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今日评论]
徐水良文集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评论

   

徐水良


   

2018-6-25日


   

   

一、对直播:《美國大縮減信任中國的空間,缺乏契約精神的談判就是賭(《財經全觀察》第73期)》的评论:

   
   主讲人:全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dIHo521CQw
   
   應該說,除推崇一神教極權專制創始人摩西及其反人類垃圾等等一些內容,把反人類宗教迫害屠殺等等反人類宗教教義和規則,說成契約精神等等好些內容以外,視頻主持人說得還算可以。但是,什麼叫“契約精神?”爲什麼不下定義?但下個定義,無非就是守信精神,誠信精神,遵守口頭和文字契約和承諾精神等等道德規則。爲什麼不是盡量用早已存在並且含義明明白白的“守信”“誠信”等概念把話說通俗?爲什麼總是生造各種名詞概念術語來糊弄一般人?生造各種名詞概念術語來糊弄一般人,這是中國僞精英很不好的習慣。雖然這契約精神還算是比較通俗的一個生词,但畢竟沒有解釋和定義,不是中國人歷來最通俗的概念和定義,不做解释并且无限泛化,仍然有這種僞精英靠生词術語糊弄和欺騙的痕跡。希望今後改進。
   
   lee philip:朋友,說契約精神,而不說守信精神,誠信精神什麼亂七八糟,是因為「契約精神」出於國際商務法中的專有詞中文版。而現在影片不是討論你跟你家小王,私下討論你老婆要怎樣玩,對方守不守信誠不誠信;而是在討論國際交易慣例事項上使用的標準標準我再說是標準詞彙,與偽不偽精英無關,貴國上至習帝官員,下至任何一個需要跟國際貿易參上一腳的普通市民,在討論國際事件上有需要另創一個新名字出來嗎?
   
   徐水良:既然lee philip反对纠正视频明显的错误,并且用比較轻佻的语言反驳我的好意提醒。那我就多说几句,并把我的回答放在这里:
   
   契约精神,Spirit of Contract。你lee philip竟然不知道这是一种道德伦理精神?竟然不知道契约精神属于“守信精神,誠信精神”的范畴?你竟然说“不說守信精神,誠信精神什麼亂七八糟”?我原来的说法,一是要演讲者,与多年以来,伪精英权贵走卒,把契约精神和规则,与道德对立起来的胡说八道,也包括你这里的说法“不說守信精神,誠信精神什麼亂七八糟”这类完全错误的说法划清界限。
   
   二是要视频演讲者精确定义什么叫契约精神。西方一些学派关于这个问题,有不少定义。有优点,也有缺点。如果没有严格定义,例如演讲者和许多伪精英一样,把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推到极端,一开头就把公共领域法制法治国家制度这类国家法律,与私人领域、民间领域的契约和道德等同起来,混淆起来。把属于民间的契约精神,与古巴比伦汉谟拉比等古代法典,与一神教教义条文等同起来,还无限吹捧人类极权专制的鼻祖摩西及其反人类迫害和屠杀的一神教教义,把它們統統說成契約精神,就是非常错误混乱、甚至是反动的思想。
   
   此外,演讲者把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推到极端,把许多道德规则问题,例如自觉遵守排队秩序,抢座位,抢房子,抢奶粉等等,都说成是是否遵守契约精神的问题,完全是胡说。这些东西的契约,在哪里?谁订立确定的?实际上,这些东西,不是法律条文,不是规章制度的条文,不是谁与谁订立的契约,而纯粹是长期形成的最普遍的一般是不成文的道德习惯。而你们自由主义伪精英,竟然把它们当作与法律或其他一般规则一样的东西,甚至当作契约,并且还用它来攻击道德,否定道德的重要性,包括攻击和否定遵守道德规则的重要性,包括“不說守信精神,誠信精神什麼亂七八糟”,竟然用道德重要性的例子,来攻击和否定道德。概念的混乱,逻辑的颠倒,有意无意的混乱狡辩,几乎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当然,已经成为国际法的中英香港条约,中美之間和中国签订的其他国际贸易协定,还有一些已经成为国际法和国内法的国际、国内协定,仍然属于契约,仍然适用于契约精神的界定和论述范畴,但我们绝不能把一切规则,包括一切法律,包括长期形成的道德习俗,都说成契约。
   
   此外,你和演讲者不懂“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现代文明社会准则,例如演讲者重复全盘私有化的自由主义陈词滥调,把美国完全说成私有制国家。实际上,美国特别突出的特点,却是民主,以及民主保护下的私人领域的自由。也就是说,美国特别特出的特点,是公共领域的公有化、民主化,是国家权力的全民公有化。而不是中国大陆那样的国家权力一档垄断、权贵私有。
   

二、一神教馬裂教

   
   有神棍再次宣扬一神教救中国之类的谬论,引起別的朋友反驳。
   
   馬烈共產主義,專制主義和恐怖主義,都來自一神教,主要來自基督教。馬烈專制,只有在基督教地區,才能自發產生。別的地區,要靠蘇俄及其僕從的刺刀送進去。
   
   基督教誕生了兩個後代,馬烈教和納粹教,造成二十世紀大浩劫。
   
   中國太平天國基督教共產主義大浩劫和後來馬烈共產主義大浩劫,都來自基督教及基督教地區產生的馬烈文化。
   
   兩場浩劫,都來自外來文化。
   
   後一場浩劫,還有蘇俄刺刀的作用。
   
   這些東西,都是基督教及基督教文化傳統的作用,或者基督教誕下的後代的作用。神棍們不反省自己信仰的罪責,卻把罪責推給中国傳統文化。完全是推卸责任,顛倒黑白。
   
   《共掺党宣言》, 那個宣言,是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寫的。這個同盟,由基督教傳統下产生的正義者同盟改造而成。
   
