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谢选骏文集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谢选骏: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与宗教精英的冲突,将导致从自己的内心“逐出教会”,而不仅仅是自己的外形被教会逐出。
   
   《与宗教精英的冲突》说:

   
   如果你跟随耶稣,那么就不可避免地会与机构化的宗教领袖发生冲突。谁是耶稣最大的敌人呢?是像彼拉多那样的罗马世俗官员吗?大多数犹太人视罗马人(非犹太人)为他们最大的敌人。但耶稣却不是这样。事实上,在他受审的时候,彼拉多想把释放他,宣告他无罪。但犹太宗教领袖却坚持要治他于死地,如耶稣预言的那样:“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 【路加福音 9:22】这正符合他教导的原则:“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马太福音 10:36】
   机构化主义的败坏效果
   (一个关于这个问题更详细的文章请见http://www.bcbsr.com/topics/institute_gb.html)惯穿整个基督教历史,其最大的敌人常常不是世上的领袖,而是它自己的机构化领袖。而谁会告诉你这一点呢?你大概不可能从机构化的领袖那里听到这一点。然而他们把自己说成是合法的基督教唯一的发言人。在耶稣的时代如此,甚至直到现在仍然如此。运动似乎总是不可避免地通过它的机构化而败坏。在我们的罪性中所固有的就是权力会败坏。机构化建立了权力的位置,这些位置不可避免地成为败坏的根源。这并不是说在基督教的实践上我们不应该建立机构。但我们必须看到为了整个身体的造就,必须要认识到机构化的短处。
   考虑各种形式的政府。因为权力的败坏,独裁形式的政府时间长了总是不可避免地要变坏。在过去五十年里,世界得益于民主,其中所固有的相互制约保证了败坏的领袖不能太出格。教会的领袖必须受到检验。它必须允许自己受到检验。如过领袖不允许自己受到检验,不但败坏会发生,而且这表明败坏已经在起作用了。因为只有高傲的人才不允许自己受到检验。如果领袖有的高傲的特征,机构就已经危险了。
   然而典型的教会领导形式容易使自己受到这样的败坏。教会的领袖一直是独裁式的。你到一个教会去,你基本上就是去听课。反馈不受鼓励,对领袖的批评也同样。很少有教会甚至允许他们的成员讨论他们个人对圣经的理解。在这种情况下个人怎样对待败坏的领袖呢?基督徒基本上以他们的脚来投票。结果,教派就产生了。有些教会声称他们有内在的检验和平衡的系统,其中一组精英将确保牧师不出格,但谁能保证他们不出格呢?
   “民主”式的教会也免不了败坏。有多大一部分犹太人跟随了耶稣呢?少部分,一个余剩。受众人欢迎的往往偏离真理。世上大多数把他们自己称作“基督徒”的人其实不把耶稣当作主对待。大多数不认真对待圣经。当你让这样的大多数来管理教会会怎么样呢?这样的教会也会像他们一样。他们会选谁作领袖呢?像他们那样的人,给他们讲他们想听的话的人。而余剩则没有发言权。唯名的基督徒已经以建立“讲课”的形式把他们的发言权夺走,因为不允许他们在这些讲课中发言。规则和条例被建立起来,不允许那些不受众人欢迎的坚持圣经的信徒与领袖有不同意见。结果怎样呢?他们往往只有离开。
   这并不是说机构化的教会是由一些唯名的基督徒建立起来的。因为事情往往是这样的:一个信徒从不愿改变,不愿听他的,败坏的教会出来。他建立一个新教会。这个教会变得很受人欢迎,结果开始败坏,唯名的基督徒开始主导这个教会。余剩的少数失去他们的发言权,其中很多离去,使得唯名的基督徒更加主导机构。这个机构变成了机构化主义的一个纪念碑。
   这不是一件一定可以被纠正的事。这是自然的规律。历史上,基督教的领袖曾着迷于建立完美的机构。那不是基督的目标。以前不是他的目标,现在也不是他的目标。机构的建立是为了给每个信徒最终的成熟创造一个环境,结果机构本身却成了一个目的。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以弗所书 4:11-13】
   今天,如果你提起“教会”这个词,大多数人所想到的是一幢建筑物或一个机构。但基督的教会是人。如果你毁掉它的建筑物和节目,你还没有碰到它。但那些着迷于建筑物的人往往不懂得耶稣。
   “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约翰福音 2:19】
   耶稣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犹太人的会堂,但往往受到宗教领袖轻慢的对待,他预言到:
   “你们要防备人。因为他们要把你们交给公会,也要在会堂里鞭打你们。”【马太福音 10:17】
   
