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陈汉中对本人的攻擊污蔑]
徐水良文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2011年
2011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陈汉中对本人的攻擊污蔑

   

徐水良


   

2018-6-13日


   

   
   你理論上一竅不通,只是在民運中挺盛雪挺特線說胡話。竟然還要到你一竅不通的理論領域出大醜,說胡話!
   
   胡平在理論上能頂我一個角嗎?許多年前,我早已對與你類似的牛樂吼等一些人,當他们大放厥詞,說了许多與你類似的胡話,污蔑本人要與胡平爭民運第一理論家地位等等时,我就說過,你們所謂的第一第二第三,根本不在我眼裏,所以我根本不會来争你们的第一第二第三,也不会與他們去爭第几。胡平和你們的第一第二第三,與我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我需要争吗?你不僅理論上一竅不通,而且連當時我與牛樂吼等的那場辯論,你都一点不知道。
   
   即使不懂理论的中共特务机构,好多好多年以前,都已经知道胡平与本人的理论差别。他们自比阿凡提,把胡平比作阿凡提自己的带把子小锅,把我比作地主老财不带把子的大锅,对胡安宁强調:他们既要胡平这样带把子的小锅,又要争取本人徐水良这样不带把子的大锅。只有你陈汉中这样什么都不懂的人,才会永远一派胡言。
   
   二十五年前,我批判马克思主义的两篇文章出来,中共就派人找我,说他们还没有看到过比我理论水平更高的人,希望今后我写文章,都给他们一份,他们保证送到最高领导人手里。这也是后来他们最高领导人决定驱赶我出国的原因之一,說你這樣的理論水平,留在國內埋沒,可惜了,你出去,對我們、對你自己都好,否則,你不出去,對我們對你自己,都沒有好處。你陈汉中理论上一窍不通,还要懷著恶毒的心理,满口胡话,大發誅心之論,恶毒污蔑攻击本人,也不怕出醜?
   

在 06/13/2018 03:55 AM, Chongjian Gonghe 写道:

   
   胡平保重,漢中並非刻意為你辯護,你是我們這些趟了幾十年渾水的朋友中有名的大理論家,用不著,也輪不到我來替你辯護。只是覺得好笑,那些對『胡平們』橫加指責的人,最起碼應該知道「胡平,何許人也?」拜託他們能夠下一點功夫讀多一些胡平的文章,才能夠「一劍封喉」呀!
   
   如果有人以為『挑戰』了理論大師,自己就可以與大師平起平坐,也成了『大師』,這種心態,似乎過於投機取巧,只能夠讓人們看到幼稚和淺薄。
   
   陳漢中
   06/13/2018凌晨一點於美國加州
   

在 06/13/2018 03:58 AM, Shuiliang Xu 写道:

   
   谢谢三妹。越是接近决战的时候,就越是要揭露那些企图强迫中国民主运动重复八九失败道路的一切谬论。为了争取中国民主事业走向胜利,必须坚定不移地驳斥这些谬论,别无他法。谢谢三妹,让我们一起努力。
   
   胡平呀,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你无数文章,白纸黑字摆在网上,写在纸上。大家有目共睹。想采取用一万句废话,来掩盖一千句谬论的策略,恐怕没有用。
   
   我这次的文章,你和鲍彤这次写的话,(他和他儿子多次说过类似的话),也白纸黑字摆在下面,哪里有故意歪曲的地方?
   
   徐水良
   
   2018-6-13日
   

再駁鮑彤胡平


   

徐水良


   

2018-6-11日


   
   鮑彤們永遠不反省自己和趙紫陽一起,在可以號召軍隊和全民暴力反抗的時候,卻軟弱無能,不敢反抗,無所作爲,葬送千年一遇歷史機遇,導致89失敗的巨大教訓和歷史責任,永遠要用軟弱不敢反抗的懦夫精神,來引導中國人走向失敗。當中共極權的走卒當慣了,即使表面上站起來,精神上還是跪着的。
   
   尤其是,已經有當時反抗規模遠遠不如中國的蘇聯,因爲葉利欽反抗,卻取得勝利的事實,作爲鮮明對照,說明趙紫陽不敢反抗,是89失敗的主要原因。他們卻仍然沒有任何反省!
   
   更可惡的的是,鮑彤們不僅對自己和趙紫陽因爲懦弱跪着,不敢站起來反抗,而對中華民族造成的災難和損失,沒有任何反省,而且還要攻擊、污蔑和抹黑別人一切站起來反抗的努力。
   
   胡平們和鮑彤們,還有其他許多許多可疑人物,他們不僅自己永遠跪着,永遠反對革命,永遠無的放矢反暴力,反對任何一丁點暴力反抗,還要拼命污蔑攻擊那些想站起來或呼籲站起來的人,是“叫别人去干,自己坐在那儿喊”,從道德上抹黑和貶損別人。
   
   即使像本人這樣的人,最早第一個發起當代中國民主運動并为之命名,在國內鼓吹革命二十多年,多次坐牢長期坐牢,差點掉腦袋,最後被中共趕出中國大陸,又在海外鼓吹革命二十年的人,還是不斷被中共特線和這些沒有坐過牢,或者坐牢時間遠短於本人,以及沒有經歷過掉腦袋風險的人,咒罵成“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讓別人去冒險”的人。
   
   鮑彤一家,即使現在,也仍然屬於權貴階層,當中共最高層的高級祕書和高級待遇的高幹,微微諾諾當奴才當慣了,看來他們的立場,很難擺脫權貴階層的慣性。他們父子兩人,多次發表此類謬論。
   
   而中共情報機構及其特線,炮制出這類謬論後,幾十年如一日,不斷給人洗腦,不斷重復污蔑抹黑革命民主派,反映了中共在這方面的高度擔憂。
   
   我早已經一再論述,暴力非暴力,取決與掌握暴力,尤其是掌握現代化軍隊暴力的統治者,而不是取決於手無寸鐵的民衆和反對派。中國民主運動從來沒有使用過暴力,因爲他們手中沒有暴力。胡平們鮑彤們,不去對掌握暴力的統治者反暴力,卻堅持不懈地、無的放矢地、喋喋不休地對手無寸鐵的反對派和民衆反暴力,完全是搞錯了方向。
   
   附:
   
   胡平:鲍彤说:现在讲暴力的人都是叫别人去干,自己坐在那儿喊。
   
   鲍彤说:现在有人要把"和理非"搞臭,说中国这些年来就是吃了刘晓波的亏,他搞什么"和理非",弄得我们28年什么事情都没干成。现在应该怎么办?应该搞暴力革命。我说:可以,阁下,请你暴力一下吧。没有一个主张暴力的人自己出来搞暴力的,暴力都是放在嘴巴上的。所以比较而言,我赞赏汪精卫,他还确实暴力了一下——阴谋刺杀摄政王。我还赞赏秋瑾、徐锡麟啊,他还谋刺过安徽巡抚恩铭嘛,他还干过这个事儿。我说我的主张是"和理非",你主张暴力,你就去做你的暴力,咱们个人做个人能做的事情,各显其能。其实现在也没有一个人能搞暴力革命嘛。现在讲暴力的人啊,都是叫别人去干,自己坐在那儿喊。
   
   引自:鲍彤再看六四(四)
   链接: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80611/bao-tong-talks-89-li-nanyang-part4/

此文于2018年06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