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谢选骏文集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美国试图逃离“大国蚁民”的宿命
·大国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不复礼怎能读经
·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第四次鸦片战争
·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谢选骏: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揭秘澳洲“背包客连环杀手”的黑历史:慎搭顺风车!》(2017年8月31日 澳洲生活网)报道:
   
   澳大利亚,世界上最著名的背包客目的地之一,这里有广阔的大陆,丰富的自然风光,每年吸引了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们。但也就是在这块地广人稀的大陆上,发生过数起和背包旅行者有关的谋杀案。


   
   Ivan Milat,澳大利亚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人犯,1989到1993年期间,故意绑架强奸谋杀了7个在澳大利亚背包旅行的年轻人,人们也称他“背包客杀手”。
   
   1992年9月12日,新南威尔士的Belanglo州立森林公园内,两名慢跑者在跑步途中,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女性尸体。警察奔赴现场后,第二天,又在30米外发现了第二具女性尸体。
   
   这一次发现,揭开了破获Ivan Milat多年间犯下数起命案的序幕。
   
   时间回到发现两名女性尸体前的同年4月份,英国女孩儿Caroline Clarke和Joanne Walters相约从悉尼的国王十字区出发,想通过搭车Hitch-hike的方式,游览当地。
   
   搭车是背包客们最常使用的交通方式,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城镇和城镇间的距离远,搭车是最经济省钱的办法。
   
   但这一去,两人再也没能回来。警方在检查她们的尸体时发现,Joanne身中数刀,脊椎的刀伤最严重,几乎能让她彻底瘫痪。姑娘的裤子也被解开,但因为尸体腐烂太严重,警方在尸检里已经不能判断她是否遭到了性侵。
   
   而另外一位受害者Caroline,不但身中数刀,头上还有十处枪伤。凶手的手段之残暴,令警方大为震惊。但因为证据和目击者缺失,在当时没有监控和发达网络的情况下,案情一直没有突破。
   
   1993年10月,不幸再次传来,这一次,是两名1989年失踪的澳大利亚居民James Gibson和Deborah Everist。
   
   同样的,尸体被发现的地点都在Belanglo州立森林公园内,两位被害者的尸体高度腐烂,身中数刀并伴有枪伤。11月,警方再次接到报案,同样的地点,又出现了三具尸体。
   
   受害者来自德国,1991年1月失踪的背包客Simone Schimidl,以及1991年圣诞节失踪的德国情侣Anja Habschied和Gabor Neugebauer。
   
   令人更恐惧的是,Anja的头被凶手砍下,时至今日,警方都没有找到。
   
   两年半的时间,7条人命,手段都极其残忍且相似。刀刺、枪伤、勒伤窒息,并且抛尸的地点都在Belanglo州立森林公园内。
   
   焦头烂额的调查人员,从大量的车辆数据、健身房登记信息、枪支牌照数据入手,一步步地排查缩小嫌疑人的范围,最终罗列出了一份32名嫌疑人的名单,但案情始终无法突破。
   
   直到1993年11月,警方公布消息,并向公众征集信息时,远在英国的一位名叫Paul Onions的人打来的电话,才让案件得到了进展。
   
   原来,1990年1月25日,英国背包客Paul在澳大利亚背包旅行,有一次搭车,他遇到了一位自称Bill的好心司机。
   
   在他的描述里,这位留着奇怪胡子的司机最开始非常热情,力邀Paul上车,答应送他去下一站。但上车后一小时,司机露出了本性。
   
   Paul说,司机把车开进了Belanglo州立公园,停车后,拿出枪对着他,要求他不准吭声、不准逃跑,接着从驾驶座旁拿出了一捆绳子。
   
   机智的Paul抓紧时机,在司机转身拿绳子的时候向高速路口狂奔,而反应过来的司机直接在他背后朝着狂奔的Paul开枪,但Paul幸运地躲过了。他拦下了过往的货车,钻进后座逃走了。
   
