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无神论者和撒旦教徒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谢选骏文集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神论者和撒旦教徒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谢选骏:无神论者和撒旦教徒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华人聚居地 抑郁排名低、自杀率高 专家这么说》(记者李雪/洛杉矶报导 2018年06月29日)报道:
   
   洛杉矶县公共卫生局27日发布的地区分布公共健康报告中,显示华人聚居地区中,被诊断出有抑郁症的人口比例非常低,几乎都是全县表现最佳的地区。但自杀率却并不算低,有些甚至高于平均值。而华人城市居民感觉获得情感和社会支持的人口最少,换言之,居民的幸福感和归属感较低。


   
   在成年人被诊断出有抑郁情况的人口比例指标,华人聚居城市或地区表现最佳。排名并列第一的三个城市喜瑞都、罗兰冈和蒙特利公园市,都仅有4%的抑郁人口,是全县最低。钻石吧、艾尔蒙地、哈仙达冈、亚凯迪亚、天普市、罗斯密、阿罕布拉都仅有5%,并列第二。而核桃市、西柯汶纳、圣盖博市等地6%,并列第三。仅从这项指标来看,华人城市的居民心理健康状况优良。
   
   但若根据自杀率分析却又完全不同。除了天普市、核桃市、蒙市等地没有相关统计数据外,不少华人城市的自杀率都高于全县平均水平。例如圣盖博市自杀率达到每10万人中有9.1人自杀,远高于全县平均值7.6人。其他城市如亚凯迪亚为九人,罗斯密而8.2人。也有一些华人城市略低于平均值,如阿罕布拉7.2人,喜瑞都七人,罗兰冈6.8人、钻石吧6.5人。华人聚居区中最低的是哈仙达冈,为5.2人。
   
   但心理专家强调,华人社区对心理健康的认识有误解,即使有抑郁情况也不太愿意去看医师确诊。
   
   此外,多个华人聚居区获得所需要的社会或情感支持的比例,也远远低于全县平均值,在较富裕一些的华人区勉强与平均值持平或略高。据卫生局专家解释,所谓的社会或情感支持,包括各种类型的城市和社区活动、聚会等,例如不同类型的社交和娱乐项目。
   
   专家表示,一个有强大的家庭和朋友社交网络的个体,会有更高水平的社会和情感支持。而被历来边缘化或资源不足的社区,由于没有足够资源来缓解压力,便会影响到社区中个体的幸福感和归属感。
   
   专家表示,这一指标是通过问卷调查中,询问「是否常获得你所需要的社会和情感支持」出来的调查结果。目前并不清楚为何亚裔社区在这项指标上表现吊车尾,该局希望在未来几个月中,针对这些问题加强社区工作和策略,设法改进居民的健康。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华人聚居地的抑郁排名低但是自杀率却高”?这个嘛,还不是由于无神论者和撒旦教徒不肯承认自己精神有病看病,讳疾忌医的后果是不能正确面对自己,麻木不仁的结果是一味硬挺,挺不下去了只有自杀。所以我奉劝无神论者和撒旦教徒们,即使为了自己多一点健康地多活几年,也要接受永生的上帝和圣子基督耶稣,这样圣灵就会入住,仿龟族(防龟组)这样的重度精神病人就有机会好好地治治病,免得他她们肉体也自杀了。
   

此文于2018年06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