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谢选骏文集
·1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谢选骏: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有偿新闻“观察者网”不知飞毛腿女纪政所追求的东西,从未改变,那就是大众的掌声!
   
   《她曾发誓永做中国人 今却牵头为台湾正名》(2018-06-23 观察者网)报道:


   
   “我的皮肤是中国人的,眼睛是中国人的,我全身无处不是中国人的,我要永远做中国人,为国争光。”
   
   1970年,曼谷亚运会,中国第一位获得奥运奖牌的女运动员纪政,对国外记者如此强调。
   
   而如今,台湾“独派”团体发起“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发起人却是曾说要“永远做中国人”的田坛传奇。
   
   这位“东方羚羊”的变化,如同她当年在赛场上一样,疾如旋踵。
   
   
   纪政牵头推动“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联署(图源台媒)
   
   “独派”推“正名公投”,奥委会早已拒绝
   
   今年2月,“台独”组织台湾“入联”宣达团向“中选会”提交所谓“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第一阶段联署书,妄图台湾地区以“台湾”而不是“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义参与东京奥运会。5月11日,该团体宣布启动第二阶段联署。
   
   据香港“中评社”消息,台当局“监察院”22日举行“国际奥林匹克精神的坚持座谈会”,被称是“为台湾正名公投”造势。
   
   纪政在会上称,28万联署书才能达门槛,为保险起见希望能有35万到40万份,目标是7月底要收集完成,最后将此案送入11月24日和“大选”捆绑的“公投”,但现在联署书数量连目标的一半都不到。
   
   纪政在台“监察院”举办的座谈会上,鼓吹为“正名运动”投票(图源:香港“中评社”)
   
   然而,即使所谓的联署能达到门槛,台当局也早知道,这个所谓的“正名运动”,不过是黄粱一梦。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台“中选会主委”陈英钤20日接受广播节目专访时承认,洛桑奥委会在5月3日时特别开会决议,不接受中华台北奥委会改名。
   
   也就是说,即使是该“公投案”获得通过,到2020年东京奥运举行时,台湾地区的参赛队伍仍需乖乖以“中华台北”的名义,如果执意使用“台湾”,将被拒之门外。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13日曾在记者会上表示,日前国际奥委会已就台湾推动所谓“奥运正名公投”予以了严正警告。民进党当局不思悔改,继续煽动民粹,操弄公投,蓄意挑衅一个中国原则,肆意破坏两岸关系和平稳定。这种玩火行为,必将自食恶果,进一步损害台湾同胞的利益。
   
   “永远的中国人”变了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所谓“正名公投”的发起人,是上世纪60年代名震世界田坛的“东方羚羊”纪政。
   
   纪政,1944年生于台湾新竹,祖籍为福建晋江,是世界著名短跑运动员。
   
   在1968年墨西哥城举办的第19届奥运会田径比赛中,纪政获得80米栏铜牌,成为中国在奥运会上首次获得奖牌的女运动员。
   
   1970年,纪政在美国波特兰6次打破或平了以下世界纪录:100码,10秒,破世界纪录;220码,22秒7、22秒6,破世界纪录;100米栏,12秒8,平世界纪录。
   
   同年在慕尼黑举行的国际比赛中,她又打破了200米跨栏比赛的世界纪录。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这在世界女子田径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1970年,世界女子田径共创7项世界纪录,纪政独占5项。
   
   从1964年到1970年,纪政共44次创亚洲纪录,获得“东方羚羊”、“世界女飞人”、“短跑女王”等名号,国际体育新闻界更把1970年称为“纪政年”。
   
   据台湾“中国时报”及《中外杂志》介绍,在1970年第六届曼谷亚运会上,纪政还对外国记者表示,“我的皮肤是中国人的,眼睛是中国人的,我全身无处不是中国人的,我要永远做中国人,为国争光。”
   
   据中新网,就在十多年前,2001年,纪政在旅馆收看莫斯科现场转播,得知北京申奥成功后,立即打电话向大陆长跑团团长车向东道贺。
   
   她当时表示,身为运动员的炎黄子孙,她终于盼到奥运圣火可以在中国人的土地上点燃的一天。
   
   而此前,她还以“希望基金会”董事长身份发起“北京奥运,炎黄之光”海峡两岸长跑活动,为北京申奥造势。
   
   纪政参加“北京奥运,炎黄之光”海峡两岸长跑活动
   
   而时间回到2018年,“永远的中国人”却变了。
   
   纪政声称,大部分台湾乡亲可能不知道,自1960年罗马开始,到1964年东京、1968年墨西哥,她曾参加过3届奥运会,都是以“台湾”名义参赛,但1984年起,却只能以“中华台北”参加,这是“矮化”。
   
