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與郭陣營及胡內奸辯論]
徐水良文集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修订稿)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與郭陣營及胡內奸辯論

   

徐水良


   

2018-3-16日


   

   
   我對“郭战装”視頻的評論:“郭战装”這個視頻,主要是郭騙大打廣告,賣他自己設計的高價“戰裝”,騙腦殘郭粉郭衛兵的錢。
   
   這個視頻,郭文貴從頭到尾都大打廣告,賣高價衣服“戰裝”,說商店裏需要花四五千美元買一件同樣的圓領衫,來騙腦殘郭粉郭衛兵的錢。這郭粉郭衛兵也確確實實是腦殘,竟然看不透這一點,看不透這種低檔騙術,紛紛自願上當受騙,要花千數美元買“戰裝”,包括花一千幾百美元買一件非常難看的圓領衫內衣“戰裝”。郭承諾今後大批量生產時,降低到一百五十美元一件圓領衫。
   
   評曹长青:《袁红冰要做“人民圣殿教教主”吗?他涉嫌多少项造假?》
   
   袁紅冰是僞類,不等於郭文貴不是僞類,也不等於曹長青不是僞類,也不能否定兩邊都僞類。
   
   胡內奸不斷造謠挑釁,我不理他,就一直漫天造謠對我進行攻擊。所以,本人特地對他做個反擊和捉弄。
   
   胡內奸你當特務早已暴露,逃回大陆躲到土共特务机构保护下,永远漫天造谣,骨頭软得像阴沟稀泥的特务,你的末日快到了。
   
   早一点,也许今年就能将你这个罪恶累累的特务抓进监狱。迟一点,也许要花几年。看你的主子什么时候垮台。你这类漫天造谣的东西搞得越多,对你定罪的罪证就越多越明显。
   
   你罪恶累累的特务,就到未来民主政府的监狱中度你的余生吧。
   
   民运特务線人就只有那么几百个,處理起來不是難事。你是罪恶累累最著名的特务。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抓捕归案。
   
   等你主子垮台了,我这里说的,即使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抓捕你最著名的罪恶累累的叛徒特务胡内奸歸案,這些話,就是我本人对未来民主政府的正式委托或嘱托。
   
   你故意写此类漫天造谣帖,配合土共网军黑客對本人電腦搞攻击的罪行,也将收集证据,一并保存。
   
   叛徒内奸国贼特务胡安宁,你既然不敢回答我的帖子,就请永远闭上你满口造谣喷粪的臭嘴巴!
   
   問你叛徒内奸国贼瘪三流氓无赖走狗特务胡一個問題:这次对你隔离审查的医院是不是精神病院?而你骨頭軟得像稀狗屎滿口謊言的特務胡狗子,這次你是不是僞裝神經病,從中共隔離審查的狗洞裏爬出來的?你這次被你主子關到某醫院隔離審查,你說生不如死。可是,你怎麼從狗洞裏爬出來,你出來後卻始終諱莫如深。估計你這次從狗洞裏爬出來的過程,比你過去你各次從狗洞裏爬出來的情況,更加卑鄙無恥,見不得人。
   
   我根據你出來後的表現,和其他渠道的到的信息,研究了很久,有一些估計,這裏說出來,看是不是符合你的實際情況?
   
   這次,我猜測,一是你必然答應你主子,充當你主子漫天造謠污蔑攻擊本人的小走卒,你主子也需要一個你這樣的走狗在對付在下;二是你很可能是裝作神經病發作越來越厲害的樣子,獲得主子同情,兩者合用,讓你爬出狗洞。所以,現在你繼續裝精神病發作,漫天造謠。不斷發誰也讀不懂的瘋話、瘋帖,發瘋攻擊在下。並且說的都是些別人誰也不懂的話,好像你的瘋病越來越厲害。一方面讓中共信任你反對真民運攻擊本人的堅定不移的中共特線立場;另一方面,讓你主子繼續同情你。
   
   我上面的研究和猜測是不是有一定道理?
   
