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谢选骏文集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谢选骏:中国的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这起悲剧是一个协同犯罪的结果——1、保姆罪犯的毒手,2、职业介绍所的欺诈,3、物业管理的失职、4、消防机构的腐败。这些因素,说明中国社会其实没有能力经营高层建筑,其结果使得中国的高层建筑最终成为居民的活棺材。但在“六四屠杀效应”之下,这些真相都被掩盖,大家心安理得地奔向集体死亡的终局。
   
   《杭州“蓝色钱江”保姆纵火案二审维持原判》(2018-06-04 新华网)报道:


   
   6月4日15时,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本院第二法庭公开宣判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莫焕晶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莫焕晶及其辩护人、检察员到庭参加宣判。被害人亲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及社会各界群众代表参与旁听。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莫焕晶故意在高层住宅内放火,造成四人死亡及巨额财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放火罪。其在从事住家保姆期间,在多地多次窃取雇主家中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其一人犯二罪,依法应予并罚。
   
   莫焕晶对其所犯盗窃罪行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予从轻处罚。莫焕晶选择于凌晨时分在高层住宅内放火,造成四人死亡和巨额财产损失,对所犯放火罪行虽有酌定从轻情节,但犯罪动机卑劣、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造成的犯罪后果极其严重,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社会危害性极大,尚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莫焕晶及其辩护人要求从轻处罚的理由不足,不予采纳。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原判定罪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故作出前述裁定。
   2018年5月17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当日近9个小时的庭审中,控辩双方围绕莫焕晶自首是否成立、物业消防缺陷是否足以减轻莫焕晶的刑事责任、一审判处死刑是否适当等核心问题进行辩论。
   
   《杭州纵火案被告保姆一审判死》(赫海威, IRIS ZHAO 2018年2月12日)报道:
   
   北京——中国一家法院上周五判处一名保姆死刑,她放火导致三名儿童和他们的母亲死亡。这个案子引发了一场有关贪婪、信任、不平等,以及被社会忽视的全国性讨论。
   
   35岁的保姆莫焕晶因去年6月放火烧了自己雇主的公寓而被判有罪。当局说,莫焕晶赌博输掉了6万多元(约合9500美元),她原本的打算是,点火后将其扑灭,这样就会让雇主家因她帮助灭火给予她经济奖励。
   
   中国东部的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周五在判决书中称,她的动机“卑劣”,并说她“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社会危害性极大”。
   孩子的父亲林生斌家里着火时正出差在外,他出席了周五的宣判。林生斌在其博客“老婆孩子在天堂”中称赞了法院的判决。
   “魔鬼终于得到了法律的制裁,”他写道。“这两百多天来我日夜煎熬,今天终于有了审判的结果。”
   这个案件触动了中国城市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人群的神经,他们之中的许多人依赖来自于农村地区不太富裕的劳动者,帮助他们照顾孩子、做饭和打扫卫生。
   林生斌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住在杭州市中心一套价值1900万人民币(相当于300万美元)的公寓里。莫焕晶是来自南部省份广东的农民工,从2016年起在他家当保姆。
   放火案发生不久后,一些人曾对莫焕晶表示同情,称她债务负担沉重、感到绝望。
   但公众舆论后来变得显然对莫焕晶不利,因为新闻报道把她描述为一名赌博成瘾者,她偷了林家人的珠宝,并将其典当,她还挥霍了林家人借给她的钱。
   公众对法院上周五判决的反应绝大多数是正面的。
   “她死100次也不够,”一位微博用户在微博上写道。
   在国家新闻媒体的报道中,莫焕晶在法庭上表情严肃地站着。据报道,她没有在宣判时发言。
   莫焕晶在受审期间公开的一封信里曾表示懊悔,她说,“如果判我死刑能使一切从头再来,我也愿意接受死刑。”
   目前尚不清楚莫焕晶是否会对判决提出上诉。根据中国的法律,北京的最高人民法院必须对死刑判决进行核准。
   尽管中国政府表示近年来减少了死刑的使用,但中国并不公布有关统计数字,人们仍认为中国被执行死刑的犯人数量远高于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批评中国法律制度的人认为,政府对穷人使用死刑的比例更大。
   莫焕晶一案也引起了人们对劣质建筑以及中国的许多住宅楼里安全措施不严格的关注,这是中产阶级家庭的另一个担忧。
   林生斌一家居住的建筑由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管理,当局发现大楼外边的一个消防栓水压不足,楼下没有消防员停车的地方。绿城否认了这些指控。
   莫焕晶的辩护律师之一党琳山说,开发商也应该对这场悲剧负有一定的责任。据报道,党琳山指责法官有偏见,说他们拒绝了他让几十名消防员出庭作证的请求。
   “正义不只是判处被告死刑,”党琳山对中国著名新闻杂志《财新》说。
   党琳山周五拒绝接受采访。
   法院在判决书中说,莫焕晶在犯罪前曾上网查找放火方法,还查询了“放火要坐牢吗?”等问题。法官说,她为了偿还债务,从林家偷走了价值18万元(约合2.8万美元)的财产,包括珠宝和手表,还向林家借了11.4万元(约合1.8万美元)。
   法官说,莫焕晶点燃了客厅里的书本,火势迅速蔓延。大火失去控制后,她逃离了公寓,没管仍在公寓的三个孩子(两男一女)和他们的母亲朱小贞。她出来后报了警,并被警察带走调查。
   林生斌的亲戚说,他仍深受失去家人痛苦的折磨。林生斌的网上服装生意是以他的孩子们命名的,他们曾为他的品牌充当模特。
   据新闻报道,林生斌在最近的一次法庭听证会上,把水杯砸向莫焕晶,结果击中了一名法院官员。
   “他想他们的时候睡不着觉,”林生斌的哥哥林生峰在电话中说。“他看来还没有恢复过来。还需要时间。”
   
   谢选骏指出:这起悲剧是一个协同犯罪的结果——1、保姆罪犯的毒手,2、职业介绍所的欺诈,3、物业管理的失职、4、消防机构的腐败。这些因素,说明中国社会其实没有能力经营高层建筑,其结果使得中国的高层建筑最终成为居民的活棺材。但在“六四屠杀效应”之下,这些真相都被掩盖,大家心安理得地奔向集体死亡的终局。所以,最后只有保姆罪犯一人受到处罚,其余罪犯一概受到中国社会共犯结构的庇护。
(2018/06/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