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该出手时就出手,加速共匪政权的倒台]
苏明张健评论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该出手时就出手,加速共匪政权的倒台

2018-06-25

   

   当初胡锦涛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喊出了一句“五千年文化”,于是不少的中国人便鹦鹉学舌般地跟着喊“五千年文化”。有趣的是跟着喊的人,居然以大学生、硕士、博士、专家、教授为多。这群人被共党喂饱了狼奶后,就从共党毒化的流水线上毕业了,然后就自以为是地走向了社会。

   说起来,中国的文化究竟有多少年?大家都听说过三皇五帝,炎帝和黄帝就同是五帝中的两个帝。以这两个帝的年代推算,大约是五千年左右。但是中华文化并非起源于炎黄两帝,属于本土的道家学术思想文化起源于画八卦的伏羲氏。虽然年代不可考,但真正的史学家都认为,这至少可以把我们的文化上推到一万年前或几万年前。

   任何学术问题都不是权力说句话,大家跟着喊口号地如此肤浅。胡锦涛喊出了五千年文化,可是在它当政的十年中,是它推动了我们文化的发展?还是继续倒行逆施地破坏我们的文化?最可笑的是不学无术的习近平又喊出了“民族复兴”。要想复兴民族,首先是复兴民族文化。而文化的实质是精神。没有文化的习近平,又怎么可能懂得什么是文化?什么是精神呢?

   其实习近平喊马主义的调门和频率更高。马主义给社会的发展规定了五种规律,其中包括了奴隶社会就是人类社会必须经历的一个规律。可是我们的道家学术思想和儒家学术思想都是本着人本、人文、伦理的政教哲学之路走下来的,它使中华民族的历史中没有出现奴隶社会。

   共党和它的历届党老板们,都在矢志不渝地把中国大陆社会改变成奴隶社会。历史上各民族出现的奴隶社会,奴隶们没有人格,并且无偿地出卖劳力。共党的奴隶社会更恶毒,它把全体公民改造成共党的政治奴隶。把原本是和谐融洽的中国社会,改变成为了一个利与害相关的社会。使用权力的官位和生杀来管理,既否定了天然的法则,更违背了人之性情,这种政权是没有不被推翻的道理的。

   所以说,演义之类的民间章回小说,是不足以使人们搞清楚历史文化的真实性的。读史、读誌,才是正途。例如为人子者,如何对父母尽孝,古人用“以父母之心为心”这几个字就解释得明明白白了。

   凡是圣帝明君当政,就会出现国泰民安的盛世。古人用“圣人无常心,以百姓之心为心”这句话,就又讲解得清清楚楚了。比较一下打着“为人民服务”旗号的共党们,又何曾有过以人民之心为心呢?

   以共党现行的种种恶行而决心必须推翻它,这是归纳法思维。以共党现行的种种恶行,去推断它今后的一切所做所为必将是祸国殃民的,这是演绎法。一位航空学院毕业现年五十多岁的工程师说:“不可能!世界上七十多亿人,怎么可能只有两种思维方法?”我建议他去世界教科文组织注册,并预祝他将成为发明第三种人类思维方法的思想家。

   另一位四、五十岁的电脑工程师在交谈中谦虚地说没学过人文方面的知识。于是有人问他,电脑专业中的理论和计算公式,难道属于猪文、狗文,而不是人文吗?

   孔子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偏偏有一位大学教授建议去掉一个“明”字。共党的狼奶实在厉害。但即使习近平说要“撸起袖子大干”,也恐怕芯片这种东西不太可能在2025年制造出来。

   一位五十多岁的自称是搞教育工作的人,两年前在一次交谈中说,中国人民经历了十四年抗战,打败了日本人。我问他,怎么不是八年抗战了吗?不是共党领导的了?他的回答是:“最近党中央是这么说的。”我马上问他:“抗战分哪几个阶段进行的?”他答道:“中央没说。”

   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在七、八年前公开号召要与共党搞第三次国共合作,我甚至给马英九写了一封公开信质问他:国共何曾合作过?历史上的前两次所谓的“合作”,究竟是“合作”还是共党的“输诚”?或者是被“收编”?

   马英九当然不会给我回信。我给他的那封公开信的意思很清楚,我不能容忍任何政客因为政治的需要去拉拢共匪,更不能容忍任何政府因为经济的利益,而与共匪勾肩搭背,出卖良知、理念和大陆上的劳苦大众的权利。

   古人说:“开卷有益。”近日读书我才知道,原来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当年上西奈山得到了真主的启示,于是带着一本古兰经下山。这件事大约发生在一千六百年前,这个西奈山就在中国青海省境内。由于我们丰厚的学术思想的底蕴,这种空穴来风的鬼神思想在中华大地上是没有市场的。所以穆罕默德只好带着他的古兰经去中东和东欧了。

   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有博大的胸怀去包容一切。在后来伊斯兰教徒进入中国后,中国人始终把他们当做朋友和自家人看待。中国没有宗教,是因为我们不需要宗教。从春秋时期的诸子百家到明清时期的理教、景教所宣扬的,都是仁义道德的人文政教的自然哲学思想。

   当然,愚夫蠢妇在什么时候都会有,狐狸、黄鼠狼、五通神之类的东西,他们都信。但在面对共党的邪恶和做出政局大变革的抉择的时候,却有人在大谈鬼神论,甚至说人没用,一切都要靠神仙来安排。活人崇拜成神佛,于是这个活人就可以救苦救难,安排整个人类的命运了。虽说可笑,但在民不聊生、前途无望的绝境下,转而祈求神鬼显灵,也是万般无奈之举。在乱世衰世的末期,对这种现象是可以理解,也可以报一份同情。但世人的事是要世人去做,中国人的事当然是要中国人去做的。

