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谢选骏文集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谢选骏: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毛泽东与江青合作的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称呼投靠日寇的共产党叛徒王连举为“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谁想到了邓小平时代,广大人民群众在屠刀下的经济开发中,全都变成了“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大讲师参加六四晚会指现代陆生更畏首畏尾》(2018年6月3日 转载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报道:


   
   来自上海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师的黎明接受港媒专访时,承认由于六四在大陆是个敏感话题,少时根本没机会了解事件,家人对六四事件负面的看法,亦一直根种她的脑海,就算到了2007年首次到港开始接触这段历史时,心中仍有纠结,在2009年首次在中大同学的鼓励下,怕被人认出而带上口罩参加烛光晚会时,依然受到恐惧感的浓罩,到了今天,中大社会学习讲师的黎明坦诚告诉明报,她已连续9年风雨不改参加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烛光晚会,并且已经走出当年的阴影,“昂首挺胸”悼念1989年的六四事件。
   
   在专访中黎明又说:“由于恐惧,今年、或未来,预计更少的内地生敢去(晚会),来港出席晚会的内地人,未来不知会否对他们加强控制,不允许出境。”她说,现时来港的大陆生,“尽量同政治拉远”,除出自对国内严控思想的恐惧外,亦感受到近年港人对他们的敌意。
   
   当年中共镇压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时,黎明只有4岁,她说有亲人参与过上海的学运,“家人评价那亲人‘少不更事’、‘被人利用’,他们对六四的印象是负面的,这是我对六四的第一印象”。成长阶段,家中、校内无人提起,渐明六四是忌讳,“大家不想讨论,一个眼神,一个语气,已经否定了”。
   
   2007年,她于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毕业,到香港中文大学修读社会学硕士课程。那一年,尚未有“本土派”,港人仍为四川地震灾民慷慨捐输,也留意北京奥运新闻,黎明在校内和香港同学打成一片,较自由的环境,也令大陆同学敢于触碰忌讳,“有比我年长、来自北京的同学对六四有印象,他说当时北京民众热情,全民都投入运动”,然而,“只是一夜之间,没人敢再提,对于经历过的人,他们知道,政权曾经真的辗压过,记忆上有恐惧,身为内地生,很难摆脱”。
   
   及至2009年的六四20周年,香港社会、传播铺天盖地宣传,当时黎明在中大读书,香港同学也邀请她一同出席维园烛光晚会,“当时仍维持旧有思想,很挣扎,很怕,怕被政治力量操控,担心被人‘洗脑’”。想起还是犹有余悸,可幸身边有同学保护,着她戴口罩,沿途防止她独自一人落单遭认出,穿过人群、坐下,却仍是忐忑不安,“你当我是惊弓之鸟,大台叫‘结束一党专政’,就在考虑‘要不要叫?’,到‘建设民主中国’,就想‘似乎可以叫’;再来‘追究屠城责任’,又想一想‘算不算屠城呢?’,很多这些反应”。
   
   自此以后,黎明风雨无改,每年坚持出席维园集会,“2010年被传媒拍到一个镜头,出了两秒,很怕很怕,怎么办?”直至2014年雨伞运动,第一次在facebook发帖文支持学生,首次公开自己政治取态。“那是一种释怀,是‘算了,要死便死’的心态,但这行动改变了我”。及后黎明踊跃发声,对政治、社会事件,以至去年中大的民主墙风波,都敢于公开看法,“踏出一步后,我看回头,意识到恐惧对我的控制如斯强大,恐惧是政权的控制手段,令人不敢向错的政策、措施发表相反言论,我已踏出一步,为何又邀请恐惧进入意识,监察自己思想、言行?”
   
   黎明告诉明报,她的家人、父母都在内地,更曾言民主墙事件后,父亲遭有关单位“请喝茶”,却无阻她继续发声︰“很多人问我怕不怕被人打压,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是对不对的问题,你认为这是对的就应该讲……当所有人都不怕,到实践理念的时候,其实大家都不需要怕……没有恐惧,才有自由。”
   
   支联会近年来主办的晚会被讥“行礼如仪”,渐失年轻人支持,中港矛盾、世代之争,逐渐由六四副题变为主题。黎明建议,支联会可开放主办权予新一代的社会团体,“有团体垄断主办权,垄断对事件的诠释,再要年轻一代接受,不是传承;让新一代有空间参与,让他们在事件中找到他们一代的身分及意义,这,才是传承”。
   
   谢选骏指出:黎明想做人,可这很难。做狗可以被人包养,做人很难被人包养。毛泽东与江青合作的革命样板戏《红灯记》里,称呼投靠日寇的共产党叛徒王连举为“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谁想到了邓小平时代,广大人民群众在屠刀下的经济开发中,全都变成了“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确确实实,六四屠杀塑造了整整几代“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这让我悲哀地想到,若非美军的两个原子弹结束了“大日本帝国”,中国人现在就会匍匐在膏药旗底下欢天喜地高呼“天皇万岁”了。这一点也不稀奇,华人过去在满洲的屁股底下苟且了两百多年,华人现在于苏共的卵蛋底下苟且了九十八年了——相形之下,六四算个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2018/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