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会不会完全彻底地投靠魔鬼]
谢选骏文集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会不会完全彻底地投靠魔鬼

   谢选骏:美国会不会完全彻底地投靠魔鬼
   
   《同性伴侣领养孩子成美高院下一场较量?》(2018年6月8日 转载VOA)报道:
   
   2017年12月5日,两名支持同性婚姻的女青年在联邦最高法院外的集会上高举“这不关乎蛋糕”的标语。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日前在一起涉及同性伴侣婚礼蛋糕的诉讼中作出了有利于蛋糕店主的裁决后,有些人士猜测,保守派领养机构和同性伴侣就领养孩子问题所出现的法律之争,很有可能成为联邦最高法院下一步要审理的案件。
   
   从蛋糕到领养孩子问题
   
   联邦最高法院6月4日作出有利于科罗拉多州“杰作蛋糕店”店主杰克·菲利普斯的判决。菲利普斯信奉基督教。他因信仰的缘故拒绝为一对同性伴侣制作婚礼蛋糕,从而被科罗拉多州民权委员会以违反该州反歧视法为由告上法庭。菲利普斯的律师称,他的蛋糕艺术创作属于言论表达的范畴。联邦最高法院在裁决中指出,菲利普斯的言论自由权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
   
   总部设在亚利桑那州的基督教保守派组织“捍卫自由联盟”在这个案子中代表菲利普斯。该组织的资深法律顾问马特·夏普(Matt Sharp) 认为,菲利普斯在最高法院的胜诉为面临领养诉讼的宗教组织决提供了法律上的动力。
   
   他说:“正如科罗拉多州民权委员会因菲利普斯对待婚姻的宗教立场将其分别对待的做法是错误的,我们认为同样的原则也将适用于以信仰为基础的领养和寄养机构,它们同样因为信仰的原因受到类似的政府委员会的攻击。”
   
   同性伴侣领养难道加大
   
   但是,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同性恋权益组织“运动推进计划”的政策主任娜奥米·戈德伯格 (Naomi Goldberg)介绍说,该组织最近刚刚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尽管因为2015年的判决使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但是,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家庭仍然成为一些州法律针对的目标。
   
   戈德伯格说:“我们注意到,过去几年,一些州通过宗教豁免法,允许儿童福利机构根据他们的宗教信仰,而非孩子的最佳利益,决定哪些家庭最适合领养,比如说接受纳税人钱的儿童福利机构可以决定不把孩子交给同性伴侣或未婚伴侣领养,基督教组织也可以决定不把孩子交由犹太教伴侣领养。”
   
   目前,全美共有9个州通过法律,允许州政府资助的宗教领养机构基于他们的宗教信仰拒绝同性伴侣领养孩子。这些州是堪萨斯、俄克拉荷马、阿拉巴马、密西西比、密西根、北达科他、南达科他、得克萨斯、维吉尼亚。
   
   下级法院诉讼迭起不休
   
   2018年,费城“天主教社会服务部”到联邦法庭起诉了费城市政府,原因是市政官员因为该机构反对同性婚姻的立场而停止把孩子交给它的领养家庭。
   
   反过来,2017年,美国民权联盟代表声称在领养孩子过程中受到歧视的同性伴侣到联邦法庭起诉了密西根州政府,要求推翻该州2015年通过的法律。该法律允许州政府资助的领养机构基于宗教信仰拒绝同性伴侣领养孩子。
   
   2017年,一名联邦法院的法官推翻了密西西比州一项实施了16年的禁止同性伴侣领养孩子的法律。这名法官表示,基于联邦最高法院2015年作出的使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决,密西西比州的禁令违反了宪法的平等保护条款。
   
   由于联邦下级法院在同性伴侣领养孩子的问题上尚无定论,一旦出现上诉,联邦最高法院介入其中的可能性很大。但是,需要指出的是,由于联邦最高法院在菲利普斯一案中明确指出其判决只限于此案,法庭的判决原则是否适用于未来的诉讼,特别是同性伴侣领养孩子的诉讼,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谢选骏指出:显然,美国最高法院已经陷入了逻辑混乱,因为那里已经成为属灵的战场了。
   
   《美一联邦法庭驳回无神论者提起的诉讼》(2018年6月08日 转载VOA)报道:
   
   最近,美国的一个联邦法庭驳回了一起由一些无神论者和宗教人士提起的诉讼。这些人士以维护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为由,要求把“我们信仰上帝”的国训从美元货币上除去。此类诉讼并非第一次提出,也不会就此了结,它反映了美国社会中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在宗教问题上持续不断的较量和冲突。
   
   无神论者诉讼被驳回
   
   联邦第六巡回上诉法院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审议庭日前驳回一起由一些无神论者和宗教人士提起的诉讼。加州无神论律师迈克尔·纽道尔(Michael Newdow)代表大约49名原告,在2016年到俄亥俄北区联邦地方法院起诉了美国国会。
   
