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谢选骏文集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谢选骏: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毛泽东与江青合作的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称呼投靠日寇的共产党叛徒王连举为“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谁想到了邓小平时代,广大人民群众在屠刀下的经济开发中,全都变成了“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大讲师参加六四晚会指现代陆生更畏首畏尾》(2018年6月3日 转载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报道:


   
   来自上海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师的黎明接受港媒专访时,承认由于六四在大陆是个敏感话题,少时根本没机会了解事件,家人对六四事件负面的看法,亦一直根种她的脑海,就算到了2007年首次到港开始接触这段历史时,心中仍有纠结,在2009年首次在中大同学的鼓励下,怕被人认出而带上口罩参加烛光晚会时,依然受到恐惧感的浓罩,到了今天,中大社会学习讲师的黎明坦诚告诉明报,她已连续9年风雨不改参加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烛光晚会,并且已经走出当年的阴影,“昂首挺胸”悼念1989年的六四事件。
   
   在专访中黎明又说:“由于恐惧,今年、或未来,预计更少的内地生敢去(晚会),来港出席晚会的内地人,未来不知会否对他们加强控制,不允许出境。”她说,现时来港的大陆生,“尽量同政治拉远”,除出自对国内严控思想的恐惧外,亦感受到近年港人对他们的敌意。
   
   当年中共镇压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时,黎明只有4岁,她说有亲人参与过上海的学运,“家人评价那亲人‘少不更事’、‘被人利用’,他们对六四的印象是负面的,这是我对六四的第一印象”。成长阶段,家中、校内无人提起,渐明六四是忌讳,“大家不想讨论,一个眼神,一个语气,已经否定了”。
   
   2007年,她于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毕业,到香港中文大学修读社会学硕士课程。那一年,尚未有“本土派”,港人仍为四川地震灾民慷慨捐输,也留意北京奥运新闻,黎明在校内和香港同学打成一片,较自由的环境,也令大陆同学敢于触碰忌讳,“有比我年长、来自北京的同学对六四有印象,他说当时北京民众热情,全民都投入运动”,然而,“只是一夜之间,没人敢再提,对于经历过的人,他们知道,政权曾经真的辗压过,记忆上有恐惧,身为内地生,很难摆脱”。
   
   及至2009年的六四20周年,香港社会、传播铺天盖地宣传,当时黎明在中大读书,香港同学也邀请她一同出席维园烛光晚会,“当时仍维持旧有思想,很挣扎,很怕,怕被政治力量操控,担心被人‘洗脑’”。想起还是犹有余悸,可幸身边有同学保护,着她戴口罩,沿途防止她独自一人落单遭认出,穿过人群、坐下,却仍是忐忑不安,“你当我是惊弓之鸟,大台叫‘结束一党专政’,就在考虑‘要不要叫?’,到‘建设民主中国’,就想‘似乎可以叫’;再来‘追究屠城责任’,又想一想‘算不算屠城呢?’,很多这些反应”。
   
   自此以后,黎明风雨无改,每年坚持出席维园集会,“2010年被传媒拍到一个镜头,出了两秒,很怕很怕,怎么办?”直至2014年雨伞运动,第一次在facebook发帖文支持学生,首次公开自己政治取态。“那是一种释怀,是‘算了,要死便死’的心态,但这行动改变了我”。及后黎明踊跃发声,对政治、社会事件,以至去年中大的民主墙风波,都敢于公开看法,“踏出一步后,我看回头,意识到恐惧对我的控制如斯强大,恐惧是政权的控制手段,令人不敢向错的政策、措施发表相反言论,我已踏出一步,为何又邀请恐惧进入意识,监察自己思想、言行?”
   
   黎明告诉明报,她的家人、父母都在内地,更曾言民主墙事件后,父亲遭有关单位“请喝茶”,却无阻她继续发声︰“很多人问我怕不怕被人打压,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是对不对的问题,你认为这是对的就应该讲……当所有人都不怕,到实践理念的时候,其实大家都不需要怕……没有恐惧,才有自由。”
   
   支联会近年来主办的晚会被讥“行礼如仪”,渐失年轻人支持,中港矛盾、世代之争,逐渐由六四副题变为主题。黎明建议,支联会可开放主办权予新一代的社会团体,“有团体垄断主办权,垄断对事件的诠释,再要年轻一代接受,不是传承;让新一代有空间参与,让他们在事件中找到他们一代的身分及意义,这,才是传承”。
   
   谢选骏指出:黎明想做人,可这很难。做狗可以被人包养,做人很难被人包养。毛泽东与江青合作的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称呼投靠日寇的共产党叛徒王连举为“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谁想到了邓小平时代,广大人民群众在屠刀下的经济开发中,全都变成了“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确确实实,六四屠杀塑造了整整几代“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这让我悲哀地想到,若非美军的两个原子弹结束了“大日本帝国”,中国人现在就会匍匐在膏药旗底下欢天喜地高呼“天皇万岁”了。这一点也不稀奇,华人过去在满洲的屁股底下苟且了两百多年,华人现在于苏共的卵蛋底下苟且了九十八年了——相形之下,六四算个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2018/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