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谢选骏文集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川普、希来利、小布什都是全球政府的代表
·《资本论》是雾霾的产物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谢选骏: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我前几天遇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经济难民,为毛泽东时代大唱赞歌,这个人是1965年出生的,所以我嘲笑他太“年轻”了,没有经历过大饥荒和文革的血腥。现在看到廖亦武美化“毛时代”比现在还好,我就以为廖亦武也是一个类似的“无知中年”,可能才三四十岁。谁知上网一查,廖亦武竟然也是1950年代生的人!这样看来,六十大寿的廖亦武就不是无知了,而是说话不诚实——他这样现身说法,如何对得起惨遭饿死的几千万农民?尤其令人气愤的是,廖亦武和毛泽东一样,都是出身农村(廖亦武生于四川省北部县城盐亭境内,一个叫“海门寺”的乡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农村里饿死的人口远远超过了城里?!廖亦武为什么也和毛泽东一样,对自己的农民兄弟这样冷酷无情?这就是“中国的索尔仁尼琴”?难道索尔仁尼琴是一个神经病?!我绝望地想到——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廖亦武—劳改营幸存下来的诗人》(2018年6月4日 转载法广RFI 瑞迪)报道:


   
   6月4日出版的法国全国性大报集中关注的两大凸出主题,一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遭遇中国与欧盟批评;二是日渐临近的美朝两国领导人新加坡峰会。八九六四29周年,法国各大报纸未见相关报道,但《费加罗报》前驻京记者Patrick Saint-Paul 发表长篇文章,介绍被称作是“中国的索尔仁尼琴”的旅德中国作家廖亦武,听他讲述六四事件如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中国的索尔仁尼琴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劳改营幸存下来的诗人。文章作者在柏林与廖亦武相会,称眼前看到的廖亦武会让人误以为是和尚。但他的光头是此前四年牢狱的记忆,是向那些仍被关押者致敬。他的诗人生活在1989年6月3日,也就是镇压开始的前夜,被彻底改变。他因创作诗歌“大屠杀”而被捕入狱四年。这四年的牢狱生活使他成为“中国的索尔仁尼琴”。他将自己在人民共和国的古拉格里地狱般的记忆汇集成书著“我的证词”。此书于2013年出版法文版,取名“在黑暗帝国深处”( «Dans l’Empire des ténèbres »)。
   
   廖亦武向《费加罗报》记者表示,六四于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六四之前,他是一个年轻的、理想主义也有点无政府主义的诗人,梦想着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在重庆监狱,他意识到自己什么都不是,连狗都不如,哪里还会有诺贝尔奖。《费加罗报》文章写到,他的《我的证词》既恐怖、暴力,又不乏怜悯之心与幽默。书中讲述了他那12平米的牢房,其中囚犯从18人增加到34人。他为狱友写申诉书,为死囚犯写绝命书。他历数狱中种种酷刑,表示,关押他的监狱是此前国民党为关押共产党人而建,那里深厚的酷刑传统一代传一代。他将中国比喻为一个粪便四溢的巨大的肠胃,一个被金钱腐败了的国度。对他来说,重庆犹如中国的一个直肠。
   
   廖亦武在德国政府的帮助下,最终逃离了中国。2011年,德国政府表示已无法帮助他离开,但给予他一份一年有效的签证,劝他自己想办法逃走。他向《费加罗报》记者讲述了他的历险逃亡。《我的证词》的两份初稿都被警方销毁,在他成功将第三稿的U盘转给德国出版商时,警方再次闯入他家搜查,并警告他,倘若出版此书,他将会被判刑十年。也就在那时,他决定逃离,取道云南,希望从那里进入越南。
   
   廖亦武表示,他不会再回中国。因为体制丝毫没有改变,甚至比毛时代更糟。他表示,六四之后,他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是被牺牲的一代人。很多朋友都已经死去,他活下来了。他感觉自己欠他们一份债。如今他全力以赴希望能救出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他每周几次与刘霞通话。他希望德国总理默克尔可以救出刘霞。但默克尔不久前在北京访问期间,北京当局为了不让她与刘霞见面,曾试图让刘霞去旅游。刘霞开始时拒绝了。但警方说,她如果接受去旅行,当局有可能在7月13日刘晓波忌日后还她自由。刘霞抱着这最后一线希望接受了。刘霞每天服用三种抑制忧郁症的药物,副作用很大。不断努力却看不到希望对于刘霞已经成为一种无法忍受的折磨。《费加罗报》文章就此写道:北京当局会毫不犹豫地说:每年都有刘晓波的忌日。
   
   美朝峰会:骗子游戏?
   
   美朝领导人新加坡峰会目前确认将如期举行。法国媒体纷纷关注这次一波三折的会晤可能的走向。《费加罗报》的报道认为,面对一度宣布取消后又恢复的新加坡会谈,美国总统面前处于有利地位。
   
   但美国总统在重新确认将赴新加坡与朝鲜领导人会晤的同时,也表示美朝两国新加坡峰会不会签署任何协议。《解放报》采访泛欧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事务专家顾德明,分析围绕新加坡峰会以及朝鲜半岛去核化问题的种种不确定因素。
   
   财经报刊《回声报》刊登法国国际关系问题专家、目前在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任教的Dominique Moïsi的专栏文章,指出,即将到来的金特会很可能并不标志美国外交政策取得胜利。对于平壤来说,此次峰会好处多多,但对于美国来说则并无意义。6月12日很可能是历史上的一个“骗子节”。作者将特金会比作是一次骗子游戏,指出,如今面对的远不是周恩来与基辛格的时代。重要的不是战略思维,不是长远目光,而是唬人艺术,是绝对自信。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美朝两国领导人将在几天后会晤,但6月12日以前还会有各种变数。作者称特朗普奉行的是“市场营销式”的国际政策。无论是在中东,还是在亚洲,他都认为只要执行与奥巴马完全不同的政策,就会大赢。但也会大输。作者认为,面对即将到来的骗子节暗自高兴的是中国。美国不断让自己在国际舞台、尤其是亚洲舞台失去信誉。中国难缠而又经常出其不意的朝鲜盟友,至少在短期内,会随美朝新加坡峰会得到加强。在亚洲地区的外交游戏中,韩国正在帮助朝鲜,而美国正在帮助中国。两个唯一真正努力维护自身利益或向前推动旗子的是朝鲜,更是中国。
   
   
   谢选骏指出:我前几天遇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经济难民,为毛泽东时代大唱赞歌,这个人是1965年出生的,所以我嘲笑他太“年轻”了,没有经历过大饥荒和文革的血腥。现在看到廖亦武美化“毛时代”比现在还好,我就以为廖亦武也是一个类似的“无知中年”,可能才三四十岁。谁知上网一查,廖亦武竟然也是1950年代生的人!这样看来,六十大寿的廖亦武就不是无知了,而是说话不诚实——他这样现身说法,如何对得起惨遭饿死的几千万农民?尤其令人气愤的是,廖亦武和毛泽东一样,都是出身农村(廖亦武生于四川省北部县城盐亭境内,一个叫“海门寺”的乡村),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农村里饿死的人口远远超过了城里?!廖亦武为什么也和毛泽东一样,对自己的农民兄弟这样冷酷无情?这就是“中国的索尔仁尼琴”?难道索尔仁尼琴是一个神经病?!我绝望地想到——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2018/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