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谢选骏文集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
·养老院就是看守所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专制审查就是绑匪行为
·亚洲和平是原子弹造就的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巩俐没有葫芦娃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华为是一个军工单位
·天子观念是如何被篡改的
·大家只能围观中美恶斗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 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移民最反对移民
·移民最反对移民
·富人往往是贱人
·从洗脑到洗肺
·美国永远不会排外
·中国为何不能学习日本处理对美关系
·福音派是自由派的预备科
·福音派是敌基督的冲锋队
·电脑病毒是不是电脑公司迫使用户升级的利器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川普不懂得地球暖化
·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官二代如何变成红三代
·环球日爆是回民办的
·英国应该接纳罗兴亚难民
·欧洲人其实是亚洲人
·赎罪券帮助欧洲免遭穆斯林蹂躏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平庸的父母才能生出伟大的儿子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万润南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英国人不仅贩卖鸦片还摧毁地球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国王与文明
·你活着所以你惹事
·“已死”的变局已到
·香港的好日子该到头了
·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〇与虚无的叙事
·《零点哲学》为纪念“八九六四”而匿名出版
·只会逃跑不会作战的军机
·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反抗北京的人为何要在北京作出伪证
·中共发表新冷战宣言
·川普的假动作
·不及格的波音能够拯救美国吗
·旧金山君为何不敢署名
·帮凶到元凶——邓小平从反右到六四的凶残变态的进步
·素食者如此品尝人肉残渣
·移民最该得到SAT逆境分数
·《世界日报》用心险恶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教育偏见是一种激励
·为何印度人的智商不及华人
·美国的封建性格
·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奴贩运
·西方文明为何正在崩溃
·天才与病态
·仅仅封杀华为是远远不够的
·大陆学习台湾经验仅到“出口加工区”为止
·老母鸡新时代中美之间好斗主义思想
·为何“六四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能否结束70年周期(1949—2019)
·美国犹如全球中央政府了
·美国进入对华战备状态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谢选骏: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与宗教精英的冲突,将导致从自己的内心“逐出教会”,而不仅仅是自己的外形被教会逐出。
   
   《与宗教精英的冲突》说:

   
   如果你跟随耶稣,那么就不可避免地会与机构化的宗教领袖发生冲突。谁是耶稣最大的敌人呢?是像彼拉多那样的罗马世俗官员吗?大多数犹太人视罗马人(非犹太人)为他们最大的敌人。但耶稣却不是这样。事实上,在他受审的时候,彼拉多想把释放他,宣告他无罪。但犹太宗教领袖却坚持要治他于死地,如耶稣预言的那样:“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 【路加福音 9:22】这正符合他教导的原则:“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马太福音 10:36】
   机构化主义的败坏效果
   (一个关于这个问题更详细的文章请见http://www.bcbsr.com/topics/institute_gb.html)惯穿整个基督教历史,其最大的敌人常常不是世上的领袖,而是它自己的机构化领袖。而谁会告诉你这一点呢?你大概不可能从机构化的领袖那里听到这一点。然而他们把自己说成是合法的基督教唯一的发言人。在耶稣的时代如此,甚至直到现在仍然如此。运动似乎总是不可避免地通过它的机构化而败坏。在我们的罪性中所固有的就是权力会败坏。机构化建立了权力的位置,这些位置不可避免地成为败坏的根源。这并不是说在基督教的实践上我们不应该建立机构。但我们必须看到为了整个身体的造就,必须要认识到机构化的短处。
   考虑各种形式的政府。因为权力的败坏,独裁形式的政府时间长了总是不可避免地要变坏。在过去五十年里,世界得益于民主,其中所固有的相互制约保证了败坏的领袖不能太出格。教会的领袖必须受到检验。它必须允许自己受到检验。如过领袖不允许自己受到检验,不但败坏会发生,而且这表明败坏已经在起作用了。因为只有高傲的人才不允许自己受到检验。如果领袖有的高傲的特征,机构就已经危险了。
   然而典型的教会领导形式容易使自己受到这样的败坏。教会的领袖一直是独裁式的。你到一个教会去,你基本上就是去听课。反馈不受鼓励,对领袖的批评也同样。很少有教会甚至允许他们的成员讨论他们个人对圣经的理解。在这种情况下个人怎样对待败坏的领袖呢?基督徒基本上以他们的脚来投票。结果,教派就产生了。有些教会声称他们有内在的检验和平衡的系统,其中一组精英将确保牧师不出格,但谁能保证他们不出格呢?
