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谢选骏文集
·1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谢选骏:“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梦”虽然基于现实,但却是超现实的,否则就不叫梦了。个人的梦尚且如此,那么“国梦”呢?一个国家都在做梦呢?集体共振,那就更加超现实了,而且,还会让人产生错觉,以为那不是梦,而是真的,其后果就像文革一样。其后果显而易见——梦醒之后,一片空虚,只有吸毒可以填补这样的虚无主义,所以,“国梦”之后,必然流行吸毒上瘾。文革之后,一切向钱看。国梦之后,只有麻醉。
   
   

   (一)
   
   美国梦(英语:American Dream)源于英国对北美大陆的殖民时期,发展于19世纪,是一种相信只要经过努力不懈的奋斗便能在美国获致更好生活的信仰,亦即人们必须通过自己的工作勤奋、勇气、创意、和决心迈向富裕,而非依赖于特定的社会阶级和他人的援助。通常这代表了人们在经济上的成功或是企业家的精神。许多欧洲移民都是抱持着美国梦的理想前往美国的。尽管有些人批评美国梦过度强调了物质财富在衡量胜利和快乐上扮演的角色,但许多美国人的确认为,这种获致成功的机会在世界上其他国家是找不到也并不存在的。因为与其他大多数国家不同的是,在美国拥有的经济自由相当多,政府扮演的角色相当有限,这使得美国的社会流动性极大,任何人都有可能透过自己的努力迈向巅峰。
   从美国独立直至19世纪末期,广大的土地都无人居住和拥有,任何有心人都可以加以占据并投资和开垦。而到了工业革命时期,美国庞大的自然资源和先进的工业技术则使得快速的社会流动变得可能。
   依据历史学家的说法,美国快速的经济发展和工业扩张并非只是因为美国的自然资源丰富,更是因为所有人都有机会借由自己的奋斗而获取财富。美国梦成为了吸引世界各地人民移民美国的主要原因—无论过去或现在。在今天,每年有超过一百万的人成为美国公民,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移民地点。
   
   历史
   
   “美国梦”的定义已随历史改变,如今,美国梦同时包含了个人部分(例如房产权以及提升个人社经地位)与世界观。从历史上来说,美国梦源自于充满神秘色彩的美国旧西部。1774年维吉尼亚的皇家总督说过,美国人一直觉得,那片还未开发的西部比他们居住的东部还要好的多。他补充道“他们已经找到了乐园了,但他们一听说在遥远的西边生活品质更好,仍会追求那种生活”
   现今,这种民族精神隐含美国人民只要肯努力都有成功机会的想象。依美国梦的精神来说,美国梦给了孩子机会,让他们在没有人为阻碍的环境下,健康的成长、受良好的教育,以及找到好工作;给了每个人民机会,让他们抉择时,不会因为出生阶级、种姓、信仰、种族、种族渊源而有先前的限制,例如。美国新移民支持拥有他们自己种族语言的报纸,而那些报纸编辑也都宣扬着美国梦。劳伦斯·赛繆尔反驳道: 对很多劳工及中产阶级的人来说,提升社经地位被他们奉为美国梦的宗旨,为了给自己及后代更好生活而积极的改变命运,大致上这就是这个国家的人民的生活模式。认真工作、存点钱、送小孩上大学让他们过更好的生活、在四季如春的地方享受退休生活,这就是我们心中的美国梦。
   
   19世纪
   
   在十九世纪,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德国人从1848年的德意志革命中逃了出来。他们向往美洲新大陆的政治自由,一个没有种族分级和知识分子阶级制度的社会来限定每个人的抱负。其中一人解释道:
   这些来自德国的新移民来到这个自由之邦,没有专制、特权、专卖制度、高额税制、强制信仰及道德观。人有居住迁徙的自由。不需要护照,也不会有警察干预他们的行动。忠诚及向善,这两项特质被他们奉为圭臬。不管贫穷或富有、学历高低,人人平等。在这片土地上,德国人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地位。一个人拥有的财富及不动产所有权并不会影响他的参政权。在这里,没有分地位高低,没有特权制度,没有常备军来压迫人们的道德观,削弱人们的体力,也没有一大群尸位素餐的公仆。最重要的一点,在这里没有王储和腐败的宫廷自恃着天赋特权。所以,在这里,人民能尽情展现才能、活力以及锲而不舍的人民精神。
   1849年加利福尼亚掏金热,让许多人盼着一夕致富, 真的有一些人找到了。所以,一夕成功的加利福尼亚梦就出现了。历史学者布兰德斯注意到了.美国掏金热退潮后的时期--加利福尼亚梦遍及全美国:
   以前,美国梦是有关清教徒和富兰克林的,那群人会因为一点一滴累积的小钱而感到满足,年复一年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然而,现在的美国梦,赚钱要立即有效率,讲求的是胆量和运气。美国淘金热开始后,黄金梦成为很重要的美国精神。
   
