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谢选骏文集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后清人民共和国”可能长期统治中国
·美国每年X个航母编队沉沦
·美国正在模拟全球中央政府的职能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格林斯潘搞乱美国的原因终于暴露出来了——卧底和犹奸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川普被金正恩骗了还是选民被川普骗了
·国民党早已是过海的卒子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对贪官污吏网开一面
·卡扎菲和毛泽东都是吃软饭的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移植记忆培养认贼作父的奴才
·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中国的人均监控率即将赶上美国
·远藤誉以为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突厥人不该听从阿拉伯人使唤
·一条中国人命价值50美元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谢选骏: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当然,兰院长等人也可以选择不承认这些证据。毕竟,连最高法院的采纳证据与否,都是很有争议的。
   
   

   《推墙“专家”谢选骏的狡辩很无耻》(2018/02/05 海疆在线 作者:兰斌强)报道:
   
   在海外,特别是在西方国家活跃着一批各式各样的中国“民运人士”,虽然绝大多数是乌合之众,而且经常内部纷争不断,分分合合,吵吵闹闹,乌烟瘴气,但有一个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为西方反华势力竭力叫嚣推翻中国共产党,颠覆中国政府。
   他们中有一些人曾经在80年代身居中国官方重要岗位,有相当的社会地位,曾受到很高层级的教育,几乎都有“留洋”的经历,具备相当的西方理论水平,在当时中国的社会动荡期间产生过很大的影响。这些人在80年代末之后,通过各种渠道跑到海外(多数跑到了西方),便成为西方反华势力特别青睐的“学者”、“专家”,是中国流亡海外“民运”人士群体反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理论导师。
   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曾是中国青年学院副教授,当时央视播出的6集政论电视片《河殇》的撰稿人谢选骏便是其中之一,是西方特别看重的目前流亡在美国的“历史学家”、“社会学家”。
   
   谢选骏不同与一般的“民运”人士,他的推墙煽动往往会找出许多的理论支撑,也有他自己创造的理论观点。虽然这些理论带着很强的西方反华思想意识和倾向,但在中国国内外影响很大,要看清其本质,必须有凭有据予以揭露。为此,笔者在今年1月8日曾发表一篇题为“一个身在美国鼓动别人颠覆国家的‘学者’嘴脸”的文章,通过其发表的“美国华人眼中的北京:从大村庄到大县城转变”一文对他进行了揭露。
   昨天(3日),谢选骏在《博讯新闻网》对笔者的文章进行了反驳,题目为“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博讯新闻网》的报道标题截图】
   从谢选骏这篇文章的题目可以看出,他反驳我的主要内容有两点,一是我“张冠李戴”,也就是说我揭露他搞错了对象;二是我在对他进行“罗织(罪名)和推理”。能对我的文章予以回应证明我确实点到谢选骏的痛处,这点我感到很欣慰,没有半点不快。
   然而,谢选骏提出的两点是否是事实,必须搞清楚,免得又会被他狡辩成功,认为他说的是对的,影响社会。
   
   一、反驳空洞,突显心虚
   
   谢选骏反驳我的文章,看似篇幅不短,但95%以上是引用我的文章,除了发泄一通不满外,他反驳的观点及证据却完全没有看到。
   他在文中开篇对我的身份进行了部分介绍后,给我送了一顶帽子:“这样一个重量级的五毛”。我的身份为何竟让谢选骏得出这个的结论,他没有丝毫的说明。当然,我并不忌讳这个称呼,虽然我并非官方的职业写手,更没有用文章获得官方的资金,我只是一个自由的社会独立评论者。
   他在展示了我的文章后,说我揭露的“美国华人眼中的北京:从大村庄到大县城的转变”一文不是他写的。所以我“张冠李戴”了。
   如果该文章不是出自谢选骏之手,那为何写有“谢选骏”三个字?从《博讯新闻网》发表这篇文章的编排,整篇文章的内容,有哪一点可以证明这篇文章不是出自谢选骏之手?
   