   “人要把你们赶出会堂。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 【约翰福音 16:2】
   如果你跟随耶稣,你一般同样会在基督教教会里经受这样的遭遇。
   对宗教领袖的批评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们这里来。有的你们要杀害,要钉十字架。有的你们要在会堂里鞭打,从这城追逼到那城。”【马太福音 23:13,33-34】
   假冒为善是高傲的灵的结果。自认在灵里高人一等的态度中所固有的是对别人居高临下的论断。圣经的确教我们要审判我们自己,并要审判别人。耶稣自己就审判了别人(特别是宗教领袖),比如他在马太福音第二十三章里所讲的话。但这种审判必须要公正,没有偏见;基于实质,而不是外表,如耶稣说:“不可按外貌断定是非,总要按公平断定是非。” 【约翰福音 7:24】但宗教领袖审判不但带着偏见,而且他们忽略了对自己的审判。保罗,身为法利赛人,也做了这样的观察:
   “你称为犹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着神夸口;既从律法中受了教训,就晓得神的旨意,也能分别是非(或作“也喜爱那美好的事”);又深信自己是给瞎子领路的,是黑暗中人的光,是蠢笨人的师傅,是小孩子的先生,在律法上有知识和真理的模范。你既是教导别人,还不教导自己吗?你讲说人不可偷窃,自己还偷窃吗?你说人不可奸淫,自己还奸淫吗?你厌恶偶像,自己还偷窃庙中之物吗?你指着律法夸口,自己倒犯律法,玷辱神吗?‘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们受了亵渎’,正如经上所记的。”【罗马书 2:17-24】
   高傲使人忽视自己的罪性。但为什么这个特征在宗教领袖们身上这么突出呢?有两个原因:
   领袖的位置吸引高傲的人。
   谦卑的人在成为领袖后常变得高傲。这是因为权力败坏的结果。
   神常常把谦卑的人安排到权威的位置。比如摩西。他是一个谦卑的人,然而神不让他进应许之地,因为他骄傲地做了一见自负的事。类似地,大卫王开始很好,但最后却很差。这很常见。
   耶稣是怎样对待高傲的人呢?他羞辱他们。这不是为了毁灭他们。就像父亲管教儿子是为了他自己好一样,耶稣羞辱高傲的人是要使他们造就重要的谦卑品质,没有谦卑的品质他们就不能得救。他用下面这些方法羞辱他们:
   指出他们的罪性,特别是他们的假冒为善。
   显示出他们对圣经的理解很差。
   显示出他们对人缺乏爱,把象征性的和仪式的事放在人的实际需要之上。
   指出他自己是主,因此有比他们更高的权威。
   在他的寓言里把他们作为范例,把他们罪性的行为显示给别人。
   
   
   批评的语气
   作为对批评的反应,如果批评得到点子上的话,高傲的人对批评的实际内容没有什么可说的。那么为了把问题岔开,他们常常会抓住批评所使用的语气语调。因此,看一下耶稣和他的使徒们在批评因宗教而高傲的人时所使用的语气的先例会对我们很有启发。
   当耶稣与因宗教而高傲的人说话时,他似乎总是在语气上毫无保留。他的语气是极端的,甚至是侮辱性的。注意到上面从【马太福音 23:33】里引用的:“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对世俗的权威也同样,“正当那时,有几个法利赛人来对耶稣说:‘离开这里去吧,因为希律想要杀你。’耶稣说:‘你们去告诉那个狐狸说:今天明天我赶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路加福音 13:31,32】
   当然,要看到这些话是在指出这种人的假冒为善这个上下文里说的。在马太福音第二十三章里,耶稣例数了一系列他那个时代的宗教精英的假冒为善的特征,他们的假冒为善其实与人类历史上所有在这种位置上的人没有多大区别。
   甚至在保罗面对彼得的罪时也同样,他毫不“客气”,而且很严厉:“后来矶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责之处,我就当面抵挡他。”【加拉太书 2:11】而且他是当着众人这样做的:“但我一看见他们行得不正,与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在众人面前对矶法说:‘你既是犹太人,若随外邦人行事,不随犹太人行事,怎么还勉强外邦人随犹太人呢?’”【加拉太书 2:14】这种公开的责备与他对提摩太的指示是一致的:“控告长老的呈子,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提摩太前书 5:19-20】长老,也就是正式的教师们,应该受到更严厉的审判吗?是的,他们应该受到更严厉的审判,如雅各写到:“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 【雅各书 3:1】耶稣和他的使徒们都是这样做的。
   耶稣和他的使徒们会把基督徒领袖里的有些人描绘成狼。这里保罗鼓励我们考虑这样的概念。“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所以你们应当儆醒!”【使徒行传 20:29-31a】耶稣也说:“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马太福音 7:15-16a】不能只看他们嘴上怎么说。因为“怨恨人的用嘴粉饰,心里却藏着诡诈。他用甜言蜜语,你不可信他,因为他心中有七样可憎恶的。他虽用诡诈遮掩自己的怨恨,他的邪恶必在会中显露。” 【箴言 26:24-26】
   除了直接了当地批评,耶稣还在寓言里羞辱在宗教里高傲的人。法利赛人与税吏的寓言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还有好撒玛利亚人的寓言,忠心有见识的管家与不义的仆人的寓言等。
   在约翰福音第八章里,耶稣用这些话说这样的人:“倘若神是你们的父,你们就必爱我;因为我本是出于神,也是从神而来,并不是由着自己来,乃是他差我来。你们为什么不明白我的话呢?无非是因你们不能听我的道。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我将真理告诉你们,你们就因此不信我。” 【约翰福音 8:42-45】这种语气就是耶稣为如何对待敌对真理的宗教精英所树立的先例。坦率,不恭维,毫无诡诈。但那些属真理的人则欣赏真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