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谢选骏: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美专家:中国有意图、能力和战略重演珍珠港袭击》(VOA12/9/2015)报道:
   

   本周,在华盛顿新美国安全中心的一场座谈上,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商学院教授彼得·纳瓦罗称中国的军事崛起对美国乃至世界安全构成了威胁,而中国新研制的中远程弹道导弹使其具备了发动珍珠港式袭击的能力。中国官媒《环球日报》批评这篇文章的观点过于牵强。
   
   12月7日,正值珍珠港事件70周年纪念日,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商学院教授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新美国安全中心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举行座谈会,讨论他的新书《卧虎:中国军事化对于世界意味着什么》 (Crouching Tiger: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 。纳瓦罗教授说,中国有扩张领土的意图、打击美国本土的能力和发动战争的策略,而美国近年来在亚洲事务上的参与度始终不足。他强调说,如果美国不采取有效行动遏制中国的军事崛起,珍珠港事件很有可能在10年内重演。
   
   纳瓦罗从意图、能力和战略三个角度分析了中国军事崛起的意义,以及为什么中国可能成为当年日本帝国的翻版。他指出,中国近年来建设攻击型武器,企图恐吓邻国并将美国排挤出亚洲事务,这就对世界安全造成了威胁。此外,他说,北京宣称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和台湾岛为中国所有,还宣称拥有南中国海80%的主权,这清楚表明了其扩张领土的危险意图。
   
   纳瓦罗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在印度洋和非洲的活动也是其扩张意图的表现之一。他说:“当中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以外建立军事基地,这就构成了对全世界的威胁。不管是在巴基斯坦的瓜尔达港,还是在斯里兰卡,或者非洲的东西海岸线上。”
   
   中国和东非国家吉布提政府最近都证实中国将在吉布提建造其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
   
   2015年10月,中国企业岚桥集团以5.06亿澳元获得澳大利亚达尔文港99年的租赁权。澳大利亚媒体称,近期,美国国防官员与澳大利亚近期持续举行“紧急磋商”。有专家认为,这项租赁协议可能影响美军舰只在该港口的出入,还可能有情报泄露的危险。纳瓦罗评论说:“中国直接进驻达尔文港,这就是俗话说的‘咄咄逼人’。问题是很多东亚盟友和澳大利亚一样,和中国之间有很多经济贸易往来,但是他们又在战略防御上依靠美国。因此,中国试图试用其经济影响来阻断他们同美国的联系。”
   
   在能力方面,纳瓦罗说,中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雷库之一、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的常规柴电潜艇舰队,还有各式“硬杀伤”和“软杀伤”的反卫星武器。他尤其强调了中国新研制的导弹:“中国现在拥有世界最大的多种导弹武器库,从短程战术导弹到洲际导弹。他们还有‘地下长城’,我们还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多少导弹。他们的反舰弹道导弹,可以从几千公里外攻击航母。他们还有速度高达10马赫的高超音速巡航导弹。除此之外,中国还不受《限制战略武器条约》的限制。导弹是他们的相对优势,是他们的作战先锋。仅这一点就必须引起美国的重视。”
   
   纳瓦罗教授在座谈会上还指出,来自中国的日益增长的网络攻击也不容小觑。他说:“在我们说话的同时,他们正在攻击五角大楼和我们的商业机构,他们甚至还偷窃了我们所有的主要武器系统,包括F22战机、 F35战机、鱼鹰直升机、神盾战斗系统。美国人相信自己拥有最先进的武器,但他们正在偷窃我们的武器系统,并且拥有优越的生产能力,那么现在谁更有优势呢?”
   
   至于战略方面,纳瓦罗教授认为,即使中国在技术层面上不能赶超美国,这依然不妨碍他们实施不对称战。
   
   此外,他还表示,美国应对中国的计划早就开始,但因为中东的动荡局势一直没能得到全面贯彻。纳瓦罗教授说:“911时间前夕,布什政府已经察觉到中国的崛起,准备重返亚洲,但911事件后,这一计划就搁置了。2003年,布什政府准备出兵伊拉克,朝鲜重新加工8000支曾经使用的核燃料棒,尽管他们承诺过我们不会这样做。但我们的注意力都投入到了中东。这就是朝鲜获取核武能力的开始。”
   
   纳瓦罗教授上个月在《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发表文章,称巴黎袭击可能标志着美国再次将战略重心从亚洲转移到中东,使得中国能够在亚洲悄然发展其势力。
   
   针对美国政府应该采取何种措施应对中国,剑桥大学政治系美国研究主任斯蒂芬·哈尔伯教授(Stefan Halper)认为,美国政府要实施强制性法律行动,迫使中国遵守国际规则;其次要加强美国及其盟友的公共外交项目,对抗中国的意识形态宣传;最后,美国必须持续进行‘航行自由’任务和其他联合海军行动,提高东亚盟友的信心。
   
   哈尔伯教授指出,美国目前应对中国的策略正在失败,商业、贸易和网络间谍领域的情报已经揭示了这一事实。他说:“比如,今年10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达到了惊人的329亿美元。当我们把重心重新转移到东亚的时候,我们面对了新的现实。北京正在利用其民族主义,在东亚传播其影响。”
   
   纳瓦罗教授也对美国之音表示,应对崛起的中国,美国必须寻求经济上更加强大。他说:“我们不能再让贸易逆差继续下去,我们要像川普和桑德斯所说的那样,打击中国的货币操纵和非法出口。我们还需要重新考虑中美经济关系。我们正在买‘中国制造’的商品,让中国获得利益,然后建造武器并有攻击美国的能力,这种关系是不对的。”
   