   “民主”式的教会也免不了败坏。有多大一部分犹太人跟随了耶稣呢?少部分,一个余剩。受众人欢迎的往往偏离真理。世上大多数把他们自己称作“基督徒”的人其实不把耶稣当作主对待。大多数不认真对待圣经。当你让这样的大多数来管理教会会怎么样呢?这样的教会也会像他们一样。他们会选谁作领袖呢?像他们那样的人,给他们讲他们想听的话的人。而余剩则没有发言权。唯名的基督徒已经以建立“讲课”的形式把他们的发言权夺走,因为不允许他们在这些讲课中发言。规则和条例被建立起来,不允许那些不受众人欢迎的坚持圣经的信徒与领袖有不同意见。结果怎样呢?他们往往只有离开。
   这并不是说机构化的教会是由一些唯名的基督徒建立起来的。因为事情往往是这样的:一个信徒从不愿改变,不愿听他的,败坏的教会出来。他建立一个新教会。这个教会变得很受人欢迎,结果开始败坏,唯名的基督徒开始主导这个教会。余剩的少数失去他们的发言权,其中很多离去,使得唯名的基督徒更加主导机构。这个机构变成了机构化主义的一个纪念碑。
   这不是一件一定可以被纠正的事。这是自然的规律。历史上,基督教的领袖曾着迷于建立完美的机构。那不是基督的目标。以前不是他的目标,现在也不是他的目标。机构的建立是为了给每个信徒最终的成熟创造一个环境,结果机构本身却成了一个目的。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以弗所书 4:11-13】
   今天,如果你提起“教会”这个词,大多数人所想到的是一幢建筑物或一个机构。但基督的教会是人。如果你毁掉它的建筑物和节目,你还没有碰到它。但那些着迷于建筑物的人往往不懂得耶稣。
   “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约翰福音 2:19】
   耶稣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犹太人的会堂,但往往受到宗教领袖轻慢的对待,他预言到:
   “你们要防备人。因为他们要把你们交给公会,也要在会堂里鞭打你们。”【马太福音 10:17】
   
   “人要把你们赶出会堂。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 【约翰福音 16:2】
   如果你跟随耶稣,你一般同样会在基督教教会里经受这样的遭遇。
   对宗教领袖的批评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们这里来。有的你们要杀害,要钉十字架。有的你们要在会堂里鞭打,从这城追逼到那城。”【马太福音 23:13,33-34】
   假冒为善是高傲的灵的结果。自认在灵里高人一等的态度中所固有的是对别人居高临下的论断。圣经的确教我们要审判我们自己,并要审判别人。耶稣自己就审判了别人(特别是宗教领袖),比如他在马太福音第二十三章里所讲的话。但这种审判必须要公正,没有偏见;基于实质,而不是外表,如耶稣说:“不可按外貌断定是非,总要按公平断定是非。” 【约翰福音 7:24】但宗教领袖审判不但带着偏见,而且他们忽略了对自己的审判。保罗,身为法利赛人,也做了这样的观察:
   “你称为犹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着神夸口;既从律法中受了教训,就晓得神的旨意,也能分别是非(或作“也喜爱那美好的事”);又深信自己是给瞎子领路的,是黑暗中人的光,是蠢笨人的师傅,是小孩子的先生,在律法上有知识和真理的模范。你既是教导别人,还不教导自己吗?你讲说人不可偷窃,自己还偷窃吗?你说人不可奸淫,自己还奸淫吗?你厌恶偶像,自己还偷窃庙中之物吗?你指着律法夸口,自己倒犯律法,玷辱神吗?‘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们受了亵渎’,正如经上所记的。”【罗马书 2:17-24】
   高傲使人忽视自己的罪性。但为什么这个特征在宗教领袖们身上这么突出呢?有两个原因:
   领袖的位置吸引高傲的人。
   谦卑的人在成为领袖后常变得高傲。这是因为权力败坏的结果。
   神常常把谦卑的人安排到权威的位置。比如摩西。他是一个谦卑的人,然而神不让他进应许之地,因为他骄傲地做了一见自负的事。类似地,大卫王开始很好,但最后却很差。这很常见。