   这不是纪政第一次提出“正名”要求,2008年因中华台北队在北京奥运入场次序采取“中”字,而非“台”字,纪政就曾主张退出奥运开幕仪式,当时让两岸大跌眼镜。
   
   然而,稍微还原一下当时的历史语境,就会发现,纪政所谓的“历史证据”,完完全全是相反的例子。
   
   1960、1964和1968年三届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均不允许台湾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参赛,只允许以“台湾”或“福尔摩沙”的名义。
   
   所以,纪政所说的以“台湾”的名义参赛,实际上是被迫的,所以铭牌上都加上了“抗议中(Under Protest)”的字样。在1960年罗马奥运会上,他们在通过主席台时,还曾一度停下,领队从口袋中拿出“抗议”的布条。
   
   1970年代,中国大陆重返奥运舞台。1979年10月,在名古屋召开的国际奥委会会议,提出了史称“奥运模式”的“名古屋决议”。而在名古屋,纪政与沈君山、杨传广一道,当时是“中国(“中华民国”)会籍危机处理协会小组”成员,而不是“台湾会籍”。
   
   “名古屋决议”,即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奥委会为中国唯一全国性质的奥委会,可以称作“中国奥委会”。而台湾地区的奥委会改称“中国台北奥委会”,并且台湾今后参加奥运会,不得再使用“中华民国”的国旗和国歌,而要使用经过国际奥委会批准的新会歌、新会旗和新会徵。
   
   11月份,国际奥委会在总部瑞士洛桑宣布,经过国际奥委会全体委员通讯表决,以62票赞成,17票反对,通过了执委会在名古屋会议的有关中国代表权的决议。
   
   1980年的奥运会与冬奥会,纠结于参赛名称、旗帜、歌曲问题,台湾地区的代表团都没有参加。
   
   1981年,台湾地区相关部门无计可施后,不得不向国际奥委会妥协。台当局与国际奥委会在在瑞士洛桑签订协议,并发表联合声明,名称定案为“中华台北奥委会”,所送审的梅花旗也通过核准,两年后的1983年又递交了会歌方案。
   
   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称,纪政曾说选手能够参赛才是最重要的事,所以,虽然遗憾不能以“中国”(指“中华民国”)名出赛,但用“中华台北”却是一种最好的妥协。
   
   而今,纪政却“错改”历史,宣称,“我们的国家就以台湾为名字”,2020东京奥运会要让台湾以“台湾”名义参加,不要再用“中华台北”这个不三不四的名义,“当时是争一时,只好委曲求全。”
   
   “不了解纪政,就不了解台独”
   
   曾经的“中华民国”之光,摇身一变,却成了“台独”运动的领头人,还用颠倒的所谓“历史证据”来背书,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精神错乱”?
   
   台湾“中国时报”专栏作者郑大为认为,“基本上纪政就是个没有立场,只知道政治正确而不懂政治道理的人”。郑大为称,像这个“公投”其实一点意义也没,要改“中国台北”为“台湾”重新入奥,那根本不要“公投”,只要向蔡英文当局答应,马上就可以做。民进党什么事都敢,这事本来就无关紧要,也不会有太多人反对,因为不管是“公投”过了还是政府行为,都不会有任何作用,还是那句老话,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就算你成立个“台湾会籍危机处理小组”,结果也是没用。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石之瑜的观点,提供了一种视角。石之瑜在2008年曾提出,倘若不了解纪政,就不可能充分了解“台独”。他指出,“中华台北”在称呼上的小小争议,让台湾人情绪起伏,可以从纪政身上得到印证。只要大陆不赞成中华台北,那争取中华台北就有助于宣泄“台独”的情感;假如争得了中华台北,那就必须靠反对以“中”字为顺序入场,才能有效宣泄“台独”情感。
   
   石之瑜评论称,纪政与曾参与制定“国家统一纲领”的沈君山有至情之交,说明“台独”与“反台独”的交集,在于他们都有某种与大陆比赛与竞争的需要。他们不一定要赢,也不一定相信自己会赢,他们要的是某种不断在竞争的感觉,而纪政这样一辈子在比赛的人尤其如此。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些稻梁谋士和有偿新闻同样愚蠢,他们不知飞毛腿女纪政所追求的东西,从未改变,那就是大众的掌声。而大众的掌声总是潮起潮落,水性杨花。

此文于2018年06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