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聊民運問題]
徐水良文集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本文暂未找到)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留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谁不注意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以上2004年文章绝大部分已初步恢复
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关于上届民联换届选举问题的说明
·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任务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关于和理非问题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关于上访问题
·评胡锦涛
·中共及其走卒自打嘴巴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聊民運問題


(有修改)


   

徐水良


   

2018-6-18日


   
   
   格丘山先生說:我以为独评和美国之音代表着民运的水平了。
   
   本人反對說:美國之音什麼時候代表民運了?應該是代表了中共滲透水平。獨評也同樣,不能代表民運。
   
   對高玉秋先生轉貼的《奇人劉仲敬》《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及中国成长》兩帖的評論:
   
   中國大陸竟然搞出這樣一個忽悠、誤導、說胡話的奇人,來誤導國人和海外。
   
   他的主要手段是用賣弄知識打掩護,來吸引文學青年和許多知識有限的人們,獲得他們的崇拜和欽佩。然後制造似是而非的離奇謬論,來爲貴族制度等許多復闢倒退的東西及紅二代僞貴族張目,誤導大家。
   
   他與袁紅冰類似,也是使用和賣弄華麗辭藻來吸引文學青年的一個奇葩。
   
   阿姨在這些文章中似乎不再吹捧伊斯蘭恐怖主義,鼓吹伊教向東擴展到中國太平洋海岸線,佔領從中東到中國東海的廣大地區,也算是一種進步。
   
   不過,這辭藻華麗,詰屈聱牙,長而又長的文章,實在沒時間讀。等以後有空再看。
   
   像阿姨的其他文章一樣,這篇文章,同樣不是努力寫得通俗易懂,不是讓讀者容易讀懂,而是相反,努力寫得晦澀難懂,故意賣弄知識,掉書袋,生造各種各樣沒有明確定義的術語,故弄玄虛,以便忽悠吸引低水平文學青年的崇拜和欽佩。這種文風,實在讓人惡心。
   
   本人嘲弄戲笑不斷堅持造謠污蔑本人的胡安寧:無骨蠕蟲特務胡內奸,你早已臭不可聞,還要無數遍漫天造謠搞挑釁,爲今後進監獄度餘生進一步創造條件,進一步窮兇極惡地完成你主子的特務任務?
   
   前幾天我稍稍使點計謀,就使你在大庭廣衆之下,無話可說,不得不默認你這次從狗洞裏爬出來,爬得特別卑鄙,特別無恥,特別見不得人,所以只好諱莫如深。
   
   因爲我早就知道你這次爬出狗洞爬得特別見不得人,突然提出這個問題,你一下子肯定不可能立即編造出合理謊言來圓謊,必然不得不沉默默認。讓你見不得人再次爬狗洞的事實,公開暴露並且被大家判斷確定。
   
   民运特線就那么几百个,今後民主後,處理起來不是難事。你是罪恶累累最著名的特务。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抓捕归案。
   
   小心了,說不定反共義士早就把你的大量醜事材料準備好了,等需要時徹底剝掉你的畫皮。
   
   本人對中央军委印发《传承红色基因实施纲要》公然宣揚反動血統論的批評:
   
   這是向朝鮮金家皇朝“白頭山血統”靠攏,如出一轍。是習包子進一步復闢倒退走向反動的又一個代表作。
   
   有人說:民运理论家我只认胡平一个。
   
   本人評論:胡平只是政治评论家,根本算不上理论家。理论家必须有自己的基础理论和理论体系,胡平没有。他只能主要作政治评论。
   
   有不少人,自己连理论也不懂,連什麼是理論家也不懂,就来裁判理论家及其水平,那就像小学生裁判大学教授,只能说胡话。
   
   對於博讯螺杆對本人的攻擊,本人回答:
   
   你不懂理論,竟然想當理論領域裁判員,不斷主動挑釁,要完成你污蔑攻擊本人的任務,可能嗎?做夢吧?
   
   博讯螺杆回答:不懂理论还不会学习吗?既然学习就有心得体会,是不是啊?
   
   本人嘲笑:不懂理論,稍稍學習,就能當理論裁判員,你創造世界奇跡呀?
   
