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再评《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的必要性]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评《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的必要性

2018-06-18

   

   自称强大的朝鲜竟然没有一架能飞去新加坡的飞机。连同文同种的韩国都不借飞机给金三胖子,习近平却把飞机借给了三胖子。不用猜也能知道,强大的朝鲜是一个钱也不用付的。

   习近平喜欢和流氓政权来往,但中国人历来恨流氓。恨流氓的中国人却要为流氓买单,没人介意中国人是同意还是反对。党领导一切,习近平同意,中国纳税人的钱就只得被中朝两个流氓政权之间的“友谊”干掉了。

   习近平在它提出的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中也有“民主”一词。“民主”的正确意思是:国事、家事、天下事,是由人民做主说了算的,而不是由政权、政府为民做主代替人民说了算。尤其要不得的是,人民绝对不会让一个流氓政权出面去为民做主的。大陆上的人民从来没有人手一票的去选主席和总理,党替人民做主,指定了主席和总理。共党的党徒也从来没有人手一票的选过党主席或总书记,也是党替全体党徒指定了毛、邓、江、胡、习们,或是主席,或是总书记。

   无论是共党,还是这一堆主席或总书记,一以贯之的就是杀害中国人,抢劫中国老百姓,欺骗中国平民,始终贯彻的是把中国人民当做它的头号敌人的立场和策略。

   有人说,“共党正在改”,而且“会改好的”。但至今我们并未发现共党有任何正在改和改好的迹象,就连丁点的蛛丝马迹也没有发现。比如一个证据确凿的杀人犯,即使有多少人相信这个杀人犯正在改,而且会改好,以后不会再杀人了。但是,难道已被他杀死的人,可以不算是他的罪行?即便如此,谁又能保证他今后就不再杀人了呢?已被他杀了的人,他就是要去偿命。至于今后他是改好了或是更坏,就交给地狱的阎王爷去处理吧。

   政权、政府无论用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屠杀人民,本身就是十恶不赦的罪行。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共党为了篡权,不惜发动对民主共和的中华民国的内战。共党的元帅叶剑英说,在那场三年半的内战中,有两千万中国人死亡。

   共党篡政后搞的土改运动中,两百多万乡村绅士被打死。一场抗美援朝九十万中国青年丧生异国他乡。同一时间,国内搞了一场镇压反革命运动,有近上千万人被枪毙。1959年开始的那场历时三年半的大饥荒中,五、六千万的中国人被活活饿死。一场十年半的疯狂的文化大革命,三千七百万人无辜丧生。这里所列举的是几场死人最多的大事件。至于三反五反,公私合营,人民公社,反右运动,大跃进运动,四清运动等等十几场运动中所死的人尚未计算在内。

   89六四一场大屠杀,直到今天我们才确实知道,一万多市民被屠杀,三、四万人受枪伤。可是就在二十八年前,我刚到加拿大时,根据当时的推测,至少两、三千人死于那场屠杀。我在唐人街向中国人说出这个数字后,围在我周围的华人立时散掉了一大半,甚至不少人还说我有神经病,说我在造谣。以后的多少年间,都是中国人在指责我们使用了“血流成河”词句形容大屠杀,大骂我们夸大事实。更有不少中国人慢条斯理地企图说服我们:大屠杀是父母打孩子,可能打得重了点。言外之意,是不必大惊小怪。

   即便是在所谓的改革三十多年中,几年前一些正义良知人士发表的一篇调查结果,其中提到每年死于监狱酷刑,死于警察、城管“执法”,死于扒房圈地,死于上访告状,死于豆腐渣工程,死于假冒伪劣毒食品和药品,死于遭受不公而自杀,死于医院不负责任,死于看不起病在家等死,死于工矿企业事故等等方面的中国人,平均每年为280万到320万人。仅在这三十多年的所谓改革中,就又有上亿的中国人死得不明不白。

   面对如此的一个生番共党暴力团伙,请问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的理论根据是什么?还要有多少中国人死于非命,共党才能改好?为了巴望着盗匪流氓们金盘洗手,改邪归正,就要几亿中国人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个理论又是从哪来的?即便再付出几亿中国人的生命,谁又敢担保共党会改好?最关键的问题是中国人究竟愿不愿意再以付出生命的代价,去换取共党的丝毫也不确定的幡然悔悟。

   况且还要替共党想一想,假如或万一共党有一天改掉了匪性、兽性,恢复了人性的话,对于死在它们手里的这几亿中国人的性命,它们赔偿得起吗?习近平说它的党有八、九千万的党徒。我要说的是,把这八、九千万党徒每人枪毙两次,恐怕也抵不上被它们害死的中国人命的总数字。

   古人教导我们说:“不能拨乱反正,愚在众生,过在圣贤。”而我的看法则是,国民大众即使是愚,也正是知书达理的斯文一族的错误。而国民大众的切身感受,正是衡量一个政权或是存在,或是必须推翻的晴雨表。真正的知书达理的圣贤,从古至今,从来不是朝廷认可的举人、进士,更不是今天中国大陆上的那群自称名校毕业,又拥有多少个硕士、博士、专家、教授头衔的人。

   自古以来,学识渊博的人从来远离权力,为的是天爵不被人爵误,始终被人们赞为高明之士。许多远离政权,或是得罪了政权而被政权开罪的知书达理之士才堪称圣贤。海外民运人士虽说二十九年毫无作为,但个个可以拿出一大堆吓人的头衔的名片来。其实不少人是吹牛造假,腹内空空。

   袁红冰教授近日组建《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共产生番暴政,和习近平的毛思想原教旨主义的愚蠢行为。前面我已列举了共党六、七十年间杀人如麻的历史,难道反对它、推翻它、打倒它的理由还不够充足吗?如果有人认为中国人的生命也应和文明国家的人的生命那样神圣和尊贵的话,那就加入这个大联盟,为所有的中国人清算共党的罪行。这是不需要犹豫的。

