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谢选骏文集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谢选骏: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1989年5月,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宣布放弃执政党地位,实行多党制。”——这个事件,本来是1956年匈牙利起义的延伸,不一定导致共产党阵营的全面瓦解。但是,紧接着发生在北京的六四大屠杀,却提醒所有热爱自由的东欧人,如不趁热打铁,可能坐以待毙,于是从六月开始,到十二月为止,仅仅半年的时间,整个东欧一国一国地脱离了极权主义。这个震惊世界的历史进程之所以成功,一方面是由于厚积薄发的东欧反共者没有错失良机们,另方面也是由于北京的六四屠杀警醒了世人,从反面促成了东欧的解放与自由。
   
   《肖普朗古城 断壁残垣中窥见历史的痕迹》(2018-06-02 澎湃)报道:


   
   奥匈边境公路边,远处的村镇已是奥地利,当年东德人从这里穿越奥匈边境,借道奥地利前往西德。
   
   晚上九点多,驾车进入肖普朗市区,街上连一个行人都看不到。夏日欧洲,日落时间极晚,此时仍有斜阳。酒店位于山坡之上,推窗远眺,刚好能见到老城那些斜斜的屋顶,还有间中高耸而出的教堂尖塔。
   
   从维也纳机场出来后,相距仅七十公里的匈牙利西部边境城市肖普朗就是我的第一站。次日,我将前往奥地利东部边境的小城鲁斯特,晚上再回到肖普朗附近的匈牙利小城克塞格。换言之,24小时之内,我将三次跨越奥地利与匈牙利的国界。
   
   在申根区内,这种频繁穿越国境之事原本不值一提,因为“申根无国界”早已是固有认知。有时,你驾车穿越国境时,甚至没有任何标志,只有国内手机运营商的短信才会提示你。但从2011年因“阿拉伯之春”导致的中东乱局出现后,中东难民大量涌入,欧洲部分国家之间再次出现岗哨,奥地利就在与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和意大利的边境接壤处设卡。
   
   位于肖普朗附近的奥匈两国旧边境站,在签署申根协定后,这类边境站全部废弃,仅保留建筑。但在难民危机后,部分边境站重新开始使用。
   时至今日,尽管可以说难民危机最紧张的时刻已经过去,岗哨也只是象征性值守,并不拦车检查,但仅仅是那些临时小屋和堆在路边的铁栅,已是倒退象征。
   这不是我第一次在奥匈两国间穿梭,几年前也曾有过类似经历,因此对这倒退感触更深。何况,眼前的千年古城肖普朗,原本分明诉说着欧洲曾经的进步。
   根据我的经验,在巴黎这样的城市,亚洲游客以中国人居多,商场里买买买的更不必说。可在那些冷门小城里,难得见到的亚洲面孔基本都是日本人——在华沙附近小村塞佐瓦渥拉的肖邦故居聆听音乐会的老夫妇,手持日文版“地球步方”攻略书,在比利时小城迪南探访萨克斯(就是乐器萨克斯管的发明者)故迹的中年夫妇也来自日本,在捷克山中小城特奇的老广场上挨个建筑仔细拍照的独游老者,一张嘴便是日语……
   一查肖普朗的资料,中文网页不多,其中一条新闻正是:“肖普朗被日本旅游部收录进欧洲最美三十小城名单”。
   
   被众多古典建筑围绕的塞切尼广场,立有塞切尼纪念碑。
   眼前的肖普朗古城,确实担得起一个“美”字。因为时差缘故,当我踏足老城中心的主广场时,还是清晨五点半,所幸天色已亮。长条形的主广场拉远了我的视线,无人的街道沐浴在霞光之下。三位一体圣柱几乎是中欧古城标配,本不稀奇,可后来才知道,它是中欧地区第一座配有螺旋形圆柱的户外雕塑。最抢眼的建筑当然是肖普朗的标志——防火塔,巴洛克风格的圆柱形高塔,配有绿色洋葱顶和圆柱拱廊,曾日夜守护城市,预报火警。
   沿着广场向李斯特大街和李斯特博物馆方向走去,可以见到老城墙的遗迹,虽是断垣残壁,仍可见昔日荣光。途经被宏伟古典建筑环绕的塞切尼伯爵广场,可见到匈牙利政治家和作家塞切尼伯爵的青铜雕像。如果你熟悉匈牙利,便会知道匈国许多城市都有塞切尼广场,就如我们的中山路一般。如今的塞切尼广场,还有一座去年才新立起的1956年匈牙利事件纪念碑——2016年,正是匈牙利事件爆发六十周年。作为李斯特的故乡,它的艺术气息自然也吸引崇尚小清新的日本游客。
   可于我而言,探访肖普朗,只因它是泛欧野餐的发生地。
   
