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35.她虐我]
王先强著作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交通诊疗所里斗我最积极、最激烈的人,尚有个许秀英;在那天的斗争会上,她除了指证我是最反动的阶级敌人之外,还重重地掴了我一巴掌,把我打得昏头转向,丧心病狂至极。
   我从牛棚里回来之后,许秀英仍时时、处处针对我,不是直指我坚持反动立场,妄想靠写黑小说来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指桑骂槐的,说诊疗所里藏了个特务,大家要小心,要捉特务啊!她说时还装神作态,指手划脚,泼妇骂街般的。
   许秀英年纪与我年纪相近,可也已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她大字不识几个,初来交通诊疗所时是当勤杂工,后培养打针,做了注射员,并无甚么过人之处,平平无奇。她丈夫是解放军的一个卫生员,也是个小人物。是一样东西助了他们:毛其时说的一句「全国学解放军」。因这一句话,她丈夫登时身价高涨百倍;她因丈夫得道,也就鸡犬升天般的升天了。她由此自诩红人,代表着无产阶级,也代表着交通诊疗所了;人们自然也大都得听她的,没办法,因有「军」味嘛。得承认一点的是,她虽不识字,但嘴巴倒是不错,能说会道,别人说的,她都会说,别人不说的,她也能说;她似乎总是说得头头是道的,表现得彪悍、能干。
   我不把许秀英当对手,因为我得尽量减少我的对立面。因此,不管她怎样凶恶的对付我,不管她怎样咬牙切齿的咒我骂我,我都一一的忍了,不作回应,由得她去消气、得意、痛快。


   回想当初,我与许秀英的交往,也算是不差的。有一次,全体人员向应号召到江河里去游泳,在那齐胸的水中,许秀英居然当着大家的面,半顺水势半主动的、突然间的粘上我,紧紧的抱住我,大叫救命,历时数分钟;其实,那水淹不死人的,救甚么命呀?我不知道她是闹着玩的,还是另有意思,但那总可证明,我们之间还是相融洽的。只经过一场文革,她就如此待我,真个瞬息万变,始料未及。
   一时间兴起草药潮,自采草药,推广草药,用草药治病。许秀英为显示积极、进步,便自告奋勇,带起头,领下到深山里去采草药的任务。意外的是,她指定我作伴,与她一起去。这问题可大了,她与我势不两立,怎么偏要我这个敌人配上她,两个人到深山老林里去呀?但不去不行,我不能违抗,因这是工作。 许秀英和我,出发了。去的地方,是数百公里之外的霸王岭;我们上到半山腰,来到一个小林场里歇脚。那是在崇山峻岭之中,几乎被林木遮盖的几间茅屋,凑拼成的小场地,住着三、二十个伐木工人,除此之外,就再也找不到人烟了。她去跟林场的人联络了,要到一间用树皮间隔成的小房间,里面除了用木条搭成的、相对着的两张床外,便没甚么空间、也没甚么家俬了。我们就这样安顿下来。
   那一夜,在小房间里,竟然是许秀英与我并排而睡,相隔在咫尺之间,气息相闻,伸手可就,无异于同床了;我看过去,只见一条白肉大虫横陈,隐约凸凹有型,让人心悸。她这是早有计谋,设下甚么圈套,还是小林场环境所限,不得已如此?她玩的是甚么把戏,要置我啥境地?我反复思考,一夜没睡好。无论怎样,我都只能是坐怀不乱,不能动心;我一定得小心提防、应付这个女人。幸好,一夜平安无事。
   第二天,我与许秀英就到山里去采草药。当然是她支使我做这样,做那样;我都得听她的。傍晚回到林场,她还在支使我:要我递毛巾给她洗澡;要我晾她的衣服;要我打饭给他吃。此后,我便都得做这些工作。 第三夜,睡上床,许秀英就喊腰痛,要我给她做按摩;完了,她又要我给她揉脚,揉脚趾,揉脚底。此后,我便也都得做这些工作。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月,采草药工作才告结束。这一段时间,许秀英对我缓和了许多,表现出些人情味来。有时候,她对我的按摩似乎感到很舒服,很享受般的,会轻轻的发出娇嗲嗲的哼声,偶尔还会加上一句,真谢谢你!
   可回到交通诊疗所后,许秀英又恢复了原来的凶恶的面目,视我为敌,对我施以残暴。
   采草药的工作,往往返返了许多次,全都由许秀英主导。而她,又必定指我为搭档,与她一起来回。只有到了山上,她才会对我变得些微的和善。
   又一次上山;这一回,许秀英显得客气多了。有一晚,她说腰板脚板痛死了,把外衣服全脱掉,要我重力为她揉按;我在揉擦时,她就哎哎哟哟不停的哼,也不知是不耐痛,还是在享受?我在给她揉脚板的时候,她身体突然往下溜移,双腿一下子的夹住了我,随着,她坐了起来,俯身搂住我,像那次在江水中猖狂的抱我一般似的,对着我,气息冲我脸,说,哎呀,我的心脏也痛得厉害,快死了,你赶紧揉我的胸,救我,说着,还挺起她胸前那两块软肉。
   我不能再忍受了;按摩,算是治疗疾病,而揉胸,在如此情形下的揉胸,还是治疗疾病吗?我立马推开他,站起身,退后好几步;你死你的,快死快好!
   许秀英睁大眼睛,瞪着我,说,怎啦,不识惜春,装蒜,你倒想找死不成了?
   我回答许秀英。你用阶级敌人来压我,随你;我可告诉你,从今以后,我就是不会再为你按摩了;大家都放正经一点!
   阶级斗争使一个小女人许秀英腾跳起来,凶悍,好斗,要无情的、毫无人性的征服对手,使之就范,以便于随意的控制、玩弄在魔爪之下;她虐我,要榨干我身上的最后一滴血!阶级斗争使我落入灾难深渊,承受了一切的侮辱,摧残,到了忍不可忍的地步了;我的血,能让她肆无忌惮的吸取吗?她寻觅快感和满足,我坚拒最后的伤痛和屈辱;终是尖锋相对。
   有人说,许秀英会入党做官,升官发财,前途无量;这好,她以她的奸险,去独霸一方,贪婪掠夺,腰缠万贯,包二爹、睡姘夫,粗男野汉成群,花天酒地吧!本有这样的路,祝她好运!
   后来,我跟朋友谈起这段往事,有人便大叫,说这是天外飞来的艳福呀,你不好好享用,不报那一巴掌之仇,可惜了!
   我啼笑皆非!
(2018/06/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