   【《博讯新闻网》报道的标题截图】
   更关键的,在该篇文章的最后写道:
   “谢选骏指出:我走过一些地方,没有发现欧美日本拥有北京这样的县城。只有以色列才有这样的县城。当然,那是在阿拉伯区域,而非犹太人区域。显然,以色列的“一国两制”是邓小平的先师。尽管有人批评那是种族隔离。但阿拉伯人和中国人的这个共同特点,其实是费拉社会、废垃民族的散漫性质和专制暴政的奇特组合所致,不是经济发展水平能够解决的。……欧美日本没有北京这样的县城,因为他们没有北京这样的县民和县长。而有了北京这样的县民,即使在欧美也会发展出臭烘烘的唐人街,并选出中国特色的议员。”
   这不正是“美国华人眼中的北京:从大村庄到大县城的转变”一文所要表达的真实观点吗?
   其实,纠缠在该文是否出自谢选骏已无太大的意义,因为他的真实意图已很清楚。因此,当我通过该文揭露他的反共反中的真相时,即使摆出如此清楚的证据,他也不会承认。欲盖弥彰、,惹人耳目、玩弄花招是一些心怀叵测、居心不良者惯用的套路。
   谢选骏现在反驳我是“张冠李戴”正是如此。其实很简单,他真要证明我“张冠李戴”很简单,他只要能注明该文章出自何处就行了。可他就是不这样做。充分显示他是何等的心虚!
   
   二、事实俱在,何须罗织
   
   谢选骏昨天在文中说我对他“罗织罪名”,并表示他的言行不构成“颠覆罪行”。如果他认为他的所作所为是“罪恶”的话,证明他思维还是清晰的。但他的“罪恶”并不需要我去罗织,因为那一件件早就摆在光天化日之下。
   我在1月8日“一个身在美国鼓动别人颠覆国家的‘学者’嘴脸”的文章中用证据对谢选骏反中共反中国政府的言行进行了揭露,这只是他“罪恶”的很小一部分。在“谢选骏文集”以及他发表的文章、视频中充满了大量如此论调。这些观点、论调正是国内外一些推墙派的理论依据。这不是颠覆言行是什么?敢做不敢当,躲在海外做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却忌惮有人揭露,这正是一些海外“民运”人士,特别是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的丑陋嘴脸。
   在此我不再赘述谢选骏“罪恶”,只想举出一件实事让他再次反驳。
   2016年5月14日,在美国举行一场所谓“文革50年反思研讨会”上,谢选骏大放厥词,骂“汉人是什么民族呀?这是些什么人呀?”(笔者注:谢选骏是基督教徒);污蔑抗日的八路军游击队只会“都龟缩在田野里杀老百姓,不敢杀日本人”;反复用积极恶毒的词语辱骂开国领袖毛主席;映射现在的中国领导人;诅咒中共即将垮台,等等。这些都有视频为证,难道谢选骏能否认?这些胡说八道的极端疯狂言论,想起到什么作用?想达到什么目的?这些难道不是颠覆言行?
   
   【谢选骏在该“研讨会”发言视频截图】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一些国内外推墙派的“专家”、“学者”几乎都是谢选骏这样的观点。他们用近似疯狂的言论,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丑化中国党和政府领导人以及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极其谄媚地美化西方国家和旧中国的国民党政权。
   80年代末,这些人打着“民主”的幌子,借着西方的反华势力企图颠覆中国党和政府,在中国掀起了一场政治风波,遭到彻底失败。如今,他们靠着洋人提供的“狗粮”残喘度日,为西方反华势力摇旗呐喊,其目的就是想再次持洋颠覆中国政府,使中国变色,让中国再次沦落成为西方的附庸。
   也正是如此,谢选骏这样的人最害怕有人揭露他们的真面目,害怕他们恶劣的言行和真实面貌让大众看清。然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同时还必须记住一条:恶有恶报!
   最后说明一下,本人评论任何人,任何事从来不靠单纯的推理,更关键是凭证据说话,如果要批驳我的观点也希望如此。
   
   (责编:宋雪娇)
   
   谢选骏指出:兰斌强院长等人要我“凭证据说话”,现在就在给他们一个证据,说明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中国南方雨灾多人惨遭电死 惊悚画面流出》(2018-06-13 自由时报)报道: 
   
