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谢选骏文集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谢选骏:#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有人把“#Metoo”定义为“反性骚扰运动”,显然是在封网国家里坐井观天的结果,因为,#Metoo运动是网络主权的体现,所以,网络主权还有其他多种思想和运动的体现。
   
   #Metoo(我也是),是女星艾丽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等人2017年10月针对美国金牌制作人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多名女星丑闻发起的运动,呼吁所有曾遭受性侵犯女性挺身而出说出惨痛经历,并在社交媒体贴文附上标签,藉此唤起社会关注。


   
   经过
   
   哈维·温斯坦的丑闻曝光后,塔拉纳·伯克(Tarana Burke),一个服务弱势女性的纽约社区组织者,提出了#metoo——“我也是(受害者)”口号。
   
   2017年10月15日,塔拉纳·伯克的朋友,女星艾丽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转发,并附上文字:“如果你曾受到性侵犯或性骚扰,请用‘我也是’(MeToo)来回复这条推文。”
   随后,Twitter、Facebook以及Instagram上频频出现见证消息。成千上百的人回复了这条消息。有些人只写了“我也是”,更多的人讲述了他们各自的性侵犯或性骚扰经历。作家、诗人那吉娃·依比安(Najwa Zebian)写道:“被指责的是我。人们让我不要谈论这件事,人们对我说这没有多糟糕,人们对我说我应该看淡它。”
   其他参与的明星包括安娜·帕奎因(Anna Paquin)、黛博拉·梅辛(Debra Messing)、劳拉·德雷福斯(Laura Dreyfuss)、嘎嘎小姐(Lady Gaga)和埃文·蕾切尔·伍德(Evan Rachel Wood)。
   男性也表达了支持。喜剧演员、活动家尼克·杰克·派帕斯(Nick Jack Pappas)写道:“男人们,不要说你有妈妈、姐妹、女儿,要说你有一个可以做得更好的父亲、兄弟和儿子。我们都可以。”
   自10月5日《纽约时报》发布的调查报告详细记述了好莱坞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收到的长达数十年的性骚扰指控后,社交媒体为妇女讨论自身经历提供了一个鼓励性的平台。
   Twitter通过在旗下策划故事的平台时刻(Moments)上的推广,支持了#MeToo这一话题。
   该公司指向其上周发表的声明,称它“为能够帮助并支持我们的平台上的声音,特别是那些面对权势说出真相的声音而自豪。”声明同时指出,其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已经发布了有关该公司为处理网站上的虐待现象所做的努力的推文。
   
   影响
   
   除好莱坞之外,“#MeToo”宣言还引发了政界、学术界、文化界等各个领域内与性骚扰、性侵犯事件相关的广泛讨论。
   
   2017年11月12日,数百人在好莱坞参与了“还我职场游行”(Take Back The Workplace March)与“#Me Too幸存者游行”(#Me Too Survivors March),以抗议性侵犯行为。
   越来越多人借由这场运动发声反抗,成为了勇敢的“打破沉默者”,而“#MeToo”则是所有人团结一致的标签。TA们发动了这场拒绝强权、拒绝性别暴力的社会革命,并且每天都在积聚起更大的力量。
   “打破沉默者”开启了一场拒绝革命,每天都在积蓄力量。仅在2017年12月之前的两个月,她们共同的怒火就已经促成了直接且令人震惊的结果:几乎每天都有首席执行官被解雇、大佬应声倒下、偶像声名扫地。在一些案件中,还有人被起诉。
   2017年12月,在全美范围内引发了对性骚扰的愤慨的“打破沉默者”当选《时代》杂志2017年“年度人物”。
   
   背景
   
   据联合国妇女署官方微信,在哈维·温斯坦事件发酵后,很多女性感到:我们的经历并非偶然的个别事件,我们也不应该再继续自责。在七天内,已有100万的用户在推特上使用#metoo的推文。发过#metoo的100万用户里,69.9%是女性,30.1%是男性。
   
