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谢选骏文集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谢选骏: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俄参议员:虚拟货币可能在国家间结算中取代美元》(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018年06月23日)报道: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谢尔盖·卡拉什尼科夫说,虚拟货币可能成为各国之间相互结算的中立清算货币。他在莫斯科召开的题为“俄罗斯数字经济、非标准结算形式”的会议上发言时指出,在当今世界,国家间相互结算危机正在临近,而虚拟货币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力争位列区块链应用实体经济的强国之列
   
   虚拟货币在俄罗斯的法律地位迄今仍未确定。俄罗斯央行认为,只有以吸引融资为目的而发行的代币(Token)才被允许与卢布和其它货币进行兑换。在央行看来, 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是代用品,因此应该被禁止兑换法定货币(fiat money)。俄罗斯财政部持另外一种主张。财政部指出,虚拟货币交易已经相当流行,因此制定禁止从事此类交易的法律将导致虚拟货币被用作为非法生意服务和为恐怖主义融资的工具。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责成在2018年7月前确定虚拟货币的法律地位,并对挖矿、代币、智能合约等概念进行定义。数字金融资产法案已经被提交给国家杜马审议,其中虚拟货币被认定是数字金融资产。虚拟货币被承认是财产,但强调不是合法支付手段。
   
   在本次会议过程中获悉: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和国家杜马对虚拟货币的看法不同。国家杜马谨慎对待虚拟货币,联邦委员会则看到虚拟货币具有对国际金融体系实施激进改革的潜力。联邦委员会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谢尔盖·卡拉什尼科夫认为,可以开始在合法一体化联合体的框架下使用数字货币,比如:欧亚经济联盟。他说:“在全世界,国家间相互结算的某种问题和危机正在临近。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欧亚经济联盟中的相互结算问题。我们应该在欧亚经济联盟的框架下交换某些定额。这种定额将是什么?像往常一样是美元?许多国家出于政治考量和其它考虑,不愿意使用卢布等某个国家的法定货币。需要某种不与任何国家挂钩、某种中立的、包罗万象的货币。这种货币可能是什么?我个人认为,某些种类的虚拟货币完全可以作为清算和相互结算货币使用,而且不仅是在欧亚经济联盟的框架下,也可以在各国更广泛的语境下使用。截至今日,美元作为国际关系中无所不包的支付手段的情况把我们每个国家牢牢绑定在美国储备系统上。这可能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有一点坏处:一个国家承担起对世界整个金融市场进行全球管理的职能。可能,虚拟货币能够在另一种更民主、更客观的基础上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为何需要数字货币?
   
   令人好奇的是,各界对虚拟货币的态度在逐渐发生变化。早在2014年,俄罗斯财政部就宣布了使用比特币追究刑事责任的计划,因为人们把比特币与现金代用品混为一谈。现在高层在讨论把虚拟货币引入国家间的相互结算中。中国2017年秋天颁布禁令,禁止虚拟货币交易所和首次代币发行(ICO),年底时甚至宣布未来将禁止比特币“挖矿”。但中国虚拟货币界也出现了乐观的理由。不久前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为时一小时的节目,讲述基于虚拟货币运转基础上的区块链技术。节目的语义不会让人产生歧义:是的,也许会出现与区块链相关的骗人勾当,但整体而言这是极为有益的技术,可能比当时互联网的问世还要有益10倍。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赞扬区块链,称它是新型工业革命的组成部分。现在中国政府试图制定区块链行业的监管规则。NexChange金融技术解决方案创新加速平台创始人兼行政总裁李周勋(Juwan Lee)是香港金融技术圈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他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专访时说,当一切制定完毕,官方层面对虚拟货币和区块链的态度将发生变化。
   
   李周勋说:“如果您审视面向开源及私有软件项目的托管平台Github,那么您会看到,京沪两市在发展技术解决方案的活跃度方面在全世界排名第五位。因为如果说中国是在负面语境下谈论虚拟货币的,那么区块链则是中国发展的领头羊。这不是空话。如果审视面向开源及私有软件项目的托管平台Github,那么就能明显看出,这个领域研发成果的主要活动正是在中国进行的。所以我认为,区块链在中国的未来相当好。现在中国人简直是在试图承认虚拟货币市场合法化。他们在这么做之前,未必会说虚拟货币的什么好话。但我认为,他们需要的不仅是区块链,也包括虚拟货币,因为虚拟货币是分布式账簿技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只是目前还没有制定监管规则。许多人认为,这将比实际所花时间要少。但这个问题迟早会得到解决。区块链在中国将获得非常强劲的发展。要知道,最好的程序员都生活在中国。”
   
   与会者同意一个看法,那就是虚拟货币是全球化的鲜明案例。各国应该交换这个领域的国际监管经验,以追随全世界技术和金融进步趋势。
   
   谢选骏指出:所谓货币,都是强权迫使民间接受的,没有强权就没有货币。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如果不能,那么虚拟货币如何能够流行起来呢?
   
