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也谈反毛颂毛问题]
徐水良文集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2015年
2015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反毛颂毛问题


徐水良


   

2018-6-28日


   

   
   凡是经历过毛时代和文革的人都知道,在那个时代,只要你不想掉脑袋,在公开场合,你都得歌颂毛魔头。除非不想要脑袋了,否则,在公开场合,所有中国人,都必须颂毛。即使在自己的日记里和其他私人场合,对毛稍有异议,只要被发现,你都必须坐大牢甚至掉脑袋。为日记和私下里非议毛而掉脑袋的,全国是成千上万,数不胜数。因此,即使像林昭、张志新那样被公认反毛的烈士,她们生前的颂毛的言论文字,也远远多过反毛的言论和文字。
   
   所以,无论在那个时代,还是到现在,判断某个人当时是不是反毛,公开的颂毛言论都是不算数的;相反,一般都是以当事人被发现的代表真实思想的反毛言论为准,以此作判断。
   
   但是,中共特线和某些人为了造谣污蔑攻击抹黑革命民主派,吹捧捧擡他们同一个阵营的,却把判断标准完全反过来了。中共特线自己一直为中共卖命,却攻击污蔑批判毛魔头和土共远远早于他们的民运人士和革命民主派颂毛。
   
   本人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曾经与韩贯虹、邵素珍等浙大和浙江红暴负责人一起,被浙江省革委会等等收集整理过许多“恶毒攻击”毛魔头等等的“反革命”言论和材料,浙江省革委会所属公安厅,为此三次到南京抓捕本人,只是因为许世友与浙江革委会负责人南萍、陈励耘矛盾对立、势不两立,拒绝浙江抓捕,才没有被抓走。但后来,我开始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江苏省委又收集了本人许多“恶毒攻击”的反毛言论,被拘留后,又以“恶毒攻击”罪逮捕。有的言论,汇编成册发给各单位批判,那些“恶攻”言行,还引起那些热爱毛的“理论队伍”的高度愤慨和批判。在我们厂,专门为批判本人派驻我厂的庞大的70多人的省委工作队,组织全厂撰写的批判我的大字报,铺天盖地。
   
   可是,这些年来,不断有特线找出利用本人79年1月抄报纸的一段话来攻击我,污蔑我颂毛。
   
   这段话,是南京市公安局办案人员,在发起四五运动南京事件的朋友和其他朋友贴出大字报,要求平反释放本人的压力下,为了给我平反,要我写个对毛泽东的看法,以便解脱我恶毒攻击罪名(我由拘留转逮捕的罪名,就是是因为“恶毒攻击毛主席”)。于是我从报上抄了一点东西来应付,加上我自己的许多东西,写成一篇材料一篇文章,以便早点出狱。可是,这些年,特线们就一遍又一遍重复这段话,来污蔑本人颂毛。
   
   日前,还有人祭出中共的血统论,成分论,以我家的贫农身份,信口开河,漫天造谣说我颂毛拥共,是“学马列毛标兵,成为红卫兵一员大将。”但“从马列毛标兵变成运运标兵,180度转变进步。但穷困一生。”与此同时,赞扬捧擡他们同阵营的人,说某人“心里一直是反毛的,这点比你(徐水良)强吧”?云云。他漫天造谣我“学马列毛标兵”的谣言被揭穿,不得不承认我不是学马列毛标兵,但又继续信口造谣说:“曾是马列毛的天才理论家,比马列毛标兵高,说低,失敬了。现在匪区运运天才理论家。”“你吹马列毛在先,批马列毛后,这众所周知。”云云。
   
   这些人,总是抓住一切机会造谣,颠倒黑白,污蔑真民运,捧擡可疑人物,来完成他们的造谣抹黑任务。
   
   其实,有的人,面目早已暴露,某人被内奸胡安宁泄密暴露了身份以后,胡安宁就失去自由。说明这人在他们队伍中地位的重要性。
   
   这类人,什么时候都一开口就漫天造谣。我什么时候当过“马列毛标兵”?这样的事情,一开口就能捏造出来,说明这类人造谣成习惯,造谣成性了。此外,我和绝大多数非权贵子弟、包括平民子弟和四类分子子弟学生一样,文革中,是造反派,这不假。但造反,是反当权派,总比你们和权贵子弟当土共走卒、党委走卒,当保皇派和保守派红卫兵,迫害家庭出身不好的人,保当局反民众要好吧?尤其总比这个人,从那时到现在,一直继承土共及其权贵立场,与土共一个腔调,拼命污蔑和攻击被土共变成现代农奴和贱民中国农民和农民子弟,要好得多吧?
   
   至于说某人“心里一直是反毛的,这点比你(徐水良)强吧”?在中国,反毛比我早的人多的是,虽然相对数量不是很多,但因为中国人口基数大,绝对数量却非常多。不过,你要断言某人反毛比我早,那就应该提供证据。我至少有浙江江苏两省革委会和省委整理恶攻材料的证据,而且当时在两省相关人士中,几乎众所周知。你的证据在哪里?既然那么早反毛,为什么反而是我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并为之命名,是我最早从基础理论开始,从整个理论体系,系统批判马列毛,而不是某人首先搞?
   