   在古罗马时代,这里便曾建城,后被遗弃。公元9-11世纪,匈牙利人将遗留的古罗马城墙加固,建起新城。到1153年,肖普朗已是重要市镇,也曾是波罗的海至亚德里亚海琥珀路线、东西方贸易的交汇点。直到今天,它仍是匈牙利保留最多中世纪古迹的地方。
   也正因它地处边境,曾为自身归属犹疑。它曾属匈牙利,1529年归属哈布斯堡王朝,一战后并入奥地利的布尔根兰州,1921年还曾举行过公投决定归属,最终肖普朗人选择了匈牙利。
   在此后的一些岁月里,或许肖普朗人会后悔这个公投选择。作为匈牙利西部边境城市,它与奥地利一“墙”之隔,可这道墙,偏偏就是冷战之墙。
   直到1989年5月,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宣布放弃执政党地位,实行多党制。奥匈两国外长在肖普朗举行会议,给予匈牙利人自由出入奥匈边境的自由。6月27日,两国外长还一起象征性剪断了一小节边境铁丝网,预示边境线将被取消。
   
   驾车时随手拍下的照片。当年的泛欧野餐,就发生在这样的平原地带。
   这一消息引来了不少东德人,他们试图从这里越过边境逃往奥地利,但却失望地见到了仍然存在的铁丝网和哨兵。虽然哨兵并未执行原有的射杀命令,可东德人依然无从过境。
   匈牙利反对党适时挺身而出,决定在肖普朗郊区的一块草地上举办“泛欧野餐会”,号召欧洲人停止分裂,建立统一的欧洲。奥匈两国政府也极有默契,约定开放边境三小时。8月19日下午,约万名匈牙利民众聚集在肖普朗郊外,一边野餐一边听演说。数百名东德人也来参加野餐会,在现场热烈气氛下冲入奥地利,假道前往西德。
   此后,大量东德人借旅行之名来到肖普朗,试图在此出境逃往西方。匈牙利政府干脆于9月11日正式宣布开放边境,此后几周内就有超过七万东德民众借道肖普朗逃到奥地利,然后曲线前往西德。此事大大动摇了东德社会,11月9日,柏林墙倒塌,欧洲长达半世纪的分裂宣告结束。
   
   泛欧野餐虽然发生在匈牙利,却被视为推倒柏林墙的先声,这个最终促成两德统一的里程碑事件至今仍被人铭记。每年8月19日,肖普朗都会有纪念活动。纪念逢五逢十都会做大,最近的一次当然是2014年,匈牙利与德国一起在肖普朗纪念柏林墙倒塌25周年,德国总理默克尔亦有出席。但也正是那一年,匈牙利政府鉴于难民压力,在南部边境竖起了栅栏和岗哨。次年,奥地利又迫于难民由匈牙利涌入本国的压力,在与匈牙利西部边境的接壤部分进行封锁,就如我在自驾途中见到的那样。
   这算不算倒退?
   
   谢选骏指出:“1989年5月,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宣布放弃执政党地位,实行多党制。”——这个事件,本来是1956年匈牙利起义的延伸,不一定导致共产党阵营的全面瓦解。但是,紧接着发生在北京的六四大屠杀,却提醒所有热爱自由的东欧人,如不趁热打铁,可能坐以待毙,于是从六月开始,到十二月为止,仅仅半年的时间,整个东欧一国一国地脱离了极权主义。这个震惊世界的历史进程之所以成功,一方面是由于厚积薄发的东欧反共者没有错失良机们,另方面也是由于北京的六四屠杀警醒了世人,从反面促成了东欧的解放与自由。
(2018/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