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近來一些評論(未來局勢,再駁胡平反暴力論等等)]
徐水良文集
·谈郭文贵春晚
·关于宪法问题的意见
·讲座稿一:中国和世界理论界都需要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自由主义的一个评论
·讲座稿二:中国和世界未来的道路
·2月中旬网上部分发言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再评暴力非暴力
·闲谈骗子
·驳鼓吹信仰及种族歧视、迫害和屠杀的神棍
·对五一共振的初步意见
·只有基督教地区才会自发产生马列专制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反人类势力
·儿戏型作秀型贸易战不会有多大作用
·习金联手,愚弄川普
·对川普近来做法的评论
·几个对比
·中国人不懂一神教,必须认真研读圣经可兰经
·实践证明自郭爆料以来本人一系列评论基本正确
·也谈后发优势后发劣势:两种理论都有严重缺陷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孙中山亲手绘图:民生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四月上旬本人小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中旬本人部分网上意见
·4月下旬本人在网上的部分意见
·郭文贵和郭阵营原形毕露
·谈基本理论以及三民主义等问题
·一个网友谈基督教
·再笑郭文贵和郭卫兵
·驳郭文贵和小蚂蚁们近日谬论
·网友汤显祖披露最新消息:郭文贵给的钱来自土共维稳经费
·评东海一枭《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闲聊郭文贵:郭是中共某派棋子
·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再聊一神教马列教等
·我的说明
·再驳路德
·极权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民间组织
·就南京大屠杀等问题驳日本右翼意见
·谈贸易战中川普的一个重要失误
·再驳反道德谬论
·就中国问题的原因戏驳种族主义谬论
·戏评习、金、川
·再谈一神教
·近日杂论
·说道德评德治
·再說道德和德治
·马克思、专政和悖论
·中国道德重建,任重而道远
·近來一些評論(未來局勢,再駁胡平反暴力論等等)
·再駁鮑彤胡平
·一評川金會二評郭粉
·驳陈汉中对本人的攻擊污蔑
·隨筆兩則
·郭陣營剩下不要或不太要臉皮的人
·與郭陣營及胡內奸辯論
·冬小麦返青前的苗色
·再說道德和德治
·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一)
·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二)
·必须搶在中共發動世界戰爭前推翻中共
·再聊民運問題
·今日评论
·国际国内反对派中特线比率
·對《明鏡》《財經全觀察》第74期的一個評論
·也谈反毛颂毛问题
·我怀疑邓文迪是燕子,郭文贵是乌鸦
·再谈颂毛反毛问题
·权贵走卒反道德的原因和本质
·再谈不吃猪肉狗肉牛肉等饮食禁忌
·再批新自由主义谬论
·启 事
·胡安宁自爆一些重大特务活动
·悼朱長超先生,轉喬忠令說法
·在推特上再驳胡平口头改良派
·对郭文贵7月17日爆料的评论
·再批专制独裁造神运动
·二天三叛变的内奸特务胡安宁自曝的部分特务材料
·指鹿为马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
·中共策划假民运的某些历史回顾
·中共掏空中国洗钱到海外
·关于“人民”一词
·再谈中共策划假民运假反对派等问题
·近来对郭文贵问题的部分评论
·在民主阵营中宣扬“没有敌人”,本质上是背叛民主、帮助专制敌人的叛徒或奸
·民主运动和造神运动势不两立
·本月再批毛左黄俄(部分评论合编)
·近来部分意见汇编
·近来对郭文贵问题部分评论汇编
·对黄河边先生最新视频的评论
·闲聊郭文贵每秒5000发机枪
·两日短评
·驳“民运不如贪官”的谬论
·说几点我的意见
·逻辑在哪里?也来说点逻辑和推理
·西方对中国:经济决定论的破产
·再谈台独港独等问题
·对黄川粉和全球性倒退潮流的简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來一些評論(未來局勢,再駁胡平反暴力論等等)


徐水良


   

2018-6-9日


   

   