   救他的司机把他送去了警察局报案,Paul告诉警察,也许这个“Bill”和之前几年失踪的背包客有关,但警察并没有重视他提供的信息。
   
   直到1993年,Paul在新闻上看到警方公布的案件信息,才明白自己当年是死里逃生。
   
   荒唐的是,直到1994年4月,Paul的报警记录才被一位查案的警官找到。也在这一年,警方终于把Paul从英国请来澳大利亚协助办案,让他看了看32个嫌疑人的照片。
   
   最后,警方锁定了那个差点让Paul丢了性命的“好心司机”,真名为Ivan Milat的连环杀人犯。
   
   Ivan的父亲是南斯拉夫的移民,妈妈是澳大利亚人,16岁时就嫁给了30多岁的父亲。两人生了14个孩子,Ivan是老五。
   
   父母相处并不融洽,两人经常暴力相对,这种暴力也在孩子的生活里蔓延。Ivan的妈妈脾气很不好,甚至拿刀捅过Ivan的哥哥。
   
   充满暴力的童年,让Ivan也变得特别暴力。从青春期开始就四处招惹是非,特别喜欢舞刀弄枪。他的暴力行为越演越烈。1971年,27岁的他被控绑架强奸了两名搭车的女性,但最后因为证据不足被放走了。
   
   1994年5月,随着英国背包客Paul Onions的指证,警方正式逮捕了Ivan Milat。警方在搜索他家的时候,发现了至少300个和7位被害人有关的物品。
   
   
   帐篷、水壶、衬衣、鞋子,Ivan就像收藏战利品一样,在家里堆放着他们的遗物,甚至还合影留念。丧心病狂的程度,令人发指。
   
   
   经过漫长的审判,1996年7月27日,Ivan Milat被判7个终身监禁并不得假释。
   他最开始被关在看守较松的监狱,但因为被狱友打的半死,又伙同人越狱,最终被转移到了Goulburn改造中心,也是澳洲看守最严格的重型男子监狱。
   
   进了监狱,他仍然毫无悔意,常年作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过任何过错,多次提出上诉,说自己在监狱里的待遇不好,吃不饱穿不暖还被欺负。媒体拍到他出席上诉时,总是疯狂大笑,十分享受人们的关注。
   
   为了获得优待,他吞刀片自残,绝食抗议监狱不给他配游戏机。2009年,甚至用刀把自己的左手小指切断,就因为自己的诉求没得到满足。
   
   每日除了三餐,他仅有的活动就是和侄子通信。但在通信的十几年里,他反复跟侄子抱怨自己的“冤枉”,控诉监狱系统的落后,让自己不能“舒服地过日子”。
   
   
   也许暴力的基因会遗传,2012年,Ivan的侄孙Matthew Milat在他犯案的Belanglo州立森林公园里,用斧头砍死了自己只有17岁的朋友,最终被判刑43年。
   
   2015年,Ivan的哥哥上节目,承认自己在弟弟杀人前,就有过杀人未遂的情况。1962年,不满18岁的Ivan用枪打伤了出租车司机,导致对方永久瘫痪,但Ivan逃之夭夭,还回家向哥哥炫耀。
   
   但因为是自己的弟弟,Ivan的哥哥选择沉默,在电视里他懊悔地说:“如果我知道他在之后会杀那么多人,我一定会向警方检举他,我也有责任。”
   
   人们在Belanglo州立森林公园里,为命丧异国的受害者们竖起了墓碑。年轻的生命,再也不能重来。
   
   而没有死刑的澳大利亚,让恶魔活过了古稀。直到今日,73岁的Ivan Milat,已在这座监狱里,关了整整21年。
   
   谢选骏指出:澳洲人为何喜欢杀掉背包客?一是认为这些人贪图省钱而白占了便宜?二是因为澳洲白人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抢夺了原住民的一切”的基础之上的,所以澳洲老移民最恨新移民,好怕新来者会重演他们祖先的卑鄙,让澳洲白人也沦为原住民一样的弱势群体。正因为如此,澳洲警察才会有意无意地故意忽略报案信息,因为警察和凶犯一样,内心都十分警觉外来者的入侵!哪怕这些入侵的背包客不少是来自澳洲罪犯的祖国。想到这些,大家可以明白澳洲人对亚洲人的敌意了吧。应该知道,越是新来的穷鬼,越不能贪便宜,路是用钱买出来的——因为,老移民最恨拿不到新移民的便宜。
(2018/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