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駁鮑彤胡平]
徐水良文集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駁鮑彤胡平

   


   
   徐水良

   
   


   
   2018-6-11日

   
   鮑彤們永遠不反省自己和趙紫陽一起,在可以號召軍隊和全民暴力反抗的時候,卻軟弱無能,不敢反抗,無所作爲,葬送千年一遇歷史機遇,導致89失敗的巨大教訓和歷史責任,永遠要用軟弱不敢反抗的懦夫精神,來引導中國人走向失敗。當中共極權的走卒當慣了,即使表面上站起來,精神上還是跪着的。
   
   尤其是,已經有當時反抗規模遠遠不如中國的蘇聯,因爲葉利欽反抗,卻取得勝利的事實,作爲鮮明對照,說明趙紫陽不敢反抗,是89民運失敗的主要原因。他們卻仍然沒有任何反省!
   
   更可惡的的是,鮑彤們不僅對自己和趙紫陽因爲懦弱跪着,不敢站起來反抗,而對中華民族造成的災難和損失,沒有任何反省,而且還要攻擊、污蔑和抹黑別人一切站起來反抗的努力。
   
   胡平們和鮑彤們,還有其他許多許多可疑人物,他們不僅自己永遠跪着,永遠反對革命,永遠無的放矢反暴力,反對任何一丁點暴力反抗,還要拼命污蔑攻擊那些想站起來或呼籲站起來的人,是“叫别人去干,自己坐在那儿喊”,從道德上抹黑和貶損別人。
   
   即使像本人這樣的人,最早第一個發起當代中國民主運動,在國內鼓吹革命二十多年,多次坐牢長期坐牢,差點掉腦袋,最後被中共趕出中國大陸,又在海外鼓吹革命二十年的人,還是不斷被中共特線和這些沒有坐過牢,或者坐牢時間遠短於本人,以及沒有經歷過掉腦袋風險的人,咒罵成“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讓別人去冒險”的人。
   
   鮑彤一家,即使現在,也仍然屬於權貴階層,當中共最高層的高級祕書和高級待遇的高幹,微微諾諾當奴才當慣了,看來他們的立場,很難擺脫權貴階層的慣性。他們父子兩人,多次發表此類謬論。
   
   而中共情報機構及其特線,炮制出這類謬論後,幾十年如一日,不斷給人洗腦,不斷重復污蔑抹黑革命民主派,反映了中共在這方面的高度擔憂。
   
   我早已經一再論述,暴力非暴力,取決於掌握暴力,尤其是掌握現代化軍隊暴力的統治者,而不是取決於手無寸鐵的民衆和反對派。中國民主運動從來沒有使用過暴力,因爲他們手中沒有暴力。胡平們鮑彤們,不去對掌握暴力的統治者反暴力,卻堅持不懈地、無的放矢地對手無寸鐵的反對派和民衆反暴力,完全是搞錯了方向。
   
   
   附:

   
   
   胡平:鲍彤说:现在讲暴力的人都是叫别人去干,自己坐在那儿喊。

   
   鲍彤说:现在有人要把"和理非"搞臭,说中国这些年来就是吃了刘晓波的亏,他搞什么"和理非",弄得我们28年什么事情都没干成。现在应该怎么办?应该搞暴力革命。我说:可以,阁下,请你暴力一下吧。没有一个主张暴力的人自己出来搞暴力的,暴力都是放在嘴巴上的。所以比较而言,我赞赏汪精卫,他还确实暴力了一下——阴谋刺杀摄政王。我还赞赏秋瑾、徐锡麟啊,他还谋刺过安徽巡抚恩铭嘛,他还干过这个事儿。我说我的主张是"和理非",你主张暴力,你就去做你的暴力,咱们个人做个人能做的事情,各显其能。其实现在也没有一个人能搞暴力革命嘛。现在讲暴力的人啊,都是叫别人去干,自己坐在那儿喊。
   
   引自:鲍彤再看六四(四)
   链接: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80611/bao-tong-talks-89-li-nanyang-part4/
   

此文于2018年06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