   耶稣是怎样对待高傲的人呢?他羞辱他们。这不是为了毁灭他们。就像父亲管教儿子是为了他自己好一样,耶稣羞辱高傲的人是要使他们造就重要的谦卑品质,没有谦卑的品质他们就不能得救。他用下面这些方法羞辱他们:
   指出他们的罪性,特别是他们的假冒为善。
   显示出他们对圣经的理解很差。
   显示出他们对人缺乏爱,把象征性的和仪式的事放在人的实际需要之上。
   指出他自己是主,因此有比他们更高的权威。
   在他的寓言里把他们作为范例,把他们罪性的行为显示给别人。
   
   
   批评的语气
   作为对批评的反应,如果批评得到点子上的话,高傲的人对批评的实际内容没有什么可说的。那么为了把问题岔开,他们常常会抓住批评所使用的语气语调。因此,看一下耶稣和他的使徒们在批评因宗教而高傲的人时所使用的语气的先例会对我们很有启发。
   当耶稣与因宗教而高傲的人说话时,他似乎总是在语气上毫无保留。他的语气是极端的,甚至是侮辱性的。注意到上面从【马太福音 23:33】里引用的:“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对世俗的权威也同样,“正当那时,有几个法利赛人来对耶稣说:‘离开这里去吧,因为希律想要杀你。’耶稣说:‘你们去告诉那个狐狸说:今天明天我赶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路加福音 13:31,32】
   当然,要看到这些话是在指出这种人的假冒为善这个上下文里说的。在马太福音第二十三章里,耶稣例数了一系列他那个时代的宗教精英的假冒为善的特征,他们的假冒为善其实与人类历史上所有在这种位置上的人没有多大区别。
   甚至在保罗面对彼得的罪时也同样,他毫不“客气”,而且很严厉:“后来矶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责之处,我就当面抵挡他。”【加拉太书 2:11】而且他是当着众人这样做的:“但我一看见他们行得不正,与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在众人面前对矶法说:‘你既是犹太人,若随外邦人行事,不随犹太人行事,怎么还勉强外邦人随犹太人呢?’”【加拉太书 2:14】这种公开的责备与他对提摩太的指示是一致的:“控告长老的呈子,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提摩太前书 5:19-20】长老,也就是正式的教师们,应该受到更严厉的审判吗?是的,他们应该受到更严厉的审判,如雅各写到:“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 【雅各书 3:1】耶稣和他的使徒们都是这样做的。
   耶稣和他的使徒们会把基督徒领袖里的有些人描绘成狼。这里保罗鼓励我们考虑这样的概念。“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所以你们应当儆醒!”【使徒行传 20:29-31a】耶稣也说:“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马太福音 7:15-16a】不能只看他们嘴上怎么说。因为“怨恨人的用嘴粉饰,心里却藏着诡诈。他用甜言蜜语,你不可信他,因为他心中有七样可憎恶的。他虽用诡诈遮掩自己的怨恨,他的邪恶必在会中显露。” 【箴言 26:24-26】
   除了直接了当地批评,耶稣还在寓言里羞辱在宗教里高傲的人。法利赛人与税吏的寓言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还有好撒玛利亚人的寓言,忠心有见识的管家与不义的仆人的寓言等。
   在约翰福音第八章里,耶稣用这些话说这样的人:“倘若神是你们的父,你们就必爱我;因为我本是出于神,也是从神而来,并不是由着自己来,乃是他差我来。你们为什么不明白我的话呢?无非是因你们不能听我的道。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我将真理告诉你们,你们就因此不信我。” 【约翰福音 8:42-45】这种语气就是耶稣为如何对待敌对真理的宗教精英所树立的先例。坦率,不恭维,毫无诡诈。但那些属真理的人则欣赏真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