   中国珠三角连日大雨,不少城市淹水,水深不高,传出多人被电死,今日有中国民众以“提醒路人雨后淹水少出门,小心被电死”影片提醒路人勿出门,画面内容尽是尸体在街头漂流,公安怕被电死,用勾子拉遗体,画面令人憷目惊心,也凸显中国大城市“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真相。
   
   公安出动,用勾子拉遗体。(记者颜宏骏翻摄)
   
   民众救被电昏的路人。(记者颜宏骏翻摄)
   
   医师在路边施救。(记者颜宏骏翻摄)
   
   遗体在街头漂流,无人敢救。(记者颜宏骏翻摄)
   
   此画面今由中国网民流传出来,一名台裔美籍民众透过脸书及youtube传播告知。画面由主要提醒住在城市的民众“出门小心”,因最近中国南方雨灾频传,走在路上稍一不慎就可能没命,只见画面中多具尸体漂流,路人因为怕触电,都不敢搭理,一部公安皮卡出动,用木勾勾住遗体,还有民众救起奄奄一息的路人,医师作心肺复苏术。
   
   此画面已在台湾及美国华人圈流传,网友说才下个雨,城市淹个水就这样,“真是厉害了,我的国”,有网友说“习禁评”,也有中国网友说,这是小雨灾,但中国媒体绝对不会报导。
   
   台湾网友说,要到中国留学的学生或台商也要注意,虽然学费便宜,人民币好赚,但小心下个雨就把命赔在这里,这个国家是不会“认错的”。
   
   谢选骏指出:如果说上面是台独新闻,下面还有报道——
   
   《广东暴雨致行人触电身亡 市民问责市政建设》(2018-06-13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
   
   广东近日暴雨滂沱,在广州、肇庆、佛山都有路人因触电身亡。有广州市民表示,当地排水系统落后,每年暴雨都会水淹,而事故发生后,也未见政府对高压电等设施进行维护。
   
   6月12日,广东34个市县发布了黄色或橙色暴雨预警信号。13日至16日,广东大部分地区仍将被暴雨笼罩。而在此之前,广东已连续下了多天的暴雨。
   
   广州市民黄先生向本台表示,当地多个地区都被水淹没,这已成了暴雨季节的惯例:
   “ 有很多路都淹了一米多,停车场都淹了,很多汽车都被淹了。特别一些桥梁、隧道都被淹了。广州本身一下雨就淹这是很正常的,很多。”伴随着滂沱暴雨的还有多起行人不慎触电身亡的悲剧事故。《楚天都市报》6月12日的报道说,6月8日,肇庆、广州分别有一男子趟水时疑触电倒地身亡,佛山一对母女疑因公交广告牌漏电,触电身亡。
   
   广州市民徐先生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听说花都区发生了多起触电事故,对安全有些担心,出门接送孩子都会穿上绝缘雨靴:“听说广州花都区有几个(触电身亡)。当然担心,下雨的时候接送小孩我都要穿水鞋的,如果是特大暴雨,水很深,就有可能(触电)。因为那些高压电缆全都在地下”。徐先生还说,6月8日传出有人触电身亡的消息后,至今没有见到政府部门对高压电等设施进行维护:“就这次,前两天才爆出来出了问题,有人触电,没有看到路上有什么整改的东西。”
   
   广东维权人士贾榀认为,发生这样的事故,地方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广州作为珠三角的这样一个城市,每年都有很多台风暴雨,当地政府知道这一点更加应该把排水设施建设得更加好一些,这样才能避免发生这种事情。”
   
   另一方面,有网民对于当地媒体及政府的态度也表示不满。有网民说:这次大雨后,没有媒体问责,现在也没有看到官方对人员伤亡的信息发布。也有网民感叹:当年,北京暴雨有人死伤,媒体网友群起问责,成为全国性的焦点事件,致歉、赔偿、整改,随之而来。最近广州暴雨也有人死亡,网友发出的视频接连被消失,《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这些曾经的热血媒体,也完全没有动静。都说南方是前哨,是窗口,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