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谢选骏: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有偿新闻“观察者网”不知飞毛腿女纪政所追求的东西,从未改变,那就是大众的掌声!
   
   《她曾发誓永做中国人 今却牵头为台湾正名》(2018-06-23 观察者网)报道:


   
   “我的皮肤是中国人的,眼睛是中国人的,我全身无处不是中国人的,我要永远做中国人,为国争光。”
   
   1970年,曼谷亚运会,中国第一位获得奥运奖牌的女运动员纪政,对国外记者如此强调。
   
   而如今,台湾“独派”团体发起“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发起人却是曾说要“永远做中国人”的田坛传奇。
   
   这位“东方羚羊”的变化,如同她当年在赛场上一样,疾如旋踵。
   
   
   纪政牵头推动“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联署(图源台媒)
   
   “独派”推“正名公投”,奥委会早已拒绝
   
   今年2月,“台独”组织台湾“入联”宣达团向“中选会”提交所谓“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第一阶段联署书,妄图台湾地区以“台湾”而不是“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义参与东京奥运会。5月11日,该团体宣布启动第二阶段联署。
   
   据香港“中评社”消息,台当局“监察院”22日举行“国际奥林匹克精神的坚持座谈会”,被称是“为台湾正名公投”造势。
   
   纪政在会上称,28万联署书才能达门槛,为保险起见希望能有35万到40万份,目标是7月底要收集完成,最后将此案送入11月24日和“大选”捆绑的“公投”,但现在联署书数量连目标的一半都不到。
   
   纪政在台“监察院”举办的座谈会上,鼓吹为“正名运动”投票(图源:香港“中评社”)
   
   然而,即使所谓的联署能达到门槛,台当局也早知道,这个所谓的“正名运动”,不过是黄粱一梦。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台“中选会主委”陈英钤20日接受广播节目专访时承认,洛桑奥委会在5月3日时特别开会决议,不接受中华台北奥委会改名。
   
   也就是说,即使是该“公投案”获得通过,到2020年东京奥运举行时,台湾地区的参赛队伍仍需乖乖以“中华台北”的名义,如果执意使用“台湾”,将被拒之门外。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13日曾在记者会上表示,日前国际奥委会已就台湾推动所谓“奥运正名公投”予以了严正警告。民进党当局不思悔改,继续煽动民粹,操弄公投,蓄意挑衅一个中国原则,肆意破坏两岸关系和平稳定。这种玩火行为,必将自食恶果,进一步损害台湾同胞的利益。
   
   “永远的中国人”变了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所谓“正名公投”的发起人,是上世纪60年代名震世界田坛的“东方羚羊”纪政。
   
   纪政,1944年生于台湾新竹,祖籍为福建晋江,是世界著名短跑运动员。
   
   在1968年墨西哥城举办的第19届奥运会田径比赛中,纪政获得80米栏铜牌,成为中国在奥运会上首次获得奖牌的女运动员。
   
   1970年,纪政在美国波特兰6次打破或平了以下世界纪录:100码,10秒,破世界纪录;220码,22秒7、22秒6,破世界纪录;100米栏,12秒8,平世界纪录。
   
   同年在慕尼黑举行的国际比赛中,她又打破了200米跨栏比赛的世界纪录。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这在世界女子田径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1970年,世界女子田径共创7项世界纪录,纪政独占5项。
   
   从1964年到1970年,纪政共44次创亚洲纪录,获得“东方羚羊”、“世界女飞人”、“短跑女王”等名号,国际体育新闻界更把1970年称为“纪政年”。
   
   据台湾“中国时报”及《中外杂志》介绍,在1970年第六届曼谷亚运会上,纪政还对外国记者表示,“我的皮肤是中国人的,眼睛是中国人的,我全身无处不是中国人的,我要永远做中国人,为国争光。”
   
   据中新网,就在十多年前,2001年,纪政在旅馆收看莫斯科现场转播,得知北京申奥成功后,立即打电话向大陆长跑团团长车向东道贺。
   
   她当时表示,身为运动员的炎黄子孙,她终于盼到奥运圣火可以在中国人的土地上点燃的一天。
   
   而此前,她还以“希望基金会”董事长身份发起“北京奥运,炎黄之光”海峡两岸长跑活动,为北京申奥造势。
   
   纪政参加“北京奥运,炎黄之光”海峡两岸长跑活动
   
   而时间回到2018年,“永远的中国人”却变了。
   
   纪政声称,大部分台湾乡亲可能不知道,自1960年罗马开始,到1964年东京、1968年墨西哥,她曾参加过3届奥运会,都是以“台湾”名义参赛,但1984年起,却只能以“中华台北”参加,这是“矮化”。
   
