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谢选骏文集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旃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谢选骏: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佚名:为何中国人只论输赢,不问善恶?》(四月 26, 2018 editori 思想视野,2018-04-21 新青年阅读2018)报道:
   
   在西方,没有诚信,寸步难行。


   在中国,能绕过规则,便是聪明的表现
   如果聪明是一种天赋,那么诚信就是一种选择。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聪明,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选择诚信。在社会的大染缸里,沾染的越久就会越聪明,尤其那种占便宜的小聪明。
   说到诚信,就不得不提到:“契约精神”。“契约精神”是西方文明社会的主流精神,“契约”一词源于拉丁文,在拉丁文中的原义为“交易”,其本质是一种契约自由的理念。所谓契约精神是指存在于商业经济社会中的契约关系和内在原则,是一种自由、平等、守信的精神。
   基督教文明是契约精神的最初根源。《圣经》分为旧约和新约。在耶稣降世之前,上帝与犹太民族所立之约被称为“旧约”。而在耶稣降世之后,上帝与人重新的所立之约被称为“新约”。这种神圣的契约精神,便是西方传统文化的根基,也是促成西方商业文明的发展。正因为此,彼此遵守约定规则的传统观念,在西方国家源远流长。
   在中国却大不相同,国人更崇尚聪明,而非诚信。中国人把聪明和才智,基本都用在挖空心思地走捷径,把制度看成是限制他人而不是自己。能绕过规则,便是聪明的表现。
   为什么我们这片土地上开不出契约精神的花朵?
   首先是中国没有宗教。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没有高悬头顶的神明,就失去了无所不在的监督者和保证契约正常履行的中间人,一切只能靠自己内心的道德律令,何其难也。
   其次,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限制。契约精神产生于人神约定,孕育于商品交易。中国一直是农业社会,农业社会自给自足,而且,中国历代都是重农轻商,对商持贬抑态度,商品交易极为贫乏。偶有商品交易,也常常在熟人世界中运行,陌生人交易所需要的契约精神自然很难产生。
   最要命的是,中国人自古以来以“聪明”为荣,以“死板”为耻。契约精神是诚实的信守规则。但中国的文化往往在乎聪明,在乎变通,在乎兵不厌诈。
   比如说田忌赛马的故事,就是活生生地违反契约。上马对上马、中马对中马、下马对下马,这是赛马的规则,但是田忌却使用了下马对上马、上马对中马、中马对下马,这是典型的不讲规则;但却被中国人当作最经典的案例来崇拜。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更是蕴含了对规则的轻蔑。
   宋定伯卖鬼中,鬼对人遵守契约,以诚相待,背着人走路,一是一,二是二。宋定伯却套鬼的话,问鬼怕什么。鬼和盘托出:惟不喜人唾。最后的结果就是宋定伯把口水吐到鬼身上,鬼化身为一只羊,宋定伯骗鬼卖鬼,得了五百钱。如此践踏契约的行为,却一直被我们奉为英雄,千载年来让人们钦佩不已。
   笑星赵本山的《卖拐》三部曲,愣是把一个好好的人忽悠瘸了,还引起了全民的狂欢,连续三年,一浪高过一浪,从卖拐,到卖担架。这哪里是礼仪之邦?这简直就是一个大忽悠带着一大群小忽悠的群氓时代。艺术都是生活的真实反映。
   因为社会不讲契约,导致中国的诚信教育,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我的基本判断是社会无契约,教育没诚信。教育中的诚信不可能白手起家,凭空建造。退一万步,就算这样的诚信建立起来了,将来孩子们走上社会,也会不断碰壁,以致头破血流,惨不忍睹。
   诚信的建设一定要以制度来保障,要有巨大的惩罚措施,使得不诚信的人“失大于所得”,而且总是如此,人们就会选择诚信。也就是说,最初,诚信只是一种选择,久而久之,诚信会成为一种道德。其实西方人并不比我们守信,而是不遵守信用的代价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没有诚信的西方人简直寸步难行,生不如死。这就迫使他们“像珍惜自己的眼睛一样珍惜诚信”。对西方人来说,失去信用,就是失去精神生命,这两者没什么区别。
   我看三国,最不喜欢的人就是诸葛亮,在荆州这件事情上,诸葛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何尝有过一点点契约精神?
   国人普遍缺乏诚信的契约精神,以及对作假行为的认同,说明了中国人更在意输赢,而不是善恶。除了中国,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会把作假、不诚信、违背契约精神作为大智慧来传承。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中华民族始终无法走出蒙昧,一直徘徊在文明边缘的真正原因。
   我常常会想起印度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我承认甘地的隐忍牺牲精神的伟大;但我同时也极为佩服英国殖民者,他们是合格的称职的高素质的对手。甘地的“非暴力”实质是以吃苦隐忍的精神、以道义的力量邀请对方共同遵守人类的文明准则。它的真正难度在于对手也必须是一个讲究基本游戏规则的人,否则,你对他“非暴力”,他却总是对你“暴力”,结果可想而知。甘地一生共绝食16次,其中针对政府的几乎每一次都使英国统治者大为惶恐,不得不让步。但在这种“让步”的背后,其实是一种“人的生命观念”在转变,我们可以设想,假如甘地的绝食不是“示威”给英国人,而是希特勒、斯大林,其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人和人之间并非孤立无关的,每个人都是一块小小的泥土,连缀起整个大陆。人来到这世间,作为社会的高级动物,是订有契约的:物质利益的来往,有法律的契约;行为生活的交往,有精神的契约。诚信,实质上就是一种“精神契约”。遵守契约的人是明智的,信守契约的人是“高贵的”。懂得为自己的契约买单,实质上是给自己的人格保险。
   孔子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得黄金万两,不如得季布一诺,这就是所谓的“一诺千金”,可是,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我们整个民族失去了仅有的一点温存和诚信呢?而最要命的是,契约一旦遭到破坏,就很难再次建立。就像那个残酷的寓言,说谎的孩子,选择了不诚信,就只能被狼吃掉。
   我的最终陈词:
   我们国家在若干年后是否强大,其实在今天某一时某一地,我们大多数人是不是选择了诚信,就已决定。
   而看文章的你,可能坐在明亮的办公室里面喝着咖啡,希望着自己能在一个道德水平更高的环境中生活。殊不知,有很多的律师、记者、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正在头破血流地为一地、一屋、一案、一法条而斗争,他们的血其实是在为你为我而流,为你我的子孙后代。
   你当然可以不信我所说的这些话,但那些正在发生的,正在跌落的,你所知和不知的,你都无法逃避。
   因为这是你和我的人生,这里是你和我的祖国。
   诚信是最低的交易成本,也是最高的人格魅力。诚信是最引起为荣的聪明,更是最引以为豪的智慧。
   