   至於你就民主運動攻擊本人。當代中國民主運動,我第一個發起,名字還是我命名的,恐怕還輪不到你這樣的特線來指手畫腳,造謠污蔑攻擊抹黑。
   
   很多人一輩子搞理論,也幹不了理論裁判。你不懂理論,就能當裁判,或者學幾天就能當裁判,這真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驚人的世界奇跡!
   
   有人說方熙是“买办癟三老特”,“表現滬共三K党的面目”等等。
   
   筆者認爲:螺杆是五毛,但迄今沒有確鑿證據證明方熙是五毛老特。做結論需要慎重。
   
   方熙在本壇原名方文,我研究過此人,水平不高,但現在還沒有確鑿證據證明他是五毛老特。
   
   博讯螺杆是共產黨員隱瞞自己真面目,長年累月帶任務表演,大家早已領教了。你螺杆就那一點點水平,還要長年類月堅持完成你攻擊污蔑本人的任務,可能嗎?你的攻擊有多大作用?
   
   你把你主子含上海國保二十年長年累月造謠都搬來,對我也已經沒有任何殺傷力。相反,只是暴露你不斷搬中共謠言的無恥和卑鄙,只是暴露你自己污蔑攻擊真民運任務在身的真面目。
   
   而你的共產黨員身份,拼命隱瞞,沒有瞞住,你對自己的歷史始終諱莫如深的隱瞞,你這些年的表現,你對革命民主派的污蔑攻擊,都暴露你自己的特線身份。
   
   你還可笑到用點擊量說事。有的特線點擊量一百億,但恰恰證明其特線身份。至於你我的點擊量比較,建議你還是自己回頭去查查,別把牛皮吹破了。
   
   在夏業良視頻評論辛灝年:我看过辛灝年的小说,夏先生说得对,辛那时就是媚共文学青年末流作家。只要联系台湾方面认定辛是中共公安部特派员,他的原岳父知名華裔學者唐德刚先生等揭露他的这个真实身份;国民党发文件通报肯定辛的这个身份,并且由李登辉亲自公开说明辛中共公安部特派员身份;国民党迄今拒绝与辛来往;還有辛和辛粉说假话,把臺灣確認辛灝年公安部特派員問題,说成胡平和北京之春误导台湾造成的,以此來掩盖事实真相,就就可以解释所有现象了。
   
   李一风先生評論本人批郭文章說:“我这一代人都知道徐兄是中国民主运动的老先辈,也是最彻底了解马列理论的人。我以为中共是一个外来的政权,这个政权决不会为中国老百姓谋利益,只有吸干中国人的财富。”“作为领袖的人物要有宽宏的心境,要有胸怀于天下,看问题更不要过于偏面,不管郭的爆料对中共政权有多大的影响力,确实也有不少人认同他,如果是民主竞选的时候,有着这种偏见的话,那么不是白白地丢失了一部的资源?无论郭怎么闹,实在与中国民运各的组织毫无关系,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他所闹的全是共产党内部的事与人,为何乐而不为呢?作为海外民运要明确自己的目标是什么?若想将郭至于死地的人,并非智者也。”
   
   本人回答:謝謝李一風先生的意見。但真正爲民主事業奮鬥的戰士,只考慮民主事業的需要,而不是把自己的選票放在前面。一天到晚考慮民主選舉的選票,那是政客的行爲。民主制度的弱點之一也在這裏,就是產生一大批只考慮選舉選票,不考慮民主事業奮鬥需要的政客。在郭文貴如此攻擊和抹黑中國民主運動,不奮起捍衛中國民主運動的形象、名譽和利益,那就不是民主戰士,即使不是投機壞人,那充其量,最多也只是一個投機政客。
   
   本人評論農業和貿易戰問題:美國農業,政府保險。損失,包括中美貿易戰這樣的損失,由政府賠償。所以中國想抓農業打貿易戰影響選票,沒用。現在似乎放棄了。中國農業,也應該有良好的保險機制。否則,農民的風險實在太大。
   
   有微信朋友問:你坐过很多年牢?
   