   只是,如果你裝瘋,千萬不要變成真瘋子。否則,連我們今後要對你繩子以法,也增加不少難度。
   
   稀狗屎特務胡內奸呀,你主子上海國保招收的全是你這樣的上海灘流氓,唯一本事就是造謠。
   
   你上海灘特務,都是這樣,唯一本事就是造謠,除了造謠還是造謠。然後謠言重復一萬遍。
   
   這次你被你主子精神病院療養院隔離審查隔成精神病大發作,造謠造的更加瘋狂了。
   
   網上抹黑民運的謠言,一半以上,都是你上海國保制造的。主要用你、鮑戈、王永剛三上海大狗特務名義制造的。還有共舞臺華開一朵,也是你們上海國保小特務,也是口一張就造謠。而你張口接他唾沫繼續噴。
   
   等中國民主了,一定把你上海三大人渣狗特務掃進監獄垃圾堆、火化爐。
   
   胡内奸,你的表现说明你这次从狗洞里爬出来爬得特别无耻特别卑鄙特别见不得人。
   
   你对你自己这次从狗洞里爬出来的情况讳莫如深。我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或情报,对你爬出来的情况做一点合理推测或猜测,你就暴跳如雷,对我漫天造谣。你这次从狗洞爬出来,如果不是爬得卑鄙无耻见不得人,那你为什么要讳莫如深?对别人的推测,你只要如实澄清就可以了,何必暴跳如雷,漫天造谣,攻击别人?你对别人漫天造谣攻擊,能洗清你自己吗?
   
   所以,这一切都说明你这次从狗洞里爬出来爬得特别卑鄙无耻,特别见不得人。
   
   你要小心了,说不定哪一天,反共义士把你见不得人的东西和实际情况公布出来,那时,你脸皮全被撕去,怎么做人?
   
   有網友說:看在砸锅反习统一战线份上,这时候对老沪发起总攻恐无必要吧?
   
   筆者回答:是他一直首先不斷挑釁。對這個攪屎棍的方針,就是盡可能推到對方陣營,去攪亂對方陣營。這是十五六年以來,我們的一貫方針。
   
   寧可讓他當敵人,也決不能讓他當朋友當自己人。否則,必然壞事。
   
   有毛左來攻擊本人:“你俩换个地方骂架好不好?有没有人管管这种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整天吵架的?”還有其他許多攻擊。
   
   本人回答:你马列毛左真无趣,一本正经。捉弄捉弄这种小丑,让大家开开心,有什么不好?
   
   你还不是同这个小丑吵得一塌糊涂吗?难道所有人,都要像你马列毛左一本正经宣传马裂?
   
   別人要臉皮,馬列小混混小無賴,尤其挺郭小混混不要臉皮。於是就對掲你臉皮的反咬一口,你們與郭一樣滿口髒話粗話。那胡內奸也是馬列陣營小混混,雖然你們狗咬狗,但打在他身上,痛在你們心上。暴露他的醜事,就是暴露你們的醜事。
   
   不過,這胡內奸不懂馬克思,只是滿口列寧主義,但民運馬列毛左,包括王希哲和社民黨等左派公開左轉,卻是胡內奸首先倡導,左派一起向薄熙來、孔慶東、司馬南等等毛左靠攏。但最後結果,王希哲、高寒、劉國凱、胡安寧、劉因全等等,混戰不止,打得不可開交,要轉變立場也轉不過來了。胡攪屎棍棍雖然借機開溜,但攪得左派打成一團,胡內奸可是功勞第一。
   
   胡內奸是你們陣營的。十五年前,我們的策略就是不讓胡內奸在我們陣營攪局,把他推到你們陣營攪局。他一直是你馬列無賴混混左派陣營的人,你就別亂說,把他說成我們陣營的。
   
   高寒:请自重!别提我名!网上彼此自觉自我隔离!若皮子发痒,别怪我皮鞭无情!一边稍息去!
   
