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谢选骏: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世卫:中国人均健康预期寿命首超美国》(2018-05-31 观察者网)报道:
   
   世界卫生组织(WHO)5月17日在日内瓦发布最新报告《世界卫生统计2018》。根据世卫组织数据,中国婴儿出生时的健康预期寿命首次超过美国。


   
   数据显示,根据2016年的数据,中国婴儿出生时的健康预期寿命(Healthy life expectancy at birth)首次超越美国,中国为68.7岁,高于美国的68.5岁。
   
   不过,美国婴儿出生时的人均预期寿命(life expectancy at birth)达到78.5岁,仍高于中国的76.4岁。但报告称,美国人最后10年的生命质量不容乐观。
   
   据路透社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艾莉森·克莱门特-亨特(Alison Clements-Hunt)指出:“对比健康预期寿命时发现一个特点,在中国,日本,韩国和一些其他亚洲高收入国家,人们失去健康的岁月要比高收入的西方国家少。”
   
   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索马里、阿富汗、格鲁吉亚、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5国的出生时健康预期寿命有所下降。
   
   新加坡2016年的新生儿前景最好,他们平均可拥有高达76.2年的健康时间,紧跟其后的是日本、西班牙和瑞士。在这项数据排名中,中国排名第37,美国排第40名。
   
   路透社分析指出,中国人均预期寿命正在追上美国,2027年将超过美国。
   
   艾莉森指出,“中国人均预期寿命正大幅增长,目前已经超过了部分高收入国家。”与此同时,美国人均预期寿命则在下降,2014年的79岁已成为峰顶。
   
   艾莉森表示,这反映出由于药物摄入过量而致死的比率增加,尤其在美国不太富裕的地区,中年人会服用鸦片类药物、自杀以及其他一些原因致死。
   
   数据也显示,日本是人均寿命最长的国家,高达84.2岁,这也意味着2016年出生的日本婴儿,能够期待见证下个世纪的到来。
   
   平均预期寿命是在一定的年龄别死亡率水平下,活到确切年龄X岁以后,平均还能继续生存的年数,它是衡量一个国家、民族和地区居民健康水平的一个指标。它以当前分年龄死亡率为基础计算,但实际上,死亡率是不断变化的,因此,平均预期寿命是一个假定的指标。健康预期寿命也是一个相对数据,估算的是一个人在完全健康状态下生存的平均年数。
   
   据世卫组织官网介绍,婴儿出生时的预期寿命反映了总体死亡率,总结了特定年份所有年龄组的死亡率模式,包括儿童、青少年、成年人和老年人。
   
   世卫组织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婴儿出生时预期寿命为72.0岁(女性为74.2岁,男性为69.8岁),非洲地区的数据为61.2岁,欧洲地区为77.5岁。
   
   2016年全球婴儿出生时健康预期寿命为63.3岁(女性64.8岁,男性为62岁),非洲地区的数据为53.8岁,欧洲地区为68.4岁。
   
   数据显示,世界各地的女性寿命总体比男性长,2000年两性之前的预期寿命差距为4.3年,到2016年几乎保持不变(4.4年)。
   
   根据世卫组织2016年的统计报告,2000年至2015年,全球人类预期寿命增长了5岁,是上世纪60年代以来最快增幅。然而,国家内部、国与国之间的健康不平等现象依旧存在。
   
   世卫组织界定的非洲区域表现最佳,创最大增幅。受益于儿童存活率的提高、疟疾有效控制和治疗艾滋病病毒的进步,非洲地区预期寿命增长了9.4岁,至60岁。上世纪90年代,由于艾滋病肆虐,非洲区域的人类预期寿命呈现下降趋势。而过去15年扭转了这一势头。
   
   据世卫组织官网,2018年的《世界卫生统计》报告也显示,目前世界上仍有半数人口无法获得所需的卫生服务。全球每年70岁以下人口中有1300万人死于心血管疾病、慢性呼吸道疾病、糖尿病和癌症,主要集中在中低收入国家;2016年平均每天有1.5万名5岁以下儿童死亡。
   
   谢选骏指出: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这是因为美国是一个多种族国家,犹如“全球联邦的缩影”——这与其他发达国家完全不同,所以其他发达国家的指数都比美国看起来要好。而根据“种族三特性”,黄种人发育最晚、寿命最长,白人次之,黑人第三。为何“美国人均预期寿命则在下降,2014年的79岁已成为峰顶”?因为在这2014年前后,美国出生的婴儿中,少数民族的人数已经超过了白人。
(2018/06/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