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致谢选俊先生:]
邱国权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张宏良们无知:被罚款不是国耻,送钱才是国耻!
·专制中国:面对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质疑鲍彤关于赵紫阳不振臂一呼的原因
·川普弱智!巴山老狼出一惊世绝招,包管美、中贸易逆差归零,甚至美国会有巨
·终于搞清楚了鲍彤犯的什么“泄密罪”
·致“苦难与荣耀”网友:
·再反思六四: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们:你们是历史罪人!
·致谢选俊先生:
·个人干的芝麻小事岂能随意夸张说成“文革经验”?
·金三胖子弃核,崽卖爷田也心痛!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特朗普总统与巴山老狼英雄所见略同
·蒋介石“外交思想”的精华是什么?
·毛泽东登基,中国人道德开始总崩溃
·寄语邓小平:是做皇帝还是拥抱世界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谢选俊先生:

   作者:巴山老狼
   
   刚才看到谢选俊先生一篇短文《1989的绝食来自文革经验》。
   
   谢选俊先生说:“1989年4月21日,我就亲耳听见郑义本人讲过绝食计划,他还说要去找学生组织去传播这一经验、组织这一行动,因为他自己在文革期间曾经亲力亲为地绝过食,十分有效。”


   
   但谢选俊先生有否证据证明当年学生的的“绝食”就是郑义煸动起来的?郑义煽动学生时谢选俊先生是否在场?学生领袖是否是听了郑义的话才闹的“绝食”?如果老狼这三点疑问谢选俊先生都不能证实,那么谢选俊先生就不能断言:“1989的绝食来自文革经验”。
   
   如果谢选俊先生真有证据证明郑义煽动起了学生的“绝食”,那么郑义就是破坏一九八九年赵紫阳启动政治改革的最大教唆犯!郑义是历史的罪人!
   另外老狼也有几句话要对谢选俊先生说:
   
   其一、历史进程虽然复杂,但一九八九年那段历史关键的就只有几步。在赵紫阳政治改革开局大大有利的局面下,学生一绝食,毁了中国,毁了全局。
   
   其二、谢选俊先生是多产的作者。其文章中几乎每篇都有“谢选俊指出”几个字。老狼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老狼也在文章中“指出”:“指出”一词是共产独裁专制国家宣传中的常用语,意思就是:一个人手指一个方向,让所有人向这个方向看。“指出”二字的含义是:官员把民众当成愚民;上级官员把下级官员当成傻儿;大官员把小官员当成弱智;最高领导把下属当成痴呆。当中国的毛泽东面对斯大林时,又被斯大林“指出”,毛泽东在斯大林面前又成痴呆儿;斯大林又被列宁“指出”;列宁又被送钱给他的德国皇太子“指出”……。老狼友情提醒:作为追求民主的谢选俊先生,请不要用中共中宣部的宣传口气,把读者当成你“指出”的对象,你如果动不动就对读者“指出”,这是对所有读者的不尊重和大不敬!
   
   其三:谢选俊文章中的这一句话:“上述网文的作者巴山老狼不懂”用词很不恰当。我想作为当年赫赫有名的《河殇》作者之一,不应该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不懂”是指对某个道理搞不明白。而谢选俊先生本文中不是说的老狼“不懂”的某个道理,只是说了一个老狼不知道的郑义绝食的芝麻小事。与懂不懂不相干。
   
   其四:谢选俊先生文章的标题大有问题。郑义在文革中绝过食没?不一定。也可能他在吹牛皮。有关文革绝食的事不但官方史书上没有记载,个人的回忆录之类的也没有。一句很可能是个人吹牛皮的话被谢选俊先生说成“文革经验”,这也太没文字水准了吧?谢选俊先生也不能完全地确定就是郑义煽动了学生绝食。所以其标题只能改成《1989年的绝食动议可能来自于郑义在文革中的经验》。
   
   附:谢选俊先生原文《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谢选骏指出:上述网文的作者巴山老狼不懂,1989年的绝食行动不是学生们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来自文革经验。有关此事的回忆,《老井》的作者郑义曾经详细写过,大家可以找来看看。我可以佐证的是,1989年4月21日,我就亲耳听见郑义本人讲过绝食计划,他还说要去找学生组织去传播这一经验、组织这一行动,因为他自己在文革期间曾经亲力亲为地绝过食,十分有效。而且他还进一步引证,南非的黑人领袖曼德拉也曾经这么干过。我当时表示怀疑绝食的有效性。因为,1、文革的绝食上面有毛泽东罩着,2、南非的绝食上面有英国传统的法治罩着——这两点条件在1989年的中国都不具备,所以很难复制成功。但郑义不以为然。
   
    根据我现场观察,我相信郑义的本意不是故意造成流血冲突,而是他被自己的文革经验局限了。郑义本人承认,他在文革期间是一位狂热的毛派人士,曾把毛泽东的金属像章直接穿刺在自己的胸肌上,又因他本人的出身并不很红,所以被人讥为“郑二狗”。
   
    我和巴山老狼说这些,是要说明“历史过程极为复杂”,很难简要概括归纳的,而“历史结论”往往又是胜利者写的一面之词。呜呼哀哉。
   
   

此文于2018年06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