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谢选骏: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拿什么来阻止日本“残忍”捕鲸?(德国之声中文网02.06.2018)报道:
   


   一直以来,环保人士不断指责日本“打着科研的幌子”进行商业性捕鲸。最新的一项报告结果更是引起一片哗然。
   
   日本的捕鲸行为一直饱受诟病
   
   近日,一份呈交给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报告证实,日本在过去一年的南冰洋捕鲸行动中共捕获333头鲸鱼,其中122头怀有身孕。环保组织和动物权利活动人士对此表示谴责。
   
   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于5月25日在斯洛文尼亚举行。会议召开前夕,日本方面呈交该报告表明其科学家正在收集有关鲸鱼数量的珍贵数据,并希望由此证明鲸鱼的数量已足够多,可以恢复商业捕鲸。但是这份报告却产生了适得其反的结果。因为报告显示,被捕的333头鲸鱼中逾三分之一是怀孕母鲸,还有61头公鲸和53头母鲸尚未成年。
   
   根据日本的新研究计划,日本已减少了三分之二的鲸鱼猎捕量,但仍坚持每年猎捕约330头鲸鱼。
   
   日本的立场
   
   、2014年,位于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裁定,日本在南极海域的捕鲸行为与“科研”无关,应当立即停止。环保人士反复指责日本忽视这一裁决。他们还指出,日本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划定的南冰洋鲸鱼保护区置若罔闻。
   
   日本捕鲸者钻了1946年通过的《捕鲸管制国际公约》的空子。该公约允许缔约国以科学研究为目的对鲸鱼进行捕杀和加工处理。除此之外,东京政府还坚持认为,捕鲸是日本传统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小须鲸是日本常捕的鲸类
   
   过时的传统?
   
   确实,日本不少渔民有世世代代的捕鲸传统,但是过去仅限于小规模的近海海域。远赴南冰洋的大规模捕鲸是在二战后才开始的。在那个食物资源匮乏的时期,鲸肉成为日本人的主要肉类来源。
   
   现如今,鲸肉仍在日本超市有售,但是已不再受到消费者的欢迎,因为鲸肉经常被指受到污染,例如汞超标等。不少被猎捕的鲸肉经过冷冻后出现在日本学校的食堂里,大量剩余的鲸肉甚至用于制造宠物食品。
   
   海洋守护协会(Sea Shepherd)的澳洲部负责人杰夫·汉森(Jeff Hansen)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日本要求其它国家遵守国际法律和规定,自己却拒绝接受有关捕鲸的法规,真是太讽刺了。”
   
   “必须改变”
   
   包括海洋守护协会在内的多家组织和团体要求澳大利亚政府派出船只阻止日本捕鲸。汉森指出:“这是他们对澳大利亚人民作出的承诺,也是大多数澳大利亚人想看到的。”
   
   汉森认为,在捕鲸问题上,日本政府并没有遭到足够的国际压力,“日本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因此没有国家愿意因为捕鲸而惹怒他们,但这必须有所改变”,汉森如是说。
   
   谢选骏指出:日本不顾国际法庭的禁令一再掠夺鲸类的生命,等于实际支持中国不顾国际法庭的禁令而占领南海,甚至占领钓鱼岛,有一天还会占领琉球——冲绳,甚至占领日本列岛。那时,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理想就会由中国来实现了。
(2018/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