   很多人会认为女性受到性骚扰是她自己的错——她不应该先勾引,她不应该穿成那样,她不应该……可是这是错误的理解。无论一个女生的衣着和打扮怎么样,都不是被性骚扰的理由。每一个女性(和男性)都应该受到尊重和平等的待遇,享有尊严。男性针对女性的性骚扰反映的是男性认为女性是自己的所有物的观点,觉得只要自己愿意,在女性没有同意的情况下也能对女性随心所欲。性骚扰与女方行为无关,与穿着更无关。
   性骚扰是对人权的侵害,不仅给受害人带来身体上的,也带来心理上的伤害。尤其在性骚扰或性暴力事件发生之后,我们更加不应该去责备受害者, 而是应该给予支持,聆听受害者的感受并且鼓励她把事情发生经过说出来,并依其意愿, 进一步更将侵犯者绳之以法。
   性骚扰的发生率比我们想象的高很多。性骚扰普遍发生的一个场所就是在职场中。英国职工大会2016年做的调查显示,52% 的女性受到性骚扰,性骚扰的形式包括非礼,黄色笑话,强加于女性的性交易。将近20%受到上司的性骚扰。5个女性中有4个说她们没有把性骚扰经历通报给雇主,因为认为她们不会被认真对待。
   美国《华盛顿邮报》还有ABC新闻在#metoo运动出现后做了一个调查,发现54%的美国女性曾受到过性骚扰,30%是在职场中受到性骚扰,25%受到上司的性骚扰。但是,95%受性骚扰的女性说骚扰她们的男性没有得到任何的惩罚。
   日本厚生劳动省在2016年第一次做了关于性骚扰的调查,发现三分之一的日本全职和兼职女性在职场中受到过性骚扰,全职女员工中有35%受到过性骚扰。而24.1%的性骚扰案例涉及女员工的领导。63%女员工说她们选择默默忍受性骚扰。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在推特上说:在网络上发声是重要的,这样大家才能看清那些被我们因为社会习惯而忽略和默认的错误行为。骚扰女童和妇女而不受到惩罚是个残酷的特权,只有当男性也加入,支持这个运动并有所行动,才有越来越多人敢于发声。
   我们不应该等到受性骚扰对象说#metoo时,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们不能继续忽视这个问题,不能再说“这没什么”。加入这个运动的男性还远远不够。女性和男性必须一起改变他们对性侵害的反应,团结起来让性侵害不再被接受,不再隐蔽。男人别做沉默的围观者。我们需要赋权于所有女性, 让她们发声,让她们的权益和她们的身体受到尊重,将犯罪的人绳之以法,得到应有的惩罚。
   努卡建议:为了让女性的声音被听到,让女性的权益受到尊重,女性必须自由和充分地参与到社会、政治和职场中。当越来越多的女性成为机构的领导,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改变拥有掌控权的男性欺凌女性的现象,改变性骚扰者免责现象。职场中以及家庭内外的性骚扰和任何其他形式的骚扰都不可以被接受,不可以被忽略。“我们向那些为妇女和女童权益而奋斗的女性致敬,也号召大家重新投入到消除一切针对女性的暴力的奋斗中。”
   
   相关运动
   
   #MeToo运动不是通过社交媒体来强调虐待女性现象的首例。2014年,一名男子以憎恶女性为理由在南加州杀人,随后,社交媒体上的#YesAllWomen(是的,所有女人)活动引起了人们的注意。2012年,活动家劳拉·贝茨(Laura Bates)发起了#EverydaySexism(日常性别歧视)活动,以记录普遍存在的性别歧视、骚扰和侵犯。
   
   谢选骏指出:上述情况充分说明,#Metoo运动是互联网络的结果之一;换言之,没有互联网络的直击,就不会产生当代的群众运动。所以,当代以及未来的思想和运动,一概离不开互联网络。这一关联,充分体现了网络主权的存在。也正因为如此,这一运动的后续,并不见得有利于女权主义。有人已经指出——“目前觉得,欧美这项运动发展到现在不仅不会对女性就业有积极影响,反而会有消极影响。试想,你是一个男上司,有两个差不多才智的人来应聘,其中的女生可以毫不费力的把你的前途毁掉,而男生却不会。拥有如此大能量的女下属谁敢用?谁能保证女下属不会因为工作上的矛盾通过诬告性侵来把上司的前途毁掉?招聘女下属,男上司还要天天担心我的饭碗会不会因为这个女下属而丢掉,那最简单也是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不要女下属,只招男性。”所以我说,#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2018/06/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