   中国官媒《环球日报》12月9日发表文章,称“中国发动珍珠港式袭击”这一观点耸人听闻,过于牵强,“没有看清楚中美关系和平健康发展的大趋势”。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11月底在出席巴黎气候大会时会晤。奥巴马赞扬了两国的合作,但同时也指出了两国领导人坦率地讨论了在网络安全和南中国海争议岛屿问题上存在的分歧。习近平强调说,两国应坚持不冲突不对抗,要管控好分歧和敏感问题。
   
   谢选骏指出:纳瓦罗教授的这一观点为何值得报道?甚至多少有些值得大惊小怪?难道这说明美国朝野直到2015年才开始思考有关第二次太平洋战争的问题?然而,早在此之前八九年,我就讨论过这一话题了——
   
   谢选骏:走向对美宣战的中国(001)
   (博讯2006年03月05日发表)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2006年3月2日中午,我在纽约开始阅读日本人实松让所写的《偷袭珍珠港前365天》一书。实松让1941年在华盛顿担任驻美海军助理武官,长期从事情报工作,所以对当时日美交涉的内幕经过比较了然。这书就是根据他亲身的经历和回忆,并参阅了大量有关文件档案资料所写成的。这本书虽是1969年出版,体现了事后聪明,但总体上是可信的。它描述了密电码全遭美国破获的日本,如何在美国的遏制下,一步步陷入太平洋战争的灭顶之灾;而美国又因为罗斯福知情不报的苦肉计而遭到珍珠港事变的严厉摧残:
    (博讯 boxun.com)
   
    “光阴似箭。1941年12月8日早晨七点,日本广播协会的前身东京广播电台的广播员,在威武雄壮的《军舰进行曲》和《拔刀队》的乐曲声中,以激动的语调反复播送大本营发布的第一号临时新闻公告:“帝国陆海军于今天八日凌晨在西太平洋与美英军进入了战争状态”,把爆发太平洋战争的第一个消息告知全体国民,从此,如同梦游一般地度过了28年的漫长岁月。”
   
    读完这本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1940年前后的日美关系和2006年前后的中美关系,具有某种奇怪的历史相似性;相形之下,那时使得日美关系不断恶化的中国问题,多少有点像当今使得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的台湾问题。
   
    《偷袭珍珠港前365天》一书的作者实松让以典型的日本人的精细也就是“小家子气”回顾这场战争,认为它给人们留下许多疑问:“为什么在开战之初去进攻珍珠港?当时日本海军把优秀的航空母舰都投入进去,采用世界海战史上前所未有的远洋奇袭战术直捣敌营。为什么一定要孤注一掷、断然进行如此大规模的作战?究竟是谁和在什么时候提出这一作战设想的?在使之具体化和执行这一计划时,经历了哪些曲折?为达到作战目的,曾采取了什么措施?结果如何?等等。”在我看来,这些问题问得是相当迂腐甚至有点愚蠢的,因为它没有切入问题的实质,那就是日本要建立西太平洋的霸权而美国决心阻止日本建立这一霸权。
   
    在我看来,尽管那时的日美关系和今天的中美关系具有种种不同,国际形势也千差万别,而阻碍日美关系的“撤军中国问题”和阻碍中美关系的“威胁台湾问题”也可以说是大相径庭……但是在维护西方尤其是美国自身在西太平洋优先地位的意义上,那时的日美关系和今天的中美关系却又是具有本质的相同。尤其考虑到那时的苏联和现在的俄国都处于相似的半孤立状态,由于缺少了这一制衡因素,那时的日美和今天的中美就多少处在正面对峙的状态下,进而不知不觉滑入对抗乃至全面冲突的漩涡。至于说到现在的日本,正如一位亲美的日本学者私下告诉我的那样,现在的日本实际上只是美国的“属国”。也就是说和那时的菲律宾差不多,尽管现在的日本具有较之那时的菲律宾远为强大的经济和技术力量,但属国地位决定了日本在中美的较量中,只能发挥“装饰性的作用”。
   
    到了3月2日晚上,我已经读完实松让所写的《偷袭珍珠港前365天》一书。于是回到东亚的现实中,对比一看使我惊骇:这样一条前所未见的新闻出现眼前——《北京将“终统”事件提到联合国 并向德俄等表示“严重关切”》(新加坡《联合早报》2006年3月3日,叶鹏飞[北京特派员])。
   
    这篇报导说,台海局势在台湾总统陈水扁宣布“终止”国统会和《国统纲领》后持续升温,北京日前开始了密集的外交布局,试图利用国际压力制约台独的发展势头。“新华社昨天报道,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在纽约当地时间3月1日下午,分别约见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和第60届联大主席埃利亚松,向他们转达中国政府对陈水扁终止‘国统会’和‘国统纲领’的严重关切。报道称,王光亚特别强调这是对国际社会公认的‘一个中国’原则的挑衅,是对台海和平的严重挑战。据王光亚转述,安南对陈水扁言论引发的危险局势表示关切,并表示将在适当的公开场合正式表明联合国反对这一做法的立场。”
   
    于是我去查新华网,发现还有消息说,国家副主席曾庆红3月2日会见俄国内务部部长努尔加利耶夫的时候说,台湾当局的做法是对国际社会普遍坚持的一中原则和台海和平稳定的严重挑衅。中国将继续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但绝不允许台独把台湾分割出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3月2日则“应约”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通电话,说台湾当局决定终止“国统会”和“国统纲领”,是对国际社会普遍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的公然挑衅和对台海地区和平稳定的严重破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