   谢选骏指出:中国人嘴上说的是“只问对错,不争输赢”,实际行的是“只问输赢,不论对错,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有网文指出:“历史证明中国人是崇拜强权,崇拜恶魔的民族,我们当代的中国人,也是崇拜有权有势的人,看不起落后地区的人——蒙古人杀了一亿中国人,成吉思汗就成了中国人,满州人也杀了一亿多中国人,如今已成了中国人的老祖宗,中国龙是皇帝的形象,皇帝是要鱼肉百姓,又愚弄百姓,让百姓拜他做神,叫真龙天子,这就是赤裸裸魔鬼的做工……平心而论,客观的说中国龙的模样的确很邪恶,很奸毒,很猖狂自大的样子,这物决对不是神所造的,而是中国人通过罪给自己造的偶像。”
   
   确实的,几十年前我就指出过了——惨遭命运任意蹂躏的无权者,崇拜恶和拥护恶就成了高明的自我保护,黄河心理、延安精神,确实构成了一个“适者生存”的洞识。
   
   至于说到“中国没有宗教”其实并不准确,因为中国人相信“只问输赢”的周易算命——这种宗教只讲利否、不讲正义,只论吉凶、不论善恶。它求问的是一种原始的“机遇”,它祭祀天地日月星辰 山川百神,都是为了献媚托庇,这与唯物主义的崇拜,异曲同工,极易导致权力崇拜、恶神崇拜。最终使得中国人成为崇拜恶魔的民族。其图腾不论是龙是狼,都是要吃人的,最喜欢的就是婴儿祭祀、鲜肉宴席。
(2018/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