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在家写了几篇文章]
徐永海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我在狱中时妻子的文章
·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何为法?何为德?
·新年的祈祷
·我的丈夫徐永海
·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可笑的国家机密
·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何来美国没有人权?
·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圣诞节到了我为在狱中的亲人祷告
·二○○四年的历程
·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悼念赵紫阳老先生经过
·不得不有的“习惯”
·我心目中的“和谐社会”
·致布什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赖斯女士,请你不要再来中国好吗?
·一个月内有几天能有自由
·上访路上的冤魂白骨
·丈夫不在家,总受人欺负
·佘祥林杀妻案有感
·冤假错案后当事人的命运
·国家信访局的官老爷,都给闭嘴吧!
·自取其辱?
·被囚家属要求放人 五十二名北京基督徒签名关注
·贾建英路坤金艳明李珊娜上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记录坐牢经历的第五部分:狱中苦难|
·**********记录坐牢经历的第五部分:狱中苦难
·狱中我的苦难与狱外妻子的苦难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在狱中是信仰在支撑着我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
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左手受伤,右手也痛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的
与我们出狱相关的刘凤钢的有关文章
·*********与我们出狱相关的刘凤钢的有关文章
·刘凤刚: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辅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
·刘凤刚: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来自祖国的报道)
·袁相忱口述,刘凤钢整理:你要誓死忠心
·刘凤钢等:总统来访华,我们就被抓
2003至2006年坐牢期间的文章
·******2003至2006年坐牢期间的文章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献给逝去的袁相忱爷爷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
2006年2月的文章(出狱第1个月)
·********2006年2月的文章(出狱第1个月)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的信
·我为什么入狱——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第二封信
·狱中再苦不如妻子在外边的苦——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们的第三封信
·出狱后写给老同学郑钦华的信
·出狱后写给老同学刘明的信
2006年3月出狱后第2个月
·*********2006年3月出狱后第2个月
·时间不可以倒流——对于“相对论”人们存在着错误的理解
·用光速不变原理去探讨万有引力(重力场)的本来面目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九篇文章之前的信——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弟兄、姊妹的信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2006年4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3个月)
·给《生命季刊》王峙军牧师的信
·走十字架道路——为主坐牢出狱后在家庭聚会上所做的见证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2006年5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的第四个月)
·头三个结婚纪念日我都在牢里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张胜凯先生精神不死
·我要坚持申诉请朋友给我引见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高智晟律师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捍卫宗教自由而正在牢里受苦的刘凤钢
·我们的家庭教会
2006年6月写的文章(出狱后5个月)
·********2006年6月写的文章(出狱后5个月)
·科学证明存在上帝——对无神论的宣战书
·我和丈夫在一起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
·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给傅希秋的信
2006年7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6个月)|
·**********2006年7月写的文章(出狱后第6个月)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旧稿: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中国家庭教会运动的发起者和领袖袁相忱牧师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给徐文立大哥、贺信彤大姐的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在家写了几篇文章


   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在家写了几篇文章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6月7日
   
   今年是“八九六四”29周年了,从5月28日开始,我就开始遭软禁,并在6月2日傍晚,西城区国宝警察和一个派出所警察还特意来我家。
   
   因不能出家门,而在家写了几篇文章:《因六四敏感日我今日开始被上岗不能出家门了》、《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说几件神迹奇事》、《虽因六四遭软禁但肢体们依旧前来学圣经》、《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是属灵前辈留下的宝贵财富》。
   
   据说要到6月11日软禁才结束,不能出门,只能在家继续写。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
   
   
   
   
   因六四敏感日我今日开始被上岗不能出家门了
   
   
   因六四敏感日我今日开始被上岗不能出家门了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5月28日
   
   今日是5月28日星期一,一般每到星期一上午,我都会去正义路的“北京市政府信访办”。并且,北京的很多访民都会在星期一这一天去这里。并且,大家会在正义路中心的小花园里,聚一聚,聊一聊。
   
   正义路,在有皇上的时候,是条河——“御河”。后来河没了,河成了小花园,御河西堤成了正义路,御河东堤成了兴国路,后来就都叫正义路了。
   
   今天一早,我一出家门,发现警察小李和联防老崔在院门口的监视房里,他们来这里上岗了。因为“六四”这个所谓的敏感日,从今天开始我被软禁在家了。
   
   在5月25日,査建国给我发来微信。他说到:“国保通知我因六四,30号至下月5日去承德,我拒绝了。估计月底就要上岗了”。
   
   我没有想到今天才5月28日,我就开始被上岗了,我想老査今天也应当开始被上岗了。本来我还想5月30日,我和我们教会的一些主内弟兄姊妹一起去北京西山,去看望住在西北旺基督教养老院里的李克老牧师,和去看望住在周家巷金山养老院里的王连禧。看来是去不成了,只能得等到六月中旬了。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
   