   本人回答:我坐牢三次,最長一次十年,一次三年幾個月,一次半個月。其中七十年代早期發起當代中國民主運動,坐牢三年多那一次,是在毛時代。被長期戴背銬,類似死刑犯待遇。四人幫垮台,才解除背銬。如果四人幫不垮台,腦袋估計就掉了。
   
   土公把他们历史上渗透控制国统区媒体的本领,推广到全世界,发挥到极致。中文媒体几乎都为土公地下势力渗透控制,很难发表。羣友說的纽时,又是著名左翼报纸,更不会发表。
   
   至於說到有的“民運領袖”,實際上在国内没当过民运领袖,七九民运绝大多数人不认同。是海外媒体和外国人捧起来的。我们后来想利用外国媒体外国人力量,把他抬起来当真正的领袖。但实践证明,卻是捧不起来的阿斗,這已經是客觀實踐和多数人的共识。
   
   關於中國民主黨:
   
   海外民运人士,除了魏京生刘青等拒绝参加民主党,並且在民主黨剛組建和刚开始时,拒绝支持民主黨,其他绝大多数人,都是参加过民主党的。我是第一个搞民主党并且是最早担任主要负责人的。其他组织除个别外,我都退出了,但民主党我没有退出。只是后来民主党被王希哲,王炳章,以及再后来王军涛等许多人乱来,搞得一塌糊涂,乱象丛生,且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我们无法去趟这个浑水,本人和革命民主派许多人无法,并且不愿意与那些人搞在一起来抹黑自己而已。
   
   狹義民運圈的特線和痞子,他們不搞造謠污蔑攻擊就不錯了,根本不可能與我們搞團結。那些名声很差的特线和痞子的作用,就是让别人无法参与民主党及其活动。最后只剩下那些人搞了许多政庇党,以民主党名义活动,骗钱骗移民局。国内一些人又与他们搞到一起,正派人也只好避而远之。
   
   现在海外民主党組織大概有十几二十几个,全部变成了政庇党,由特线和骗子控制。正派人谁愿意与他们搞到一起?
   
   有羣有說:(與特線痞子團結)“當然不可能,如果自己能夠堅持原則那是可以識破這些人的詭計的。”
   
   本人回答:我早已识破了,但迄今没有力量改变现在的局面。
   
   极权国家反对派面对的是极权的国家力量,很难有办法。所有极权国家的反对派都是这样。中国反對派还算是最好的。
   
    海外都没有办法,国内朋友更加务必注意安全,保护自己。
   
   有羣友說:“你们海外还好,墙内真是性命交关,所以这也是我‘不玩了’的原因。”“有時候等待也是一種策略。先堅持下來,會看到希望。”“所以要有勢,這個勢就是大勢,它的促成需要多種因素”。“在國內,反正我是隨時作好坐牢的准備的!既然選擇了沒有回頭路!”
   
   我理解並贊成這些意見,但务必請國內朋友注意保护自己。
   
   有羣友轉貼台湾网媒:《王希哲密会马英九盼任两岸密使希蓝营接受「一国良制」》:
   
   //台湾网络媒体「信传媒」今天报导,1980年代「李一哲大字报」作者王希哲近日以密使身份访问台湾,密会前总统马英九,传达来自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的信息,希望台湾接受「一国良制」的妥协方案。
   
   报导还说,王希哲3月7日下午在马英九办公室自荐担任两岸密使的理念,得到了马英九乐观其成的响应。
   
   报导提到,王希哲二月底在曼谷的一场研讨会上,与他在海外民运圈的政治盟友冯胜平商议,在三月初各自访问台湾与中国,王希哲负责游说马英九与吴敦义接受「一国良制」,来代替一中各表的传统蓝营立场。
   
   而冯胜平目前已回到北京,运用他与王沪宁同为上海复旦大学同窗的情谊,担任另一位两岸密使,也将同步向中南海高层传达信息,指称台湾蓝营的进步力量,能够接受「一国良制」。
   
   报导还指出,王希哲抵台后透过管道,希望能会见总统蔡英文,但没有获得回应。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不想被民进党找麻烦,也拒绝接见王希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