鲁比临终前给最好的朋友留言:“我是被用来阻止奥斯瓦尔德讲话的。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约翰逊是什么人以及他同凶手的关系。他把全世界都看成是傻瓜,但总有一天,你会看到是谁隐藏在总统所作所为的背后。现在你应该明白了,但一定要当心。” 
   博弈双方恩怨知多少
   1960年民主党内确定总统候选人,约翰逊与肯尼迪属于势不两立的竞争对手。而当约翰逊出人意料地甘居第二时,有人问及个中原因,他竟语出惊人:听说美国有四分之一的总统死在任期内,我已准备好再打一次赌。
   肯尼迪当选总统后,约翰逊被任命为副总统,但两人很快便反目成仇。肯尼迪下令对约翰逊涉及的三大要案进行调查。
   第一要案直接同埃斯特有关。肯尼迪的弟弟、时任司法部长的罗伯特·肯尼迪安排73名联邦调查局的人员全天候调查埃斯特的经济来源以及同约翰逊的关系。结果,接连闹出几大冤魂。肯尼迪两兄弟大为光火,立即组织人力,对有内在联系的四大命案同时进行调查。伴随约翰逊入主白宫,真相未能浮出水面。
   第二要案涉及歼击机换装。波音公司和设在得克萨斯州沃斯堡的动力总公司为价值70亿美元的买卖展开了激烈角逐,后者在约翰逊的鼎力相助下最终得手,几亿美元中饱私囊。恼怒的肯尼迪采取了人事上的反制措施,但他的遇害使调查无法继续进行。
   第三要案涉及“黄黑联盟”。为约翰逊担任7年特别顾问的伯彼·贝格,不仅涉足向华盛顿政治精英提供色情服务,而且被怀疑是约翰逊黑手党的代表。肯尼迪宣称,“调查将不会放过贝格背后的任何人。”他还向秘书埃弗琳·林肯透露:约翰逊是上不了下届总统竞选人名单的。3个小时后,罪恶的子弹结束了肯尼迪的生命。此后,联邦调查局再也未向司法部提供任何关于贝格的消息。
   
   (二)
   
   《肯尼迪遇刺50周年研讨会在匹兹堡举行》(2013-10-25匹城纪事)报道:
   
   10月17日到19日,杜肯大学(Duquesne University)举行关于肯尼迪遇刺悬案的国际研讨会,与会者众,包括美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名导演、杜肯大学等匹兹堡当地的学生、医护人员、法学院学生或匹城当地律师、历史爱好者、甚至当年曾参与急救肯尼迪总统的老军医等。而研讨会主题为“Passing the Torch”,表面意思当然是“传递火炬”,但实际上因为当年质疑沃伦委员会(Warren Commission)报告结论,或参与1976-1979年美国众议院暗杀调查委员会(HSCA)、1991-1992年肯尼迪遇刺档案复查委员会(ARRB)等的专家、学者等年事渐高,有必要将悬案真相和已发现的线索和证言传承给下一辈的人,“不容青史尽成灰”,以便有朝一日可以廓清悬案真相,还以真面目,并让后人可以有机会知道史实。
   
   按该国际研讨会由挂靠杜肯大学的魏契法医暨法学研究所(Cyril H.Wecht Institute of Forensic Science and Law)催生主持,而该研究所系由国际知名法医专家魏契(Cyril H.Wecht)在2000年成立,而且自2001年起,每年举行一场研讨会,2003年曾趁肯尼迪总统遇刺40周年在杜肯大学举办国际研讨会,当时出席者不少,包括提出“一人一弹理论”(single bullet theory)的宾州参议员亚伦斯派克特(Arlen Specter,1930-2012)等都有出席,会后主办方集结出版名为“肯尼迪遇刺案证据新探”(Into Evidence),共八张DVD,总长32小时的DVD集(http://www.intoevidence.net/);今次举办50周年研讨会,则再度展示,并以95美元优惠价销售。
   