   《用虚拟货币建立国家经济行得通吗?》(Larisa Yarovaya and Brian Lucey,BBC 2018年3月27日)报道:
   
   加密货币创业者纷纷来到波多黎各,希望在那里建设一个加密货币乌托邦——最初被称作“波托邦”(Puertopia),现在更名为Sol——他们只希望在那里缴纳很少的税。
   
   加密货币创业者还希望向世人展现,开发一种新的数字加密货币,并在多数交易中都使用区块链之后的一座未来之城。
   
   有一件事情还不太明朗:谁的未来——少数人,还是多数人?——将成为推动这块美国海外领土变化的动力。
   
   波多黎各去年遭到飓风“玛利亚”(Hurricane Maria)的破坏,但美国却并未提供充分的帮助,因此,他们目前迫切需要引入各种投资来重建岛上的基础设施。在遭受这场灾难之前,波多黎各就已经面临严重的财政困境。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当地政府为何谨慎地欢迎这些加密货币创业者的到来。他们会因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加密殖民主义并不是新词。这是18年前由迈克尔·赫兹菲尔德(Michael Herzfeld)杜撰的,但却与加密货币没有丝毫关系——因为比特币网络一直到2009年才出现。
   
   加密殖民主义最早指的是希腊和泰国等希望通过牺牲巨大的经济独立来换取政治独立的国家。它使用了crypto的原始含义——隐蔽、隐藏或秘密。这些国家通常都只是名义上独立,但他们的国家文化却通过改头换面来适应外国模式。这里的殖民主义并不是通过枪支等武力措施公然开展的,而是通过破坏规范和文化来秘密实施的。
   
   值得注意的是,加密殖民主义的定义仍然适用于加密乌托邦给这里的社会经济造成的影响。
   
   加密乐园
   
   自由主义与加密货币运动之间存在深层联系。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依赖于不受法律约束、不受制度监管的分散模式。然而,虽然依靠加密货币成为亿万富豪的人们可以享受加勒比的这片乐园,但对这项技术知之甚少的本地贫苦人民却会被排除在外。
   这批创业者以男性为主,他们去年搬到波多黎各,除了创办一家加密货币银行外,他们还准备从事更多工作。这些人还有可能把加密自由主义思想引入这个小岛。他们的愿景与另外一个可能成为加密乌托邦的地方非常相似——“利伯兰自由共和国”(Free Republic of Liberland),自称是一个占据多瑙河西岸的“微型国家”。他们使用比特币作为“国家”货币。
   
   目光转回到Sol,这些富有的加密货币移民希望利用区块链来开发分散的选举系统,甚至发行居民身份证。但我们怀疑,正在与贫困抗争的当地人恐怕不会被这些理念所鼓舞。
   
   这种行为散发着灾难资本主义恶臭——利用自然或经济危机来重塑和塑造一个社会,使其形成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的世界观。当你停电好几个月,并且感觉被人忽视的时候,任何外来的帮助似乎都是救命稻草,你几乎会不假思索地接受。
   
   电力挑战
   
   加密乌托邦也会造成严重的环境破坏。遭遇飓风“玛丽亚”袭击之后,波多黎各仍然深陷严重的电力危机,导致Sol的理念根本无法实施。交易一个比特币大约耗电215千瓦时(KWh),足够电网全负荷运转时为岛上几十户家庭供电。
   
   在过去12个月里,比特币的年用电量从每年9.5太瓦时(TWh)增加到48太瓦时,达到波多黎各19太瓦时总用电量的2.5倍。在遭到飓风“玛利亚”袭击后,当地的资源和基础设施过于匮乏,根本无法在岛上支持加密货币的挖矿活动。
   
   “币圈”里这些年轻富豪凭借加密货币市场的快速发展而发家致富——但他们所带来的特殊风险却很成问题。这是富人的游戏,他们可以尽早变现离场,锁定收益,同时却催生了泡沫。任何一个泡沫都具备这样的特点——先到者收益可观,后来者表现糟糕。
   
   我们最近的研究表明,加密货币的价格相对孤立,不容易受到黄金和股票等其他资产的冲击。但是不同加密货币的价格却是相互联系的,所以,比特币价格的下跌会影响其他虚拟货币。
   
   如果比特币能够安然度过最近的价格下跌,那么加密殖民主义很可能会慢慢地在全球蔓延开来。对加密自由主义者来说,如果他们遵循Sol模式,他们便有可能关注那些遭到地震、海啸、飓风和经济危机破坏的地区。
   
   但加密货币也成了经济复苏的灵丹妙药。去年12月,委内瑞拉宣布开发一种名为“石油币”的新型加密货币,由委内瑞拉储备的贵金属、石油和钻石做背书。他们希望使用这种加密货币来对抗美国的制裁,以及高通胀和低油价。
   
   然而,针对发展中国家制定的比特币解决方案——以前被称为新殖民主义——不应被视为灾难和危机管理的最终解决方案。在过渡时期,当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应用潜力尚未被挖掘出来之前,我们必须对Sol这样的项目表示怀疑。
   
   谢选骏指出:实际货币的作用在于取代物物交换,造成稳定流通,这是虚拟货币无法做到的。稳定流通所依赖的是强权的威慑,而变化莫测的虚拟货币只能导致欺诈行为——这正如虚拟舰队无法控制海盗行为,虚拟货币也无法控制欺诈行为。
(2018/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