一、中文網站五毛多

   
   美國學者研究,中國五毛主要是中国政府机关的公务员。有人說某網站“早期有几个明显的五毛,现在好像不多”。
   
   其实,許多中文網站,哪些人是五毛,明眼人早已大致有数。有人天天颠倒黑白搅混水,被多少人揭露为五毛,还是坚持天天颠倒黑白,此类人,是死心塌地的五毛。
   
   不仅国内中文网站,海外中文网站也基本由中共特线控制,五毛怎么可能不多?有时对立双方都是中共五毛,唱双簧为中共维稳,围攻真反共人士。
   
   对真反共人士,一方特線穷凶极恶围攻攻不下,另一方特線就换一个面目装公正,实际上是更恶毒搞围攻。反正就是要把数量不多的真反共人士搞臭。特线双方之间也互相攻击,反正他们都以民运或反对派面目出现,任何一方臭了,都臭的是你反对派。即使没臭,也能造成民运或反对派天天内斗形象。然后就由特务来攻击,说民运只会内斗,相互打得比五毛还起劲,因此民运,包括真民运在内,比五毛还坏。
   
   中共有的是钱,是人、是技术,是媒体。用五倍十倍于你真民运真反共人士的人数,百倍千倍于你真反共人士的财力,以及几乎完全在中共及其特线渗透控制之下的中文媒体,包括外国政府中文电台电视,以及所谓的反对派媒体,和所谓的侨界媒体,来搞臭你真民运真反共人士,真民运真反共人士恐怕很难不臭。
   
   只有一部分特线,被其他许多特线及其控制的中文媒体吹捧,才成为高大上的著名民运人士、著名反共人士。
   

二、未來局勢一種可能性的評估

   
   卡車司機成了抗暴先鋒,我們向參與罷工的卡車司機致以崇高的敬意。建議鼓吹全民共振的人,定九月共振較爲合適。
   
   把握時機,非常重要。搞五一共振的朋友,明顯時機判斷錯誤。我一開始就批評他們時機不對。
   
   但今年,中國人有可能與中共進入決戰階段。
   
   根據我觀察的經驗,先鋒之後,需要有一點時間,到全民奮起,共同抗暴,大概到九月份時機有可能成熟。再到全民起義,還要一點時間。決戰時間有可能在十月份發生。
   
   當然,我上面說的,僅僅是一種可能。決戰是否會發生,還取決於許多因素。決戰也有可能推遲到明後年或更後。
   

三、再駁胡平的反暴力論

   
   卡車司機罷工剛開始,胡平就開始迫不及待無的放矢重彈反暴力謬論。胡平和花瓶民運,什麼時候都要無的放矢反暴力,有意或無意地幫中共維穩,並且預防和消除民衆未來暴力反抗的可能性。在低度暴力抗爭在全國風起雲涌,這種低度暴力抗爭使得中共官僚心驚膽戰的時候。在低度暴力抗爭壓力下,許多地方中共當局,不得不一再被迫作出讓步,被迫收回成命的時候,胡平們的謬論,顯得特別陳腐和反動。
   
   不管是客觀上無意地,還是主觀上有意地幫助中共維穩,幫助中共消滅目前全國風起雲涌的、並且相當有效的低度暴力抗爭,或者急中共所急,憂中共所憂,預防和消滅未來可能的暴力的武裝反抗,都是非常反動而陳腐的胡說和謊話。
   
   附:Hu Ping胡平@HuPing1
   我一直在思考行动方案,前提是必须恢复非暴力抗争的信心。我早就指出,如果人们失去了非暴力抗争的信心,他们并不会转而从事暴力抗争而是会放弃抗争。29年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看看现在推特上这些嘲笑和理非、鼓吹暴力的人,可有一个是当真的?半个都没有。
   

四、戲談郭文貴和習包子

   
   改開後中共制度,一個家族,一部人人當官,一部分人下海經商。靠當官保護經商,以權謀私發大財。從鄧家開始,全是這樣。某微信羣爲中共辯護的一個羣友,他是家族親戚中經商的,而且做的是官方和軍事方面的生意。他採取那種護共立場,是必然的。
   