   研讨会前期宣传早在8、9月份便开始,而且还透过媒体点滴报道而广为人知;报名费用则活动官网对不同人群有不同收费,后因匹兹堡历史博物馆协同魏契研究所等特别在17日晚上举办由当地电台举办的讨论会,结果包括讨论会之前的点心等则一共40美元。除此之外,午餐是不算在大会费用里面,所以要另外单独算,且以一份午餐7-10美元结算,故所费不赀。
   而因本人既非杜肯大学学生,也不是大学学生,更不是指法人员,或需要换成学业学分的法学院学生、法医系、律师等,所以只好以公众价目处理,而因本人当然要从头至尾参加,且连特别活动也参加,但就是自备午餐,不劳花10美元在午餐上面(唯独19日中午,大会主办方有在早晨分发免费午餐券),所以便花240美元。
   虽然本人此次与会,当然有欲一圆一睹名人的愿望(一二名人附后介绍),但更多是因为真的很想知道“肯尼迪遇刺”悬案的研究进展如何,而且自己因为对该案也有兴趣,曾搜集不少关于该案的剪报,更在几年前曾从某旧书店买下《沃伦委员会报告》全本,所以既然花了大把银子混入大会,那么就要物超所值,乘兴而来,乘兴而去。
   
   今次与会主讲人员,仔细看了大会手册,发现好多资历好深,而且阅历丰富,甚至经历多彩乃至有传奇色彩。比如上图此公马克雷恩(Mark Lane,1927-)是一名律师,年已八十余,但体力尚好,而且早年曾是纽约州众议员,更是第一批质疑沃伦委员会报告里的“一人一弹理论”者之一;可是仔细看手册介绍,却发现雷恩还曾在1978年担任邪教组织“人民圣殿教派”的辩护律师,但在教派进行集体自杀活动时,却在两名良知未泯的教派武装人员的协助下,跟另一名辩护律师一起逃出现场,成了该惨案的少数幸存者之一,之后还写了一本书“The Strongest Poison”详细描述其出逃经历。本人曾在其主讲完毕后得便问他此事,他一边着我看他那本书,一边告知我一个大概,即如何利用教派集体自杀时,利用混乱时刻逃到附近丛林,然后再设法跟外界联系云云。
   
   也有如在1995年到2002年因搜集大量关于肯尼迪兄弟遇刺案、马丁路德金案和Malcolm X遇刺案的资料并集结出版的James DiEugenio及其伙伴Lisa Pease(上图前排中,其左为名导演Oliver Stone),前者试图从肯尼迪的对外政策角度给出肯尼迪遇刺的一个可能动机,后者则近日因到联合国大会作证请求对1961年联大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坠机失事案重启调查而出名。
   还有些专家学者则试图从扎普鲁德录影(Zapruder's Film)的电影进行分析,比如到底有几声枪响,有几位凶手,弹道力学测试如何,还有图上肯尼迪中弹时头部跟车及周围环境的距离测量等,结果当然有分歧,有的从表征致命一弹的313号图入手,有的认为要从328号图入手比较恰当,甚至有的认为致命一枪大概是跟在肯尼迪车子后面特勤人员的车里的人所为,并说明射入角度和可能的方向等。
   另一些学者则试图分析在艾森豪威尔政府里拥有巨大权利的杜勒斯兄弟入手,尤其是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艾伦杜勒斯,分析中情局在可能参与刺杀肯尼迪阴谋里的角色,甚至指出中情局是主谋,所用杀手其实是黑手党人,而动机甚复杂,既有杜勒斯看不起肯尼迪又视其为美国叛徒之因,也有好些欲刺杀古巴卡斯特罗未果而迁怒肯尼迪者,还有部分因看不到美国更深介入越战而认为肯尼迪反共不力,还有部分人认为肯尼迪同情非洲的卢蒙巴等偏左领袖而有问题,总之,怀有各种动机,但都反对肯尼迪的人便暗中集结一起,最后导致肯尼迪遇刺,之后各得所谓好处——约翰逊成为总统并推翻肯尼迪在越南和其他国家的政策;胡佛继续做他的联邦调查局局长的位置;杜勒斯和他的二三心腹出任沃伦委员会委员并掩盖中情局等参与阴谋的角色;其他人则更不用说了,而与肯尼迪遇刺案有关的证人也莫名其妙地自杀、病死、被杀或封口,总之,黑幕重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