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说几件神迹奇事]
徐永海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说几件神迹奇事

   
   
   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说几件神迹奇事
   ——本月初五一就遭软禁3天现又遭软禁了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5月31日
   
   
   本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曾计划,到5月30日星期三这天,我们大家一起去北京的西山,一是到阳台山自然风景区去郊游,二是顺路去看望住在西北旺基督教养老院里的李克老牧师,三是顺路去看望住在周家巷金山养老院里的王连禧。
   
   王连禧曾是个死刑犯,在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曾说到:“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期间进行打砸抢烧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王连禧……等八名罪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因王连禧是精神发育迟滞(智力低下)的患者,他命才保住,但却在狱中度过了18年。
   
   这些年来,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时常去看望王连禧,给他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可是,现因六四这个所谓的敏感日,从5月28日星期一开始,我们就被上岗了,就遭软禁了,因此我们也无法去看望王连禧了,也无法去看望李克老牧师了,也无法去郊游了。看来这得等到过了六四这个敏感日,要等到六月中旬了,因这一软禁应当又得十来天。
   
   5月30日星期三一早,我妻子要去上班了,她已经开开了屋门,正要迈出屋门时。突然听到厨房出现持续的响声,她问我,厨房炉子上坐的什么呢,还是水龙头没有关好。
   
   我到了厨房,炉子上什么也没有,水龙头也关的好好的。但是持续的响声还在,是从水管里发出来的。我想,是不是楼上、楼下的邻居的水管出了问题,声响传到我家了。我妻子也来到了厨房,她打开橱柜门,发现上水的软管裂开了,正在往外濨水。此时,水已经开始流到厨房地面了,地面已经开始出现积水了,我们马上关了总闸。
   
   必须马上修好它,否则没有水,无法正常生活。为此,我们去了“居然之家”,要到10点才开门。我们又去了“宜家”,花了5百元钱在宜家买了个厨房用水龙头,回家按了上去。我和妻子是整整忙了一上午。
   
   15年前的2003年4月10日,我家遭强拆,为此我开始上访维权。因基督教宗教信仰的事情,2003年11月9日我被抓,后被判刑2年。我被抓后,我妻子搬到了我们现在的住处。因我被判刑,我失去了医生工作;因探监看望我,妻子失去了护士工作;我们生活一直是非常的艰难,买房后也没有装修,地面依旧是水泥地,一些水电线路也已经老化。
   
   6年前的2012年,北京著名维权人士叶国柱大哥,看到我家这情况,对我和妻子说:“你们装修一下吧,在装修期间,你们住到我家去,可以管你们吃住”。为此,我们进行了简单的装修,在厨房里也装了整体橱柜。这才过去6年,水龙头下面的上水软管就坏了。
   
   真是万幸,如果这水管坏的时候,我和妻子都不在家,那麻烦就大了。水,一定会把我家淹了,会把楼下邻居家也淹了。楼下的邻居是刚刚装修了2年,如果把人家淹了,这得让人家多闹心呀,我们如何补偿人家呀。看来,我被上岗,被软禁,不能外出,也有主的美意。
   
   因为六四敏感日,从5月28日星期一,我就开始遭软禁了,不能出家门了。在院门口的监视房里,一个警察(片警)、一个联防(北京人下岗工人)、一个特勤(外地人,平时穿黑制服的)在此上班,我外出买菜,他们也跟着。我和妻子去买水龙头去,联防老崔就骑着他那辆电动摩托,追到了居然之家。
   
   这样的软禁,一年中会有很多次。如本月初的“五一劳动节”,警察、联防、特勤就在我家院门口上了三天岗,只是“五一劳动节”这三天我都不在家。因一到节假日,我一般都到远郊区县的老丈人家去,去看望他们。因路途太远,路上要花4个多小时,4月29日这天,我和妻子是早上4点多钟就起床了,去赶头班车。警察、联防、特勤是4月29日这天的8点,才开始上岗的,上岗了三天。
   
   5月1日我回来时,见到了联防老崔,他对我说:“大五一的在这上了三天岗,我是吐了三天,快把肠子都吐出来了。后来实在是坚持不下来,请别人来替班,我才去医院去看了病。医生说不是胃肠道的病,是颈椎的病”。
   
   这样的上岗,不仅给我们带来了痛苦,也给那些来监视软禁我们的人也带来了痛苦。如此地来监视软禁我们,这要花去人民的多少纳税钱呀。
   
   在今年3月份两会时,叶国强(叶国柱的弟弟)被上岗,遭软禁。到叶国强家门口上岗的警察,下班后和朋友去喝酒,酒后骑电动摩托撞上了一辆面包车,这个警察死了。因是酒后骑车,什么抚恤都没有。因没有警察愿意再到叶国强家门口来上岗了,于是派出所出钱,让叶国强带着老婆去云南、广西旅游去了。
   
   还是叶国强,在2014年10月,因“纪念双十节(辛亥革命)”和“支持香港占中”,和杨秋雨、王玉琴夫妻俩一起被抓到了西城看守所,被刑事拘留一个多月。在他们被抓期间,几乎天天提审,不仅仅他们累,提审他们的警察更累,平时都不能回家。一个负责提审的警察,因太累,晚上回到城里的家中,突发心脏病去世了。因不是死在工作岗位上,也不能算因公死亡。
   
   还有一个主内姊妹李秀霞,是黑龙江访民,在北京上访期间,曾来到过我们教会,与我们一起学过《圣经》。在2015年11月2日,她被截访,被强行带回黑龙江,结果在路上出了车祸。是,一名警察当场死亡;另一名警察重伤,抢救一个月也没有抢救过来;警察临时雇用的司机和李秀霞姊妹也受了重伤。
   
   还有一个主内姊妹赵利春,是长春访民,她多次来北京上访,也多次来参加过我们的聚会,与我们一起学过《圣经》。她对我们说过一件更加离奇的事情。
   
   在2017年9月,厦门举办金砖会议期间,她到了厦门。厦门有关部门把她带到了收容站,并通知了长春的有关部门。长春的两个警察,是坐得傍晚的飞机(红眼飞机,便宜)赶到了厦门。下了飞机,这两位警察是直接赶往收容站。他们没有来过厦门,出租车司机也不熟悉收容站在什么地方,就按照微信发来的地图来开车。
   
   已经是半夜了,天很黑,也没有路灯,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出租车开到了路的尽头,没有路了,抬头一看,是殡仪馆,是火葬场。出租车司机,吓得不得了,让他们马上下车,也不要车钱了,接着一关车门,开车就跑。这两位警察下了车,一看出租车不要车钱,开车就跑,他们再一看是殡仪馆,是火葬场,也是害怕得不得了,就喊就追。可能是,警察又喊又追,司机更加害怕,以为他们俩是鬼,晚上搭车回火葬场,来回鬼的自己家,更是一溜烟地开车跑了。
   
   这俩警察只能是,在黑夜中,跌跌撞撞地沿着路向回跑,脚都崴了,也不敢停下来。是跑一段,跑累了,就走一段,并不时地打电话,一是问路,二是给自己壮胆。走了半个多小时,走到一个岔路口,沿着另一股道,到了收容所,这俩警察的心脏才算落在胸腔里。因一路上吓得不轻,是诉苦了半天,说再也不干这活了,不是人干的,吓死了。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座机:86-10-82082198,手机及微信:1860022940
(2018/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