   以後高寒一再許多許多遍重復這類潑皮牛二式的自我吹噓、威脅恐嚇的話。
   
   徐水良:你不要臉皮,連名字也不要了?你過去的事情,是歷史,想隱瞞不讓別人提,恐怕不可能!
   
   高寒上帖:徐水良当年狂信马列、充当毛左打手、一贯男盗女娼、从来不要脸皮、数十年泼皮耍赖铁证。並且寫了一大批吹噓自己,謾罵、污、蔑恐嚇和攻擊本人的東西。
   
   筆者回答:你這寫帖子包括其中的造謠,已存檔,等我找到錢,再送你上法庭。
   
   你不如讓你主子給找一篇66年大字報,也許扣我那馬列毛的帽子,就可以更加大些。
   
   你們利用79年1月南京辦案人員要爲我平反,要我寫個對毛澤東的看法,以便解脫我惡毒攻擊罪名(我由拘留轉逮捕的罪名,是因爲“惡毒攻擊毛主席”)。於是我從報上抄了一點東西,以便早點出獄。利用我抄報紙說法這樣的東西不斷攻擊我,能有多大殺傷力?
   
   中共特線找不到我的問題,找了這麼多年,就找了這個東西,如獲至寶,不斷以此污蔑攻擊本人,那有多大用處?你們甚至到現在,都還沒有我當時爲早日出獄,抄報紙說法的那個理論水平呢!
   
   除了謾罵,不知羞恥的自吹,厚顏無恥不要臉皮被大家一致蔑視,你有說理的本事嗎?
   
   你不要臉,無恥自吹,很有名,曾吹閉住半個嘴巴打贏我。但我只批馬列,讓你自我暴露,你就臭了大街。
   
   你除了不斷自稱民間馬克思主義者,漫天自吹吹牛,謾罵攻擊,根本不會講理。還什麼時候都要自吹,也不知道羞恥!
   
   你不斷自吹和恐嚇有什麼用?我從不認爲你那本事需要我來對付。所以只批馬列讓你自己暴露你就臭大街,這才是真本事。你靠發揚牛二精神,自吹吹噓,謾罵污蔑恐嚇攻擊,能讓別人臭大街嗎?
   
   你能寫一點詰屈聱牙,文理和語法都不通,羅嗦得不能再囉嗦的文章,但只要是辯論,你就沒有本事理性講道理,幾乎在所有辯論中,都是靠自我吹噓謾罵攻擊來應付對方,大家都看不起或者說蔑視你那種辯論方法,你卻毫無自知之明,永遠吹噓你打敗了別人。實際上恰恰相反,是別人和你自己一起,打敗了你自己,讓你自己臭大街。
   
   我一來就打工,人人皆知。你發揚你和中共特線,一貫造謠的本事,說我從不打工,憑你那造謠,就能改寫歷史?你抓吃拿騙就反誣別人抓吃拿騙?我連借錢都不借,相反,是你向我借錢,我打工的錢借給你。我不打工不借你錢,你那第一個房子,能那麼順利拿下來嗎?你竟然還要造謠污蔑我從不打工?
   
   你不要臉皮很有名,連別人幾千元電腦也厚顏無恥霸佔。爲掩蓋自己不要臉皮,反誣反咬有用嗎?
   
   有網友說:信息量巨大。以前总觉得小平头是因为私怨抹黑盛大妈,看来完全不是这样。
   
   本人評論:小平头的东西,说的基本都是事实。
   
   有網友說:盛雪挺倒霉的,郭爆料一开始就积极支持,结果遭郭迎头一闷棍,说的还特难听。但是盛雪不改初衷一直顶郭,怎么到现在还没感动上帝呀。真是比窦娥还冤。
   
   本人看法:這是任务在身,忍辱负重。从郭文贵那里受辱不止一次,仍然忍辱负重,坚持挺郭。
(2018/06/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