   
   
   
   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说几件神迹奇事
   
   
   
   
   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说几件神迹奇事
   ——本月初五一就遭软禁3天现又遭软禁了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5月31日
   
   
   本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曾计划,到5月30日星期三这天,我们大家一起去北京的西山,一是到阳台山自然风景区去郊游,二是顺路去看望住在西北旺基督教养老院里的李克老牧师,三是顺路去看望住在周家巷金山养老院里的王连禧。
   
   王连禧曾是个死刑犯,在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曾说到:“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期间进行打砸抢烧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王连禧……等八名罪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因王连禧是精神发育迟滞(智力低下)的患者,他命才保住,但却在狱中度过了18年。
   
   这些年来,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时常去看望王连禧,给他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可是,现因六四这个所谓的敏感日,从5月28日星期一开始,我们就被上岗了,就遭软禁了,因此我们也无法去看望王连禧了,也无法去看望李克老牧师了,也无法去郊游了。看来这得等到过了六四这个敏感日,要等到六月中旬了,因这一软禁应当又得十来天。
   
   5月30日星期三一早,我妻子要去上班了,她已经开开了屋门,正要迈出屋门时。突然听到厨房出现持续的响声,她问我,厨房炉子上坐的什么呢,还是水龙头没有关好。
   
   我到了厨房,炉子上什么也没有,水龙头也关的好好的。但是持续的响声还在,是从水管里发出来的。我想,是不是楼上、楼下的邻居的水管出了问题,声响传到我家了。我妻子也来到了厨房,她打开橱柜门,发现上水的软管裂开了,正在往外濨水。此时,水已经开始流到厨房地面了,地面已经开始出现积水了,我们马上关了总闸。
   
   必须马上修好它,否则没有水,无法正常生活。为此,我们去了“居然之家”,要到10点才开门。我们又去了“宜家”,花了5百元钱在宜家买了个厨房用水龙头,回家按了上去。我和妻子是整整忙了一上午。
   
   15年前的2003年4月10日,我家遭强拆,为此我开始上访维权。因基督教宗教信仰的事情,2003年11月9日我被抓,后被判刑2年。我被抓后,我妻子搬到了我们现在的住处。因我被判刑,我失去了医生工作;因探监看望我,妻子失去了护士工作;我们生活一直是非常的艰难,买房后也没有装修,地面依旧是水泥地,一些水电线路也已经老化。
   
   6年前的2012年,北京著名维权人士叶国柱大哥,看到我家这情况,对我和妻子说:“你们装修一下吧,在装修期间,你们住到我家去,可以管你们吃住”。为此,我们进行了简单的装修,在厨房里也装了整体橱柜。这才过去6年,水龙头下面的上水软管就坏了。
   
   真是万幸,如果这水管坏的时候,我和妻子都不在家,那麻烦就大了。水,一定会把我家淹了,会把楼下邻居家也淹了。楼下的邻居是刚刚装修了2年,如果把人家淹了,这得让人家多闹心呀,我们如何补偿人家呀。看来,我被上岗,被软禁,不能外出,也有主的美意。
   
   因为六四敏感日,从5月28日星期一,我就开始遭软禁了,不能出家门了。在院门口的监视房里,一个警察(片警)、一个联防(北京人下岗工人)、一个特勤(外地人,平时穿黑制服的)在此上班,我外出买菜,他们也跟着。我和妻子去买水龙头去,联防老崔就骑着他那辆电动摩托,追到了居然之家。
   
   这样的软禁,一年中会有很多次。如本月初的“五一劳动节”,警察、联防、特勤就在我家院门口上了三天岗,只是“五一劳动节”这三天我都不在家。因一到节假日,我一般都到远郊区县的老丈人家去,去看望他们。因路途太远,路上要花4个多小时,4月29日这天,我和妻子是早上4点多钟就起床了,去赶头班车。警察、联防、特勤是4月29日这天的8点,才开始上岗的,上岗了三天。
   
   5月1日我回来时,见到了联防老崔,他对我说:“大五一的在这上了三天岗,我是吐了三天,快把肠子都吐出来了。后来实在是坚持不下来,请别人来替班,我才去医院去看了病。医生说不是胃肠道的病,是颈椎的病”。
   