   至于攻击我“你吹马列毛在先,批马列毛后,这众所周知。”
   
   攻击者大概外星人?文革中谁能不讲马列毛?但我毛时代就反毛批毛,你们有吗?
   
   至少,我很早就批马列毛,搞民主,满口低档胡话的你有吗?你至少比我迟得多吧?你迟得多的,倒是可以义正词严攻击我早得多的颂毛。我反毛坐牢的时候,你们还在你主子领导下大赞特赞马列毛,为共产党卖命呢!
   
   要坚持完成造谣污蔑在下的任务,把历史和事实都颠倒过来,恐怕不那么容易吧?
   
   再说一遍,我第一次逮捕坐牢的主要罪名,就是恶毒攻击罪,也就是恶毒攻击毛魔头。此外就是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反党、反社会主义三反分子。
   
   你们有这种历史吗?你们自己那时和很久以后都从来没有反马列毛的历史,却要不断反诬攻击从毛时代就开始反毛的我歌颂马列毛?世界上有这样颠倒和无耻的吗?
   
   这种做法,不过是重复特线们这些年的一贯策略而已。这个策略就是:利用79年1月南京办案人员要为我平反,要我写个对毛泽东的看法,以便解脱我恶毒攻击罪名(我由拘留转逮捕的罪名,是因为“恶毒攻击毛主席”)。于是我从报上抄了一点东西来应付,以便早点出狱。你们不断利用我抄报纸说法的一段话,不断攻击我颂毛,能有多大杀伤力?
   
   你们主子和你们找不到我的问题,找了这么多年,就找了这段话,如获至宝,不断以这段话污蔑攻击本人,那有多大用处?你们和你们主子。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有我当时为早日出狱,包括抄报纸说法达到的那个理论水平呢!
   
   
   附:
             南京市公安局平反决定书
   
                   公办字(79)第5号
   
   
     徐水良同志,一九九五年先后向《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等单位投寄信件及书写油印材料等18份,于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拘留,一九七八年四月十七日转逮捕。经复查,徐水良同志所寄的信件及油印材料的主要内容,是反对林彪、“四人帮”的。对待徐水良同志的言论,作为“恶毒攻击”性质的问题处理予以拘捕是错误的。根据“有错必纠”的精神,决定无罪释放,予以平反,恢复名誉,销毁关押期间的所有材料,补发工资,回原单位分配工作。
   
                  一九七九年元月十六日
   
                  南京市公安局(公章)
   
   [徐水良按]因原来贴大字报属合法行动,写平反决定时邓小平也刚刚发表讲话肯定“四大”,因此平反决定未提及74、75两年我张贴大字报。实际上,南京人都知道我被捕是因为张贴大字报,省委工作队进南京制药厂对我进行批判又无法驳倒我,于是设法将我关入监狱。后来平反大会也讲了这个原因。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
   
                     (81)宁检二字1293号
   
     被告人徐水良,男,37岁,浙江省富阳县人,汉族,大学文化,捕前系南京制药厂技术员,家住本市光华东街18号。
   
     被告人徐水良反革命一案,经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本院审查起诉。现查明:
   
     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至一九八一年期间,积极与北京的徐文立、广州的王希哲(均因反革命罪在当地被捕)等人进行串连,从事反革命活动。一九八0年十月,被告人徐水良应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刊登出由其书写的《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过程》一文,以及为此文所加的《作者按》。在《作者按》中以批判苏联为名,对毛泽东同志、对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攻击,借以进行反革命煽动。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一年三月,叫于为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叫姚玉琪邮寄给王希哲和青岛的孙维邦(因反革命罪已捕)各100份。在此期间,被告人徐水良还书写了反动文章《中国的民主运动》和《革命的四项原则》,诬蔑我国社会制度,妄图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
   
     综上所述,被告人徐水良思想反动,书写反动文章,编辑、油印、散发非法刊物,制造反革命舆论,进行反革命宣传煽动,妄图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2条第二项之规定,已构成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本院为保卫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打击反革命的破坏活动,特对被告人徐水良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此    致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检察员  张积森
   
                      徐立新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廿九日
   
                 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公章)
   
   附:1、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一年五月十八日经本院批准逮捕,现押于南京市看守所;
   
     2、卷宗八册。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81)刑一字5269号
   
     公诉人: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张积森、徐立新。
   
     被告人:徐水良,男,三十七岁,浙江省富阳县人,汉族,大学文化,捕前系南京制药厂技术员,家住本市光华东街十八号。现在押。
   
     辨护人:南京市第一法律顾问处律师张绍珍。
   
     被告人徐水良反革命一案,由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由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张积森、徐立新出庭支持公诉,经本院进行公开审理。现查明:
   
      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非法刊物,在非法刊物上刊登反动文章,编辑、油印并大量散发非法刊物,制造反革命舆论,进行反革命宣传煽动,妄图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已构成反革命宣传煽动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