   这不是纪政第一次提出“正名”要求,2008年因中华台北队在北京奥运入场次序采取“中”字,而非“台”字,纪政就曾主张退出奥运开幕仪式,当时让两岸大跌眼镜。
   
   然而,稍微还原一下当时的历史语境,就会发现,纪政所谓的“历史证据”,完完全全是相反的例子。
   
   1960、1964和1968年三届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均不允许台湾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参赛,只允许以“台湾”或“福尔摩沙”的名义。
   
   所以,纪政所说的以“台湾”的名义参赛,实际上是被迫的,所以铭牌上都加上了“抗议中(Under Protest)”的字样。在1960年罗马奥运会上,他们在通过主席台时,还曾一度停下,领队从口袋中拿出“抗议”的布条。
   
   1970年代,中国大陆重返奥运舞台。1979年10月,在名古屋召开的国际奥委会会议,提出了史称“奥运模式”的“名古屋决议”。而在名古屋,纪政与沈君山、杨传广一道,当时是“中国(“中华民国”)会籍危机处理协会小组”成员,而不是“台湾会籍”。
   
   “名古屋决议”,即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奥委会为中国唯一全国性质的奥委会,可以称作“中国奥委会”。而台湾地区的奥委会改称“中国台北奥委会”,并且台湾今后参加奥运会,不得再使用“中华民国”的国旗和国歌,而要使用经过国际奥委会批准的新会歌、新会旗和新会徵。
   
   11月份,国际奥委会在总部瑞士洛桑宣布,经过国际奥委会全体委员通讯表决,以62票赞成,17票反对,通过了执委会在名古屋会议的有关中国代表权的决议。
   
   1980年的奥运会与冬奥会,纠结于参赛名称、旗帜、歌曲问题,台湾地区的代表团都没有参加。
   
   1981年,台湾地区相关部门无计可施后,不得不向国际奥委会妥协。台当局与国际奥委会在在瑞士洛桑签订协议,并发表联合声明,名称定案为“中华台北奥委会”,所送审的梅花旗也通过核准,两年后的1983年又递交了会歌方案。
   
   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称,纪政曾说选手能够参赛才是最重要的事,所以,虽然遗憾不能以“中国”(指“中华民国”)名出赛,但用“中华台北”却是一种最好的妥协。
   
   而今,纪政却“错改”历史,宣称,“我们的国家就以台湾为名字”,2020东京奥运会要让台湾以“台湾”名义参加,不要再用“中华台北”这个不三不四的名义,“当时是争一时,只好委曲求全。”
   
   “不了解纪政,就不了解台独”
   
   曾经的“中华民国”之光,摇身一变,却成了“台独”运动的领头人,还用颠倒的所谓“历史证据”来背书,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精神错乱”?
   
   台湾“中国时报”专栏作者郑大为认为,“基本上纪政就是个没有立场,只知道政治正确而不懂政治道理的人”。郑大为称,像这个“公投”其实一点意义也没,要改“中国台北”为“台湾”重新入奥,那根本不要“公投”,只要向蔡英文当局答应,马上就可以做。民进党什么事都敢,这事本来就无关紧要,也不会有太多人反对,因为不管是“公投”过了还是政府行为,都不会有任何作用,还是那句老话,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就算你成立个“台湾会籍危机处理小组”,结果也是没用。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石之瑜的观点,提供了一种视角。石之瑜在2008年曾提出,倘若不了解纪政,就不可能充分了解“台独”。他指出,“中华台北”在称呼上的小小争议,让台湾人情绪起伏,可以从纪政身上得到印证。只要大陆不赞成中华台北,那争取中华台北就有助于宣泄“台独”的情感;假如争得了中华台北,那就必须靠反对以“中”字为顺序入场,才能有效宣泄“台独”情感。
   
   石之瑜评论称,纪政与曾参与制定“国家统一纲领”的沈君山有至情之交,说明“台独”与“反台独”的交集,在于他们都有某种与大陆比赛与竞争的需要。他们不一定要赢,也不一定相信自己会赢,他们要的是某种不断在竞争的感觉,而纪政这样一辈子在比赛的人尤其如此。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些稻梁谋士和有偿新闻同样愚蠢,他们不知飞毛腿女纪政所追求的东西,从未改变,那就是大众的掌声。而大众的掌声总是潮起潮落,水性杨花。

此文于2018年06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