   这样的上岗,不仅给我们带来了痛苦,也给那些来监视软禁我们的人也带来了痛苦。如此地来监视软禁我们,这要花去人民的多少纳税钱呀。
   
   在今年3月份两会时,叶国强(叶国柱的弟弟)被上岗,遭软禁。到叶国强家门口上岗的警察,下班后和朋友去喝酒,酒后骑电动摩托撞上了一辆面包车,这个警察死了。因是酒后骑车,什么抚恤都没有。因没有警察愿意再到叶国强家门口来上岗了,于是派出所出钱,让叶国强带着老婆去云南、广西旅游去了。
   
   还是叶国强,在2014年10月,因“纪念双十节(辛亥革命)”和“支持香港占中”,和杨秋雨、王玉琴夫妻俩一起被抓到了西城看守所,被刑事拘留一个多月。在他们被抓期间,几乎天天提审,不仅仅他们累,提审他们的警察更累,平时都不能回家。一个负责提审的警察,因太累,晚上回到城里的家中,突发心脏病去世了。因不是死在工作岗位上,也不能算因公死亡。
   
   还有一个主内姊妹李秀霞,是黑龙江访民,在北京上访期间,曾来到过我们教会,与我们一起学过《圣经》。在2015年11月2日,她被截访,被强行带回黑龙江,结果在路上出了车祸。是,一名警察当场死亡;另一名警察重伤,抢救一个月也没有抢救过来;警察临时雇用的司机和李秀霞姊妹也受了重伤。
   
   还有一个主内姊妹赵利春,是长春访民,她多次来北京上访,也多次来参加过我们的聚会,与我们一起学过《圣经》。她对我们说过一件更加离奇的事情。
   
   在2017年9月,厦门举办金砖会议期间,她到了厦门。厦门有关部门把她带到了收容站,并通知了长春的有关部门。长春的两个警察,是坐得傍晚的飞机(红眼飞机,便宜)赶到了厦门。下了飞机,这两位警察是直接赶往收容站。他们没有来过厦门,出租车司机也不熟悉收容站在什么地方,就按照微信发来的地图来开车。
   
   已经是半夜了,天很黑,也没有路灯,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出租车开到了路的尽头,没有路了,抬头一看,是殡仪馆,是火葬场。出租车司机,吓得不得了,让他们马上下车,也不要车钱了,接着一关车门,开车就跑。这两位警察下了车,一看出租车不要车钱,开车就跑,他们再一看是殡仪馆,是火葬场,也是害怕得不得了,就喊就追。可能是,警察又喊又追,司机更加害怕,以为他们俩是鬼,晚上搭车回火葬场,来回鬼的自己家,更是一溜烟地开车跑了。
   
   这俩警察只能是,在黑夜中,跌跌撞撞地沿着路向回跑,脚都崴了,也不敢停下来。是跑一段,跑累了,就走一段,并不时地打电话,一是问路,二是给自己壮胆。走了半个多小时,走到一个岔路口,沿着另一股道,到了收容所,这俩警察的心脏才算落在胸腔里。因一路上吓得不轻,是诉苦了半天,说再也不干这活了,不是人干的,吓死了。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座机:86-10-82082198,手机及微信:1860022940
   
   
   
   
   
   
   
   
   
   虽因六四遭软禁但肢体们依旧前来学圣经
   
   
   虽因六四遭软禁但肢体们依旧前来学圣经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6月4日
   
   “八九六四”已经29周年了,每年一到6月4日我都要遭软禁。今年从5月28日开始,警察就到我家院门口上岗了,每班3班,白天一班,夜里一班,据说要到6月11日。我的朋友,叶国强、高洪明等也是如此,查建国还被旅游到了黑龙江,……。
   
   6月2日傍晚了,西城区国宝警察和一个派出所警察特意来我家,派出所警察特意还手拿带来“记录仪”。他们来问,在我的微信中,是否有别人发来的关于六四的内容。
   
   我手机微信好友1547人;群上百个,很多群是近500人,每个群每天都会有上千条信息。这么多信息。平时我只能看极少、极少的一部分。
   
   现在,警察来问我,其中有没有六四内容。这是什么意义,无非就是借此来警告我,不要关注六四,最好忘了六四。
   
   有警察如此来地软禁我,如此地来提醒我,我还真不忘了六四了。
   
   这些天,在微信中,在群中,在朋友圈中,还真是很多很多各种形式的有关纪念六四的内容,尤其是在今天,6月4日。如黑背景中点亮的蜡烛等等,看来大家也都没有忘记六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