   什麼叫權貴,什麼叫官商勾結,就是這種制度。鄧矮和陳雲共同決定的制度。今上一家,也是這樣。一部分家族成員當官,一部分經商。
   
   有網友貼出一張酷似包子的小孩照片,說:这孩子的照片幸亏没有落在郭文贵手里,否則就會有一個關於私生子的“核彈”被流傳。也有人大談各種可能,說“找到几个与习撞脸的男孩很容易”等等。
   
   本人開玩笑:不对,这是习大或习大私生子照片,郭文贵坚决不反习主席,一切听从习主席指挥,保护习主席保护共产党,并且坚定不移地宣布:“谁反对习主席反对共产党,谁就是我郭文贵的敌人”。这样的照片怎么会公布?即使是真的,也要说成假的,合成的。更何况连我们也懷疑或認爲是修改合成的。
   
   當然,懂一点目前电脑P图技术的,從技術上對這個照片不难作出判断。不会乱作估计亂闹笑话。
   
   有網友說:“老板也不能把付出的劳务费从打工仔处再要回来,甭管是谁炒谁的鱿鱼。俺看郭文贵是铁了心把所有支持者同情者轰走,非得把事情做得谁都看不下去为止。”
   
   但本人看法,只要中共要用他,总会调动特线胡说八道支持他,挺郭陣營始終會存在。不会产生谁都看不下去的情况。除非中共最终决定抛弃他。
   

五、批評袁紅冰

   
   郭文貴從來都反對革命,從來都不反對習近平不反對共產黨,並且宣稱“誰反對習主席,誰反對共產黨,誰就是我郭文貴的敵人”,他從來是中共王牌特工,習共走卒。是你們挺郭派,包括你和曹長青,把反共和革命名稱,強行送給郭文貴,美化郭文貴,閉着眼睛說瞎話,顛倒黑白,把擁共維穩的郭文貴說成反共革命派。現在你袁紅冰又要反過來爭論?那你們應該先反省,先爲自己過去的謊話作道歉。
   

六、世將亂而妖術生

   
   有人發帖:权威专家教授建议设立“再生人通道观察站”,中国多名“再生人”轮回转世实例,震惊科学界,云云。
   
   有網友爲此評論: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本来就极端迷信的独裁者独霸权力后,进一步想长寿,想永生或想再生。几年之间,诸如炼丹术,长生术的“研究”甚嚣尘上,不少还加上一些伪科学名称拿到大笔研究经费。可惜搜刮来的民脂民膏被大量糟蹋。有些想趁机谋取政治利益的神棍骗子近来也越来越活跃了。
   
   本人覺得這位網友說得很好。歷朝歷代,世將亂而妖術生,此類事件是末世標誌。輪子及其媒體,作爲這類妖術現象的代表之一,特別喜歡宣傳此類事件。
   

七、評中醫迷說辭

   
   有中醫迷發帖說“美军使用针灸已多年,80%替代疗法机构使用针灸止痛”“美军年薪60万公开招聘中医针灸师”等等等等。
   
   這些中醫迷怎麼老是轉發中醫騙子的造謠撒謊,欺騙不了解海外情況的中國人?我在美國居住二十多年,這裏告訴你真實情況。迄今爲止,中醫唯一合法的是針灸,那是文革中,土工把針灸吹上天,一批在當時美國非法行醫的中醫,就拼命遊說,使美國同意針灸勉強合法。及到現在,除了華人,美國人有多少相信針灸?軍人有幾個相信針灸?軍隊有幾個針灸師?除針灸以外,其他中醫在美國是非法的。中醫師往往是以針灸師名義偷偷行醫。
   

八、64二十九周年

   
   六四29周年,盡管中共不斷封殺,但國內微信,仍然滿是網友悼念64的各類文字、詩詞和圖片等等。
   
   轉一篇網友文字:
   