   中国人的包容之心如海纳百川。正是因为如此,马主义的糟粕乘机也混了进来,也只有习近平这种蠢货至今还在致力于马主义中国化。西方犹太人的马主义把东方的中国大陆糟害苦了,连以色列都不接受的马主义实在没处可去,这个时候中国大陆出了个习近平,英勇地把马主义中国化。实际用心是要中国人永远做政治奴隶,以便习近平可以成为继马恩列斯毛之后的第六传人。

   不知道习近平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上个世纪被国际社会选出的世界三大魔头中,马主义的共产阵营中的毛泽东和斯大林都当选了。鉴于习近平的更加匪性十足地以暴力对待国内的民众的行径,它已实至名归地可以被评选为本世纪的第一个魔头。它也必将被押上被告席,更为习家的列祖列宗蒙羞。

   6月22日,习近平在北京召开了共党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会议指出,最重要的成果是确立了习近平的外交思想。我们不妨回想一下,2017年下半年共党外长王毅写了篇文章,题目是,“在习近平总书记外交思想指引下开拓前途”。

   习近平在这一年多树敌全世界,招致被国际社会抛弃、冷淡,现在它尝味到了它自己的外交思想的苦果。据说它还有军事思想、经济思想、青山绿水思想、人类共同体思想、一带一路思想、全球治理体系思想。但是,这些思想遭骂的遭骂,被抵制的被抵制,被惩罚的被惩罚。上证综指都从三千零几十点跌到两千八百点;人民币也贬值了;民生的物价又高了;就连两艘用来炫耀的航母,刚下水就不得不大修。如此看来,习思想着实是个坏思想。以此引证,毛思想也不是个东西,马主义更是集一切邪门歪道的大成。共党就是一群邪恶流氓,是狂妄、贪婪思想的载体。载体内的党棍群魔乱舞,任意撒野,而国人民众则苦不堪言。

   据了解,国内民间各种各样的地下组织众多,我本人也是在二十多年前才知道。我们不能按照共党乱扣帽子的说法,把一切民间组织统统称为黑帮、黑社会或帮会。流传至今的青帮、红帮,都是在满清进关后成立的。目的明确,就是反清复明。这又有什么不对的呢?把这种帮会的头脑叫做流氓头子,是共党对他们的污蔑。

   早就有明德大善之士说过:“以民族革命为宗旨的帮会组织,是以侠义精神和政治活动相融汇,是为了当时革命性的反正集团,确实是很正确的。”共党把有革命倾向的组织一概污蔑为帮会,那么高喊革命的共党组织难道不是帮会吗?!

   口头喊革命,干的的是把社会拉向大倒退的共党才是真正的黑帮、黑社会。凡是民间一切带有革命性的、要推翻宪政民主、反掉共党习政权、推动社会走向进步文明的组织都是正确的组织。无论是组党组团、建帮立会,都是应运而生的,更是在共党暴政的时势下所逼出来的英雄们的组织。又有谁会在乎是黑还是白的颜色?共党倒是打出个红颜色,造成了多少中国人患上了恐红病,恨上了红颜色。

   事在人为。做出了对公众有益的事,还怕有人反对你吗?更何况这些立心为公的英雄,既然不顾身家性命,勇于一搏,就必有道家学术思想的修养。正所谓功成,名遂,身退,逍遥于云水亲情之中,心安理得庆幸自己有机会参与了一场革命,而不是碌碌无为的一生。这也正是“以有所得心,求无为之道”的民族精神。

   袁红冰教授就是拥有这种精神的一位应运人物。他恰当时机地组建了<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所邀请的成员也必须具备这种精神,为自己出生的土地和同胞搏上一搏。

   中国人究竟该不该搏一搏?

   22日“居守偏隅,闭户称尊”的习近平,为它失败的外交思想开庆功会时,江苏省镇江市的共党打伤了上访告状的复转军人。事件引发了七、八个省的复转军人去镇江声援,讨个说法。到了24日,共党调动了上万军警赶去镇压。据说还开去了两辆坦克,再次把几十个、上百个复转军人打伤了。听上去实在强大得不得了了。复转军人没饭吃,又看不起病,找政府讨个说法又被打伤。现役的军警坚决服从党的指挥,英勇地把复转军人痛打,取得了决定性的伟大胜利。

   但是,现役军人复转后,难道会比这批复转军人的待遇好吗?肯定不会。那么他们今后的遭遇,就是今天被他们镇压的人的遭遇。

   几年前杀死了六个警察,还刺伤四个警察的杨佳先生,就是因为无故被警察打伤,向政府去讨个说法。杨佳先生留给我们的一句名言是:“我向你们讨说法,你们不给我个说法,那我就给你们个说法。”警察的六死四伤,就是杨佳先生给共匪的说法。这难道还不足以启示我们吗?共匪随便打百姓,老人妇女孩子也打,含冤受屈的人也打,人民怎么办?究竟是共匪人多,还是人民多?

   几年前听说大陆上流行着一句歌词是:“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是对的。否则打人的人越打越理直气壮,挨打的人反而越挨打越没理。天下是没有这个道理的。俗话说,“打人一拳,防人一脚。”警察们为什么下班回家前都脱下制服换上便衣才回家?他们怕的就是那报仇的“一脚”。杨佳先生已经为我们做出了典范。难道就这样白白地挨打吗?该出手时不出手,今后就将永远挨打,后代子孙也挨打,直到被打死为止。

   据说杨佳先生没有军人的背景。那么复转军人们又岂能和平、理性、非暴力呢?看来习近平是不把全天下的人都得罪了不罢休的。那么不客气地说,习近平的死期也就临头了。这种作恶的蠢货越早死越好,天下众生可以免遭涂毒。匪类不除,民难不已。人匪不能共存,天经地义,自古如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