   纽道尔表示,美国国会要求把“我们信仰上帝”作为国训印在美元硬币和纸币上面,很明显具有基督教一神论的意思,因此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不得确立国教条款,而且对基督教以外的其它宗教和无神论者构成歧视。
   
   纽道尔说:“我提出,政府的做法违反了不得确立国教条款,因为它不仅对某一宗教构成偏袒,而且把它写入我们的国训,印在每年制造的上亿个纸币和硬币上。但是,有些美国人对这个具有争议的宗教训词是完全不赞同的,政府的做法是在支持某一宗教,这正是不得确立国教条款所不允许的。”
   
   纽道尔还提出,国会1993年专门通过《恢复宗教自由法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规定政府不能干预人们的宗教信仰自由。除非有迫切的政府利益,否则不能对人们的宗教活动施加沉重的负担。他认为,政府没有迫切的利益非要把“我们信仰上帝”作为国训印在美元货币上。
   
   专家提出不同的观点
   
   但是,维吉尼亚大学法学院教授道格拉斯·莱科克(Douglas Laycock)指出,美国法律中有一个叫作“琐事例外”(de minimis exception)的原则,成为法庭拒绝审理一些琐碎或事态轻微案件而经常使用的一项原则。
   
   莱科克说,美国法庭一般不愿意在无伤大雅的案子中,要求执行不得确立国教条款。他强调,美元纸币和硬币上印有的“我们信仰上帝”只是一个通用术语,并未提及某一特别宗教,而且字迹小到人们几乎都注意不到的程度。
   
   莱科克说:“《恢复宗教自由法案》旨在保护个人宗教信仰不受政府的控制,例如政府不能强迫你在安息日工作,也不能强迫穆斯林或犹太教徒剃掉胡须。原告在此案中提出,强迫使用印有‘我们信仰上帝’的货币,对人们的宗教信仰构成了负担,但这不是《恢复宗教自由法案》要解决的问题。”
   
   据莱科克教授介绍,美国政府从事的很多事都涉及宗教,例如总统的感恩节宣言就具有基督教色彩。此外,美国很多地方的地名也都和基督教有关,例如得克萨斯州的一个城市名叫Corpus Christi,中文意思是“基督的身体”。莱科克说,法庭不认为这种做法严重到必须通过判决来进行干预的程度。
   
   保守派人士支持判决
   
   保守派组织“美国正义研究所”在这个案子中代表12万会员以及38名跨党派的国会议员,作为非诉讼方向法庭递交了法庭之友陈述书表明他们的观点。该组织的律师马修·克拉克(Matthew Clark)驳斥了起诉方的立场。
   
   他说:“从根本上说,原告的法律依据是,他们不相信有一位上帝,并且感到被一件事实所冒犯,亦即很多年以来,我们的货币是美国国会根据这个国家成立的历史先例授权制作的。美国是建立在宗教原则基础之上的国家。包括这一点在内的很多观念都包含在了印有‘我们信仰上帝’的货币里面。”
   
   克拉克说,联邦第六巡回上诉法院在这个案子中明确地判决指出,把“我们信仰上帝”的国训印在美元货币上的做法并没有违反宪法不得确立国教条款,因为上帝存在于美国人生活中的传统观念已为人们所接受。他说,就在法庭驳回此案的次日,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在另一起类似的诉讼中判决说,美元上印有“我们信仰上帝”不构成支持某一宗教,因此不违反宪法。
   
   纽道尔说,他准备提请联邦第六巡回上诉法院全庭重审此案。由于联邦下级法院在这个问题上的判决各不相同,有关问题最终可能上达联邦最高法院。
   
   与高院交锋并非首次
   
   其实,纽道尔与联邦最高高院交锋并非首次。他曾经在2000年把他女儿所在的加州艾克格洛夫学区作为被告告上联邦地方法院,同时把女儿列为原告之一。他提出,政府要求公立学校学生背诵效忠誓词,特别是在效忠誓词中加入“在上帝之下”的词句,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不得确立国教条款。
   
   在联邦地方法院作出不利于他的判决后,纽道尔继续上诉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法庭在2002年做出有利于他的判决。判决指出,纽道尔有资格提出诉讼,挑战干涉他指导自己女儿宗教教育的做法。判决还指出,国会1954年在效忠誓词中加入“在上帝之下”的词句,违反了宪法的不得确立国教条款。加州和艾克格洛夫学区要求学生背诵效忠誓词的法律和政策违宪。
   
   2004年6月14号,联邦最高法院判决说,纽道尔没有资格代表他女儿提起诉讼,因为孩子的抚养权属于已经和他离异的前妻。联邦最高法院根据程序法的要求推翻了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先前作出的判决。不过,联邦最高法院没有就法律事实本身,即效忠誓词的宪法性作出判决。由于联邦最高法院在公立学校背诵效忠誓词的问题上没有定论,有关法律争议至今仍在继续。
   
   谢选骏指出:美国是靠上帝变得合法而且发家致富的,现在,美国会不会彻底放弃上帝、完全投靠魔鬼呢?
   

此文于2018年06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