   20世纪
   
   历史学者詹姆斯·特拉斯洛·亚当斯1931年的著作,《美国史诗》,让美国梦一词普及化,书中提到:
   其实我们早就有美国梦,这个梦想包含了一个理想之地,在那里,大家都有更好更富裕更满足的生活,能依自己的能力挣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然而,欧洲上流社会很难理解美国梦,而且我们很多人早已厌倦了这个想法,也开始质疑它了。可以这么说,美国梦不代表高薪和汽车,它是一种社会制度,在这个体制下,尽管先天条件可能有影响,但是大家都尽展所能,在自己的专业上被肯定。
   随后他又提到:
   从过去的几世纪以来,美国梦已吸引了好几千万人跟风,而最重要的一环还是物质富裕,但它早就不只有满足物质需求这么简单了。美国梦现在被赋予了更多意义。美国梦已经是个完整的概念,就像个发育完成的成人,它并没有被以前文明化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阻碍给妨碍了发展,也没有被那些有利于上流社会的社会制度给压迫了发展。
   马丁·路德·金恩写了从伯明罕市监狱发出的信,而其中提到了黑人在黑人民权运动中对美国梦的诉求,信中写道:
   我们会赢得自由,因为我相信我们一直以来的诉求体现了国家神圣的传统以及上帝那千古不变的意念。被剥夺权力的上帝之子正“坐”在餐厅用餐,但事实上他们正“站着”,站在真理上,展现出美国梦的真谛,以及犹太基督共有的传统里最宝贵的价值。因此把民主的初衷带回来,而这些初衷被开国创始人充分应用在美国宪法及美国独立宣言的构想。
   文学
   美国梦的概念常常被运用在不是很正式的言谈中,所以学者就追朔到美国梦在美国文学的运用,范围从《富兰克林自传》到马克·吐温的《顽童历险记》(1884)、薇拉·凯瑟的《我的安东尼亚》、法兰西斯·史考特·基·费兹杰罗的《大亨小传》(1925)、西奥多·德莱赛的《美国的悲剧》(1925)以及托妮·莫里森的《雅哥》(1977)。其他以美国梦为主题的作家有亨特·斯托克顿·汤普森、爱德华·阿尔比、约翰·史坦贝克、朗斯顿·休斯以及詹尼纳·布拉斯基。亚瑟·米勒的推销员之死也有提到美国梦,故事的的男主角韦利,就在追寻美国梦。
   正如蔡(1994)所说,美国梦也不断出现在其它文学作品中,例如亚裔美国人写的小说。
   很多美国作家为了解释自己的观点,在作品中会已美国理想为主题,或是,做为概念之一重复出现。有很多理想出现在美国文学,例如,人人平等、美利坚共和国是希望之地、独立是有价值的、美国梦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以及认真努力就会成功,当然不只有以上这些。约翰·温斯罗普也写下了相关的词汇,叫做美国例外论。这套理论就是说美国人是被上帝选出来的一群人,而他们代表着希望。
   
   事例
   
   法兰克·卡普拉: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得奖导演、工程师、美国陆军上校。1897年生于义大利西西里岛,1903年随当时的义大利移民潮移民至加州。父亲为果农。
   伊丽莎白·雅顿:企业家、化妆品牌“伊丽莎白·雅顿”创办人。原名佛罗伦丝·南丁格尔·格拉罕。1878年生于加拿大,1909年移民至纽约市。曾任药厂会计。
   亨利·基辛格:美国国务卿、美国国家安全顾问。1923年生于德国,1938年因躲避纳粹迫害而移民至纽约市。父亲为中学教师。
   安迪·葛洛夫:英特尔首席运营官,CEO,董事长。1936年生于布达佩斯。1956年逃离匈牙利,辗转到达纽约,后毕业于纽约州立大学,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学位。1968年入主英特尔公司,1976年成为首席运营官,1987年接任英特尔公司CEO,1997年成为英特尔公司董事长。
   马德琳·欧布莱特: 美国国务卿、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同时也是任职此职位的首位女性,1937年生于捷克斯洛伐克,1948年因其父反对共产党而移民美国。父亲为外交官,同时也是位大学教授。
   
   (二)
   
   《被毒品毁掉的美国!毒品每16分钟就杀死1个美国人》(北美留学生日报2018-04-17)报道:
   
   今年的普利策授予了一篇揭露美国毒品泛滥问题的报道——
   
   它揭露了一个个被毒品毁掉的美国家庭的故事
   以及背后让人毛骨悚然的社会顽疾
   美国东部时间4月16日,全世界新闻人都在关注的普利策奖终于公布了结果。
   在众多奖项中,《辛辛那提询问者报》由于报道了美国辛辛那提海洛因毒品泛滥问题而斩获了地方报道奖。
   虽然这并不是普利策奖中最具分量的一个奖项,但却可以由小见大,他们用7天记录了辛辛那提海洛因泛滥现状,也反映了美国整体的毒品泛滥问题。
   周一 20人摄入过量毒品,4人死亡
   周二 18人摄入过量毒品,2人死亡
   周三 25人摄入过量毒品,3人死亡
   周四 33人摄入过量毒品,1人死亡
   周五 27人摄入过量毒品,3人死亡
   周六 31人摄入过量毒品,0人死亡
   周日 26人摄入过量毒品,5人死亡
   这是辛辛那提普通的一周。
   对于摄入过量甚至有瘾君子死亡这件事,生活在这座美丽城市中的人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作为周一死亡的4人之一,Tommy的母亲根本无法相信她的孩子已经去世的事实:“那是我的孩子!他不是一袋垃圾!”当儿子的尸体被别人像垃圾一样裹在袋子里带走,医护人员抓尸袋的手滑了一下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尖叫出声。
   Tommy今年34岁,他的女朋友发现他由于摄入过量而死亡——“我进来就发现他躺在地上,我想他摄入过量了,我觉得他应该已经死了……”Tommy的女朋友哭诉着,身为母亲的Kim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她的心里,虽然儿子有过吸毒历史,但他一直做的很好,“他已经一年没有碰过海洛因了,他也会去互助会,他甚至是与毒瘾抗争的导师”。
   “你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吗?”
   “因为爸爸妈妈吸毒”。
   当汉密尔顿县的一名社会工作者走进精神病院,坐在一位7岁小女孩面前的时候,他得到的答案让人无言。
   这个女孩来自Colerain镇,但在去年,当她发现自己的母亲因为摄入海洛因在厕所里摔倒,几乎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她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