   古人说:“人命关天。”难道我们的良知不该为成亿的被共党害死的同胞们讨个说法,惩办凶手吗?这就又需要我们听从古人的“去人欲之私,存天理之正”的教诲了。袁红冰先生建立的这个反共反习的大联盟,正是为了存天理之正。同时招收的成员也要求是要有天理良心,为同胞、为民族不惜一搏,最终达到把朗朗的清平之治还给中国的主人的目的。

   说到反习近平,理由更是充足。并不仅仅因为它是现共产暴政的头目而要反它。根据它这五、六年的所作所为,明显看出其目的是要把中国大陆社会拉回到毛泽东血腥统治的二十七年的红色恐怖之中。这是万万不可的,所以也是反习的理由。

   习近平想要像毛泽东一样翻手云覆手雨,完成毛泽东尚未干完的人性道德的大毁灭,彻底摧毁华夏民族的文化、精神和人格,把这个庞大群体变成只知道追求私欲的猪狗群体和奴隶群体,最终被人类社会鄙视、抛弃。当习近平宣誓不忘初衷时,人们或许想到的是早已被扔进垃圾堆的共产主义。人们的冷嘲热讽是因为习近平的愚蠢,我却不是这样看待的。

   从历史学和社会学的立场上分析,在已知的三千五百万年的人类历史中,只有在五、六千年以前,当私有、私有观念出现以后,人类社会才蓬勃地兴旺和发展起来。马克思在它的《资本论》中,把出卖劳动换取的工资收入称作是“可变性资本”,那么,工人当然也在被打倒之列了。

   一种观点或一个理论,只要否定了作为自然人的自然属性,就是反人本的邪说。在这里,我们不妨把每一位单独的个体的人的三大自然属性解释得详细一些。

   首先是每一个人的自由精神追求。不能用一个主义,一个思想,一个教条去限制、钳制一国民众的自由精神追求;

   接下来的是每一个人的自主意志,这是发挥每一个人的发明创造的源泉。共党这种东西却要把人的精神、思想统一,从而扼杀掉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创造性和主动性。

   第三,创造幸福生活。正是由于人有了自由思想,从而激发了个人的自主意志,才能去创造自己理想中的幸福生活。

   记得共党在开十八大的前后,派出了一大群的喉舌满大街地去问人们:“你幸福吗?”身处共党严密控制的牢笼里,成为了共党政治奴隶的中国人又何来幸福?所以遭到了民众的谩骂和讽刺。

   习近平牢固地继承毛泽东的“胜者为王”的狂妄思想,加上喉舌的捧臭脚,近二、三十年来便成为了太子党、红二代。凡与这个团伙沾边的人,个个自以为领导中国大陆非它莫属。更是金枝玉叶地把自己娇惯起来,横冲直撞地抢劫全民资产,以为普天之下,莫非王有。习近平家族拥有20亿美元的家产,还不就是在这种思想的指使下得来的吗?!

   但是这帮自以为的太子党、红二代们,追究它们的家庭出身,又有哪一个的父辈不是曾经占山为王、打家劫舍的土匪?所以从我的嘴里,从来把太子党、红二代们叫做匪二代,它们都不是正经人家出生的子弟。

   说起对它们的称呼,还要追溯到文化革命期间,当时所谓的红五类中排在第一位的是革命干部。虽说当时我的年龄小,但却疑问多多。共党这个团伙从根子上分析,根本就不是个革命党,充其量仅仅是个农民造反党。共党与国民党相比,是绝对不可同日而语的。

   革命党推翻的是专制的皇权统治,建立的是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的政体。这才是真正的革命。

   共党则是把民主共和的政体推翻掉,建立起一个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极权主义统治,把中国大陆社会拉回到五百年前欧洲的政教极权的黑暗时期。这里没有革命,只有倒退。农民造反为的是权力,根本不懂也不在乎什么前进或倒退。

   匪二代习近平当了权,打出了反腐的旗号,排除了平民出身的干部,目的是大权必须掌握在匪二代的手里,不容任何人分肥。它的目的达到了。接着又给自己弄了个终身制。

   习近平梦想什么倒也无所谓。问题是一国政务由它一人操控,就不得不令人们质疑了。首先在它的整个仕途中,毫无任何政绩可言,这是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的。所以它的上台,基本上没有人看好。果不其然,上台的前三年多,跑遍了世界上不少的国家去自报身价。仅一个莎士比亚的背书单就成为了至今世人的笑柄。再加上公众讲演中的错误频频,白字连篇,却又自称是经济博士、法学博士,听上去怪吓人的。但是就连堂堂正正北京大学的近几任校长都是白字先生,也就不难想象习近平这样的博士的水分有多大了。

   有人追查习近平的学历,再根据它的言谈话语,得出的结论是习近平的文化程度只有小学生的水平。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共党这种体制,从来是不要人才只要奴才的。从历届党老板来看,确实是一届不如一届。现在轮到习近平了,五、六年间,面对成堆的大陆社会问题,没有看到它解决一个,或者是做一件事,却念念不忘醉心于当世界领袖。

   在国际事务中,习近平干了两件事:一是大谈莎士比亚。企图以此去抬高自己,可是显然是自爆其丑了;二是大搞一带一路。既把贫穷落后的大陆家底都撒光,更把国际社会对共党扩张的警惕敲醒了;三是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法。由于没有可行性的实际内容,国际社会根本不在意,可习近平却得意洋洋;四是在朝韩、朝美的谈判中,被国际社会冷淡了的习近平不甘寂寞,给金三胖子这个小兄弟出了不少馊主意,暴露了习政权的流氓本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