   那一天,有人面對全世界信誓旦旦的說一個人也沒有死,根據美國英國的最新解密,死了有上萬人。
   
   那一天,數百萬人上街,全國轟動,全世界聚焦,可你現在在任何中國的書上,文字上找不到記錄。
   
   那一天,坦克轟隆,槍聲不斷,血水橫流,可現在你看到那裡嶄新的地磚,無數的便衣。
   
   那一天,無數的國人高喊:要自由,為了祖國!可現在無數的人說那是一場反革命動亂。
   
   每一年都有那一天,每一年的那一天,他們如臨大敵,關閉那裡的公交車,地鐵……關閉全國各個敏感的地點。無數的年輕人不知道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一天的事不能說,那一天的事,都放在心裡。那一天的事,早晚會被說,那一天的事,早晚會被永記!
   

九、“反民粹”的秘密

   
   民粹主義原來是俄國馬列以前的一群相當高尚的革命派。但後來被馬烈批判。當代中國一些人,則把民主與民粹主義等同起來,然後又把民粹主義與多數暴政,與法西斯一類專制,與菁英主義,與各種各樣的壞事,統統混為一談,推廣到全世界。把俄國的民粹主義及民粹革命派,說成並擴大為全世界十惡不赦的壞蛋壞東西,最後,就以反民粹名義,拼命反民主。
   
   這個問題,已經被蘇俄,被國民黨,被中國大陸僞精英、僞民運和許多人搞得混亂不堪。民粹主義者,是俄國馬列以前的一群革命家。卻被這些人把全世界許多許多壞東西胡亂加到裡邊,加到他們身上。什麼專制壞事都加到民粹頭上,然後,以攻擊民粹為名攻擊主權在民的民主。
   

十、評民運三代說

   
   這個民運三代說對民運歷史一竅不通。把民運歷史砍掉了一半,砍掉了前一半,不僅砍掉了最早發起當代中國民主運動的我和李一哲,而且砍掉了後來的四五運動,還砍掉了後來的七九民運,砍掉了貴州啓蒙社到北京發起的民主牆,砍掉了民主牆時期的民辦刊物,砍掉了民主牆早期被捕判刑的魏京生等等。只剩下後來的後一半。因此,把中國內部產生的民主運動。說成大陸臺灣對抗的產物。完全歪曲了整個中國民主運動。
   
   //民运三代.一代不如一代。第一代,大陆台湾对抗产物,受经国政府支(資)助,有政治理想。王炳章是代表。第二代,89一代,体制内博弈,失败分流放,信奉改良,盼回紫禁城分羹。代表万润南。有政治野心。第三代,近十年所谓的异议,唯利是图,本身就是loser,根本没参与过政治,所谓的政治就是酒桌听来的八卦//
   

十、再談一神教

   
   你看過可蘭經?你看過了,還贊同可蘭經?
   
   可蘭經和聖經我都看過。
   
   一神教經典,全是咒罵,歧視,迫害,屠殺異教徒。不信者和教內異端的反人類教義。而可蘭經學聖經,但比聖經更極端。
   
   你看過可蘭經,竟然還讚揚可蘭經?
   
   可蘭經從頭到尾咒罵異教徒,不信者。
   
   至少從聖經可蘭經教義看,幾個一神教一脈相承,都是搞宗教專制,歧視,迫害,屠殺和戰爭。但可蘭經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更厲害。
   
   至少911,伊斯蘭世界,與中國大陸一樣,普遍歡呼。當時只有伊拉克和伊朗首都有人悼念受難者。
   
   有人說一神教恐怖主義極端行為,是對暴政的對抗,這完全不符事實!他們對抗和屠殺的是平民,而不是暴政。
   
   一神教神棍是很無知地堅持一神教迷信、反對科學的很愚昧無知的人。現代考古學,現代地質學,現代生物學,現代基因科學,很多科學,都在一定程度上建立在進化論基礎上。現代宇宙學,天文學,現代物理學,尤其是天體物理,現代化學則把一神教的聖經胡話,徹底証偽,使聖經變成笑料。現在除了愚夫愚婦,沒有哪一個懂科學的人,會相信六千多年前,上帝六天創造世界,泥土造人這類胡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