   基督教共產主義和極權專制,是後來共產主義專制的老祖宗或鼻祖。極其罕見的被兩次封聖的基督教聖徒聖托瑪斯.莫爾,以及他的著作《烏有之鄉》(或譯《烏托邦》),是近現代共產主義的老祖宗。莫爾一次被封圣徒,一次被封殉道者,他應該是被封的基督教最著名的一个聖徒和殉道者。
   
   神棍摩西和他製造的聖經及唯一的神耶和華,及其教義,是反人類反道德的極權專制的鼻祖、始祖。
   
   不要讨论意识形态的说法不對,政治制度來自特定意識形態或文化。批判專制理論和文化,是挖掉專制根基,並且防止推倒馬烈專制以后,被神棍們變成復辟,復辟更加原始,更加落後的一神教專制。就像伊朗,推翻巴列維國王的溫和專制,卻被霍梅尼復辟成原教旨伊斯蘭政教合一專制。造成歷史大倒退。從巴列維的小不公,變成一神教專制的大不公和無盡無窮的苦難。這伊朗復辟的教訓,我們必須嚴加防範。
   
   至于霍梅尼那一套,伊朗人開始時被神棍欺騙,当时当然是认同的。
   但後来後悔也來不及了。
   
   土耳其和伊朗,都是一神教專制復辟的典型。為了防止這類復辟在中國重演,必須堅決批判神棍謬論。
   
   至於民粹,自由主義僞精英權貴走卒,捏造一個民粹大敵,以批民粹為名,大批特批主權在民的民主,那是自由主義偽菁英和權貴的陰謀。
   
   有網友問:你如何看待欧美?是否“欧美在一天天糜烂下去”?欧美失去了自我纠错的能力,陷入了沉默中的集体灾难。
   
   我的看法:這僅僅是暫時的倒退。原教旨恐怖主義的猖獗,對西方國家的滲透,以及右翼反政治正確反普適價值倒退勢力的興起,自由主義自由派和美國福音派,都起了大作用。不久以後,福音派和自由派兩邊極端勢力,必然都會退潮,西方必然應該是繼續向上走。
   
   對原教旨伊斯蘭極端勢力,和原教旨基督教極端勢力,都必須給以批判。原教旨主義,是美國基要派(福音派是從基要派出來的),首先自稱,後來使用於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
   
   不能只批一邊,放過另一邊。不能回到中世紀一神教互相廝殺的局面。
   
   原教旨主義、基本要義派、基要主義、基要派等等,都是同一個名詞的不同翻譯。
   
   有網友說:“世界必须向右转,才能自保,自保才能保卫人类共同文明”。
   
   實際上世界早已在右轉,早已在糾正二十世紀左傾大倒退的逆流,未來還會有一段時間,或許是幾十年的右轉時期,及到中國大陸馬烈教崩潰,並且在中國和全世界都清除其遺毒之後,走勢才會反過來。
   
   世界像人一樣,也有左右兩條腿,一會左,一會右,才能向前走。
   
   至於川普,我不覺得川普是世界救星,相反,我覺得他與東方幾個獨裁者普亭習金稱兄道弟,分裂和搗亂西方,是搞倒退的危險人物。
   
   有羣友說:“大陆哪还有马烈?那是卖狗肉而已”。
   
   但我的看法,馬烈信仰在民間崩潰。但在官方,仍然在大力推崇,而且更重要的是,馬烈專制還沒有崩潰。
   
   张三一言發帖:《令某些宗教教徒尷尬的問題》,談神職人員性醜聞嚴重等問題。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05145
   
   筆者意見:对鼓吹反人类信仰迫害和屠杀、道德虚伪堕落的马列教一神教,這是正常现象。
   
   即使圣经上,也有许多离谱地反道德的许多许多例子,包括违反性道德和伦理等等的许多例子,作为教义,记录在圣经中。只是社会道德的进步,迫使马列信徒和一神教神棍们,在违反社会道德的同时,不得不虚伪地提倡道德。
   
   當然,中國禽獸化自由主義僞精英權貴走卒相反,改開以來,他們不斷直接地、明明白白地攻擊污蔑道德,從“腐敗是改革的潤滑劑”等等謬論開始,及到目前許多許多污蔑攻擊道德的文章。中國自由主義僞精英和馬列中共,從五四時期開始,就不斷攻擊仁義道德,最後導致中國道德淪喪和崩潰,這幾乎是人類歷史上也是空前的、獨一無二的現象。
   

三、農業問題和貿易戰

   
   美國農業,政府保險。損失,包括中美貿易戰這樣的損失,由政府賠償。所以中國想抓農業打貿易戰影響選票,沒用。現在似乎放棄了。中國農業,也應該有良好的保險機制。否則,農民的風險實在太大。
   
   有網友認爲,这恐怕不现实!在摆脱小农经济前都不现实。
   
   但筆者認爲:小農經濟的謬論,本身都是马裂制造出来的谬论。不能被這種謬論迷惑。實際上,英美和許多國家的民主,都是由農民建立的。
(2018/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